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2005 03:49

蒲公英的漫遊回歸,從黑色baboo到白色Jazz的飄移

cincin.jpg
原刊於破報382期

CD Review
藝人: 李欣芸
專輯名稱: 國際漫遊 Drive
發行: 滾石

文╱ouch
如果回顧過去這十年,持續對華語歌壇有所關照的話,90年代的後半期相繼冒出的女性唱作人,雷光夏,陳綺貞,楊乃文,何欣穗,黃小楨,林曉培,丁薇,轉型後的范曉萱…;其實從上列部份的唱作人當中,我們便已對華語女聲的貪求感到飽足的假定下,我們往往會忘記了,還有什麼聲音可以再等待。

我們在等待什麼呢?還是我們忘記了什麼?
十多年了,距離上回以Baboo的團員作為唱片工業的第一線的表演者推出作品已經這麼久了,雖然總是很習慣在不少好作品的創作名單上看見她的名字(常常是編曲或作曲人為主),總以為這位當初其實是Baboo團員當中最有走幕前條件的Cincin會從此隱身於各個唱作人的背後作嫁出一曲又一曲的作品。

把時間回溯到Baboo的年代,當年的歌曲大可視為幾位才華洋溢的新生代¸玩出對當年台灣社會怪現象之黑色幽默作品,迥異於黑名單工作室那種社會運動式的正面挑戰般類左翼的曲子,當然前衛些的音樂(這裡的「前衛」指的必然是「相對性的前衛」,而非純粹音樂的前衛性)向來不在被國內主流市場所好,也似乎走入這樣路線樂團命運般地迅速結束了它的命運,有如蒲公英的花謝︰林暐哲開啟了一個魔岩唱片的世代,幾位令人激賞的新音樂人(也包含了部份本文開端所提到的名字);李雨寰成為首波電音流行華語的樂人之一;金木義則始終是各大歌手信賴的硬底子貝斯手…然而,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

這麼些年過去了,從那些有如花開花謝的故事,到這一張其實堪稱低調回到幕前的唱片由這幾年在國際大廠圍堵下走得有些顛簸的滾石發行,顯然還是做到了什麼,Jazz-pop也許早已不是什麼華語歌壇新鮮式,文藝青年的主打目標市場也看似有些公式化,但從整張專輯的選曲下,《國際漫遊》某種程度上在兼具聽覺接受度和記憶中喚起的樂符之下,很有誠意的一張作品。

<So Cold>的編曲就宛若當年Ciacia名曲<分心>般,類似的模式,卻依然恍惚而美麗;<前奏曲>則為此唱片帶出了畫面與意境,也是對她過去幾年為諸多配樂經驗之下作出洗練的一曲;專輯末的<草>則是整張Jazz基調的註解,雖然在有若酷派影子下的作曲顯得些許遷就,但無論是開場的<Drive>編制不落俗套,或是<Sunday Blue>靜謐而不膩的慢版歌,則各擅勝場,在理念和現實接收度上達成平衡折衷的美感。

漏失的音樂版圖中,我們忘記了什麼,從Cincin李欣芸的《國際漫遊》裡,我們又想起了什麼?


●●●●●●●●○○

  • 您可能有興趣:

    樂園 / 與非門
    yam_ouchdj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就是這個tone!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4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46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