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4,2009 08:06

六四民運20週年

3599142603_6ee7cd2da8.jpg

























還記得20年前那一天...
20年前﹐維持了個多月的學運事件﹐一直不停在電視的新聞報道著﹐所以每次扭開電視的時候﹐總會不其然留意事態的發展。之前演藝界發起了全港歌星灌錄“為自由”歌曲聲援北京的學生﹐之後又舉辦了“民主歌聲獻中華”﹐除了香港大小歌星都參與之外﹐連大陸及台灣的歌星也來了﹐是香港首個長達12小時的露天音樂會活動。記憶中當時在香港也有數次大型遊行﹐不過實際日期﹐我已有點模糊了﹐只記得人數一次比一次多。

那夜跟女友一面聊天﹐ 一面看著電視﹐天安門的民情似乎越來越凶湧﹐後來兩人禱告後就各自去睡了。不料第二天早上起來﹐看到新聞報道﹐原來清晨時份時﹐軍隊以武力進入天安門清場﹐目睹那些新聞片﹐場面一片混亂﹐我們卻是看到目瞪口呆﹐完全不懂反應。那天返教會參加崇拜後﹐我們就相約幾位好友一同參加遊行。詳細的情況﹐我也忘了﹐也忘了在那個起點開始﹐當時滿帶著憤怒的心情﹐跟著群眾走﹐人雖然非常多﹐似乎每個人都要從屋裡往街上跑﹐然而大家卻是很有秩序﹑心是一致﹐隨著旁邊的人喊口號﹐也有人領唱高歌﹐大概都是“龍的傳人”﹑“我是中國人”﹑“勇敢的中國人”等激昂的歌曲。然後一直向前慢慢走﹐沿途發現大部份馬路都被封鎖了﹐只讓示威的市民行走。我們沒有目的﹐就是跟著前面的人一面喊﹑一面走﹐然後人群就進入在跑馬地的草場坐下來。其實我很少關心政治﹐不過那天心裡卻是充滿了憤怒﹐也突然存著了許多疑問﹐不過就算開口問﹐也不會得到甚麼答案啊。

隨著時間過去﹐每一年六四也會有遊行﹐人數則越來越少﹐也曾有一次進入某大學的飯堂吃中飯﹐看到學生們為了紀念六四而在校園裡懸掛橫額標語。當時心裡有個奇怪的疑問﹐10多年前﹐你們年紀有多大﹐到底你們又清楚瞭解六四有幾多呢﹖

不經不覺﹐原來六四已20年了﹐在那漫長又仿似轉瞬間的五份之一個世紀﹐香港數度出現經濟低潮﹐有曾為了不敢抱甚麼期望﹐而大有人去搞移民﹐也為了安全感而儘量抓錢工作﹐談及六四的人已遠遠不及那天那麼多。還記得在一些新聞報道中看到一些當年的學生領袖﹐或抱著小貓做訪問﹐也有衣著光鮮﹑身體嚴重發胖的樣子﹐我心想到底你們留亡海外﹐實際上又做過些甚麼呢﹖當然﹐那可能只是我曾經留意到的一小撮人而已﹐不能一竹竿打一船人。多年後﹐面對著六四﹐我的感覺已沒當天那麼慣怒﹐平靜的想一想﹐或許當年的運動確是帶來衝擊﹐讓領導人作出一點點反思﹐這總比單一意見好﹐不過實際上這些學生的思想也不夠成熟﹐於是不少人也就平白的犧牲了生命。

近年﹐六四似乎也變成了一年一度的家常事﹐當中不乏有要求平反六四的聲音﹐大陸也一年一度慣例封鎖國外網站一到兩個月。近日﹐又聽到一些人質問特首有關六四平反的看法﹐問得奇怪﹐若你是特首的位置﹐你猜你又可以漠視中央﹐來回答要平反嗎﹖中央不罷免你才怪了﹔不過作為特首﹐也回答得奇怪﹐於是又是一個黑澤明的“亂”﹐問與答都變成多餘了。雖然許多人認為﹐為何當時政府要那麼殘忍以坦克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但靜心一想﹐打內戰的時候﹐幾千年來不又是自家人互相殘殺嗎﹖說實在﹐也不是真的很希奇吧﹐只是為何現代文明社會裡﹐為甚麼中國人還要打中國人﹖為何還會忍心取自己人的性命﹖

回看六四﹐令我想起事件前前後後的一些歌曲﹐雖然我沒有認識全部﹐縱然有些不是針對六四而唱而寫的﹐但後來都會被詮譯跟民運拉上關係﹐部份是當時傳媒熱播的歌曲﹐也有些是事件之後﹐歌星特意製作的概念專輯﹐有激昂﹑有傷心﹑有無奈…


歷史的傷口﹕由台灣四家唱片公司﹐集合一百多位歌星於1989年5月28日合作灌錄﹐作為聲援大陸的學生民運活動。動用了10位作曲人﹑6位寫詞﹑4位製作人共同合作。演唱者有小虎隊﹑王新蓮﹑伍思凱﹑文章﹑沈光遠﹑李宗盛﹑知己二重唱﹑邰正宵﹑金素梅﹑城市少女﹑姜育恆﹑星星月亮太陽﹑馬玉芬﹑馬兆駿﹑陳美威﹑陳復明﹑童安格﹑張雨生﹑王傑﹑張信哲﹑張洪量﹑張淘淘﹑曾慶瑜﹑張鎬哲﹑黃韻玲﹑葉歡﹑鄭怡﹑蔡幸娟﹑憂歡派隊及羅紘武﹐而合聲也有沈光遠﹑李宗盛﹑馬兆駿﹑陳美威及陳復明。歌曲最後分別收錄於飛碟﹑滾石﹑可登及寶麗金各自的合輯中﹐至於這首歌曲在香港則由EMI發行。

