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7,2011

這個世界會好嗎?

不禁回想起一年前的這個時點。我以為熬過了那段不似人形的日子,往後會盡是豐收之時。只能說我的人生要麼平淡如白開水,要麼跌盪得失魂落魄。還好這種狀態到現在為止,都是壓倒性的九一之比。而我現時是在白開水之中,在淺水處踢著微弱的小水花。

一個人,白開水,多麼讓人納悶的心情。

太過空閒時,會胡思亂想怎樣才能捉住尚未到來的運勢,可是我幾乎都站於悲觀的角度去過日子。計劃好未必能全數實行,有幾多件事能如願以償呢。

當周遭的女生逐漸不怎麼可愛,我開始理解到為何到了一定年紀想要小孩,因為我們會想盡辦法,讓身邊多一點可愛的存在。再多的玩意也會玩厭,愛情也不過時一時三刻的衝動,正如小時候你喜歡的那件玩具,終有一天會被遺棄丟下來,變成感情似乎是不可逆轉的命運。

我開始不想面對現在的生活。除非有了極大的轉變,否則的仍然會在每一晚臨睡前,心情變得納悶起來。

當了解世界越多,生命大概會向著無趣的方向長驅直進,路面還要是單程的。

然而你不用擔心,你的世界不等於我的世界,大家的世界雖然是極微小,卻可一瞬膨脹成無限大。最好玩的是,這一秒的世界,與下一秒的世界可以有一百八十度的不用。多麼充滿實驗精神的一件事。

這一刻大家要做的,就是把你擁有的一切,用盡全力拋到世界以外。出了亂子,世界方才有趣。

July 31,2010

The Suburbs



打從2007年始,經過Neon Bible Tour一年來合共122場的演出,走訪75個城市的北美獨立樂團Arcade Fire終於在另一個三年適時地交出了樂隊成軍以年第三張專輯The Suburbs。面對第三張專輯的樂團轉折點,或許猶如BBC對Arcade Fire的評語般,「你大可以形容這是他們的OK Computer,不過來得更為優秀。」得到如此高姿態的讚許,雖則Arcade Fire與Radiohead根本不能單靠一兩張專輯的水準來類比,但顯然The Suburbs是盡受萬千竉愛而誕生。

在千禧年的第一個十年,我們喜見Arcade Fire的堀起,從首作Funeral受盡獨立樂迷的膜拜,得到David Bowie、U2等樂壇前輩的加持,再來到Win Butler為奧巴馬的總統競選站台獻唱成為政治鎂光燈的聚焦點,這支七人大樂團幾乎為獨立搖滾編寫了新的定義。

在推出Funeral時,樂評幾乎都取得壓到性的支持,甚至說:「當深入接觸Arcade Fire的音樂後,你準是會陷入不能自拔的愛上這支樂團。」在大家覺得Funeral的標竿大概無法被樂團超越的時候,他們的而且確發揮了如魔術般的力量,把The Suburbs帶到一個更深邃的意境。

The Suburbs由十六首歌曲編制而成,擁有逾一小時的長度,整張專輯的歌曲卻蘊含著難以預測的寬度。Funeral開宗名義以家族葬禮為標題,Neon Bible則延續探討生離死別、對人生的惶恐等題材。The Suburbs看似是遠離繁囂的鄉郊遊歷之旅,實際上亦離不開Arcade Fire一直經營的音樂主題:家庭與愛。

