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31,2005

孩子作弊怎麼辦?

孩子在學校作弊,
家長該如何自處呢?
您也不妨提出您的看法,
和我一起來幫幫這位媽媽...
...繼續閱讀

Posted by oldsu0 at 11:52回應(7)引用(0)教育‧父母SOS!

December 27,2005

人體彩繪鬼上身

有別於連續好幾年熱鬧風光的創意進場,今年的校慶運動會,我們學年有些偷懶,打算以最簡單的進場方式來闖關。我們的主題很簡單,就是人體彩繪...

...繼續閱讀

December 21,2005

最混亂的耶誕節佈置

耶誕節將至,以往我會在班上舉辦耶誕樹佈置大賽,每一小隊有一顆耶誕樹,各小隊各憑本事,妝點他們自己的耶誕樹。雖然整間教室被三棵大樹擠得水洩不通,但也十分熱鬧有趣!

...繼續閱讀

December 20,2005

【逃學的孩子故事連載20】94/12/20突飛猛進

今天收到來自逃學孩子的一則簡訊,我驚訝的發出一聲驚呼聲...

「老師,我跟你說喲!我好高興呢!我們班有23人,我在我們班上擠到第16名呢!...」

...繼續閱讀

December 18,2005

「老師好」Part 2

上個班級,強壓著學生練習與老師禮節應答,得到的效果不錯。這學期換了新班級,發現這些孩子,面對老師的態度也同出一轍--看到老師,不是一副事不關己、絲毫不相識的模樣;要不就是彷彿看到毒蛇猛獸似的,東躲西閃...,我看,得再來一次震憾教育吧!

我清清喉嚨,對著全班說:「有禮節的孩子,是老師們的最愛,因為那會讓老師覺得『這麼認真教你們是值得的』!有時候,老師走過別班,看見別班都會向老師敬禮,而且還是九十度大鞠躬哦!我都會覺得這個班級好有氣質、好有教養哦!...可是回到我們班上,卻發現我自己的學生,每次看到我,都裝做不認識的逃走,老師好傷心...,所以今天我們要來練習如何敬禮!」

...繼續閱讀

December 15,2005

我幫你計時2

》想太多啦!!!!
》男生真的很在意 [ 擋頭 ] 喔?


》我是在上廁所時很尷尬小朋友圍著說---老師好
》特別是一起等廁所的時候
》還有吃完午餐潔牙的時候` 滿嘴泡泡` 孩子還跟你說老師好` 要不要回她????真尷尬

這是小黃老師對於「擋頭」這件事的回應,
不過我要在這裡,十分嚴肅且正經的回覆小黃老師的留言:


小黃老師,
關於「擋頭」這件事,
你問大黃就知道!
如果問一百個男人,
一百個男人會回答你: 

「哪會!我不在意...因為我很強!」

但是,卻會有一百五十人,
心裡不禁嘀咕:

「當然會在意男人有沒有擋頭!擋頭,可是男人的存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呢!」

(其他那多出來的五十人,是女人幫忙回答的...)

唉,男人真命苦,由此可得鐵證...>_<...


December 13,2005

【我愛大明】十二月號/留下來

大明似乎最怕的是放學後被留下來,每回放學的前一節課,他就開始收拾書包。上一回,他聯絡簿沒有抄功課,被我留下來,結果哭得像個淚人一般。不過哭歸哭,他就是不肯抄聯絡簿,直說「來不及放學,會被久候的媽媽修理」...

最近的大明,不但作業不願意寫,連聯絡簿也不願意交了。於是我把他叫來,問他聯絡簿抄了沒?

有了上回的經驗,他學乖了,直說已經抄完了。打開一看,還真的有抄,不過他不肯自乖乖動交出,真令人傷腦筋。我問:「你為什麼聯絡簿裡其他欄位沒寫?」我希望他至少可以把『心情小語』也寫完。

熟知,他回道:「我很忙!」

「忙什麼?」

「我要照顧弟弟...(真的嗎?我懷疑的望著他)...還有...我要練習打字...我媽說要練習打字,打字完再寫功課...」

又是「媽媽」?大明只要不想做什麼事,都會搬出「媽媽」來當擋箭牌。我說:「不要再提到媽媽了,五年級了,我只想知道你『自己』為什麼不寫功課?」

在他一陣亂七八糟的回話之後,我還是決定讓他去補寫心情小語,他忙著大叫:「我爸在下面等我,他會處罰我的...」

「那倒好!我等你爸上來,我再跟他好好談談...」大明開始哭了起來,顯然這個決定又刺中他的要害。

「不可以哭,你哭我留你愈久...」我嚴格的說著。大明緊咬著嘴唇,眼淚止不住的落下,我再說:「眼淚擦乾,老師又沒有罵你!都已經五年級了,不可以老是這麼愛哭...,眼淚擦乾!」大明用力的擦著眼淚,不敢讓一滴眼淚落下。

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對大明說:「很好,你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做得很好!所以老師決定要讓你回家。不過老師希望你做到幾件事,第一件就是聯絡簿作業要完成。就算你其他項功課都沒寫(當然老師還是希望你盡量寫完其他功課),但至少聯絡簿每天都要完成,不可以不寫...」

「好!」大明回答得乾淨俐落,這個「好」字,下得十分斬釘截鐵。

「另外,我希望你每節課上課時,都要把課本拿出來,不可以像現在一樣,每節課桌上都空空的,不拿課本出來...