歷史的傷口 (剪輯試聽版)﹕分別收錄於“歷史的傷口”(1989/飛碟)﹑“美麗新世界之戰爭與和平 II”(1989/滾石)﹑“流行45歌唱專輯 8”(1989/可登)﹑“歷史的傷口”(1989/Philips) 及 “歷史的所有”(1989/EMI) 合輯中。
曲﹕小蟲 / 沈光遠 / 李宗盛 / 李壽全 / 梁弘志 / 陳美威 / 陳復明 / 童安格 / 張洪量 / 黃韻玲
詞﹕林秋離 / 梁弘志 / 陳樂融 / 童安格 / 鄭華娟 / 劉虞瑞


蒙上眼睛 就以為看不見
捂上耳朵 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 可以洗盡塵埃
如果熱血 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 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 歷史的傷口

哦~ 哦~ 哦~ 永遠都記得歷史的傷口
哦~ 哦~ 哦~ 永遠都記得歷史的傷口


3593244022_0d28c896bd.jpg


























為自由 (剪輯試聽版)﹕香港方面﹐比台灣要早﹐於1989年5月23日已集合全港歌星一起灌錄﹐據說當時時間非常緊急﹐歌星已陸續到齊錄音室﹐作詞人身在美國臨危受命﹐在極短時間內要把歌詞寫好﹐於是一面寫﹐一面把歌詞傳真到香港﹐並作修改。

為自由﹕原收錄於“為自由” (1989/全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卡帶中。
曲﹕盧冠廷
詞﹕唐書琛


騰騰昂懷存大志 凜凜正氣滿心間
奮勇創出新領域 拚命踏前路

茫茫長途憑浩氣 你我永遠兩手牽
去向縱荊棘滿路 濺熱汗卻未累 濺熱血卻未懼

愛自由 為自由 你我齊奮鬥進取 手牽手
揮不去 擋不了 壯志澎湃滿世間 繞千山


3592587831_ed7dc11bc7.jpg














其實在民運期間﹐因為香港也同時面對回歸的問題﹐有唱片公司開始在香港推出大陸歌手的唱片﹐雖然那種風格及演繹方法﹐不一定合香港人口味﹐不過適藉民運﹐於是本來早於民運之前已有的歌曲﹐一下子都變成民運歌曲了﹐這包括了王虹的“血染的風采”及崔健的“一無所有”﹐還有他的“最後一槍”﹐都曾在香港流行一時。

血染的風采 - 王虹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開天闢地”(1989/永聲) 合輯中﹐此曲創作于1987年﹐本是為紀念中越戰爭中犧牲的解放軍士兵而作的。
曲:蘇越
詞:陳哲


也許我告別 將不再回來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 將不再起來 你是否還要 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 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 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 將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 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 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 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 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 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血染的風采

**********

一無所有 – 崔健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開天闢地”(1989/永聲) 合輯中﹐其後又重唱﹐收錄於“一無所有”(1989/EMI) 專輯中﹐此曲創作于1986年﹐崔健曾親自到天安門廣場上演唱此曲為學生打氣。
曲﹕崔健
詞﹕崔健


我曾經問個不休 妳何時跟我走
可妳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我要給妳我的追求 還有我的自由
可妳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喔 妳何時跟我走 
喔 妳何時跟我走

腳下這地在走 身邊那水在流
可妳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為何妳總笑個沒夠 為何我總要追求
難道在妳面前 我永遠是一無所有
喔 妳何時跟我走
喔 妳何時跟我走

告訴妳我等了很久 告訴妳我最後的要求
我要抓起妳的雙手 妳這就跟我走
這時妳的手在顫抖 這時妳的淚在流
莫非妳是正在告訴我 妳愛我一無所有
喔 妳這就跟我走 
喔 妳這就跟我走

**********

最後一槍 – 崔健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開天闢地”(1989/永聲) 合輯中﹐其後又一個近乎鈍演奏及只得幾句歌詞的版本﹐比原版本更震憾﹐收錄於“解決”(1991/EMI) 專輯中﹐而此曲的出版也是比民運為早。
曲﹕崔健
詞﹕崔健 / 王貴


一顆流彈打中我的胸膛 
剎那間往事湧在我心上
哦 只有淚水 哦 沒有悲傷

如果這是最後的一槍 
我願接受這莫大的榮光
哦 最後一槍 哦 最後一槍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話還沒講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歡樂沒享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人和我一樣
不知道有多少 多少個最後一槍

安睡在這溫暖的土地上 
朝露夕陽花沐自芬芳
哦 只有一句話 留在世界上

一顆流彈打中我的胸膛 
剎那間往事湧在我的心上
哦 最後一槍 哦 最後一槍


3593889811_91d1bda111.jpg




















1991年﹐雖然已是六四的兩年後﹐但是還有悼念民運的歌曲面世。崔健的一首舊作“一無所有”﹐竟然跟之後發生的民運出現不謀面合的配對﹐兩年後﹐在“解決”專輯中﹐還有一首“一塊紅布”﹐調子只是淡然的﹐但是人民實在不會忘記。

一塊紅布 – 崔健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解決”(1991/EMI) 專輯中。
曲﹕崔健
詞﹕崔健


那天是你用一塊紅布
蒙住我雙眼也蒙住了天
你問我看見了甚麼
我說我看見了幸福

這個感覺真讓我舒服
它讓我忘掉我沒地兒住
你問我還要去何方
我說要上你的路

看不見你也看不見路
我的手也被你拴住
你問我在想甚麼
我說我要你做主

我感覺 你不是鐵
卻像鐵一樣強和烈
我感覺 你身上有血
因為你的手是熱乎乎

這個感覺真讓我舒服
它讓我忘掉我沒地兒住
你問我還要去何方
我說要上你的路

我感覺 這不是荒野
卻看不見這地已經乾裂
我感覺 我要喝點水
可你的嘴將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為我身體已經乾枯
我要永遠這樣陪伴著你
因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嘟…


