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2014

(太陽花)B與Z


 關於服貿協議,開始延燒到比較細部的爭論,例如優勢產業(例如金融界)站出來呼籲台灣的未來不能等,或是弱勢產業裡的優勢者(例如出版界的X瓶)站出來強調不必害怕競爭等等。
 究竟是Z(利)大於B(弊)?或是B大於Z?我覺得不可能有定於一尊的標準答案。
 因為在B與Z之間,有二十多個字母,每個字母的形狀都不一樣。(誤)

 表面上,服貿是資本流動的問題,資本雄厚的強勢產業想擴張他們在中國的原有規模、或者弱勢產業裡稍有資本者巴望在中國多分幾杯羮,他們沒有興趣或義務關心只能(或只想)留在台灣的「魯蛇」死活。
 骨子裡,我更關心各種資本流入台灣所引發的文化、政治、經濟衝擊,以及受到衝擊的弱勢者。
 不要跟我爭論,為什麼不怕美資、日資或者紐西蘭資?
 因為美資只想賺我的錢,麥當勞不會反對台灣民主自由與獨立。
 因為日資只想賺我的錢, UNIQLO 或無印良品不會反對台灣民主自由與獨立。⋯⋯
 因為紐資只想賺我的錢。我不知道紐資有什麼品牌(安佳奶粉嗎?冏),但我相信他們不會反對台灣民主自由與獨立。
 
 在B與Z之間,政府跟財團力挺Z,所以我必須為B或者C、D、E、F....憂慮。
 我知道,最後服貿協議還是要簽(而且簽的很可能就是現在被幹得要死的版本,COW!)。但在這個過程裡,讓大家知道還有不同形狀的字母是很重要的,這是為了逼迫政府提出更多配套、而且也讓更多人警戒中資的大舉到來,不要把穿得人模人樣的一群白狼當成喜羊羊!

 所以,即使服貿協議過了,人民的戰役才剛剛開始而已。
 我們必須在生活之中,身體力行反對精神,力挺非中資的本土產業,並且抵制因為中國因素而畏畏縮縮的企業。
 你可以不吃俏江南,那就可以不逛淘寶網。
 
