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3,2012 13:49

國語-玉山之美-補充資料

瓦拉米步道‧山風瀑布(照片‧文字解說)
永遠的聖山--玉山(影片)
布農族的玉山傳說(節錄部份內容)
以下內容節錄自:小說試讀本:玉山魂,僅供教學補充資料

達魯姆慈祥的眼神灑向每一個孩童的臉上,慢慢說出一個曾經發生在古老歲月中的故事:

 「大地最初的時候,原本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只有幾座半圓形的大山聳立在平原之上,彷彿是大怪獸在無意間生下來的蛋。我們布農族就在平原上生活,肥沃的土地讓農作物長得茂盛又肥碩,充足的水源讓野獸快速的成長,布農族人的日子過的輕鬆又滿意。

 「幸福、快樂的生活總會讓人得意忘形,也會讓族人失去了謙卑和感恩的心。祭拜神靈的神聖儀式逐漸的被大家遺忘,原本莊嚴、神聖的部落集會所雜草叢生,景象十分荒涼。部落的族人開始變得驕傲和自大,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力量已經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和未來。這種情形讓天神感到十分生氣,決定要懲罰狂妄自大的布農族人。

 「一個被詛咒的日子,來自天神的怒氣幻化成記憶以來最強大的狂風暴雨。滿天的雨水像一群暴躁的精靈,『嘩啦!嘩啦!嘩啦!』的發出巨響,雨水像一支支憤怒的弓箭,從烏雲的裂縫中射向山林,伴隨著尖銳、強大的雷擊聲,掩蓋了屬於白天的聲音。

 「豪雨形成的洪水像黑色的Makuan-Hanido,毀壞了耕地上所有的農作物,狂風像瘋子般的將山林的大樹連根拔起,部落的石板屋在狂風驟雨中搖搖欲墜,十分驚險。

 「更不幸的是一條巨大的I-vut,擋住了洪水的去路。漫天呼嘯的洪水在無路可走之下,四處橫衝直撞,最後更以數千隻黑熊的力量衝向布農族部落。」呼達斯的語調彷彿是洪水當前的部落,十分危急,膽子小的孩童跟著坐立不安。

 「那條蛇有...這麼大嗎?」剛剛學會說話的孩童,天真的伸出短短肥肥的小手比出最大的樣子。

 「大!非常大。那條巨蛇躺在地上就像一座山,力量強大的洪水不但無法衝過去也不能翻過去,只能停下腳步,鼓動憤怒的身體。」達魯姆把手向上伸到最高處,孩童們抬起頭跟著手的方向往上看。

 「突然來襲的大洪水,讓族人驚慌失措的只帶著簡單的生活用具;男人牽著女人,大人背起小孩,匆匆忙忙的逃到附近的大山│Asan-banud,美麗的家園和辛苦豢養的牲畜,在洶湧的洪水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不曾存在過。

 「幸運逃過災難的族人擠在寒冷的巒社大山,有人躺在樹底下,有些人擠在昏暗的洞穴中,每個人都顯得驚慌、疲憊。

 「『這樣下去,我們會死在陌生的地方。』慌恐的婦人抱著幼小的嬰兒,憂傷的說著。

 「『是啊。Madadaingath曾經告訴我們:所有的苦難都是從腳跟離開家園開始。如果不馬上回到我們熟悉的土地,我們真的會活活的餓死。』年紀很大,經歷過不少苦難的長者也開始擔心起來。

 「『洪水什麼時候離開我們的部落?』『誰可以想想辦法?誰可以救救我們?』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不斷的抱怨。大家面對大災難的時候,心靈除了恐懼之外,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的族人!你們吵鬧的聲音會被洪水精靈聽到,它們為了追擊我們,會盡一切的力量衝到山頂上來,將我們現在僅存的運氣全部奪走。』長老對著吵雜不休的族人說著:『安靜的聽我說,洪水一值停留在我們的部落不肯離去,那是因為巨蛇堵住了洪水的去路,使得洪水無法回到它們該去的地方。』

 「『祖先曾經告訴我們:什麼路都可以擋,就是水路不能擋。如果巨蛇能夠讓出洪水回家的路,那麼我們的土地就會自然而然的回到我們的面前,但是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巨蛇離開呢?』

 「『Makavas !為了族人的生命安全,為了保護我們的家園,我們必須向大蛇開戰,直到巨蛇死亡為止。』平常備受族人尊敬的勇士,握著弓箭大聲的說著。

 「『對!我們是喜愛和平的民族。我們一直希望能夠與大地上所有的生命和諧平安的生活在一起,但是當我們的生命財產受到威脅的時候,我們不會退縮,我們會毫不懼怕的加以反擊,連神靈都無法阻止,因為我們的名字叫做布農族。』勇士們下定決心誓死為生存而戰。

