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5,2005 12:07

研究假說的寫法

[本文改寫自研究方法第二週心得報告,03/02/05第一次修改]

Mitchell與Jolley (1988)提到研究假說的設定不應該設定為「嘗試證實虛無假說--預測變數間沒有顯著的相關」(p.60),不過在Deckop、Mangel與Cirka (1999)的研究中出現下列研究假說:

Hypothesis 1a. At low levels of value commitment, there will be a nega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trength of the performance-pay link and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 (OCB).
Hypothesis 1b. At high levels of value commitment, there will be NO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trength of the performance-pay link and OCB.

這篇研究主要是在討論pay for performance與OCB之間的關係,以及value commitment可能的干擾效果。但我認為假說1b的寫法並不恰當,也與Mitchell與Jolley建議的方式不同。我認為較好的方式是將1a與1b對調,先談在高value commitment的情境下,pay for performance與OCB之間具有負相關,而在低value commitment的情境下,pay for performance與OCB之間具有「更強的」負相關。

所有的研究都是有缺陷的,研究者無可避免的要在幾個不同的選擇當中找出一個「傷害」比較小的作法。在Deckop、Mangel與Cirka的例子裡面,原本的設計造成假說推導的不恰當,而我建議的方式,雖然可能在低value commitment的情境下與研究者原本心中設想的略有出入,甚至很可能不獲支持,但是我認為部分研究假設未獲支持應該是比不恰當的研究假說設定來的好。

附帶一提,這篇Deckop等人的研究是AMJ上面的Research Notes。之前有聽過一個例子,有位老師的作品投稿到AMJ,但編輯認為level of analysis的處理不是很好,所以建議改列為Research Notes。個人猜想這篇文章或許也是有類似的情況(比方說,我所質疑的研究假說設定問題),所以才作為Research Notes被刊登的,不知道讀者有何見解?

文獻出處:
Deckop, J. R., Mangel, R., Cirka, C. C. 1999. Getting more than you pay for: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 and pay-for performance plans.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42: 420-428.
Mitchell, M. L. & Jolley J. 1988. Generating research hypothesis: Tapping intuition and theory (Chapter 2). Research design explained. 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Inc.













  • ntustism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從學理角度出發編輯本文
    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80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244687

    回應文章

    我試著上你FTP要找"Deckop、Mangel與Cirka "但找不到.



    因為我覺得研究假說跟跟研究目的是很有關的.稿不好"Deckop、Mangel與

    Cirka "他們就是要證明 你上述1a的不存在.或者有更高明的方式證明它的存在.



    雖說1b(需無假說)常是研究結果要否定的(或說找不到關係)的結果.但是有些時後

    也要看你研究目的,來設假說吧!!



    我常覺得大部份研究結果是"操弄"出來的.
    | 檢舉 | Posted by ChangJY at February 26,2005 02:26

    兄臺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



    如果研究的結果發現X與Y無相關,有兩種可能的情形:

    (1)X與Y「真的」是兩個無關的變數,研究結果真實的反應出這樣的關係

    (2)X與Y實際上是有相關的,但是研究的樣本未能提供充分的證據拒絕虛無假說,

    以致得到「X與Y無相關」的結論



    但是當我們的研究結果得到「X與Y無相關」時,我們不知道是上面哪一種情形所產

    生的,所以這也就是Mitchell與Jolley (1988)提到不應該把虛無假說作為研究

    假說的理由--你永遠沒辦法證明你是對的。這當然是因為我們現在採用的統計方法

    都是「否證法」:建立在拒絕虛無假說的基礎之上的關係。



    我有興趣的,是Deckop、Mangel與Cirka (1999)是把這樣的寫法放在干擾變數

    的研究中,我不確定這樣的寫法是否是恰當的:因為有Z的干擾效果,所以X與Y的

    關係會由負相關變為零相關。



    另外,研究結果當然是操弄出來的。從實驗法的精神來看,本來就是讓研究者操弄

    一或多個變數,探討其對實驗對象的影響;反過來說,我想你提到的操弄帶有一點

    惡意的成分,就好像我們過去說最有力的統計軟體是WORD一樣,不過那是學術倫理

    的問題,不是這裡討論的重點~~

    | 檢舉 | Posted by jsphh at February 26,2005 0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