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0日 23:51

馬克夏卡爾的畫及語錄

二十世紀初,產生多樣化畫風,由印象走向抽象,引起了視覺革命,許多畫家用想法及感覺揮筆作畫,讓畫中充滿情感。

夏卡爾的畫作更是充滿愛與鄉愁,對夏卡爾而言,幼時的回憶是他作畫最大的動力,他大多數的畫作是關於故鄉的風物及他與太太之間的甜蜜   

每每看到夏卡爾的畫,不單單只是欽佩他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能使人徜徉其幻想之中,更是常常被畫中所散發出的深情所感動,就讓我們一同來欣賞他的作品吧!

生日    The Birthday   1915 油畫  紐約 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愛就是全部,它是一切的開端》

這幅夏卡爾的生日,表達出與未婚妻久沒見面,自己騰空飛去親吻女友。

   這就是夏卡爾作畫的特色,把動態的意念用平面的繪畫表達出來,栩栩如生,感覺得出畫中男女對彼此的深情,這似乎是夏卡爾自己生活的寫照,完全表達出他對妻子的愛戀。

靜物---花      Nature morte aux fleurs

《生命的終點只是一束花》

夏卡爾如此說道,這句話與他的這幅畫相互對應著。

《我的畫不是文學,那是描繪纏住我內心意象的配列》

夜晚總是給有心人一種已到盡頭的錯覺,兩個情深的戀人相擁到盡頭的意境!

〝夜深人靜的時候,總希望你在我身旁〞看到這幅畫的你,是否也有這樣的感覺呢?

塞納河上的橋    Bridges over the Seine

夏卡爾的這幅塞納河上的橋, 描繪夜晚的塞納河,白天熱鬧的景象、繁吵的河畔,到了夜晚,都變得沈靜、安詳。

戴黑手套的未婚妻    My  Fiancee  With  Black  Gloves  1909    巴塞塞爾美術館

夏卡爾在1909年廿二歲與蓓拉墜入情網。

蓓拉出生身富家,與夏卡爾住在郊外的簡陋房子完全相反,位的是豪華宅第。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這位未來的妻子是如此一副高不可攀的森冷神情。

她很正式地戴著手套和帽子,而身的洋裝上突出的花邊領以及她的傲慢不遜姿勢____蓓拉曾進莫斯科最好的學校就讀,暗示著夏卡爾想強調出她的戲劇素養。

這幅以外,夏卡爾還另外畫了不少幅位像,最特別的是一幅裸體的蓓拉。

夏卡爾把它掛在他房間牆上。在回憶錄裡他提到那幅畫曾讓他母親大為抱怨,不敢相信兒子會畫出褻瀆.

給俄羅斯、驢和其他To Russia , and Others1911-12    巴黎龐畢度中心現代美術館

這是夏卡爾住在蜂巢時第一幅重要的畫,畫在從廉價市場買回來的剩布上。

後來他把這畫畫進他「有七根手指頭的自畫像」裡,當做是他與俄國大眾形象連繫的表記,以及所有來自巴黎前衛藝術的新形式的清徐劑。

這幅畫曾多次展出,包括1912年展於獨立沙龍展、1914年突擊畫廊,以及1941年在紐約舉行的重要的「超現實主義第一文件」(First Papers Of Surrealism)展。

這幅畫的奇怪標題是詩人桑德拉取的,其背後的意義來自1912年在莫斯科舉行的「驢子的尾巴」(The  Donkeys  Tail)前衛藝術展;夏卡爾也會參展。

從他為了準備這幅畫的不透明水彩稿和素描,可清楚看到作品完成複雜的醞釀過程,和圖像逐漸演進的情況。

由對鄉村生活寫真的觀察(如農婦正要去擠奶)開始,經過許多步驟,終致成為充滿神祕的一個故事;

做為人民滋養來源的乳牛,和餵養羅慕路斯與雷穆斯的狼有點相似,同時也像埃及女神哈特((Hator),這位女神通常被看成是宇宙誕生的天牛。

黑沈沈的夜空(後來加上的),暗示著1912年發生在歐洲的日蝕,也增強了圖畫的神祕意義。

因此每一細節___天使、桶子、動物、人物、還有人頭,都像是突出於流星掃過的黑夜上面的符號,與怪異的流星輝光互映。

如果這件作品確可肯定是從最平凡的農人生活中構思出來,類似某種原始主義的的宣言___高更應該會善歡的;那麼,它的確在這活動轉成為象徵的變形中,找到了它的最後形式。


有七根手指頭的自畫像    Self-Portrait with seven Fingers   1912-13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