月前率先曝光的點題作The Suburbs,正如封面的驅車駛向鄉郊的情景般,帶回大家窺探城市的另一個綠草如茵的對岸。如果城市是代表著現代化、進步、未來、超越、經濟,The Suburbs則很可能是回憶、懷舊、重情、人倫愛護、自然、感情這些詞彙的延伸。而歌詞中驅車直奔The Suburbs,則可以看待成於Neon Bible中的前作Keep The Car Running、No Cars Go的另一變奏,亦成為Arcade Fire音樂中的一個重要基因。緊接的Ready To Start繼承激進Post Punk之音,再度是現代人對現實生活恐懼的自白。而Modern Man依舊復古,NME甚至將之與Punk Rock先鋒Television的低調音牆相提並論。City With No Children再度復刻七十年代的美式搖滾,樂團更不諱言這張作品與Bruce Springsteen致敬,同時亦是向眾樂團成員的青春時代翻上一次漂亮的舊賬。主音Win Butler在訪問中表示,這堆作品是對年青時的一些回憶,包括寫信給當時的情人,We Used To Wait就是訴說一個等待情人回信的真實經歷。言談之間Win Butler由妻子兼親密戰友Regine Chassagne陪伴在旁,輕描淡寫的面對舊式的通訊底下,雖然一封情信需等待上數月時間才能寄到情人手中,可是現代的科技極之發達卻終究令人際間關係更為疏離。而Wait這個詞語更貫穿整張唱片中的歌詞部分,在鼓吹爭分奪秒、瞬間速食的今時今日,等待一封回信以乎更見奢侈,但想深一層,一封電郵一個短訊來得太快太易,缺少了提筆寫信的人性化及人文關懷。Arcade Fire以音樂作提問,引用歌詞一句「我們的生活轉變急速,但我們渴求的是當中的一點純粹」,單憑亮眼的音效已能成為大家的年度之歌。

唱片中要選最突出之作,相信Suburban War會是不少樂迷的心水之選。此曲重回Crown Of Love無可救藥的浪漫,中後段的小變奏亦為歌曲帶來暗湧處處,故事卻是訴說人生不同時期所遇上的人,而大家又有不同的道路要前進的話題。這些似曾相識的經歷,就讓Arcade Fire代大家發言,從孩提時代走向人生的一半,一邊瞻前顧後的看待自己的人生。

而要找回Funeral中一曲Haiti的驚豔女聲,樂團中另一靈魂人物Regine Chassagne在Half Light I的獻唱將是專輯的一個重點。此曲來得溫婉真摰,配上大量的銅管樂器編曲,大有洗盡鉛華之感。

結尾的The Suburbs(Continued)是總結也是Reprise,亦順理成章作為唱片的一個完美的循環。整張唱片奉上的是得到昇華的親密情感,離開死亡的陰霾下,Arcade Fire脫胎換骨的重生,跨過了沒有其他樂團能企及的高欄。被喻為最精彩現場演出的樂隊,這次加拿大搖滾天團一直延續這股風潮,他們的音樂會門票早已與一票難求畫上等號。經過這段時期再度把他們的音樂炒熱,且看即將面世的The Suburbs能否突破Neon Bible站出告示板亞軍的高位,如願以償首度衝上排行榜第一名,甚至在芸芸「人生必聽唱片」、「荒島專輯」榜單中佔據令人驚嘆的優秀名次。

July 28,2010

sometimes i just can't remember all the things we did together

又一次整個人缺堤了,真讓人氣餒。

七月的而且確過得又上又落,連我自己也未捉得住重心就整個人拋出不知哪裏去。連隨知覺也失去了。

那天渡過了廿五歲的生日,如同金城武在重慶森林中提到的廿五歲,剛好四分之一個世紀,真是宿命性的讓我覺得人生真的很難再過下去。金城武選擇了在雨中奔跑,好讓自己哭不出來。

我遇上了許多對我很好的人,這是我唯一應該感恩的事情。有些美好的回憶,過去了再沒回頭。我希望公平一點對待大家,所以我寧願躲起一會兒,想想我們還可以成為怎樣的朋友,如何大方的面對前頭的路。等待心頭的新傷舊痕去無荐菁後,我希望能寫一點東西,記錄一次這樣的心情。有些我們共渡過的時光,偷偷的溜走了,而我沒有及時捉住,要後悔也後悔不來。

