2007年11月3日 01:06

桑品載的海

丟掉手中香菸,進到船艙裡。回憶起關於你的事,心中仍有不能解的痛!
想來,淚水止不住地又盈滿,已經過了這麼久,我在桑品載《岸與岸》裡讀到了我們的故事,〈嚮往一場戰爭〉裡重現了成功隊那次前往執行任務卻被狙殺的過程!歷歷在目!桑那時是軍報社的記者,被安排跟著一起出任務。我很欣慰,總算有人記錄了過往,留下見證的點滴。

我想我們不是什麼英雄,年老憶及此事,只覺歷史對待的不公,但時代的荒謬,又有何可言說?只有畫面,不斷從暗夜裡浮現的畫面撞擊我!
想起了你,想起了那個夜晚,大家打赤膊、穿紅短褲,腰繫S腰帶,一把手槍、一支水手刀,以及一包心戰傳單,這是我們的任務與裝備,要在國慶日去對岸貼傳單,搭上號稱水鴨子的合字號,暗夜中開往某個不被告知的地點。
艙裡我看著你,懸在頭上一盞水銀燈將你照得陰沉沉,雖不是第一次出任務,但不知為何此番我竟有不祥的預感。黑暗中你朝我笑,那是一抹要我安心的笑!如果是在隊上你就會捶我的手、拍我的背或從後勾住我的脖子,你喜歡這種親密舉動,我一向知道。但此刻是嚴肅的備戰狀態,你只能以笑容來鼓勵我。

船隻響動馬達聲在公海上航行,風與星星,還有不時飛濺進來海的浪沫,說還不能適應這樣的生活是騙人的!但此刻我真的很想逃離,拉著你手,遠遠地逃開。如果可以,多年以後我們各自娶妻生子,還能把酒言歡,共敘這出入戰場數次,當水鬼蛙人的艱辛往事!

但這一切都是我的胡思亂想,船行半小時後改為單俥,馬達聲音小了一半,再過十幾分鐘,連單俥也停了。無動力狀態的船被浪拍得左搖右晃,大家沿一旁的鐵梯爬上甲板,依續投入海中。我尾隨,因為在部隊裡你對我的照顧,我願像個小弟跟隨你,與你前去火海刀山!

我們在海中游著,因為水深,初始時身體感覺冰冷,但游一陣子後就暖了。任務結束後我們會有假可放,我們去喝酒!暖熱肚子與腸胃,你喜歡吃滷牛肉與大腸頭,我們盡情喝到酒酣耳熱,然後大吐苦水,相偎想擁亂屁一通!我喜歡醉倒時你顛簸著踉蹌腳步將我攙扶回寢室!有你在我總能心安,你是我往前邁進的一枚亮光!

當大部分人都上了灘,突然間沙灘兩旁出現強光,是水銀燈!強光打在我們身上!只聽隊長大喊「臥倒」,有的弟兄還往前衝,有的趴在沙灘上,也有的一時之間不知怎麼反應而楞在當場。又過一會兒,火網交織,兩挺機槍掃射,將沙灘橫的切斷。「共軍想要活捉我們!」我很緊張也很害怕,卻看你回過來關心的眼神,你好像也被這狀況嚇到了!眼神卻閃過一絲陰影。

喇叭聲傳來心戰喊話,隊長大吼撤退!我看你向我撲過來,「逃!」你喊。我聽著你話回頭便跑,但火線交錯怎麼有可能穿得過?你橫過我身一把擒住我、護著我,往前奔了好幾步,我撲倒在沙地與海水交界處,才發現你已中了槍倒在身後血泊中!

一時間我怯懦了,我沒有回頭再看你也沒去救你、拉你,我投入海水中不住地游!我多希望海水整個將我捲去,子彈掃過頭上射入海水,但我知道你會保護我你也確實保護了我,我發狠勁一般游過了火網,機槍往海面射擊,我卻毫髮無傷地游回到登陸艇,有人把我拉上去。我打著哆嗦,登陸艇往回開,還有弟兄在海上游著,只差一、二十公尺便可游到艇邊。

「炮艇開過來了!不能等了。」艇長說。
穿過炮艇的火網,我們終於脫困,擺脫了追逐,但我擺脫不了自責!