夏卡爾1912年年初搬到蜂巢的畫室之後,發現周圍都是自己的同道。

他住在藝術家聚居的社區裡,更加強了做晝家的決心。

不過他一邊在巴黎核心區的沃吉拉努力不懈的作晝,一邊卻是滿腦子想著蓓拉正等他回去的俄國。

這幅自畫像便是形容處於兩難之境的夏卡爾的最佳例子:在他身後,透過窗戶可看到象徵現代的巴黎和菲爾鐵塔;而他眼前的畫架上,則是鄉濃霧中的維台普斯克的教堂和房舍。

另外二者之間,則以猶太文字在紅色牆面寫著巴黎和維台普斯克的字樣反映了他個人的第三者觀點。

藝術似乎成了調和他存在的矛盾的唯一方法。

畫架上那幅畫是他剛完成的「給俄羅斯、驢和其他」,暗示出對夏卡爾而言,唯一有意義的主題就是袓國俄羅斯了。

但是夏卡爾卻身穿立體派或末來派圖樣的服裝,衣服翻領上有一個小小的拚貼色紙,豈非意謂著藝術家接觸了法前衛藝術後出現的新藝術性格?

這幅畫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它充分顯示出畫家卓越的變形能力,實實在在地將此超凡的能力貫注指尖,加以表色現。

最奇的一處是前景那調色板上佈列著的繽紛顏色,足堪構成與巴黎及維台普斯克那兩幅畫景鼎峙的一景。

透過他變型(七隻指頭)的手,藝術家清楚証明了可能的無限。


窗外的巴黎    Paris through the Window   1913  紐約古金漢博物館

夏卡爾初訪巴黎那一天越靠近離開的侯,對巴黎的喜愛越增,他用很簡單的話來形容這份心情:「巴黎!你是我的第二個維台普斯克」。

似乎他初抵巴黎北站,是很久遠的事了,那時這位年輕的移民乍然間覺得被大城市吞噬一般,引起了一股無名小卒的戰懼。

他坦然承認:「要不是家鄉和巴黎距離實在太遠,我一定馬上轉回去,頂多在巴黎逗留一個禮拜或一個月!」

等到他能夠把巴黎風光收進畫裏,占個小角落,譬如像「有七根手指頭的自畫像」那樣,也經過了蠻長一段時間。

而到了現在這幅畫,夏卡爾清楚地表示了他對巴黎的喜愛。

巴黎接納他,使他出第二重的歸屬感。或許畫的右下角那個看向不同方向的雙面人,正是望向巴黎及遙遠的地方。

無論如何,這夏卡爾的雙重世界完全一致___夢境和現實間的對比,或現在與過去、人類與動物,可見的與不可見的。

另外要提到那隻人頭貓,既是寓言又是神意味的一種生物,他出現在窗台上,在中間地區護衛著,正好使室內與室外取得構圖上的平衡;

