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2007 17:44

劉小許、勝杰、強輝與文禾(由左至右)

☆ 主講課程:象徵暴力 媒體對精神障礙者的歧視與污名(劉小許與夥伴)

邀請風信子協會理事長以及協會裡的夥伴們,根據實際與媒體接觸的經驗,談談媒體如何在有意無意中傳遞了一般大眾對精神障礙者的刻板印象(甚至歧視或污名化),加深大眾對精神障礙者的錯誤理解;同時也提出一些建議,如何能夠更忠實呈現社會多元。

延伸閱讀:
關於風信子協會

瘋狂與脫序:精神障礙者對主流社會的抵抗

「繼續閱讀」裡有更詳細的講師介紹!

劉小許

輔仁大學心理系碩士,社團法人台灣風信子協會理事長。

強輝 

我可以說在我小號時候就與眾不同,會喃喃自語跟一些異常舉止,在同學眼中就是不正常的一個人,直到高中讀了不喜歡的科系加上同學欺負有被害妄想.時常覺的有人要加害於我因此

不勘其擾有幾次想自殺自殘.我學歷只有高中成績不算耀眼只拿過進步獎最引以為傲的是小學拿過全勤獎.英文也在高中拿到全班嘴最高分.我的脾氣不好所以我發病時會打人的攻擊行為

因此在病房也常常受到處置.我在工作時發病也會想自殺像有一次我在麵包廠工作突然發病拿刀自殺還大鬧工廠而被驅離由於那是庇護工廠,而只留下不良紀錄.在我生病中來仁慈醫院遇到好醫生漫長生病歲月得到

院得到醫療幫助再加上信仰相輔相成大為好轉進步.來農場除了想有一份工作外也希望借大自然日月精華能使病情更加穩定並一步一步穩定中求發展重新出發回歸社會.

文禾

我是文禾

我從國中的時候開始發病

也剛好接觸到精神科及認識到精神疾病

但也因為精神疾病這包袱

找工作面試也因這包袱遇到困難重重而沒辦法錄取

在國中上課和暑假去住院

來來回回 要鬧出院及又進院 有時後發個脾氣

父母又覺得我怎麼了 發病了嗎? 

父母常常求助無門

如何解決才能醫好我的病

到了最後 父母聽醫生建議的話 住院!!!

就進去住了 在看門診要被警衛架著到病房裡時 人的基本權力都不見了

被關在裡面按時吃藥 

在裡面住3個月 就等於3個月裡沒踏出病房的門

連接觸到外面的陽光和新鮮空氣 都沒有

變得在那吃飽說睡飽吃 跟著團體做一些活動

喜歡與不喜歡的活動都有 整天在那吃藥

上活動的課 睡覺 好悶的感覺 有時候常常要吃解副作用的藥(流口水.眼神帶治.手會抖.眼睛上釣....等等)

兒加藥下去 吃久後又要在吃解另外要解副作用的藥

這樣循環下去 被藥物控制 一輩子吃藥 搞不好

以後的我 可能要天天洗腎的後遺症 或呆在病房裡

吃飽睡 睡飽吃 形成墮性

人的意志和功能一天一天的退化

最後可能被家人棄養在醫院裡


 


  • mwworkshop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2007夏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2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371987

    回應文章
    好酷的師資
    | 檢舉 | Posted by benla at May 31,2007 23:49
    到不了的地方都叫做远方,回不去的世界都叫做家乡,我一直向往的却是比远更远的地方
    | 檢舉 | Posted by 世界杯盘口 at May 19,2014 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