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9,2011 17:27

我聽見我的細胞在哭泣

很容易感冒,感冒就咳嗽,咳嗽就發燒。偶爾頭痛,時常胃痛,每個月經痛,每一天都頭暈。

所以我好愛買藥,因為吃了藥就會好,好了就精神百倍,精神百倍就跟正常人一樣。可是最近這些小毛病作怪的頻率愈來愈頻繁,頻繁到嚴重地影響我的日常生活,才逼得我不得不開始面對自己身體發出的警訊。


首先是困擾我好幾年的眩暈。忘了是從高三還是大一開始,我發覺自己幾乎每天都會頭暈,所以每天都要吃藥,跟老媽一樣的症頭。暈起來時沒辦法自癒,如睡場覺或洗個熱水澡等都無法緩和,最後一定要靠藥物,把藥吃下去後快則二到三、慢則四到五小時可漸趨好轉。這種暈眩的狀況只算普通的,感覺身體不是維持在穩定的狀態,頭重腳輕地飄浮著、無力、看出去的視野忽遠忽近。真正恐怖的是三百六十度的天旋地轉發作。不管睜眼或閉眼,都會感覺整個世界在搖晃、眼神無法聚焦、嘔吐,一步也動不了。而這半年來,天旋地轉發作的次數暴增,那種痛苦的感覺我實在不想再體驗更多,又那天不知怎地一早便在公司發作,於是一不做二不休地直接叫了部計程車前往台北馬偕掛了耳鼻喉科。

還有就是胃病。其實我從來沒有重視它過,因為胃疼就吃藥,吃藥就不疼,每一次都是這樣處理的。可是這陣子來,我幾乎每天都脹氣,再不就是肚子絞痛、腹瀉、胃痙攣。三餐都吃不多,因為明明沒吃什麼,就覺得胃悶悶脹脹的,食物都無法消化、積在那裡,甚至到噁心想吐的程度。直到上週那次胃整個痛到上背部去,疼得我想在地上打滾揍人,持續了八九個小時有、小診所還不收留我,叫我去掛急診,我才認清嚴重性。去附近的西園醫院做了初步處理,知道是胃炎後,我回頭又掛了台北馬偕的肝膽腸胃科。

 

八月二號星期二,耳鼻喉科,王瀛標醫師。

王醫師很驚訝我怎麼會拖了那麼長的時間才到醫院做檢查。詢問了我的病史,包括頭暈的性質、嚴重度、持續時間、發作頻率和有無嘔吐。最後沒多說什麼,直接幫我排兩個禮拜後的眩暈檢查,等報告出來後再來討論後續治療。

八月十八號星期四,肝膽腸胃科,章振旺醫師;耳鼻喉科,眩暈檢查室。

章醫師聽了我的狀況,就直接判定是胃潰瘍。我問他是否需要照胃鏡,他說可做可不做、看我的個人意願,因為沒有排黑便代表還沒有出血,可先吃藥看看後續情形,若覺得症狀都沒有好轉,屆時再排胃鏡看潰瘍到底是有多嚴重。一個禮拜後再回診。

眩暈檢查(眼振電圖檢查,ElectronystagmographyENG)歷時一個鐘頭左右,包含跳視(Saccades)、追視(Smooth Pursuit)、視運動性眼振測驗(OPK)。還有良性姿勢性陣發性眩暈測驗(BPPV)。最後則是溫差試驗(Carloric test),以前是在耳朵灌冷熱水,現在改良成灌冷熱風。有鑑於老媽做過這項檢查,說當初暈得半死也吐得半死、最後還無法獨自走出醫院,讓我有夠驚慌。結果,還好,真的還好!雖然側頭被灌風很可怕還有點痛,頭轉正後也是感覺世界轉哪轉,轉得我把病床抓得死緊,就像在坐雲霄飛車的感覺,深怕自己飛出去,但轉個一分鐘就好了,跟平常的天旋地轉發作一比真是小巫見大巫。檢驗師說報告需要整理,大概八天後才會出來,叫我自行掛號回診。於是我很欣喜地掛了專長是眩暈的林鴻清醫師。