而上顛倒的火車是地鐵的幻覺;象徵法國藍、白、紅色天空,則飄浮著跳傘者。

只是這片天空不久便因為他啟程前住德國和俄國,被他留在身後了。

飛越維台普斯克    Over Vitebsk    1914   多倫多安大略藝術畫廊

如果沒有那位恍如飛行船一般,從俄國教堂後面劇然昇空的神祕人物,這幅畫可以說是完美地描繪維台普斯克雪景的寫實畫。

關於此神祕人物,可以在猶太文化中得到解釋,特別是意第緒語,把沿門乞討的「乞丐」也解釋為「一個走在鎮上的人」(who walks the town)。

犧牲在種族迫害和屠猶政策下的東歐猶太人,視他們自己像這位在扁上揹著袋子,四處流浪的乞丐......。

當然,老者也令人聯想到先知埃利亞(Elias),他常被描述為以不同面目翩然降臨的意外訪客。

夏卡爾將埃到亞想像成「看起來又窮又老、佝僂著身子,背上扛著袋子、手拿拐杖的乞丐」,老人頭上也戴了頂俄國式帽子。

夏卡爾一回到家鄉就畫,由收藏家卡格一夏伯傑(Kangan-Chabchaj)買去。

他已擁有不少夏卡爾的油畫作品,計畫要成立一座猶太美術館,後來卻受阻於俄國十月革命的爆發,未能實現。 

城市上空    Above the Town     1917-18      莫斯科崔提亞可夫國家畫廊

蓓拉和馬克翔遊於維台普斯克的上空。

對於這塊他生長的土地,夏卡爾永遠畫不厭:「我在這裡,這兒是我的地方,生死兩不渝。我像一株煙草植物,在夜晚張開花瓣。上帝恩寵眷顧我,我才能在這裏畫畫。」

這是夏卡爾寫給彼得格勒他的畫廊主持人的話。

也就是因為他對家鄉這份割捨不了的情感,盧納察斯基才在1918年將藝術學院院長之職委派給他。

維台普斯克是夏卡爾的託根處,是他在現實中的一個定點,讓他有地方折近,也讓他脫韁野馬般的想像力能夠有個寧貼處。

他有少數幾幅,畫裏的鄉村景色不含家鄉的情感制限,表達的自然成分就比他的主觀意識更濃(列如「斜躺的詩人」和「鄉村的一扇窗」)。

這幅畫裹的這些鋸齒狀木圍牆,似乎也出現在先前的「灰色房子」中,給了畫中風景強烈的水平韻律,回應著翔遊於空中的人物。

這畫與另外兩幅同以維台普斯克為背景的畫作「散步」和「雙人畫像與酒杯」,一同在夏卡爾被任命為藝術學院院長時展出過,替他任職於家鄉的這段時間,做了個記錄。

1921年俄國政府最後一次買他的畫。也包括了這幅。

Above the Town - 1914-1918

俄國村莊    The Russian Village    1929    私人收藏

在這幅畫中,夏卡爾運用絕妙手法,讓一輛雪橇車很成功凌處御風,飛越天空。

當然,耶誕風景使我們對這個俯看在雪中沈睡的村莊的空中旅行者,感到熟悉,但是畫中還有別的意義。

舖上白雪的房舍間歪斜的街道,創造了畫中的深度,因此住上飛向天空的雪撬,變成是那條歪斜道路自然的廷長,呼應著屋頂的角度。典型的透視效果、中間色調的選擇,僅以建築上暗紅的木村表面來點出效果,都給了這幅畫一種寫實性的外表。

從這點來看,這一位冬天的旅者的出現,也是很自的事了。

孤獨    Solitude    1933    以色列台拉維夫美術館

緊抱著舊約聖經經文(Torah)布捲的老猶太人,靜坐著投入沈思中,他旁邊的草地上躺著一頭小乳牛。

這幅畫迷人之處正是亙補意味的兩母題之間寂然無聲的並置情態,人類的默思和這頭反芻動物的無邪表情,可謂二而為一,相互輝映,即使雙方之間沒有任何動作做實際的溝通。

猶太老人裏著大圍巾靜坐著,根本沒主意到天上的天使。

夏卡爾將此畫送給台拉維夫美術館(Tel-Aviv  museum)-也許是因為他畫中的主角正在想眷許諾之地(Promised Land)。老人布罩的那層亮白色,意味著他孤獨的樣子是永恆視的具現,相形之下,其他的都不重要,既使是出現在地平線上的維台普斯克的屋頂,都成了背景。

至於動物的白色,除了暗示純潔無邪外,也象徽著這動物自天地始生以來長久的存在。

這個疲憊而哀傷和耐心無語的動物,都在這個世界流浪,也都同樣籠罩在神聖的寧靜氣息中。

為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哈得遜醫學中心猶太會堂所做的彩色玻璃窗     1960-62
Stained galss window for the Synagogue of the Hadassah Medical  Centre,Hebrew University ,Jerusalem

