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8,2018

停止更新

請移至:

http://mypaper.pchome.com.tw/allen34

https://medium.com/@allen34.tw

wenhsun7發表於 樂多16:05回應(0)引用(0)日常

December 22,2017

即將首演的團長心聲

已經過了十二點,今晚就是《美麗2017》的首演了。如同其他的團在今年的票房遭遇,這為期兩週的演出,目前售出的票券還不到三成,而一方面自己在這一年一直是低迷的,事情多了不少,看似仍舊在喜歡的場域打轉,卻在各個層面都撞上了牆。莫名的無力與愧疚。這是讓我到昨天下午才第一次敢進場看了整排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一部首演於2000年,到現在做出第七個版本的劇場作品,要怎麼有「新」的訴說。雖然我早就知道,這一版因為有區秀詒/影像的加入,場地同時從過往的白盒子移到黑盒子,許多《美麗》內外之事物,(對老觀眾來說)將有新的,令人意想不到的變化。而重看與柳春春淵源很深的婉玉,在幾週前完成的宣傳片,我以為也以一種深度的淡靜捕捉到了《美麗》的韻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BJeDw4TlFA

...繼續閱讀

wenhsun7發表於 樂多01:14回應(0)引用(0)劇場‧報

November 1,2017

操偶與注視《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團體:克萊兒.康寧漢(Claire Cunningham
時間:2017/10/19 20:0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就社會福利的面向,手杖的分類是「個人行動輔具」,輔助人在生活中行動的器具,同時是輔助科技產業的一項商品。手杖,也是英國身障藝術家康寧漢在台上唯一使用的物件,可是她卻用舞台上的行動告訴我們,不是因為有了手杖她才能行走,而是手杖因為她的表演,彷彿有了非工具的生命;不是輔具科技在操控她行動的當下與未來,而是她的行動賦予輔具未來的意義。

舞作開場極其簡單,就是康寧漢從右上舞台走到左上,而做為觀眾的我們,也就這麼注視著她,從我們面前走過去,然後燈光全暗,和一般劇場是演員在暗燈之際走至定位的潛規則完全反過來。這段「被注視」的過程很快隨著燈光全暗了數分鐘而隱入「不可見」的空間與時間。一切消失在眼前消失的這幾分鐘,只有康寧漢發出又像泣噎又像吟唱的聲音,又像吸引關注又像反而是她在陪伴我們渡過視覺被取消,猶如停電夜一般的黑暗時刻。

...繼續閱讀

wenhsun7發表於 樂多15:02回應(0)引用(0)劇場‧評

October 26,2017

劇場1987:一切事物都開始騷動了

「《拾月》演後約莫一個月,有位劇場前輩約我喝咖啡,說想邀演。他沒看演出,卻熟知演出細節。忽然話鋒一轉,迂迴婉轉地提醒我要謹慎,不要違法。我才知道,這是一杯警總的咖啡。」導演黎煥雄坐在咖啡館內,叫出1987年河左岸劇團的記憶。

臨視這股將即解嚴的社會躁動與政治調控,他卻從1985年開始做戲時就感受到了;人二系統嚴密,沒有一齣戲沒人在場監控,入伍時部隊長官都知道他做小劇場。他說,自淡江大學文社院詩社誕生的河左岸劇團成員並不清楚戒嚴造成了什麼改變,「這群喜愛文藝的學生還在觀望,但既不是冷漠,也不覺得事不關己。」

《拾月》由王墨林策劃,環墟劇場、河左岸劇團與筆記劇場在開發停滯的台北錫板廢船廠,運用廢船廠、海邊、圓型別墅區三種空間演出,負責裝置的王俊傑,在牆上塗鴉裸體、器官,這群人處於整個社會正要向「現代化」更加大步邁進、「民主憲政邁向新頁」的解嚴時間,卻來到現代的剩餘之地,構造了一個黎煥雄口中說的「不被戒嚴的狂歡空間」。