 很困難。
 但在B與Z之間,我想盡力支持Z以外的字母生存的可能性。

~~~發表於4月1日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43回應(3)引用(0)反黑箱服貿運動

(太陽花)拆穿馬英九「史上最嚴審查」謊言之歐巴桑懶人包



 離開立法院採訪路線很久了,最近關於服貿的長文鉅著也很多,但因為馬英九繼續黑白講,所以還是來簡報一下。

(1)人民給你權、人民給你錢,是指派政府當跑腿的,例如去採購香蕉芭樂或者太陽花。

(2)立法院代表人民,監督政府有沒有好好採購香蕉芭樂太陽花,不要買一堆奧梨仔回來。

(3)跟外國(包括中國)簽條約、協定或協議,只是採購的地方是外國(包括中國),不代表可以不讓立法院監督你有沒有買了奧梨仔
⋯⋯
(4)服貿協議之所以吵架,就是在野黨認為政府跟中國買的東西暗藏奧梨仔,必須一箱一箱驗貨(逐條審查),爭取很久之後,國民黨才同意舉辦公聽會(讓大家舉證箱子裡究竟是香蕉芭樂太陽花還是奧梨仔)。這是在野黨為人民把關的戰果,不是政府的德政。

(5)辦完公聽會,才是一箱一箱驗貨(逐條審查)的開始,結果政府心裡有鬼怕被驗出奧梨仔,馬英九下令國民黨團限期過關,所以搞出張慶忠的30秒存查事件。

(6)根據立法院公報初稿,張慶忠那天的會議結果是「現場一片混亂」,「存查」是無效的。

(7)接下來,立法院應該重新召開委員會,一箱箱驗貨(逐條審查)檢查箱子裡究竟是香蕉芭樂太陽花或者奧梨仔。這不是馬英九恩賜,也不是國民黨團佛心來著,而是學生跟人民佔領立法院的成果。

(8)如果委員會一箱箱驗貨(逐條審查)發現確實藏了奧梨仔,也不能自己換掉(修改),只能指出哪些箱子暗藏奧梨仔會害人民吃壞肚子,依規定全部退回行政院,讓政府重新去跟中國換香蕉芭樂太陽花回來(重啟談判)。

 所以,學生要求馬英九承諾不動用黨紀,讓國民黨立委不要昩著良心當應聲蟲。

(9)不過,國民黨在立法院是多數。包括我在內,很多人對於國民黨驗貨(審查)的落實程度欠缺信心;而且,檢查完之後,國民黨很可能動用優勢席次決議沒看到奧梨仔(或者吃了也不會死人)。所以,學生又要求應該先立法「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一切重新來過。(但我對政府同意先立法、再審服貿,也是欠缺信心的)

(9)如果人民的壓力最後真的讓立法院退回服貿協議,兩岸重新談判的過程裡,中國可能不肯換貨,像邱毅那樣辯稱太陽花是香蕉,或者說中國人民吃太多奧梨仔也會壞肚子、台灣人民好歹幫忙吃幾顆奧梨仔,原本的奧梨仔不見得會全部被換掉,也可能只是從A箱換到B箱而已。

(10)重新談判之後,新的服貿協議還是要送回立法院,檢查政府究竟換了什麼香蕉芭樂太陽花奧梨仔回來。

  以上。

~~發表於3月27日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40回應(0)引用(0)反黑箱服貿運動

(太陽花)家暴與國暴

 

 孩子跟你頂嘴抗議家庭不民主、父母太獨裁,情急之下或許推倒幾把椅子、摔了幾個碗,結果你打破他的頭、重擊他的腹,這叫虐童、家暴,國家要抓你去關的。
 孩子抗議政府不民主、總統太獨裁,情急之下佔領行政院,打破窗戶、或許還摔了幾個設施,結果你派鎮暴警察打破他的頭、重擊他腹,然後這樣的國家暴力卻沒事?

~~~發表於3月24日,警察鎮壓人民事件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28回應(0)引用(0)反黑箱服貿運動

February 25,2014

挑戰


 

 具有油畫效果的壓克力顏料,是今年一月底開始的新挑戰。因為老師的教法頗「大氣」,工具不是畫筆,而是另類的海綿、矽膠刀、棉花棒等等,必須填滿龐大的四開畫紙,讓想要掌握細節的我一直很不順手,甚至一度想要放棄。

 不過,學畫的朋友們都說,壓克力極好玩,只好硬著頭皮繼續玩下去。

 課堂倒數,終於畫出稍稍像樣的作業,跟先前的感覺差很多吧?

   成果都不滿意,存查而已。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35回應(4)引用(0)有感覺

December 31,2013

再見2013!

 
  2013,如同每一年,我有些壞消息與好消息。

(1)今年的最後一天,眼科醫生宣布我原本過高的眼壓終於恢復正常。但他也同時宣判我「具有眼壓過高的體質」,要睡飽、減壓、定期回診檢查。(意思是貴婦命就對了)
(2)今年一整年都在跟我娘洗三溫暖。經常被她嫌棄,然後努力綵衣娛親裝傻挽回關係;擔心她開始失智,幸好檢查證明應該只是正常老化;應付各種奇怪的需求,例如指定我到山上找台灣本土的黑木耳,幸好平地就有個無所不有的地方,叫做南門市場。
(3)身體出現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微恙,健檢切了兩塊小小瘜肉,病理檢查無礙,但從此每天晚上腹鳴如鼓,而且「春江水暖鴨先知」,只要食物稍微不新鮮就率先反應。醫生又宣判我「具有瘜肉體質」,所以要定期割一割就對了。(咦,我的帶病體質也太多了)
(4)寫得很開心的「超越達人」今年順利出版,代寫得也很開心卻莫名其妙擱置了一年的消費書也終於出版。好消息是開始進入「超越達人part2」的作業,另一個好消息是消費書應該不會再找我寫第二本了。
(5)持續三年多的健身房運動,順利達成第五百次。奇怪的是,體重還是升升降降升升,肌肉率也無法滿意。或許,一切都是年紀害的,明年還是要朝第六百次邁進。
(6)從五月六日開始的色鉛筆課程,在十二月底暫時劃下休止符。我還會繼續畫畫,而且新的一年要挑戰從來沒接觸過的壓克力顏料。
(7)2013再見之前,在台北蹺班半個多月的太陽公公總算露臉了,希望他可以撐到正常的夕陽時間,然後明天好好跟我們打招呼說:嗨!2014年也請多多指教囉。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5:30回應(3)引用(0)有感覺