3592286809_4c137351a9.jpg




















六四事件發生﹐令許多人氣憤難平﹐當時有許多歌手都計劃出版專輯紀念這件事情﹐其中有幾張反應比較直接的﹐當中有我最喜歡的盧冠廷專輯﹐直接了當命名為“1989”﹐是一張概念專輯。歌詞雖然直接﹐不過感覺較為憂傷一面。因為題材敏感﹐當時電台/傳媒選播當中歌曲極為小心﹐最流行者有“漆黑將不再面對”﹐除此之外﹐我最喜愛“當年勇”。事後﹐這張專輯從未再版過。

漆黑將不再面對 – 盧冠廷 (剪輯試聽版) ﹕原收錄於“1989”(1989/EMI) 專輯中。
曲﹕盧冠廷
詞﹕劉卓輝


願你熟睡 願你熟睡 但你是否不再醒了
你的眼裡 你的眼裡 難道明天不想再看破曉
為了在暴雨中找到真諦 犧牲的竟要徹底

願你熟睡 願你熟睡 但你年輕不再歡笑
你的勇氣 你的勇氣 無奈從今不可再猛燒
為了在暴雨中找到真諦 犧牲的竟要徹底

天與地 幾多的心還在落淚 
心永伴隨 無人能忘掉你在遠方
如今夜了 請安息輕帶著靈魂別去
這刻拋開顧慮 漆黑將不再面對
如今夜了 請安息輕帶著靈魂別去
這刻拋開顧慮 漆黑將不再面對

**********

當年勇 – 盧冠廷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1989”(1989/EMI) 專輯中。
曲﹕盧冠廷
詞﹕張景謙


歷逼風霜的雕塑 人亦看透了世俗
管他世間是冷酷 讓當年勇
暗暗的她在路途上

已經沙啞的聲線 藏著以往那憤怒
怎可再等在這夜 讓當年勇
再發出唬號踏長路

這晚夜 風聲使我更驚恐
不相信眼睛 但眼睛已落淚
火光中激發當年豪情
陣陣熱血湧心間
千億聲呼叫在耳邊 惡夢現已夢延

3593094180_ed2f622290.jpg




















另一張專輯為夏韶聲的“你喚醒我的靈魂”﹐也是一張概念專輯﹐曾流行過的有“媽媽我沒有做錯”﹐它早於“民主歌聲獻中華”時已首唱﹐另外標題歌曲也是旗幟鮮明的歌曲。專輯中的歌曲﹐雖然其後曾部份收錄於夏韶聲的精選中﹐可是這張專輯因題材敏感而從未再版過﹐聽說夏韶聲為了堅持出版這張專輯而與唱片公司鬧得不愉快﹐之後也離開了。

媽媽我沒有做錯 – 夏韶聲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你喚醒我的靈魂”(1989/Current) 專輯中。
曲﹕林慕德
詞﹕劉卓輝


不要誰來訂制對不對 不要誰在亂判我的罪
不想太陽再升起再升起再次軟禁真理
不要無奈地悄悄低訴 不要麻木地慨嘆風暴
不可放下那傷悲那傷悲再次冷卻不理

媽媽 讓我聽聽你的心裏話
多少噩夢你不想你不敢去怒罵
媽媽 若我遠去你將我忘記吧
風吹雨下我不想我不想再懦弱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 讓我聽聽你的心裏話
多少噩夢你不想你不敢去怒罵
媽媽 若我遠去你將我忘記吧
風吹雨下我不想我不想再懦弱
人群沉重的足印 走上永遠的鬥爭
人民狂怒的呼吸 埋葬鎮壓的聲音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媽媽我沒有過錯 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

風裏仍彌漫冷冷空氣 春雨仍流淚遍佈土地
當我盼望有一天有一天世界永遠優美

3599142641_656071e629.jpg



















達明一派的“神經”專輯﹐雖然也觸及六四﹐不過使用的卻是暗喻﹐其中最流行的有“天問”。

天問 – 達明一派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神經”(1990/Philips) 專輯中。
曲﹕劉以達
詞﹕周耀輝


抑鬱於天空的火焰下 大地靜默無說話
風吹起紫色的煙和霞 百姓瑟縮於惶恐下

誰挽起弓箭 射天空的火舌
誰偷仙丹飛天 月宮安守青天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瘋顛的漆黑的火焰下 沙啞的叫喊是烏鴉
洶湧起一天丹緋雪花 千秋的咒詛何時作罷

誰斗膽挽起弓與箭 射天空囂張的火舌
誰不惜偷仙丹飛天 月宮孤單安守青天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眾生 天不容問
眾生 生不容問
眾生 天不能問
眾生 終不能問

3599142519_7d56bc1dc8.jpg












Beyond 樂隊也有幾首有關民運的歌曲﹐不過當時歌曲非常流行﹐樂迷也沒有太在意跟六四有關﹐這包括了“歲月無聲”及“長城”。前者事後更由樂隊成員之一黃貫中證實﹐黃家駒「寫作這首歌有很深的六四情結」。

歲月無聲 – 麥潔文 / Beyond (剪輯試聽版)﹕麥潔文版本原收錄於“麥潔文新曲+精選”(1989/Cinepoly) 專輯中﹐稍後Beyond 灌錄了自家的版本﹐收錄於“真的見證”(1989/Cinepoly) 專輯中。
曲﹕黃家駒
詞﹕劉卓輝




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
何況秋風秋雨
幾多不對說在你口裡
但也不感觸一句
淚眼已吹乾 無力再回望

山不再崎嶇 但背影伴你疲累相對
沙不怕風吹 在某天定會凝聚
若我可再留下來

迫不得已唱下去的歌裡 還有多少心碎
可否不要往後再倒退 讓我不唏噓一句

白髮已滄桑 無夢再期望

**********

長城 – Beyond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繼續革命”(1992/Warner) 專輯中。
曲﹕黃家駒
詞﹕劉卓輝


遙遠的東方 遼闊的邊疆 還有遠古的破牆
前世的滄桑 後世的風光 萬里千山牢牢接壤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欲望與理想