...繼續閱讀

wenhsun7發表於 樂多14:07回應(0)引用(0)劇場‧事

October 17,2017

遺民與移民的血與骨《移人.來去》

團體:丑客聚社

場次:2017/10/1 14:30

地點:永安藝文館表演36

太陽花後,有一段時間我換揹朋友送給,印有毛澤東肖像、為人民服務字樣的書包,可是走在路上總覺得怪怪的,我的身體反應好像在告訴我,揹這書包顯得政治有多不正確。我倒不是要強調自己不合時宜地改揹人民公社的書包,而是要說,我的確從這尷尬的身體感意識到,日常生活行為與社會情境、中華與台灣的連鎖效應。

針對本省-外省聯姻家庭第二、三代進行的口述歷史劇場《移人.來去》,大概是當下更政治不正確的一齣戲,或說,它逮著這個政治不正確的社會時間,硬是演了出來。那麼,它究竟是要奪回中華民國的人民記憶,還是要越過國界,以勞動人民在歷史中移動的路徑,重繪戰後本省-外省聯姻家庭的精神生活?

...繼續閱讀

wenhsun7發表於 樂多00:06回應(0)引用(0)劇場‧評

October 1,2017

共同的作法:劇場與社會討論會

這是一場從工作者的實踐經驗出發,探索南台灣民眾劇場、社區劇場及台東部落劇場發展的討論會,也是一幅微繪台灣劇場社群互動以及原住民族文化復振的局部風景。

1990年代中期由於前蘭陵劇坊編導卓明的加入,以及組織內的階段反思,辣媽媽劇團逐漸擺脫社政體系的框架,走向以「女性劇場工作坊」為定位,進而獨立出來,登記為演藝團隊的歷程。其中,辣媽媽催生者孫華瑛也就此展開她的戲劇工作。二十多年來,她的足跡遍佈南台灣甚至台東,從婦女服務、社區發展到莫拉克災後重建陪伴,華瑛與共處的社區、社群、部落,一再歷經從「我」到「我們」的過程。持續在台南投入劇場工作近十年的曾靖雯,則從沒有放棄讓戲劇在社會爭議空間中滾動的可能。例如2015的《飛雁214藝術不移樹FESTIVAL》,在剛開始進行都更程序的飛雁新村,於大樹下,她與「新營有故事」、「南飛嚼事」及「守望者」 三組在地劇團的夥伴機動地編成一組戲劇團隊,運用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手法,引出現場參與者的眷村故事,相互交織,在這個社會事件正在發生的歷史空間,發揮戲劇可能的作用。而無論民眾或社區劇場工作,皆指向一種「群」的關係場景,彼此如何影響?又是如何與外部社會、官方文化、政策體制互動?皆有待一一探討。

...繼續閱讀

wenhsun7發表於 樂多17:25回應(0)引用(0)劇場‧報

September 4,2017

在災難之中尋找希望《解密。潘朵拉》

剛跨過二十年,風格鮮明的差事劇團,近年的製作似乎有重返神話、取借科幻的取向,從結合神話人物與科幻寓言的《女媧變身》,探討環境倫理與全球化資本主義的複雜糾葛,到「回到里山」文化行動,以墨西哥《水鄉的傳說》為底本,結合民俗的鼓花陣,滿溢驅邪與祈福的儀式性,水是文明的開端,生命的河脈,流淌出一整個農耕社會的景觀。

最新的製作《解密。潘朵拉》同樣結合科幻敘事與神話人物,穿越神話時空與當代社會。為人類盜火的普羅米修斯化身少年P,被指派入世尋找潘朵拉之盒,產品設計師Sophie(潘朵拉)、駭客與富二代都是嫌疑犯,被囚禁在天神使者建造的四次元空間,可是他們同樣是打開潘朵拉希望之盒的可能人選,遺失的潘朵拉之盒既誘惑又危險,又或者,遺失的不僅是一只盒子,而是在當代社會一再受到擠壓的反抗之力。這場解密行動,遂演變為一場意識覺醒,集體尋找希望的戰爭。

...繼續閱讀

wenhsun7發表於 樂多23:12回應(0)引用(0)劇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