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拾詩骸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6,2009

你所說的曙光究竟是什麼意思

  1989年的今天,詩人海子在他誕生的日子絕世而去。

  前些日子常常想起海子。想起他的孤獨閉鎖與他身後這世界為他掀起的一片喧囂,不由得強烈地痛了起來。涼意直透心底,淚水不斷湧出而我無法自控。二十五歲的生日已過了四個多月,思及自己活在世上的日子比海子還多,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難過。

  明明是對人世、對於生長的土地有著那麼多熱愛的人,海子選擇在他二十五歲生日那天臥軌。死前兩個月他才寫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這樣溫暖明亮的句子,我想,他一定有過很多的掙扎吧?

  那些選擇自我了結生命的人,都曾有過這種相信自己可以好好地、快樂地活下去的時候吧?歡欣鼓舞,覺得世界煥然一新、生命會發亮;再度陷入陰鬱的迴圈,對照曾經的歡欣反倒更顯得絕望。「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想到這個句子突然很想哭。為什麼是明天起,不是現在起呢……

  死亡成全了海子的飛翔,他的黑夜變成了白天。我並不感到悲傷,只是很想念而已。春天是屬於海子的季節(笑)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13:56回應(0)引用(0)

June 17,2008

適可而止

就像某人愛說我得了便宜還賣乖。

當我看到Pink Noise的後記,
夏宇的最後一句話說,這是一本適可而止之書;
不由得有種荒謬的笑意。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15:10回應(0)引用(0)

April 10,2008

擲地無聲。

  重拾羅智成的《擲地無聲書》,時光倒錯、回流。彷彿還是那個坐在講台下、眼角含笑眸中卻帶淚,雙眼燦燦望著詩人的善感少女,頻頻點頭,時而沉思。數年時光畢竟早悄悄流過了。捧著1987年初版的詩集、瞥見折頁處摘錄的詩句那一刻,我感到暈眩。

  荀子說
  不要怕
  這是罕有的夜
  美麗騷動我們生疏的靈魂

            ──《擲地無聲書》,荀子 1983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18:47回應(0)引用(0)

December 8,2007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我想我們都曾經如是自問,但這世道卻教人難以回答。
向來討厭畸形的體制,其實某種時候人需要的只是以暴制暴。

遭受無形正當的暴力侵襲,
反覆詰問卻無法得到合理的回答。

我想,我還會繼續發問。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16:01回應(0)引用(0)

June 20,2006

March 30,2006

葬花詞

懷少艾,兼想念我的十七歲。


──出自紅樓夢廿七回‧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塚飛燕泣殘紅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繫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著處。手把花鋤出繡閨,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初壘成,樑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樑空巢已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煞葬花人。獨把花鋤偷灑淚,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天盡頭,何處有香坵?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18:06回應(0)引用(0)

January 20,2006

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

我正百無聊賴心情一點也不美麗。(淚奔)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2:31回應(0)引用(0)

January 19,2006

月光一生只浪漫一次

最近身旁充滿了月光的意象。
每每隨意翻著詩集,常猝不及防地、接收滿紙或鬱鬱或惆悵的淒清。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5:38回應(0)引用(0)

December 20,2005

So Long


【致那被永遠埋葬的...】
...繼續閱讀

scastle 發表於 樂多6:31回應(0)引用(0)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