迷信的村莊 神秘的中央 還有昨天的戰場
皇帝的新衣 熱血的纓槍 誰卻甘心流連塞上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欲望與理想 (叫嚷)

矇著耳朵 哪裡哪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Woo~
矇著眼睛 再見往昔景仰的那樣一道疤痕 Woo~
留在地殼頭上

無冕的身軀 忘我的思想 還有顯赫的破牆
誰也衝不開 誰也拋不低 誰要一生流離浪蕩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欲望與理想 (叫嚷)

3556/3592287087_e0d75359b2.jpg


















破曉 – 林憶蓮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夢了倦了瘋了”(1991/Warner) 專輯中。此曲雖然不一定講六四﹐不過在1991年“意亂情迷演唱會”中﹐一節“破曉前塵夢”頗有影射的味道。
曲﹕Dick Lee
詞﹕周禮茂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遺棄的感覺偏剩下多少
不聽 不觸摸 不痛楚
懶看 懶記憶 懶問我
今天得到的叫甚麼 管不了

天 亦天天的了
地 天天的了
心也未能料 我已再不渺少。
讓昨天一朝了
或且某月某日某宵 我倦了

人有幾多天拾起改變
人有幾多次堅定地向著前
一天清一天風雨飄
似了似了不了地了
他朝得到的縱是小 不緊要

心 亦天天的了
夢 天天的了
雖也未能料 但是我的決心
沒有點滴動搖 或且某月某日某宵

3594698060_aea46bdaf2.jpg















民運事件發生於1989年6月﹐然而慣以控訴有力的羅大佑﹐在1988年底推出的“愛人同志”專輯﹐竟然與事件出奇地配合﹐聽著當中的“京城夜”更仿似猶如聽到軍隊在叫喊“殺呀﹗”一般﹐甚至原CD封套﹐那一點黃色﹐也仿似是一個血印。專輯事後要更改封面﹐雖然專輯的創作本來跟六四無關﹐但是在大陸發行時﹐仍要抽掉部份歌曲。

京城夜 – 羅大佑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愛人同志”(1988/滾石) 專輯中。
曲﹕羅大佑
詞﹕羅大佑


風聲蕭蕭 大雨滂滂 雷聲隆隆 殺氣騰騰
煙幕重重 人聲嗡嗡 鼓聲咚咚 鬧熱滾滾

他們來自天上天下 他們來自地上地下
他們來自人上人下 他們來自左上右下
他們早已隱匿千年 一直靜靜等待改變
他們後來終於出現 他們是股黃色火焰

上昇火焰是一股不能停止繼續上昇的怒火
向上火焰像一個不能停止繼續擴張的傳說

Holy Holy Holy Holy Ho Hei Ho
Holy Holy Ho Hei Ho

煙花的種子與火焰的種子
在你的夜晚還有我們的夜晚
張開了繽紛的翅膀
照耀一個城市未來出現的轉變
(甦醒以來的演變)

他們飛進天上天下 他們鑽進地上地下
他們走進人上人下 他們只要不相上下
他們早己隱匿千年 一直靜靜等待改變
他們現在終於出現 他們是股黃色火焰

**********

愛人同志 / 不變的結局 – 羅大佑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愛人同志”(1988/滾石) 專輯中﹐“愛人同志”與“不變的結局”根本是同一首歌﹐不過一快一慢﹐帶來卻是不一樣的控訴。
曲﹕羅大佑
詞﹕羅大佑




每一次閉上了眼就想到了你
你像一句美麗的口號揮不去
在這批判鬥爭的世界裡每個人都要學習保護自己
讓我相信你的忠貞愛人同志

也許我不是愛情的好樣板
怎麼分也分不清左右還向前看
是個未知力量的牽引
使你我迷失或者是找到自己
讓我擁抱你的身軀 愛人同志
喔~ 邊個兒兩手牽

悲歡離合總有不變的結局 啦~
喔~兩手牽 不變的臉

怎麼都不能明白我不後悔
即使付出我青春的血汗與眼淚
如果命運不再原諒我們
為了我靈魂進入你的身體
讓我向你說聲抱歉 愛人同志

哦呵 永不後悔
付出的青春血汗永不後悔
哦呵 永遠愛你
天涯海角 海枯石爛 永遠愛你


3593094524_55594d628c.jpg





















除了香港之外﹐台灣有關民運的歌曲也有﹐不過筆者不是在地人﹐認識實在不多﹐幾首作品中﹐包括了張雨生的“沒有煙抽的日子”。學運期間﹐王丹以筆名“星子”在北京報章發表了一首名為“沒有煙抽的日子”的詩作﹐張雨生讀了這首詩之後﹐深為感動﹐就為它譜了曲。

沒有煙抽的日子 – 張雨生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想念我”(1989/飛碟) 專輯中﹐其後也有張惠妹的版本﹐收錄於“妹力四射”(1997/豐華) 專輯中。
曲﹕張雨生
詞﹕王丹


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
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

在你想起了我以後
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喔~

3593094462_3a05faf1fc.jpg




















1989年﹐童安格發行全新專輯“夢開始的地方”時﹐當中也有一首很直接提及六四的歌曲﹐專輯在大陸發行時﹐歌曲就被抽掉。

六月四日 (我還活著) –童安格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夢開始的地方”(1989/Philips) 專輯中。
曲﹕童安格
詞﹕童安格


天安門前開口說
不吃不喝也不走
長江黃河沒有錯 因為他們認得我
風大的誰先過 雨大的誰先說
生命誰沒有 不能不為真理活

天安門前開口說
全世界都聽的懂
大街小巷都在傳 啞巴也會說自由
風大的誰先過 雨大的誰先說
生命誰沒有 不能不為真理活

萬里長城萬里長 長城外面是故鄉
高梁肥大豆香 片地黃金少災殃

3592950051_3dc22b6bd8.jpg
















雖然陳昇的One Night In Beijing 沒有刻意的寫甚麼六四﹐不過隱含著對戰爭的心痛控訴與感傷﹐歌曲很容易令人聯想起曾經在北京發生過的一些事。其後於2005年﹐陳昇發行新專輯“魚說”時﹐當中才有一首“1989”﹐據宣傳唱片時說﹐此曲明顯跟六四有關。