 夏卡爾五O年代後,受到委託的公眾性製作,幾乎都與宗教有關。

第一個委託是阿西高原的聖母院(Notre-Dame on the plateau d’Assy),一座真正具有現代藝術風味,建立在聖地的畫廊。

替教堂工作的經驗,使夏卡爾注意到新的技術,例如鑲嵌玻璃。

他把彩色鑲嵌玻璃使用在一個巨大的的塊面上,以色彩為主要元素,經由技術精良的工藝師傳之手,轉變為為光線本身。

夏卡爾許多成功的彩色玻璃窗, 包括在梅斯大教堂(Mets Cathedral)和哈得遜猶太太會堂的那些,一半得歸功於馬克(Charles Marq)。

馬克也主持了西蒙工作室(Ateliers Jacque Simon in Reims)。夏卡爾和馬克對壁畫的了解,以及兩人之間懷持的互信,使馬克亳無瑕疪的呈現夏卡爾的設計。

為了使用新的製作程序,馬克發現了在一塊玻璃上呈現出不同色調的方法,將傳統格子式一塊一塊拼在一起的設計予解放。

1959年一個美國的錫安婦女聯合組織「哈得遜」,委託夏卡爾替耶路撒冷郊外小山丘的大學醫院會堂裝飾一面窗。

夏卡爾選擇了340X250公分的大窗戶來呈現十二個以色列民族。

由於尊猶太宗教禁止人體再現的禁令,他以動物和自然的植物做為創作的圖像。

夏卡爾參考了聖經上十二位雅各的兒子,做為十二族的代表——藍、黃、紅和綠色平均分配給十二族,也配合玻璃所在天窗的四個面,並從上方引光照亮整建個空間。

教堂終於在1962年奉獻給神。夏卡爾的窗戶代表彩色玻璃畫的最高成就,玻璃的驚人色彩,將物質性減到最代,成為純綷的、基本的光源。

所以,不只是哈得遜教堂的窗戶祝福以色列的人民,以色列的人民也贊美藝術的超特創造力量。

大馬戲團    The Big Circus    1968  紐約皮耶.馬諦斯畫廊

夏卡爾喜歡畫馬戲團,因為它們代表了突發的幻想,攪散了平淡無的日常生活。

所有發生在馬戲團的事,不論是動物、平衡竿、或馬術特技等,都讓他雀躍興奮。

馬戲團的神奇氣氛正好投合夏卡爾的想像世界:這裡的動物會說話,人物:成為特技演員。

難怪馬戲的主題一直跟著夏卡爾,在他一幅畫中出現。

包括有1956年的大畫(150X310公分);1968年則是一幅;以及1975「大灰馬戲團」(The Big Grey Circus)。

不過這幅畫裡的表演卻被一個接一個的奇怪事件打斷,像是天使從帳篷向下看著觀眾;

上帝的手出現在圓孤裡,做出拜占庭傳統的祝福手勢。

最後,是一個上下顛倒的奇怪馬頭,向下對視一位騎提琴手的馬身公雞。

如果這種形不易懂,那麼,我們從畫中色彩的配置情況就可明白,此要由不同的須序單獨看,每一個都是自主的個人圖像。主控全部畫面的黑與白特別顯出力量,因為亮在畫面的邊緣,看起來就像是拉到兩旁的布幕,終於神聖現跡,讓我們看到統治了這個馬戲團的小世界。





le violoniste vert 屋頂上的提琴手1923~24

Moïse sauvé des eaux1979



 

夏卡爾語錄

《藝術以往僅從外部世界攝取素材、形式、線條和色彩。這種舊時光已經一 去不返了。我們對一切都感興趣,不單是外部世界,還要有不現實的、充滿夢幻和想像的內部世界。》﹝The Works of the Mind﹞

《觀眾欣賞我畫作的自由,仍我在畫布上揮筆的自由……在我的繪畫中,人和動物間的接近並非偶然,也不是一種繪畫上美的單純需要。》﹝Chagall mediterraneen﹞


《一般來說,藝術家瞧不見自我。不過年齡也許能給他這種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人們能夠了解自己的一生。人們從自身內心就像從外面那樣看自己,就像繪靜物畫那樣描繪自己的內心世界。》
﹝Marc Chagall-Paintings and Temperas﹞


《我總是把小丑、雜技演員和演員視為悲劇性的人物。對我來說,他們像是某些宗教畫裏的人物。》﹝Chagall-Le Cirque﹞


《也許我曾經窮困,當時身旁沒有鮮花。第一朵花是貝拉給我帶來的。以後,在法國……人們可以沈思良久,探索花的含義。不過對我來說,它們就是閃耀著幸福的生命。人們不能沒有花。花能使人暫時忘記悲劇,但花也能反映悲劇。》﹝Chagall mediterraneen﹞