October 28,2013

七個人與全世界-《秋香》之愛的無國界效應


 

(紀錄片《秋香》劇照)


 據說,有一種泛科學的「小世界效應」理論是這麼描繪的:地球上的每一個人和其他人之間,只隔了六個人。這個擁有數十億人口的星球,透過人與人的連結,其實是個小世界。


 換言之,加上你自己,只要有七個人,就有可能串起全世界。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0:20回應(0)引用(0)有感覺

May 28,2013

紀念日











 五月是很恐怖的季節,某人如是說。
 先是母親節、接著過生日,然後....結婚紀念日又到了。
 其實,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怎麼重視節日。年輕嘛,總是自信還握著大把時光,有時日日都可以精彩,有時則又忙碌或情緒低潮到再重要的日子都無可慶祝。

 開始紀念,如同一種警鈴,老去的儀式。
 或許,儀式也是點醒,讓我們知道能夠隨心安排的事情並不多。

 
 最近學了新畫法,替23周年的結婚紀念日畫了小卡片。
 原來的練習也沒有斷,但,素描程度沒有長進,抽象似乎比較容易曚混啊。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9:11回應(0)引用(0)習作

May 16,2013

家常





 

 

 小花老師號稱創作派,但課堂學的是實物,我的習作也多半是。
 食材、鳥兒、餅乾。原來,構成我日常生活是這些東西。
 其實還有小喵奇諾少爺、親愛的企鵝家族,但難度太高了,總在打草稿的階段就因為自覺四不像而捨棄了。
 提筆試畫,往往驚覺自己似乎沒有好好觀察過眼前之物,細節總是拿捏不來,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我也想畫一些奇幻之物,或許,在遙遠的將來。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09回應(2)引用(0)習作

May 14,2013

江湖一點訣







 自己練習的時候,其實沒有太多技巧,就是跟著感覺走而已。
 有時習作失敗,朋友就會開玩笑說:「喔~~~,妳對它沒有愛。」
 或許,沒有天份的人,只能靠上課與愛意來加持。
 雖然課堂時間很短,但繪畫跟許多事情一樣,有時多了江湖一點訣就變化很大。
 在家裡自習的蘇打餅、老師指點的牛軋餅,兩相對照,差異就很明顯了。
 不過,那個牛軋糖內餡,無論如何修改,還是頗為空虛,果然還需要多練習才行。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0:16回應(0)引用(0)習作

May 12,2013

色澤濃烈的Derwen Inktense








 好不容易到手的36色Derwen Inktense果然不負我的期望,水墨顏色濃麗,加上不同質料的紙張,可以玩出不同的感覺。
 朋友說,我對食物的愛意,呈現在手繪過程之中。一夜干、芒果,我更愛哪一個呢?
 不過,越畫越心虛。沒學過素描,欠缺基本功,確實不知道如何表現立體感。所以,上完這個系列的水性色鉛筆課程,我應該回頭去上素描了嗎?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0:23回應(0)引用(0)習作

May 10,2013

新玩具入手









 臨摹企鵝公主烘焙麵包的舊照片,很不滿意,因為Faber的12色鉛筆實在太少了,完全調不出近似實物的色調。
 不過,仔細想想,我從小到大不曾正式學過素描課程,基本功太差,這才是主因吧?
 開心的是,找了好幾天的英國Derwen Inktense系列的36色水墨色鉛筆,原本說缺貨到七月初,突然又到貨了,讓我當場在美術社驚叫起來(羞)。
 回家試色,畫了色卡,果然36色就夠用了,因為我的辨色能力太弱,根本分不出幾支深黑筆究竟有什麼色差,XD。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1:13回應(0)引用(0)習作