One Night In Beijing (北京一夜) - 陳昇 / 劉佳慧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別讓我哭”(1992/滾石)專輯中。
曲﹕陳昇
詞﹕陳昇 / 劉佳慧


(女) 不想再問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歸來嚦
帶著你的心 想著你的臉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歷史的塵埃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不敢在午夜問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處

(女) 人說百花地深處 住著老情人 縫著繡花鞋
面容安詳的老人 依舊等待著那出征的歸人

(男)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別喝太多酒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歷史的塵埃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把酒對月高歌的男兒 是北方的狼族

(女) 人說北方的狼族 會在寒風起 站在城門外
穿著腐蝕的鐵衣 呼喚城門外 眼中含著淚

(男) 嗚......我已等待了幾千年 為何城門還不開
(女) 嗚......我已等待了幾千年 為何良人不回來
(合)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男) 不敢在午夜問路 怕觸動了傷心的魂
(合)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男) 不敢在午夜問路 怕走到了地安門
(女) 人說地安門裡面 有位老婦人 猶在癡癡等
面容安詳的老人 依舊等待那出征的歸人
(男) One Night In Beijing你可別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門外 沒有人不動真情
(合) One Night In Beijing你會流下許多情
不要在午夜問路 怕觸動了傷心的魂 (人)
(男) 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女) 不想再問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歸來嚦
帶著你的心 想著你的臉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 One Night In Beijing 你會流下許多情
不要在午夜問路 怕觸動了傷心的魂

**********

1989 – 陳昇 (剪輯試聽版)﹕原收錄於“魚說”(2005/滾石) 專輯中。
曲﹕陳昇
詞﹕陳昇


聞起來像花露水 醒來時我才發覺
午夜醉人的探戈 叫我頭疼欲裂

你喝了太多紹興 我吃了太多鯽魚
鯽魚和紹興的熱戀 是89那年

搖呀搖 你無知的小次佬
69我知道 89我早已忘了

我是如此愛著你 儘管心中也知道沒有明天
聞起來像花露水 是89那一年

看起來像十八歲 我勸你別再欺瞞
揚子江上的明珠 已經一百年不睡

我猜我離開以後 依然有痴心的別人
虛偽和天真的熱戀 沒有後悔的時間

搖呀搖 你青春的小次佬
69我知道 89我早已忘了

我是如此的愛著你 懷著社會主義的憂鬱
該分離該相聚 誰也沒有主意

別叫我小次佬 不要隨便道別
有一天你會知道 只有我愛著你

搖呀搖 你青春的小次佬
天安門我知道 但客人已忘了

我是如此的愛著你 懷著沒有明天的憂鬱
該分離該相聚 誰也沒有主意

是否你也一樣深愛著我 一直到我一無所有
該分離該相聚 我也沒有主意



延伸閱讀﹕
地下鄉愁藍調之今天我們二十歲
黑膠電影院之六四20年《歷史的傷口》20年
黑膠電影院之童安格《六月四日》我還活著
黑膠電影院之張雨生《沒有煙抽的日子》為王丹發聲
子貓物語之臭屎密冚與臭屎勿冚
jazzcool之#8 The Ballad of The Fallen / Charlie Haden + The Orchestra



PS﹕本篇貼文內容較為敏感﹐也容易引起爭議﹐若想回應﹐務請以平和的態度分享。若有過激言論﹑爭論或對任何人有直接指責或攻擊﹐Muzikland會保留刪除留言之權利。



筆者相關貼文﹕
盧冠廷 - 為自由
崔健 - 一無所有 (1989)
崔健 - 解決 (1991)
盧冠廷 – 1989
林憶蓮 - 夢了倦了瘋了
童安格 - 夢開始的地方
陳昇 - 別讓我哭
陳昇 - 魚說



© Muzikland


  • muzikland 發表於樂多回應(24)引用(1)音樂/電影隨筆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71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9148269
    引用列表:
    六四《歷史的傷口》今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屆滿二十年了。很多人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自然換了時空,六四也不再是個「傷口」。
    六四20年《歷史的傷口》20年【黑膠電影院】 at June 5,2009 02:31
    回應文章

    Hi Muzikland
    啊~我倒没有联想过One Night In Beijing.
    记得多次读到陈升写这首歌的背景,
    总觉得描述那一晚看到的街头,有无限的萧瑟和寂寞,印象深刻。

    重温旧日回忆,还是“開天闢地”情感最热烈。
    其他的,呐喊激情都像隔一层布衣的感觉~

    数代表作,简单直接火辣的“一无所有”,就难以忘记。
    啊~同期的“爱人同志”,没有影射。
    | 檢舉 | Posted by 飛羊 at June 4,2009 09:00

    我總覺得,中國人從來都只顧自身利益(包括我自己),只要搞好自己經濟、生活等問題,別人甚至自己同胞有何困苦,都不會關心。這種只求「利己」的心態,更充斥於整個中、港、台的政府,於是就會出現只求國家安定,不管學生死活的「六四事件」,也會出現日本霸佔釣魚台而中、港、台都不吭一聲的懦夫行為。

    對於「六四」,學生或許太激進,我也不敢排除當中是否有人別具用心,但無論如何,國家也不應以真鎗實彈去鎮壓、去殺人,畢竟他們只是一群手無寸鐵的學生或市民罷了,我就不相當局無法以不血腥的方法去驅散群眾。

    中、港的愚民政策相當成功,現在中港兩地的年青一輩,不少對「六四」都全無認知,甚至有港大學生會主席這被認為是天之嬌子的知識份子會認為當年中共政府鎮壓有理。也許這個不能全怪責他們,因為他們當時只是個黃毛小兒,甚至尚未出生,對此事自然毫無感覺。不過當社會上正在熱烈談論時,而你又想參與,請先了解清楚才好表態吧!

