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3,2008

令狐傳奇1-2 白手起家



 回到歡樂谷的忠媛,住進了5X5的大型用地──「傳奇大地」,身上只剩下幾千元。不過我們還有祕密武器喔,忠媛在學校優異的表現,化為一筆為數不少的獎學金,在搬回來的前夕,忠媛買了一些可以保值的家具放進背包裡。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02:00回應(1)引用(0)令狐傳奇

April 12,2008

令狐傳奇1-1 忠媛的大學生活

01_000.jpg
 第一次寫Sim故事就寫傳奇,好緊張啊@@。

 為什麼會開始玩傳奇咧?一開始聽妹妹說起的時候還覺得很無聊呢──玩遊戲爽就好了,幹嘛設計一些限制來苦自己。可是後來我覺得玩到一個小孩可以追溯到十代以上很酷,於是就這樣開始了。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10:28回應(2)引用(0)令狐傳奇

April 7,2008

比喻使人快樂

 小時候我有一本讀物,書名大概是叫《給孩子的中國寓言》之類的。書中選了一些諸如說苑、太平廣記、世說新語、笑林裡面的故事,改寫成方便好讀的白話文。我想我今天能有一些微薄的文學知識,多半還是從這裡來的。

 書中有些故事蠻有趣的,也都是大家很耳熟能詳的東西,像是膠柱鼓瑟、葉公好龍、中山狼、種樹郭駝橐傳等等。不過在這裡要說的是一個當時我年紀小小就覺得很怪的故事。據說它的出處是《說苑.卷十一善說》。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06:25回應(0)引用(0)洛陽紙貴

March 14,2008

還是唱歌的東西

 最近的播放清單清一色英文歌,一個人在家偷偷跟著夏綠蒂飆高音感覺很爽。之前林老師說過我有唱到high C的潛力,不過我們最後只努力到降B而已。

 本來對Soprano是有嚮往的,所以對林老師的「high C論」感到興奮。可是唱完這一學期之後,知道台大合唱團的Soprano根本不是我負擔得來的東西。現在對high C想法只有,「練出來的話我自己在家會比較好玩」。可以跟夏綠蒂「啊~~~~」到最後耶。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17:30回應(0)引用(0)口唱心合

March 10,2008

尋找西恩賓

 昨天的社青學青聚會看的是有十二個兒子的雅各的故事──照阿胖的說法是「雅各柏與以掃松的故事」。記得以前看到方基墨跑去演「十誡」之類的電影就讓我驚訝好久,這次竟然讓我看到飾演以掃的是西恩賓!

 沒錯,就是演006的西恩賓啊!沒錯,就是我一直以為和西恩潘是同一個人的西恩賓!(類似案例還有羅賓威廉斯和羅比威廉斯)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17:42回應(3)引用(0)閒情逸致

March 6,2008

吉吉君

 今年寒假的公演,連貝請來了一位Alto獨唱,「她十年前是我的學生」連貝這麼介紹著這位老師。大家對這位Alto老師的第一印象就是「很正」!而且一開口就不同凡響,也許是我孤陋寡聞吧,可是,「Alto竟然能唱到讓人如痴如醉,天啊!」

 這就是詹喆君老師。

 公演完的這學期,聲樂課的指導老師名單赫然出現她的名字,而且老師自己是Mezzo Soprano,所以學生也是Alto限定!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20:27回應(0)引用(0)口唱心合

February 26,2008

豔羨

 被一些人說過有才氣。當下心中免不了充滿被讚美的驚喜,但總是慢慢轉變為帶點豔羨的黯然。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16:49回應(0)引用(0)凡妮莎小姐

February 24,2008

完美落幕

 「消失的四天」終於結束了~唱完了!總覺得這四天做了好多好多事,現在要想起星期四的事都覺得久得像去年的事呢。

 該說是一場很有收穫的表演嗎?我自己是覺得,只要是一群人完成一件大事,不管是古早古早的電資寒訓暑訓,去年的資管迎新宿營,還是最近參加的兩場合唱表演,在人際關係方面都會有極大收穫,至少我能有很多跟人練習交談的機會。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22:31回應(0)引用(0)口唱心合

February 21,2008

週末戲劇院見!

 休息了一個年假,這週末又要上台啦~

 這次不是我們自己的公演(嚇死人啦),而是台灣絃樂團的表演,魔幻史詩音樂劇場「消失的王國」。在十首曲目中的第十首需要人聲的合唱,就由我們來擔綱啦! ...繼續閱讀

norikko發表於 樂多14:23回應(0)引用(0)口唱心合

February 19,2008

販賣機與王志堅

 做了一個有趣的夢。

 有個人,應該是一個仁班的同學吧,在販賣機買了一瓶飲料。瓶身上面,用黑色奇異筆正楷書寫著「我」的本名三個字。

 昊在一旁見狀,臉上一副竭力忍笑的表情看著我,「我」的心中也暗暗覺得好笑。原來是「我」和她之前合力惡作劇,「我」在那瓶飲料寫上「我」的名字,她則把飲料趁機混入販賣機中。

 造成了買到飲料的那位同學的困惑,我們兩個都感到極為好笑。

 我常常做這種有前因的夢。例如這次,我的夢中並未出現「我」和昊惡作劇的前置作業這段情節,這情節卻存在於「我」的記憶之中。我覺得非常好玩,要不是我連在夢中都是個缺乏想像力的人,說不定還可以變成別的人呢。

 話說回來,昊妳怎麼可以做這種惡作劇呢,嘖嘖。

norikko發表於 樂多16:55回應(1)引用(0)凡妮莎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