「好!」又是一個漂亮乾淨的「好」字。

「回家吧!」我溫柔的說著。大明此時,竟然對著我一鞠躬,並說:「謝謝老師!」

這個舉動令我十分錯愕與感動,唉,這個孩子,現在的我,可說是用我以前十倍的寬容度來對他。我十分期待大明在明天的表現,各位朋友,您猜,明天個兒我們的對戰,結果又是誰勝利呢?...^^


December 9,2005

【我愛大明】十一月號/耳邊風奏效

教班上孩子「有些大明的話要當成耳邊風」,這樣的做法或許殘忍,但卻不失為是拯救全班上課秩序的一帖良藥。

在十一月前的我,總是被大明氣得快得心臟病。那不是對於他偏差行為的氣憤,而「只是一種簡單生活常規的要求」。雖然我常假裝對他發脾氣,為的是讓他能遵守簡單的規定,但是這好言相勸的過程,卻往往不得不暫停當時的課程進度;而他那粗鄙的回話,常讓我一把怒火中燒...。我想,連我自己都必須先隔離我自己的情緒,阻斷我自己被他所影響。

十一月份後的班級學生,包括我在內,開始會「暫時性眼盲」,看不到他即時的作怪,而只看到他「好行為的一面」,這是教育心理學上的『消弱』。我們盡量讓他發洩,等他覺得無趣之後,就會暫停這些怪異的舉動;看到他好的行為出現時,全班會熱情讚美他,讓他可以用眾人的讚美,滋養他過往被忽視的靈魂。也希望他慢慢能從好的行為中,了解遵從團體生活規範的樂趣。

「耳邊風」的效果開始慢慢展現,學生顯少再來抱怨大明又有哪些不合群、偷懶、罵髒話、骯髒...的怪行為,對大明也有較包容的尺度。大明可以明顯感受到,全班對他的敵意全數歸零,他也開始放下固執、反抗的一面,開始有和善的態度出現。

學生的聯絡簿裡,開始出現的都是大明的紀錄,例如:他們看到大明會「偶爾」很有禮貌的跟人說「謝謝」;也會「偶爾」幫忙抬一下餐桶;在上課也會「偶爾」很認真的算幾題數學;或是「偶爾」把當天的功課全數交出...。這些「偶爾出現的好行為」著實令我們驚訝不已;也在吃驚之餘,給予大明更大的鼓勵;而大明本身,開始會羞怯的笑著,顯然他不知如何去面對這前所未有的掌聲...

當然「偶爾」,我和學生有時也還是會被他氣到吐血。上週,他隔壁的女學生因為被他捉弄,因為氣到痛哭,我只好將他們兩人調換位子;大明換到另一位男同學的旁邊,結果這位男同學的家長寫聯絡簿,表示無法接受這樣的調整...

不過我們內心裡頭都知道,大明正在開始「慢慢變好中」。有網友問我說:這變好的契機究竟是什麼?...我想,那不過就是「隔離我們自己的情緒」、「讚美」、以及「期待」!

我們其實相當的期待,也十分的好奇,好奇著--當大明「變得非常好」時,究竟那是個怎樣的大明呢?


December 7,2005

我幫你計時

星期三下午,學生都走得差不多了,全校只剩下幾個安親班的班級留守校園。

要去開學年會議的我,想趁著開始之前,到洗手間去溜溜。沒想到才剛走過安親班的教室,我們班上有參加安親班的學生,發現我隔著窗戶走過去,開始一個頭一個頭的冒出來,邊跳邊揮手、邊跳邊叫「老師」,急欲引起我的注意...

這下尷尬了,本來是要去上廁所的,沒想到整個安親班的學生都在看我。我一邊瞪大睛睛(其實我的眼睛超迷你的),手比起「噓」的動作;一方面,我隔著窗戶,像是演默劇似的,愈走愈低,希望他們不要注意著我,就讓我這麼消失在窗邊吧!

說實話,這招真鴕鳥,一點也沒用...。我們班的學生索性衝出教室,大喊「老師」。我只好頭也不回的,率性的走向廁所。順便腳向後抬,假裝要踢他們,又自顧自個的向前走...

這時,從背後,傳來班上女同學的聲音:

「老師,我幫你計時!」

這句話,猶如五雷轟頂。在那瞬間,我不知該繼續走向廁所,還是該馬上回頭?

「如果我走進廁所裡,是該『上很快』?還是『上很慢』呢?...『上很快』,會被學生笑『沒擋頭(台語)』,『上很慢』又會他們笑老人家在廁所裡脫肛,爬不出來...」

我,只好裝做若無其事的往回走(其實我的心裡在淌血),又繼續走過這位女學生、走過安親班教室、再走回自己的教室...;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再走向另一邊的廁所...

唉,我,招誰惹誰了?...(哭泣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