    小弟也是自私之輩,為了自保,也少談政治,當然,也因沒有足夠的認知水平去分析、去評論,只是「六四」這用眼睛去看就明白不過的事實,小弟還是會懂得誰是誰非的。希望時間能還這事件一個公道吧!
    | 檢舉 | Posted by 老鬼 at June 4,2009 10:01

    其實,國外也有幾首關於這個背景的歌曲,他們是:
    Julia Fordham\'s China Blue (Porcelain, 1989)




    Sinead O\'Connor\'s Black Boys on Mopeds (I Do Not Want What I Haven\'t Got, 1990).


    | 檢舉 | Posted by Patrick Peng at June 4,2009 10:06

    還有梅艷芳的《四海一心》。




    | 檢舉 | Posted by Patrick Peng at June 4,2009 10:44

    Muzikland大哥寫得好棒,看了後,20年前的影像又清晰躍於眼前,眼眶突然濕濕的。
    | 檢舉 | Posted by 黑膠電影院 at June 4,2009 11:12

    二十年前,六四民運發生那一天,我還是學生,下午學校停課要我們去台中市體育場集會,一整個亂茫茫的,雖然在電視上看到,卻很難相信那是實際發生過的事~~

    不過我很難忘的,反而是坐在我後面的一個同學,本來是一個散散的女孩子,那學期卻異樣認真,我們交換筆記時聊了起來,她說因為想到王丹被關在牢裏,覺得自己要更用功當成一種呼應吧。
    那是她的心意。

    隔幾年後,聽到張雨生唱「沒有煙抽的日子」是會有種淡淡的惆悵;後來王丹發表於報端的文章我都會找來看,感覺那個曾經的學運領袖的思考與成長。
    | 檢舉 | Posted by hsumolly at June 4,2009 11:23

    你好,20年過去了,在台灣很多人也忘記當初對於六四的震撼。今天逢20週年,我寫了一文來紀念這一天。 link :http://blog.roodo.com/jazzkool/archives/9148219.html
    | 檢舉 | Posted by zu.mix29 at June 4,2009 12:57

    二十年前,六月三日晚、六月四日的凌晨。一個狂風暴雨的晚上,看著電視的直播。當時的片段,現在還仍瀝瀝在目。

    二十年後的六月三日晚、六月四日的凌晨,也是一個狂風暴雨的晚上。沒有特別新聞報告,一個平靜的晚上。聽著二十年前有關六四的歌曲,再想起政治人物、當權者為著利益而轉馱變臉,年青大學生的歪理。驚覺共產黨的統戰相當成功。

    但無論它們做些什麼,都絕對不能改變我們對當然學運的認同及共產黨的錯誤。

    希望有生之年可以見到六四可以平反,中國有一人一票的民主社會。
    | 檢舉 | Posted by Vaio at June 4,2009 13:31

    未平復的心 - 王靖雯、黃貫中
    (曲:李健達詞:陳少琪)

    (女)城內似暫停 當初的指證 人們像再度平靜
    (男)流汗與熱誠 高呼與響應 遺忘復似漸平靜
    (合)但昨日的記憶沖不去 沒有在暴雨中粉碎
    *(合)暗湧光陰裡 理智絕未沉睡 (我理想不破碎)
    暗湧光陰裡 那熾熱汗和淚 (我也不想向後退)
    永未減退 盼望這裡人們如舊暢聚
    暗湧光陰裡 我縱是極疲累 (縱有風霜冷對)
    暗湧光陰裡 我縱是在流淚 (縱有險阻要面對)
    也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埋下畏懼*

    (男)全沒有淡忘 當天的境況 仍然在暗地回憶
    (女)全沒有淡忘 不管多淒創 仍能渡過萬重浪
    (合)在昨日呼喊聲多悲壯 沒有在暴雨中安葬
    (合)暗湧光陰裡 理智絕未沉睡 (我理想不破碎)
    暗湧光陰裡 那熾熱汗和淚 (我也不想後退)
    永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如舊暢聚

    也未減退 盼望這裡 人們埋下畏懼 不再心碎





    | 檢舉 | Posted by Vaio at June 4,2009 14:15

    I agree with much of what 老鬼 wrote. When I listen to the CD of 盧冠廷's "1989", I am not so much as angry at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id 20 years ago as I am disappointed by most Chinese people not fighting for their own human rights. Like 許冠傑 wrote in his song [做個自由人] (from 1990's "香港情懷90" album)...."人權如望獲到手 / 必須繼續鬥". Instead, most Chinese people think $$$ will solve all problems and not look back to its history to learn from it.

    20 years ago....I was in college in the US and I was helping to organize demonstrations supporting the students in Beijing. I was not born in China and never lived in China, and even though I was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I still wanted to do something to help those fighting to be free in the motherland. If you google for an image of "Goddess of Democracy statue San Francisco", that was the result of our efforts despite opposition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f course, the old men of Chinatown think we are trouble-makers, but that bronze statue has been there for almost 20 years. Have to thank San Francisco government for its support.