《人們對巴黎的想法有可能都是相同的,也有可能不是相同的。
巴黎是我心靈的寫照。我願在那裏融化,不願意單獨和自我在一起。》
﹝Le Monde de Marc Chagall﹞


《我的時光在協和廣場或是在盧森堡公園附近渡過。凝望著丹東和瓦托。我 拔著樹葉。噢!假如我能騎在巴黎聖母院的怪獸身上,用我的雙臂和雙腿在空中劃出我的道路可有多好啊!這就是巴黎,你是我的第二個維捷布斯克喲!》
﹝Marc Chagall de Draeger﹞

http://www.city-hotel.com.tw/dolkar/exhibition/exhib03.html

http://www.lstchanchochak.edu.hk/chagall/chagall_view.htm


  • non_non1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美的感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生活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1 │累計人次:4353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454149

    回應文章
    我也喜歡夏卡爾的畫,喜歡他用色的活潑繽紛的感覺,曾經去美術館看他的畫作,很令人著迷喔!一幅畫即使是一個小小的角落用色的大膽,還有整幅圖的佈局,都會讓我駐足觀望良久呢!
    | 檢舉 | Posted by 珊 at 2006年11月11日 14:52
    夏卡爾的畫那就是生命的表現.

    1910年,夏卡爾來到了巴黎。在這裡,他是個異鄉人,也是向巴黎湧來的三萬畫家中的一個。

    夏卡爾害怕自己被淹沒在眾人之中。

    無數患有天才狂躁症的畫家在絕望、在嚎叫、在吸毒、在自戀、在掙扎、在痛苦……

    夏卡爾畫著眼圈,像個戲子,帶著口吃出現在蒙巴納斯。

    他內心也許對自己有著短暫的信心,卻也難免在焦慮中陷入自我懷疑。

    那是一個如此瘋狂的年代,蒙巴納斯雲集著未來的大師,來自俄羅斯的夏加爾顯得如此孤獨。

    他與各種流派保持距離,可能並不是因為獨立,而是因為心裡膽怯,害怕受到嘲笑而受傷害,寧肯一個人默默地關在搖搖欲墜的屋子裡,光著身子作畫。

    在很長的時間裡,他不敢讓阿波利奈爾看他的作品。

    好幾次路過畫商瓦拉德的門口,他也下不了決心進門。

    對於某些人而言,擁有一個夢想勝於實現這個夢想。

    當他擁有夢想時,這一夢想始終是忠實於他的。

    實現夢想卻意味著各種可能性,也許就意味著夢想的離開。

    夏卡爾生活在自己的夢想當中,讓一切都在他的夢想裡飄浮。

    雖然他的作品無人問津,他在巴黎藉藉無名。

    人們對他的最高評價是「優秀的色彩畫家」,卻不願去理解他那貧困而憂鬱的生活,以及對俄羅斯黑色大地的複雜愛戀。

    五年之後,夏卡爾接到了未婚妻貝拉的一封信。

    他跳上火車,回到維捷布斯克,與貝拉成婚

    貝拉是夏卡爾一位女友的朋友。

    在女友家見到貝拉的瞬間,少年夏卡爾就愛上了她。

    他覺得她不僅瞭解過去的他和現在的他,還瞭解未來的他。

    他毫不懷疑,這才是他的妻子。

    貝拉每天到畫室來看他。

    貝拉家境富裕,家人對貧窮的畫家充滿質疑和不屑。

    可貝拉卻每天把餡餅、炸魚和牛奶送到畫室來。

    夏卡爾說:「只要一打開窗,她就出現在這兒,帶來了碧空、愛情與鮮花。」貝拉是夏卡爾最熱愛的題材,《穿白衣服的貝拉》是他為貝拉畫的早期作品。

    他為貝拉畫的裸體畫引起了維捷布斯克人的非議,母親堅持要他把這「可恥的東西」從牆上取下來。

    跟貝拉結婚後,每到結婚紀念日,夏卡爾都要畫一幅貝拉像。