 「『這條巨蛇擁有大地上最邪惡、最強大的力量,你們可以擊退嗎?』

 「『經過山林多年的磨練,勇士們已經是打獵的英雄,擁有「瞄到哪哩,射到哪裡。」的能力,而且我們還擁有與外族作戰的經驗。只要我們把恐懼丟到黑裡最黑的地方,將每個人的精靈力量集中在一起,一定可以讓巨蛇感受到一個優秀族群的偉大力量。讓它帶著前所未有的恐懼,躲到我們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看吧!我們的弓箭是那麼的鋒利,可以射穿任何惡魔的Haputon,一定可以輕鬆的將巨蛇送入死亡之谷。』勇士從箭袋中抽出弓箭,箭頭散發出冷冷的光芒。

 「第二天清晨,經過祈求神靈保佑的儀式及老弱婦孺們的祝福之後,三十幾位勇士懷著維護生命尊嚴的熱情,毫不猶豫的跳進洪流,奮力游向巨蛇躺臥的方向,準備驅趕巨蛇,要回從前所擁有的一切。

 「巨蛇看到怒氣沖沖的勇士,心中認為身材短小的勇士不會造成任何傷害,因此,一動也不動的繼續躺在原地,無憂無慮的享受洪水帶來的清涼。

 「當勇士們游到弓箭可以射擊的範圍之後,Lavian指揮大家一字排開,拿出弓箭瞄準巨蛇開始射擊。『咻!咻!咻!』一支支銳利的弓箭像一頭頭凶猛的山豬衝向巨蛇龐大的身軀,這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弓箭碰到滑溜的蛇皮竟像碰到堅硬的石壁一樣;有的滑向遙遠的地方,有的應聲折斷落在水面之上,並且隨著波浪浮浮沉沉、四處遊蕩,完全失去弓箭該有的能力。領袖立刻要求大家集中射擊巨蛇的眼睛,因為眼睛是身體最軟弱的地方,但是,狡猾的巨蛇不慌不忙的把堅厚的眼皮輕輕一閉,弓箭一點辦法都沒有。最後勇士們的攻擊行動惹火了巨蛇,憤怒的張開血盆大口準備吞噬來犯的敵人。巨蛇的反擊動作,嚇壞了所有的勇士,領袖覺得不妙,大聲的對著同伴說:『這是惡靈的化身,在他的面前我們的力量渺小如螞蟻,我們沒有戰勝的機會,大家趕快退回巒社大山!』

 「勇士們在波濤洶湧的洪水中爭先恐後的逃回山頂,體力不佳或運氣不好的人被巨蛇活生生的吞噬,有的被咬成重傷而淹死。這一次的人蛇大戰讓族人死傷慘重,十分狼狽。

 「戰敗之後,不安和恐懼再度籠罩著整個巒社大山,大家一點辦法都沒有。正當大家哀聲嘆氣準備等待死神降臨的時候,忽然傳來悶雷般聲音:『朋友們,讓我試著解決你們的苦難吧。』

 「大家搖晃著頸脖上的頭,尋找聲音的來處,看到石壁旁的Kakalan灰舞著銳利的巨螯。大家看著大螃蟹,原本充滿希望的表情立刻凝固成冰霜般的懷疑,因為在大家的心目中,大螃蟹是個非常善良的好人。平常的時候,調皮的孩童喜歡利用牠那凸出的眼睛盪鞦韆,螃蟹不但不生氣,還會利用巨螯接住墜落的小孩子,大螃蟹純潔的個性和孩童的天真,彷彿來自同一個靈魂。

 「『跟邪惡的巨蛇作戰,就像與死神打交道,你知道嗎?』長老好心的對著大螃蟹解釋釋情的嚴重性。

 「『知道。這個我心裡知道...不過,平常的日子裡,大家都很照顧我,我想報答時刻到了。』螃蟹的聲音依然低沉。族人聽了齊聲歡呼,對這位好朋友能夠在最危急的時刻挺身而出,感到非常感動。

 「『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們幫忙?』面對如此重大的事件,有些長老還是不放心。

 「『我的雙螯堅硬鋒利,身上的力氣足以擊倒十隻大熊,但是我的背部十分脆弱,恐怕經不起巨蛇那雙大毒牙的攻擊,這讓我十分擔心。』大螃蟹知道自己的弱點,不過這種憂慮卻讓大家束手無策、無言以對。