May 9,2013

夏之味


 

 看到這一味,就知道夏天的腳步近了。
 昨日是近夏初登板,開價不菲,趕緊買來嚐鮮。滾刀煮成竹筍排骨湯,但嚴格說來,算是嚐而不鮮。
 想要的36色英國DERWENT  INKTENSE水墨色鉛筆缺貨,只能繼續將就12色的紅色鐵盒FABER CASTELL,無法呈現筍皮原貌了。
 附近有多攤綠竹筍,今年最早亮相的這攤,竹林在景美山上,老闆夫婦清晨三四點就要起身挖筍。他們家的筍期似乎最長,但筍肉口感相對較乾。
 另一攤在企鵝王子學校路口,據說是翡翠水庫山邊來的,竹筍品質參差,所以價格波動也極大,有時同一批從一斤五六十到一兩百不等。老闆娘有一絕,用另一個筍種當天現炒油燜筍,裝在塑膠圓盒裡限量供應,觸手猶有餘溫,我曾經一口氣吃了半盒,欲罷不能。
 更靠近市場口的那攤,從路途更遠的觀音山來的,通常只有周末假日扛著一大袋出現,順便搭賣地瓜葉等綠蔬。他們家的筍呈牛角型,外觀極美,但不知為什麼,有時反而不甜,是為美人不見得美味之代表。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10回應(0)引用(0)習作

May 8,2013

黃尾鴝





 社區冬天的訪客:黃尾鴝。
 聲音清亮,顏色鮮活,悠遊自在的姿態,讓人忘了牠的形單影隻。
 儘管有點自我打擊,還是將我的塗鴉與本尊對照一下,算是一種鞭策吧。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23回應(0)引用(0)習作

May 7,2013

手繪人生


 經常羨慕別人手繪生活的風格,但總是給自己許多瑣碎的藉口遲遲不敢動筆。
 昨天去上了第一堂水性色鉛筆課,名叫「小花」的老師居然是個男生,而且畢業於電機系的他,原本是工程師,幾年前才拾起畫筆,結果不僅迅速開了畫展,甚至還在好幾個地方開課了。
 這班多跟我一樣,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接觸畫筆的中年男女。
 那,就來畫吧。
 只要不奢求,似乎也沒有那麼難。
 這是回家之後的第一張習作:香菇蘇打餅與海苔香蔥薄餅。
 

mymedia發表於 樂多08:49回應(4)引用(0)習作

May 10,2012

瞬間


 經常被善心友人謬讚,稱許我跟國王企鵝拍的蟲鳥照片。然而,自己心知肚明,我們是業餘中的業餘,只是利用極少的休閒時間湊趣而已。
 又,吾性疏懶,總是不求甚解,即使拍了數年仍辨不清鳥鳴、蟲形,往往回家翻書惡補,實在不長進得很。

 不過,攝影的樂趣,有時就在不經意留住某個轉瞬。
 一期一會,除了人際交流,也發生在我們與拍攝的大自然之間。

 那一刻,有時輕忽而過。直到回家上傳照片,這才恍然,原來曾經相遇如此美麗的時光。
 或許,也不必扼腕。
 回憶比記憶更長。還擁有這般影像,足以慶慶然。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0:05回應(2)引用(0)自然生活教室

March 29,2012

送妳一程》之三 我的位置在這裏

 八點十分,終於忍不住對計程車司機質問,你迷路了?!
 YS拉著我的手,低聲說,別急、別急!
 怎麼能不急?我差點要嚷起來。
 在阿姆告別式的早晨,我、我遲到了!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1:03回應(3)引用(0)這些人這些事