八月二十七號星期六,肝膽腸胃科,章振旺醫師。

因為胃脹嘔吐的症狀還是沒有好轉,所以章醫師建議就直接照胃鏡吧。照完的當天看報告拿藥。

八月二十九號星期一,肝膽腸胃科,胃鏡室內視鏡檢查室,章振旺醫師;耳鼻喉科,林鴻清醫師。

颱風天的,看病的人還是好多,要照胃鏡的人也很多。報到後等了一會兒,護士小姐給我喝了一杯長得像胃乳的東西,還打了一針說是要幫助胃排氣。那支打在肌肉的針好痛好痛。接著進去檢查室,護士幫我在喉嚨噴了麻藥,然後側躺在病床上,拿了一個圓圓中間有洞的東西給我咬著,再拿出胃鏡管,一看到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管子我就要哭了。章醫師說讓口水自然流出、會有乾嘔感很正常、要放鬆才比較不會痛。然後在管子上塗了白白的東西、打開管子末端的燈,就往我喉嚨裡塞。好痛苦、好痛苦,我從頭到尾都在乾嘔、喉嚨好難受、我還伸手想把管子扯出來,邊嘔邊哭、我感覺到有異物不斷地在腸胃裡翻絞。護士叫我要勇敢,醫師則是不斷地跟我報告說到食道了喔、到胃了、加油喔再看一下十二指腸、好了我們慢慢抽出來、再忍耐一下。然後終於結束了、解脫了,醫生好有耐心、人好好。我再也不要照這鬼東西了。一出診間我打給媽媽又開始哭,他說我好棒、好勇敢,我覺得我真的是一個很幸福的小女孩。然後,我好想爸爸。我好想跟他說我終於去照胃鏡了。醫生說我潰瘍的狀況不嚴重,主要是胃酸逆流比較麻煩,所以才會一直感到胃脹、想吐,甚至發炎。

眩暈的部份,醫生判定是反覆型前庭病變(又稱『內耳不平衡』。亦有人以為是前庭性美尼爾氏症。其反覆眩暈、噁心、嘔吐發作,但並無耳鳴、耳悶塞感及聽力減損之症狀。經長期觀察,這種病人約只有10%20%會發展成典型之美尼爾氏症。其病理原因是前庭神經病毒感染、潛藏之後,反覆發作的。)我問他有沒有辦法斷根、讓我每天不再需要倚賴藥物,醫生回答的保守,說先吃藥看看,如果有想動手術、那就要再另行評估。然後我剛剛看了林醫師的部落格,寫到:「前庭神經炎──病人發作前常先有一上呼吸道感染,而後,併發前庭神經炎。大多病人不會復發,只有少數會再復發,即會變成反覆型前庭病變。」我覺得自己找到為什麼了,應該就是之前曾經上呼吸道感染引發挺嚴重的肺炎所致吧。

 

歷經好幾個禮拜的看診、檢查、再回診、檢查,終於要告一個段落了,以後應該就只是回去拿藥而已吧?!總之,胃嘛,謹記飲食正常、清淡,頭暈嘛,就準備吃一輩子的藥吧!然後,我會好好地照顧自己的。



題外話:

跟著攝影機再次來到這裡,一個我們曾經那麼熟悉的地方,就這樣不受控制地又大哭了起來。哭了那麼那麼久,哭著時胃痛又加劇,我想著乾脆哭死算了,再痛一點、再痛一點,或許我就能夠理解老爸的堅強。究竟要多久才能走過這一段一觸碰就泣不成聲的時期?馬偕安寧療護,是我們一家人一生做的最重要也是最正確的決定。那個充滿陽光的大廳,爸曾在那兒跟著天使們輕輕歌唱。

「你快樂嗎?」

爸爸笑了。他說謝謝所有人,護士、醫生、你們、我們,大家都對他很好,他感恩所有所有的事情。




 


  • oxyooo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說一些瑣碎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43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376575

    回應文章

    找醫生碰巧看到妳的文章,有些文章看完好想哭Q_Q...加油!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路人 at November 3,2011 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