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ne 10,2010

令人無法入戲的《謝雪紅》

場次:20105232000

地點:蔡瑞月舞蹈社

團體:曇戲弄劇團

這是表演嗎?在演員說出第一句話的那刻,我立即轉向旁邊的阿忠,用一種受驚的語氣說,天啊!在滿是獨白的這齣戲,我只看到演員,卻看不到角色;我只聽到語氣紛亂的演說(該說是一種Free Style?),卻聽不到謝雪紅通過大量的獨白被立體化、真實化。這是一次糟糕的表演示範,連帶著謝雪紅也消失了。

戲劇一般含有文化意義(概指文本之外的歷史、文化符碼指涉或作品在歷史中的可能定位)或內容意義(約略為文本中的情節、主旨等),理想情況乃兩者兼而有之,汪的《謝雪紅》無疑前者遠大於後者。就文化意義上,汪自舞蹈家蔡瑞月、詞人慎芝之後,再度親身編創、詮釋台灣女性,這樣的戰鬥力遠非吾輩能比。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enhsun7 at 15:50回應(0)引用(0)劇場‧評

June 9,2010

【在東岸】找到了沒?

321日晚,在慈濟大學看Yabi兒童劇團演出《找到了沒?》,這算是第一次看到本地的兒童戲劇,而且是由慈濟大學兒童發展與家庭教育學系發展出的系所劇團,似2006年成立。

極少看兒童戲劇,因此我的方法是,透過台下兒童的反應,幫助解讀。這樣的方式延伸出來一個問題,怎麼在看成人劇的時候,我就很少在意其他觀眾的反應?透過兒童看兒童戲劇,是不是表示著我對兒童戲劇存有某種成見,以「我是成人」的觀念排除了自己的想像力、感受力?抑或只是面對一類陌生的戲劇類型時所產生的直接反應?

0.84.jpg
...繼續閱讀

Posted by wenhsun7 at 13:08回應(0)引用(0)劇場‧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