《送妳一程》之二 遠方傳來無常的氣息

 阿姆病危的消息,還來不及告訴媽媽。
 醫生宣告她腦死那天,我曾經猶豫著。最後畢竟選擇了逃避,因為,媽媽隔天就要出發,到加拿大去。
 能拖就拖吧。我遲疑,不想太早面對她們之間的矛盾。
 那種,生與養之間,對於我的拉鋸。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0:33回應(0)引用(0)這些人這些事

《送妳一程》之一 我和我自己的影子

 這是當年在個人新聞台《冰凍之島》寫的家族故事。新聞台已被我冰凍,但有些故事,還是在這裡重新啟動吧:


 匆匆趕到醫院,在加護病房外,看到了許久不見的他們。
 二姐姐神情疲憊。二哥哥形容,阿姆送醫的時候,她也差點倒下來。

 只是因為一口湯。他們描述著,阿姆如何獨自到小吃店午餐,如何因為被湯嗆住而瞬間缺氧,如何拉住老闆的手求救,如何被救護車送到僅僅兩分鐘路程外的醫院,如何被醫生開出「到院死亡」的診療單,如何電擊而重新恢復心跳,如何轉院到台北,如何慢慢可以自己呼吸。
 最後,他們卻說,今天,在白天的時候,阿姆被宣告腦死。
 還來不及詳談,跟著二哥哥,穿著防護衣進病房,看到全身接滿管子的阿姆。
 血壓,一百七十多。心跳,正常。呼吸,靠著機器輔助,胸口起伏得非常劇烈。
 她的臉頰,甚至還因為發燒感染,而微微泛紅。

 腦死嗎?我搖搖頭,不願相信。
 但是,二哥哥翻翻她的眼皮,瞳孔看不出動靜。揉揉她的腳掌,沒有任何反射。
 他輕輕喚她,阿母、阿母地叫著。突然,我瞥見了,她的眼角,微微溼了二哥哥替她輕拭的手帕。
 媽媽,我來了,妳要趕快醒過來。有點艱難地,我俯身對她低語。

 媽媽,這是我第二次這樣喚她。上一回,是在一年多以前,她的七十歲生日宴會。 
 因為我叫了媽媽,只比我大一歲的小姐姐說,老人家激動得差一點要去放鞭砲慶祝。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0:13回應(0)引用(0)這些人這些事

March 27,2012

兩個太陽

 前幾天,陪我娘去掃阿爸的墓。
 那是例行春祭,位於偏遠山區的大樓人山人海,大家依序行禮,進退井然。
 說是掃墓,其實並沒有掃,也沒有墓,而是面對整齊劃一如保險櫃的塔位喃喃祝禱。
 幸而上面有編號及地址,多年前在泰國猝逝的阿爸應該不會迷路,我也不會。
 對了。因為娘信仰的宗教茹素,供桌只有鮮花素果乾麵條,依然沒有阿爸喜愛的雞鴨魚牛豬羊。

 回到家,收了e-mail,主旨是「送爸爸的日期」。
 哥哥姐姐們說,我不必多做些什麼,4月9日那天到場就行了。
 也當然,我不敢、也不會將此事告訴我娘。
 這是伯父,喔不,早些年已經偷偷改口,生我卻無法撫育我的:阿爸。
 因著種種複雜的原因,我連訃聞都不曾掛名。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1:22回應(7)引用(0)這些人這些事

March 19,2012

一個結束,或者開端

 
 護士輕手輕腳,加了一罐氣管擴張劑。幽幽緲緲的煙霧在氧氣罩裡飄,飄著飄著飄出一層細細的水珠。

 這兩天反潮。雖然感受不到風,據說是吹南風的關係。病房並不潮,想是24小時空調的作用。

 這裡是安寧病房,我很陌生。事實上,我陌生於任何一種瀕近死亡的病房形式,而且很不得體地,陌生於瀕臨安寧的這位老者。

 進房喚他、握著微溫的左手,持續昏睡的他呼嚕呼嚕急喘,好一陣子又似乎平緩下來。這幾年,稱呼有些改了,儘管我的話語總是扭捏嚅囁,欲語還留,但相信他聽出來了吧。

...繼續閱讀

mymedia發表於 樂多11:07回應(2)引用(0)這些人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