July 8,2010

小學雞談戀愛

轉載至今天出版的壹週刊,我一直覺得想找一個人,不論走到哪裏隔了多久,也有相遇上的機會。這就是緣份。

梁文蔚 三十三歲
Philip Mak 三十三歲
他們兩人同是八七年土瓜灣獻主會小學五 E班同學,○八年在 Facebook重遇,七月十日將在小學舉行婚禮。
【女】
係女仔都想嫁跟自己匹配的男人。
跟他同住土瓜灣一座大廈,但小五才認識。一天阿媽說,他拿着花在家樓下等我。但他全班最矮,學業又渣,相反我全班最高,成績十名之內。
我連眼尾也沒看他一眼。
中學升讀 band 1女校聖羅撒,再沒見過他。
初戀在高考暑假,做暑期工認識,拍了幾個月拖,對方便去美國讀書。
九八年終找到平起平坐的男人。他是理大護理系同學,畢業後還在同一個病房當護士。
他很會逗人,又遷就我,父母都視如半邊仔。
可惜逃不過七年之癢。他跟另一個女仔一年,才告訴我變心。
○五年分手,花了兩年療傷,到理大修讀護理系碩士,之後再沒有愛上別人。
直至兩年前,在 facebook重遇 Philip。
現在他跟我一樣高,還當上警察,很有親切感,而且一直沒忘記我。
家人起初不太喜歡他。因為我是碩士生,他中學畢業,又離過婚。
匹配有何用?最重要懂得珍惜我。

【男】
結婚當日會在 5E班房行禮,有三十個校友觀禮,證婚律師和攝影師都是小學同學。
男人貪新,亦念舊。
我自小就喜歡清純白淨的女孩子。
小五對她一見鍾情。叫阿媽幫我買束玫瑰,大清早在大廈門口等。等不到她,卻碰上伯母,她叫我好好讀書。
但我差不多考包尾,中學升讀 band 5的新法書院。
住同一座大廈,曾跟她同,卻沒看我一眼,像從不認識。
中學畢業便投身警隊,長大後拍過三次拖,擇偶條件仍以她做藍本,女朋友都有幾分像她。跟她的合照一直放在銀包內,有次被女友發現,結果被撕掉了。
○一年結婚,我的工作需要夜歸,甚至出入娛樂場所套料。前妻不信任,婚姻只維持一年。離婚後靠讀書療情傷,到中大修讀法證課程。
○八年,在 facebook中,看到小學同學的朋友名單中,有她。立刻跟她聯絡,知悉她單身,靠電話和 sms發動攻勢。
二十年後,我跟她一樣高,終於被接受。
小學四年級時,我和她家的電話被電訊公司駁錯了線,結果所有來電互相駁到對方家中。兩個阿媽,更「不打(電話)不相識」。
緣分一線牽,就是這個意思。

July 6,2010

New Normal

今期號外題目為New Normal,這個詞彙原由於經濟學上的形容詞,解釋為以往另類的東西,如今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得俯拾皆是,平常不過。就如現在全球一體化下,經濟增長降至單位數甚至負數而是平常事,當然對比起過往數十年經濟大環境下,這只是另一種經濟大蕭條的開端。

如果用經濟做例子把話題說得太遠,也可以用一些直接不過的例子去解釋。書中說了數個例子,包括北京過往憑著一個幢建築物打造成的地標,如今因過度發展而令地標的含意溝淡了不少。至於那最近最易聯想起的例子,就是以往完全想像不到會成為雜誌封面人物的,如今憑著身段、偏峰、網絡上的名氣等等因素,進佔雜誌的當眼位置。一個人的成名可以是如此輕而易舉,正正點名了Andy Warhol的十五分鐘成名預言。

當一些以往被看成離經叛道的事情變得合理化、本應驚世駭俗的點子被大家埋沒、每個舉世轟動的創舉很快被另一個創舉蓋過風頭的時候,我們還需更多的新衝擊,還是對新常態這種現象好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