雖只是幾秒鐘的事,卻在那一瞬間,勇氣與怯懦分隔出了你和我!我不住地哭,眼淚不停地冒,就是沒辦法停得住……,我終於在登陸艇的船艙裡放聲慟哭了起來。

沒人勸我,正如同那哭聲肆意盤據在我內心幾十年,沒有人可以勸得了,沒有人可以鬆動!都說時間是最好的療劑,但我的愧咎、愛意、感激與怨忿,卻始終在一些特定時候澎湃激昂,正如同抽完菸,回到船艙來的此刻。

這是我搭著從金門往廈門小三通的觀光船,開放探親、小三通,也已經好多年,但這卻是我第一次搭上這船,由此岸到彼岸。想起民國五十一年十月的往事,歷史殘酷!戰事荒謬。而我在眼淚裡重溫的只有同袍的愛,即便我現在已是七十多歲年邁老衰,仍止不住地哀悼著!

且以桑品載這篇小說當作給你的墓誌,紀念那一段湮逝的過往。
我懷念屬於我們的海,以及,你曾經對我所做的一切。唉,想到這裡,心,忍不住又痛了起來……



(Ps:這篇小說是我向作家桑品載表達敬意的方式。謝謝他寫出《岸與岸》,以及裡面的這篇〈嚮往一場戰爭〉,突顯荒謬的戰爭本質,真是動人的一篇作品!)




  • 您可能有興趣:

    訪寺
    pingangonwa 發表於樂多回應(10)引用(0)小說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181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409949

    回應文章

    往事如「菸」,逝者已矣,每個人心中都有著岸與岸的分際線,想跨不容易跨得去,愁悵卻在心中漫延了起來。未竟的往事就留給過去吧。
    | 檢舉 | Posted by 宏明 at 2007年11月3日 11:12

    嗯,只是想起有時在戰爭中犧牲的人
    與流離的一代
    就真的覺得戰爭的本質上的荒謬
    以及為政者與當權者在審時度事時
    應該更慎謀與心懷慈悲...
    但從歷史來看這是人類的悲劇之一吧....
    | 檢舉 | Posted by 弘輝 at 2007年11月3日 11:53

    真的船過水無痕嗎?
    還是凡走過必留痕跡?


    桑品載他有回應您喲!
    "在亂世裏掙扎"
    http://blog.udn.com/spt049526/1377348
    | 檢舉 | Posted by dontown at 2007年11月16日 02:12

    桑品載的作品感動了你,同樣的你的為文也震懾了他,這真是很棒的文學交流.
    | 檢舉 | Posted by 黑膠電影院 at 2007年11月16日 09:17

    dontown 你好:

    謝謝告知桑老師的回應專文
    我去看了
    深深覺得寫作的美好
    也感佩桑老師將那個年代的某些片段
    記錄下,書寫出來

    這總會讓我感覺到
    寫作這件事
    是充滿了價值與榮光

    謝謝你串連老師的回應到我的布落格來
    果然,不是船過水無痕
    而是...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哩
    | 檢舉 | Posted by 弘輝 at 2007年11月21日 15:51

    感動的故事背後原來還有另一個真實的感動

    用文章交流感動 讓旁觀的讀者覺得

    這似乎不僅僅是篇既富張力的文學作品呀~~

    那隻手中的筆 原來它可以是隻魔術棒哩!
    | 檢舉 | Posted by 小康 at 2008年1月23日 17:09
    私密回應
    Posted at 2013年9月1日 15:56
    什么前尘往事,无非是时光匆匆过去,催人快老而已
    | 檢舉 | Posted by 大发娱乐 at 2014年5月19日 19:12
    导演河濑直美(NaomiKawase)着白裙发型凌乱
    世界杯博彩 http://www.szgr.org/ltl
    | 檢舉 | Posted by 世界杯博彩 at 2014年6月25日 15:52
    怎么偏偏中间还有个你。
    波黑VS伊朗赔率 http://www.scmjsh.com/yeb
    | 檢舉 | Posted by 波黑VS伊朗赔率 at 2014年6月25日 1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