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 20:07

當歸四逆湯與胃痛

近年來,時常發胃痛之疾,這是以前所未曾有過的,與當年考前容易有類似腸激躁症時相比,或許是體質又有所改變吧,我想。(此腸激躁症吾人曾以小建中湯類處理得效)
記得在實習時,常有暴飲暴食的情形,所謂「暴」者,應有「量暴增」及「速度暴快」的雙重涵義,結果就是打嗝不止,痞悶不消,自行服用的理氣藥、消導藥,俱無效用,後來在臨床上學用了半夏瀉心湯治療胃痛,可以自我體會,古書上所言「辛開」、「苦降」,有它的道理在,往往一匙半夏瀉心下咽,即可感覺嗝氣即止,痞脹的不適往往可見緩解。

因此,近年來,凡自覺心下痛復時,即自服半夏瀉心,但幾無法立刻取效,往往在午後初發,若痛勢不止,至夜則痛至頂點(甚則痛連後背筋急),至翌日稍緩,過午則如前日一般,至兩三日後胃痛方自止,飲食才能如常,否則,病發時,一般皆畏食(因不知飢且食之益痛,故畏食也)。

胃痛服半夏瀉心無效者,以但滿而不痛者,此為痞,......宜半夏瀉心湯故也,當吾人自發胃痛甚時(全屬自覺症),自按腹部,心下部反無痛感,亦乏痞硬之阻抗,故無效亦可理解,此亦見病套方之弊也。

上週,吾人復覺胃痛,於是再次按壓腹部,以另求線索,竟於腹部兩外側向中間按壓時,自覺左腹側痛楚異常,但手部無緊索感,自覺感反較強烈。於是據此腹證而用當歸四逆湯,服用一匙,半信半疑之中,胃痛竟未持續,而且痛勢大減,甚至不發,此乃之前自套半夏瀉心湯時所不可見者,然此次能以當歸四逆湯立止胃痛者,實為方證相合之應也。


附註:前此數日,曾患頭痛不止,併見惡風寒,時值梅雨季,連日陰雨。



文獻選讀:

和久田氏
曰:腹皮拘攣,似桂枝加芍藥湯及小建中湯之腹狀,且左臍旁天樞上下有攣痛者,似當歸建中湯當歸芍藥散證,于右小腹腰間有結聚,手足冷,脈細無力者,當歸四逆湯證也。

湯本求真
《日醫應用漢方釋義》:余為欲知本方之腹證,苦心慘澹,始得明了。即兩側腎臟之外側,及後側之腰筋,按之痛者;或不論左右,其偏側之局部,按之痛,手足厥冷,脈細欲絕者;或脈弱身體覺冷者,無論在於何病,皆可決定為本方證也。

臨床應用漢方診療醫典》曰:腹部為全面呈現虛滿狀態,而腹直肌緊張。腹診上,腹表雖有抵抗,但用力按壓時則無底力,又腹內常停留穢氣。


再註:果不其然,在胃痛愈之後,再於側腹部按壓,先前的痛楚感,已全然消失不見。

  • own_inge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太神奇了,肚肚!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94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49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