    Perhaps no one will remember this image from 20 years ago....Michael Chang winning the 1989 French Open Tennis Championship shortly after June 4th. When he held up his championship trophy, and almost in tears, he said "For the people of China"....that image still moves me.
    | 檢舉 | Posted by soundboy at June 4,2009 17:31
    我有幾首以前在《明報》「荒謬版」發表的歌仔,大家或者有興趣唱唱:
    http://hk.myblog.yahoo.com/mou_wa_jai
     
    | 檢舉 | Posted by 黃志華 at June 5,2009 07:55

    Dear 飛羊﹐

    關於 One Night In Beijing﹐那可能是我個人的感覺啦﹐尤其是那句“不敢在午夜問路﹐怕觸動了傷心的魂”﹐就像是事件過去多年﹐晚上在北京行走時﹐會隨時觸動到那些孤魂一樣。再來詳細欣賞一下吧。



    有關民運﹐“開天闢地”中的歌曲是最切題的了﹐不過很奇怪﹐這些歌曲都是六四次前出版的﹐卻是好像為六四而作似的。

    羅大佑那張專輯﹐我幾乎忘了﹐昨天經你提起﹐我加進上面的貼文中了﹐謝謝你。不過很奇怪﹐這張專輯也是比六買早半年前已出版了﹐但無論封面﹐還是那首京城夜中的殺氣騰騰﹐竟像為六四而寫的一樣。



    Dear 老鬼﹐

    那也不一定是自私的﹐畢竟我們也需要生活﹐也要為生活而打拼。我一向對政治不感興趣﹐或者更喜歡是歌舞昇平吧﹐雖不是表面化的“歌舞昇平”的話﹐我們至少是安居樂業吧。個人認為驅散學生是可以的﹐但是那方法錯了﹐其實當時沒有胡椒噴霧或射水的嗎﹖怎麼會弄到那麼殘酷的呢﹖

    昨天看到新聞﹐有關北京一些大學守衛森嚴﹐學生都不曉得發生甚麼事﹐校方只訛稱近日偷竊事多﹐真是一大笑話。說實在﹐現在許多大學生的思維跟以前不同﹐就算事件公開了﹐又過了那麼多年﹐也不一定讓學生有很大的反應吧。其實這方法很掩耳盜鈴﹐不過想不到國內﹐這做法又會 Work 的啊﹐真令人苦笑。

    謝謝你很真情的分享。



    Dear Patrick Peng﹐

    這幾首歌﹐我都沒聽過呢﹐謝謝分享。原來四海一心也是啊﹖當年少聽﹐也沒在意呢﹐原來還是在“民主歌聲獻中華”中首唱的啊。



    Dear 黑膠電影院﹐

    沒啦﹐你太跨獎我了﹐我只是按著感覺及那一點點回憶也來寫寫吧。台灣也有甚麼六四活動嗎﹖只聽說已為台灣公民的吾爾開希﹐昨天或是前幾天﹐竟勇闖澳門﹐想偷渡過境回鄉見媽媽﹐而且又想請馬英九總統幫忙。我是昨夜從一位台灣友人通話時聽說的﹐聽了後真令人哭笑不得﹐都40幾歲人了﹐到底在想些甚麼﹖

    我昨夜經過維園﹐看到人山人海﹐許多人都參加了六四悼念活動。雖然20年了﹐人民還是不會忘記的。



    Dear hsumolly,

    哈﹐你的記憶有點亂了﹐因為1989年6月4日是星期日啊﹐你怎麼會要回學校了﹐而且張雨生的“沒有煙抽的日子”在六四發生的幾個月後﹐就出版了。不過不為奇﹐我也需要翻查資料﹐才能重整我當年的記憶呢。

    早幾天﹐新聞報道也有王丹的訪問﹐我沒有很仔細看﹐只覺得他胖了﹐也穩重成熟了許多。



    Dear zu.mix29﹐

    謝謝分享﹐我已在引用了你那篇貼文了。



    Dear Vaio﹐

    原來大家都記得那晚是狂風暴雨啊﹖我已忘了。我們前晚也是下大雨﹐聽說台灣昨天更是下了整天的雨呢。是的﹐無論怎樣掩耳盜鈴﹐也改變不了事實﹐那是真真正正發生過的歷史呢﹐人民不會忘記。



    Dear soundboy & 老鬼﹐

    華人無論是在開放中的中國﹐還是在自由社會的香港﹐近年也來是拼命抓錢吧﹐所以形成了很重的“向前看”(向錢看) 的文化﹐這是很令人失望的。不過說實在的﹐當年許多在“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歌星﹐在20年後的今天也沒幾個站出來說幾句吧。其實唱片公司﹐也應推出“民運20週年歌曲”紀念CD吧﹐但那一間夠膽﹖



    Dear 志華兄﹐

    謝謝分享。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June 5,2009 13:52

    我最近才知道唱片公司原來也有自我審查這回事
    盧冠廷的專輯幾乎都復刻了,唯獨1989這一張幾乎是他最精彩的一張沒有,箇中原因,相信大家都很明白

    Muzikland你說得很對,單是復刻也有所避諱,現在香港就算有人做,應該不可能再有批評/諷刺六四,中共的專輯甚至歌曲了吧?
    | 檢舉 | Posted by WKW at June 10,2009 01:07

    Dear WKW,

    很難說﹐得罪了誰都會令難做的唱片業更百上加斤了﹐誰肯付出這個責任﹐難免的了。外國人做唱片似乎就較為少點避忌。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June 10,2009 17:12

    Muzikland
    能在這裡看到六四事件的紀錄
    內心很感動
    台灣好像多數人都忘記了
    根本很少有人紀念
    啊九居然還說要用解體字
    台灣還不如香港
    不敢面對事實真相
    | 檢舉 | Posted by 蛇蛉哪 at June 11,2009 21:41

    Dear蛇蛉哪,

    我沒有刻意紀念啦﹐不過既是歷史﹐也想稍為記述一下而已。

    用簡體字﹖我一向都不贊成﹐中國有著幾千年的文化﹐用簡體字﹐那就甚麼字都沒有意思了﹐有時太簡化﹐都不知道原來想表達甚麼。不過不為奇啦﹐不單台灣﹐就算香港也是﹐有時就是人家沒提出甚麼﹐就先來長人家志氣﹐滅自己威風﹐以為這樣就一定能在國內市場賺大錢。

    年前香港有一個時事節目﹐講述台灣近年有開設簡體字培訓班﹐認為可助一些台灣人將來到國內經商﹐其實國內閉關那麼久﹐現在開放了﹐他們更需要促進經濟發展吧﹐為何不是他們來學繁體字呢﹖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June 12,2009 03:35