 「這時候一個婦女正在烹煮食物,由於逃難中的環境髒亂又擁擠,她一個不小心就把身邊的kama碰倒,落地之後,陶鍋立刻在原地打轉,然後一點一點、緩慢的往低處移動。一路上,許多東西被旋轉的陶鍋撞得破碎不堪,當陶鍋停止轉動之後,奇蹟似的完好如初,安安靜靜的躺在角落。看似平凡的陶鍋經過轉動之後,竟然擁有如此神奇的力量,這種情形讓所有的族人感到十分驚訝。充滿智慧的長老突然得到啟示,高興的對大家說:『神奇啊!祖靈的力量已經來到我們的面前。原來每一個東西都是有生命的,我們只要喚醒它們的靈魂,就可以召喚它們塵封千年的偉大力量。』長老走向大螃蟹的面前,繼續說:『我們可以連夜燒出巨大又堅硬的陶鍋,加在你那柔軟的背部,這樣就可以抵抗巨蛇的毒牙。』

 「大家決定之後,族人開始運用大量的清水和泥土,準備製造與螃蟹身軀一樣巨大的陶鍋。幾天之後,終於燒出與巨蟹軀體一樣龐大的陶鍋。長老望著被烈火燒得通紅的大陶鍋說:『等到陶鍋冷卻之後,立即套在大螃蟹的身上,讓我們勇敢的好朋友迎戰巨蛇。』

 「巨蛇經過勇士們的攻擊之後,脾氣變得非常暴躁,用巨大的身軀在水中不停的搖晃,讓洪水掀起陣陣的巨浪,像惡魔般的湧向巒社大山,大山在巨浪的衝擊之下,一吋一吋的陷入水中,情況越來越危急,但是剛做好的陶鍋仍然冒著炙熱的透明氣體。

 「大螃蟹對族人說:『時間不多了,現在就把陶鍋套在我的背後,我要馬上下水作戰。』族人熬不過大螃蟹的要求,數十個族人合力抬起陶鍋放在大螃蟹的背上,『ㄘ!』的一聲,大螃蟹被燙的口吐白沫,牠頂著滾燙的陶鍋立即下水游向巨蛇的方向。族人一邊看著冒白煙的巨蟹,一邊祈求祖靈的力量能夠幫忙化解這一次的苦難。

 「巨蛇被吵雜的水聲驚醒,看到巨蟹迅速的靠近自己,不經思索的張開血盆大口,準備咬死敵人。聰明的大螃蟹立刻沉到水底用鋒利的巨螯不停的攻擊巨蛇的腹部,巨蛇也不甘示弱的從水面上死命的猛咬巨蟹的背部,在陶鍋的保護之下,巨蛇的攻擊沒有造成很大的傷害,只在陶鍋上留下一道道不規則的咬痕。兩個龐然大物激烈的廝殺、搏鬥,讓水花澎拜洶湧、四處飛濺,遮蔽了整個天空,暗了整個大地,陰暗的大地在巨蟹和巨蛇強大力量的對抗之下,不停的搖晃,彷彿美麗的世界即將到此為止。

 「最後,巨蛇的腹部被巨蟹咬出許多的破洞,肚腸流到水中,巨蛇忍不住腹部的疼痛,一扭一扭的往大海的方向逃竄,所經過的地方被龐大的身軀壓成很深很深的凹痕,沾滿血色的洪水開始順著凹痕流向大海。一段時候,好久不見的陸地慢慢的浮現在族人的眼前,大地影像漸漸的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孩子們,你們有看過蛇的肚子嗎?」達魯姆望著專心聽故事的孩童。

 「現在的蛇的肚子都有一節一節的疤痕,那就是螃蟹咬過之後留下的痕跡。一直到現在,蛇總是一扭一扭的往前爬行,那是因為蛇怕觸動了古老的傷口而引起疼痛。」

 「我知道,我抓過蛇,它們走路都這樣。」年紀稍大的孩子用手掌左右擺動,作出蛇行的樣子。

 「巨蛇逃跑的時候,留下彎彎曲曲的凹痕最後變成很深很深的峽谷。聰明的水就順著峽谷輕輕鬆鬆的流向大海。螃蟹經過那次大戰之後,養成了口吐白沫的習慣,背上許多不規則的紋路就是巨蛇咬過的傷痕。你們都知道,螃蟹被火燒烤後,背殼就會變成紅通通的顏色,那是因為螃蟹的背殼是我們用烈火燒得通紅的大陶鍋。」夜深了,達魯姆的語氣顯得有點疲憊。

 「我知道,我摸過螃蟹的背部,巨蛇咬過的傷痕清清楚楚印在上面,我也烤過螃蟹,它的背殼真的會在大火中慢慢的變紅,十分美麗。」一個孩童得意的說著。


  • phugdh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國語課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26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8931078
    回應文章
    老師,您還選的真多。
    | 檢舉 | Posted by 倪旻宇 at February 13,2012 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