    經常是兩個人在一起,《舉著酒杯的雙人像》是其中的代表作。

    這些繪畫成為夏加爾最動人的作品,他們相親相愛,手牽著手,夏加爾或貝拉飛在天上,充滿著喜悅之情。愛沉落下來,向著心裡的那點微光聚集。

    當初喜歡夏卡爾,正是從這些畫面開始的,那飄浮的快樂似乎超出了一切快樂,是一顆無法容納如此快樂的心那些天真的詭計。

    快樂衝擊著心靈,常有飛昇的眩暈,在此成為可見的意象。

    夏卡爾通過愛貝拉而去愛這個世界,貝拉就是他心靈中的那個聲音,就是他靈魂中的靈魂。

    他不能直接張望這個世界,他需要坐在屋頂或者透過貝拉的眼睛。

    這個貝拉是被夏卡爾化了的貝拉,因而也就是他非此不可、非此不可的貝拉。

    貝拉死後,夏卡爾曾經有幾年時間陷入痛苦之中,無法作畫。

    通往此岸的橋樑斷裂了。他被孤單地留在彼岸。

    與貝拉相連結的那部分夏卡爾,隨著整個世界轟然倒地。

    夏卡爾在巴黎的成名作是《俄國、驢及其它》。

    那是一幅奇異而美麗的繪畫,充滿俄羅斯大地的氣息。那棵開花的樹,孤單而純潔。

    擠奶婦人的頭顱飛了起來,據說是為了畫面的平衡,絲毫不覺突兀,反而有一種童稚的天真。

    這幅畫彷彿是原生性的,自動生成更多的構成。

    每次重溫這幅畫,總會有些新的感覺、新的發現。

    他懷著俄羅斯來到巴黎,又懷著巴黎回到俄羅斯。

    十月革命之後,夏卡加爾被政府委任為藝術學校的主席。

    他的藝術並沒有得到理解,人們懷疑地問他:

    「為什麼牛是綠色的?」
    「為何馬會在天上飛?」

    夏卡爾荒疏了繪畫,全力以赴地投入學校工作,卻發現最後所有的人都聯合起來反對他。

    政府也對他的做法施加壓力。夏卡爾感到空前的幻滅。

    1922年,夏卡爾回到法國。

    二戰期間,他到美國避難。

    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的夏卡爾懷著悲憫的宗教情緒,在他的畫布上反覆出現耶穌的形象:

    他被遺棄在畫面的一角,無人掛懷。

    天使在墮落,魚長出恐怖的翅膀在天上飛,鐘擺躁動不寧地歪向一邊,拉比帶著絕望的表情……這裡面有一種深刻的憤怒,雖然憤怒卻又更其無奈。


    夏卡爾的繪畫進入了原始的混沌,在那裡,一切都具有自由的可能性,萬物惟一,在無差別的美感中達到同一。

    在天上飛的馬或者人,倒立或飛走的頭顱,綠色的牛,躺在紫丁香花叢中的愛侶,過於瘦長的人形,七個手指的自畫像——夏卡爾的筆下只有沉降的愛,而沒有具體的形。

    一顆還沒有徹底麻木的心,總是會為夏卡爾所觸動。

    當我看著夏卡爾的畫時,總會由衷地感到,生活裡一直都有美好,不至於徹底絕望。
    | 檢舉 | Posted by NON NON to 珊 at 2006年11月12日 01:33
    夏卡爾,一個存在於夢與愛的使者...
    | 檢舉 | Posted by winny at 2008年5月18日 23:12
    我昨天剛看過台中的夏卡爾展
    您的文章筆導覽手冊還詳盡
    | 檢舉 | Posted by 藍諾 at 2011年7月6日 16:40
    謝謝

    你有幸親見夏卡爾畫的真跡
    讓我羨慕極了

    夏卡爾是位充滿愛的藝術家
    我被他真摯的感情感動
    每幅畫我都喜歡極了
    | 檢舉 | Posted by non to 藍諾 at 2011年7月6日 17:09
    譖喔~
    | 檢舉 | Posted by 宇 at 2011年7月30日 16:30
    不客氣. 很高興你喜歡我在網路上收集的夏卡爾故事.
    | 檢舉 | Posted by non non to 宇 at 2011年8月1日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