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29,2008

來去參觀法院!

班上的社會老師,為班上孩子細心規劃了一次法院參觀的戶外教學。一聽到要去法院參觀,引起校內不小的騷動,畢竟也不是有很多人曾經被判過刑...曾經去參觀過法院的...

 └ 走!出發!

 └ 耶,到了!台中地方法院...

...繼續閱讀

如何成為一個有創意的老師?

這封信已經在我的信箱停留了好久,我想用『教師SOS!』這樣的方式來回應這位老師。相信大家都會認為「成為一位有創意的老師」,是很重要的事。

只是要成為一位有創意的老師,該有什麼好方法呢?...請大家熱烈的加入討論吧!

老蘇您好:

在知道有你的網站已有一兩年的時間,在許多的主題的介紹中常常可以獲得許多的啟發。 

...繼續閱讀

Posted by oldsu0 at 0:01回應(13)引用(0)教育‧教師SOS!

December 28,2008

聯絡簿教學(5)-----寫作能力大躍進

經由近一年半來的聯絡簿寫作訓練,一些孩子的寫作能力已經表現出某種程度的大躍進了,連孩子他們自己都感覺得到...

下面這篇是飯糰的『創意急轉彎』短文。每個禮拜寫的創意急轉彎,被飯糰寫成「章回小說」,每個禮拜總有接著說不完的故事。不過持續寫了快一個學期,故事也接近了尾聲...

...繼續閱讀

December 25,2008

Merry Christmas!

才走近教室,就聽見一陣通風報信:「快一點,老ㄙㄨ來了...」接著就是門窗瘋狂緊閉,一群孩子在後門鬼鬼崇崇的擠在那裡...

「喲?有驚喜呀?」我心裡偷笑著。說真的,每一屆孩子都喜歡來這招--「給老師驚喜」,我...我...我...,沒有這麼暗示你們呀?

...繼續閱讀

Posted by oldsu0 at 21:37回應(13)引用(0)教育‧教學有感

December 24,2008

該如何以家長的角度向老師表明我對她的支持?

教師SOS區有則回應,是在補教界服務十多年的Amy所提出,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把它歸類於『教師SOS』,還是『父母SOS』?...這問題看了讓人蠻心疼的,不管是站在老師的角度、還是站在家長的角度來看,都是一則沉重的問題;該怎麼回應也很兩難...

不過親師之間如何做妥當的溝通,這議題很適合拋出來讓大家來討論一下...。請大家提供您的寶貴意見,不過請勿引發筆仗喲...

看了老ㄙㄨ老師的文章令我感觸頗深...

今天,兒子的老師又生氣了,開學至今不過三個多月,我想她與班上的小朋友應該是不快樂的吧!

...繼續閱讀

Posted by oldsu0 at 19:52回應(18)引用(0)教育‧父母SOS!

December 23,2008

班級經營救命三招----解方程式

其實我想和孩子們玩這個遊戲很久了,只是不知道該在什麼場合玩才好;又怕這遊戲難度太高,孩子們玩不起來...。終於,趁著這次升旗完,還有好長一段空檔時間,趕緊來讓我心目中懷念已久的遊戲登場啦!

這個遊戲叫做『解方程式』,是大學時期童軍團學姐傳授的『救命三招』其中之一。這個遊戲不但能刺激孩子解決困難的能力,同時也能增加同學之間的互動與情誼;更可以培養出團體內的默契與合作能力。算是十分高階的團康遊戲!

971221050

...繼續閱讀

December 21,2008

『張曼娟成語學堂』讀後感想

收到張曼娟的『成語學堂』已經好一陣子了,趁著今天個有空,趕緊來說說讀後的感想...

張曼娟成語學堂(4冊)

...繼續閱讀

Posted by oldsu0 at 22:39回應(5)引用(0)生活‧讀書樂

December 20,2008

【語文教學分享】@台中市永安國小

星期三去到台中市的永安國小,分享有關閱讀活動的推廣經驗,主題為『讓閱讀動起來--從班級經營談推動閱讀活動』。


...繼續閱讀

December 18,2008

前一百大推薦名單揭曉

哈囉,大家!
 
最緊張刺激的『新書大方送』活動已經告一段落了,直到今天,我才有辦法整理出這前一百大的名單...(眾人天音:哇賽,好緊張、好緊張啊...)
 
整理名單的過程中,發現一些很有趣的事:竟然有兩位老師叫做「chin」;有兩位分別叫做「小魚」、「小魚兒」;而台南市億載國小最捧場,來了好多朋友,可惜一個學校只能有兩位名額,在此先跟億載國小後面登錄的老師們,說聲抱歉了...
 
名單要揭曉了,很緊張是吧?(眾人天音:厚!你還在賣關子...) ...繼續閱讀

Posted by oldsu0 at 21:43回應(40)引用(0)新書‧希望教室

December 17,2008

發問的藝術

教書愈多年,愈發現課堂上發問的重要性。

事實上,我的學生們上課時都很乖,都會乖巧的望著講台、看著老師賣力的表演;但是,誰知道專注的眼神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早已神遊到哪重天去了?

於是現在當我講解到某一題數學題目時,我會很仔細、很有耐性的把它推演完,甚至教他們很多的不同的解題法。然後,我會微笑的看著他們,說:「有沒有問題?看不懂請你舉手,老師再講一遍...」

...繼續閱讀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