    雖然遲左d,但真係估佢唔到。
    環球竟然會出同六四有闡的精選集。

    個唱片名叫“田”。唔知有乜野意思呢?
    http://www.yesasia.com/us/%E7%94%B0/1020422407-0-0-0-zh_TW/info.html

    01. 四海一心 - 梅艷芳
    02. 你知我知 - 譚詠麟
    03. 人間道 - 張學友
    04. 漆黑將不再面對 - 盧冠廷
    05. 破曉 - 林憶蓮
    06. 歲月無聲 - Beyond
    07. 天問 - 達明一派
    08. 一切為何 - 太極
    09. 媽媽我沒有做錯 - 夏韶聲
    10. 不死鳥 - 鍾鎮濤
    11. 焚心以火 - 葉蒨文
    12. 國旗 - 林子祥
    13. 我未能忘掉你 - 盧冠廷
    14. 未平復的心 - 王菲、黃貫中
    15. 問青空 - 黃凱芹
    16. 長城 - Beyond
    17. 舞吧舞吧舞吧 - 黃耀明

    見佢咁有誠意,我都應該會幫襯。
    | 檢舉 | Posted by Vaio at June 24,2009 21:21

    Dear Vaio,

    不知道這張專輯為何叫“田”呢。算是有有誠意之作啦﹐不過最可惜幾首最到肉的歌還是沒有收錄呢。不過沒辦法﹐總得有避種就輕的疑慮啦。

    你買了後﹐記著要來告知﹐那首“我未能忘掉你”是甚麼版本啊~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June 24,2009 22:34

    [Source from Appledaily 26-06-09]
    隔牆有耳:這些歌……人民不會忘記

    20年前嘅事,人民不會忘記, 20年來唱過嘅歌,我哋記得好清楚。有人向八方報料,指環球唱片正密鑼緊鼓製作一隻民運歌曲精選唱片,被形容係本地樂壇上接廿年前民主歌聲獻中華,繼承英烈志,低調悼念六四,暗示曾蔭權不代表我嘅港人心聲「代表作」,呢隻精選 CD, 7.1前出街。
    唱片封套係一個由六條線、四個方格組成嘅「符號」,有人話好有意思。

    環球指呢隻名為《田》嘅精選 CD係「熟悉的老朋友…我們都感動的歌…字字有淚!」共收錄 17首歌,有幾首係絕版,包括梅姐《四海一心》、盧冠廷《漆黑將不再面對》同夏韶聲《媽媽我沒有做錯》,見到呢幾個歌名,大家諗起咩呢?

    梅姐 89年喺民主歌聲獻中華上唱《四海一心》,呼籲香港人支援北京民運嘅畫面,八方相信唔少人歷歷在目,而《漆黑將不再面對》同《媽媽我沒有做錯》,在好多人心目中,已經係悼念六四死難者嘅心曲,聞者心酸。

    其他歌有達明《天問》、 Beyond《長城》,又有憶蓮嘅《破曉》。關於呢首歌,有需要作個註腳。 91年憶蓮開個唱,特別將《破曉》同《前塵》重新編排成《破曉前塵夢》,當年好多人心領神會首歌在影射六四、悼念死難者,連呢個「密碼」都冇遺忘,揀歌嘅應該係有心人。

    《田》監製朱先生則強調精選 CD選曲只係「慘情歌」,外界認為有政治含意或悼念六四係「太敏感」,「只係普通慘情歌精選,無咩特別。」精選所謂「慘情歌」都同六四有關,又在 6月推出,真係純熟巧合?

    據朱先生稱,年初已有推出「慘情歌」精選碟構思,由於 6月冇乜新碟,逐趁空檔出街,「做生意啫」,佢話冇考慮過六四效應,亦冇特別大賣廣告,估計銷量約幾千張,與一般精選唱片差唔多,「呢啲精選碟,總有一撮人買。」
    | 檢舉 | Posted by Vaio at June 27,2009 01:48

    Dear Vaio,

    原來那個“田”字那麼有意思啊﹐既然唱片公司已那麼有心﹐其實都盡了力了﹐那我們明白就算啦﹐也就低調點囉。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June 27,2009 07:10

    今日去旺角用左$55 買左"田",比我想象中平。
    最驚訝的就是這張碟內付送了一張寫了十句四字成語的貼紙,而這50個字可以跟據自已的喜好自由地貼上封面。這個設計的意念絕對令人拍案叫絕!証明唱片公司都唔係只係識得賺錢。也有付出些少社會責任。
    http://www.badongo.com/t/800/6450995.jpg

    Muzikland兄,如我所料,碟內那首“我未能忘掉你”還是我們所擁有的版本。不過無需要為這小小的缺陷而唔買這張那麼有意義的CD。
    | 檢舉 | Posted by Vaio at June 30,2009 21:45

    Dear Vaio﹐

    我一直都很佩服寶麗金/環球挖掘舊歌的手法﹐而且近年他們的舊歌合輯製作真是滿有誠意的﹐因為我都幾乎擁有了“田”專輯的歌曲﹐所以不會買了﹐除了因為想省錢﹐也因為儲存CD會是一個嚴重問題﹐不過我還是很推薦的﹐若沒這些歌曲的人﹐真的可以支持一下啊。

    “我未能忘掉你”的 Acoustic Version 真是一個謎呢。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July 1,2009 05:52
    未平復的心 - 王靖雯、黃貫中
    (曲:李健達詞:陳少琪)

    我一直以為陳少琪是親中的
    沒想到他也寫過這種歌

    格主整理這些歌很用心
    | 檢舉 | Posted by 阿眉 at July 14,2009 13:54

    Dear 阿眉﹐

    我覺得沒有一面倒好或壞的﹐所以其實無所謂一定要親中或反共﹐主要還是應該針對事件在處理手法上是對或錯而已。

    謝謝鼓勵﹐歡迎繼續來Muzikland分享音樂及電影。
    | 檢舉 | Posted by Muzikland at July 14,2009 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