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0,2006 10:14

土製炸彈與詩的反抗

收到鴻鴻的新詩集--《土製炸彈》。鮮艷照片拼貼封面、薄紙印刷、復古橫式版型設計,大字篇排與大色塊版畫(夏夏繪)穿插其中,並驚喜發現書頁裡夾有「對爆裂(炸)物之認識與防處」小單張,呈現出迴異於一般詩集的風格。誠品曾一度拒賣,據說是以「風格不符」為由(難道是不知如何塞到書架裡?)

然而這些小花招,掩蓋不了詩集更強烈的企圖。說到「炸彈」,不免令人聯想到「恐怖攻擊」,隨著想像我們思緒也會不禁飄到更多以伊斯蘭為名的角落(這是我們難以消除的偏見)。我甚至猜想,詩人該不會是要刻意利用我們的偏見吧?但確實,古樸的詩冊傳遞的,正是詩人著眼於世界各角落,包括伊斯蘭社會、第三世界,那些充滿戰火、貧窮之處的聲音。舉例,詩集以「反美」作為其中一輯,其立場鮮明:「反美詩反的」,既是以美國為代表的帝國主義強權,也是崇尚風雅蘊藉、超然自得的主流詩美學。
這本詩集的後序,很清楚地為這本革命性的創作,做了說明:「從前我對詩的喜好,往往來自文字、音韻牽引出的朦朧美感,一種抒情氛圍。而今我以為,這種氛圍掩蓋或避開的,遠比其所揭露的多。理應對裝模作樣的人世進行『冒犯』(或者文雅一點說,「探索」與「挖掘」)的文學,卻順服了自身的成規,形成另一種裝模作樣的「詩意」。這樣的文學,也只是鼓勵讀者繼續沈湎在世界的一致性當中。」

民生報這篇報導裡,鴻鴻提到說:「前輩詩人寫社會詩迂迴、隱晦,但西方詩人卻能自在地用詩表達任何議題,戰亂、政治、種族問題都能入詩」。

然而在台灣,以詩表達現實議題的詩人其實不在少數。他們也勤奮創作,並努力譯介外國的詩,譬如李敏勇、李魁賢都做得很多。只是,這些創作被排拒於主流版面之外,或許也是國內讀者對於「詩與反抗」的認識較為陌生的原因吧。

李魁賢的一本《詩的反抗》,一開始就以討論陳千武(桓夫)寫的<寫詩有什麼用>開始,介紹了國內外許多深具批判性格的詩人與詩。李魁賢說:「詩如果不能落實到純真心靈的抒情和揭開事務本質實相的批判精神上,縱然在意象運作上和煮字熬句的鍛鍊上有如何驚人之筆,真的,寫詩有什麼用?」

《土製炸彈》後序,可以直接到鴻鴻的部落格直接閱讀:<詩是一種對抗生活的方>。值得一提的是,《土製炸彈》的版權宣告,是採取「CC」授權,亦即允許不以商業為目的;註明出處的流傳。這應該是第一本CC授權的詩集吧。

ps:附帶一談,原本我也希望在網路上搜尋陳千武<寫詩有什麼用>這首詩,但一經搜尋,竟然還是找到自己的部落格來。這是很有趣的現象,如果想要找國外的經典名詩,很容易在網路上找到,但台灣一些重要的詩卻不行;它們通常只被收錄在發行量有限的詩集裡。也許應該還要鼓勵致力於將平面作品網路化的工程吧。

  • oj2006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2)筆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5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212894
    引用列表:
    還寫詩嗎?星星眨著眼問我。 我的眼睛望向深邃的天際,巡邏過獵戶座的三星腰帶、仙后座的M型雙峰、仙王座的船型彈頭,停頓在原該有月亮卻只剩圓盤暗影之處。
    詩,是翅膀、靈丹、遊樂場【關於關魚】 at October 12,2006 09:57
    當然,鴻鴻新詩集《土製炸彈》,小小也有賣啦! 鴻鴻詩集
    鴻鴻來小小放炸彈囉!--11.18日《土製炸彈》書友會!【小小書房|因為對書的愛情,我們存在】 at November 7,2006 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