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3,2006 18:11

《古典長短調》莫札特樂曲中的宏大經驗

N1624g.gif
Keith Jarrett
W. A. Mozart Piano Concertos

Keith Jarrett piano
Stuttgarter Kammerorchester
Dennis Russell Davies conductor

Piano Concerto in D Minor K 466
Piano Concerto in G Major K 453
Piano Concerto in E flat Major K 271 ("Jeunehomme")
Adagio and Fugue in C Minor K 546

Recorded May 1996
ECM New Series 1624
Order 2-CD Set

Keith Jarrett彈奏鋼琴,Dennis Russell Davies指揮斯圖加特室內管弦樂團演出莫札特鋼琴協奏曲K.271、453、466、慢板與賦格K.546。

長期以來,談論音樂的哲學問題,或多或少都會關聯到一個非實在性的事物時間因子上。因此,在時間範疇的音樂問題上,產生了許多對應於心理學的、數學上的論理研究,而其中最顯特出的,就是從波蘭哲學家茵加爾頓(Roman Ingarden,1893~1970)自柏格森哲學的時間觀與胡塞爾現象學中所得出來的論點,就是在音樂作品中存在著一種與我們日常生活的物理時間(客觀時間)不同的所謂「內在時間」(主觀時間)。內在時間只能通過人的直接體驗來感知,音樂作品自身的獨特結構,使欣賞者在感受它的時間觀念上,充滿了主觀、內在的色彩,欣賞者在欣賞時,會感應在其時間表現上的長短不同,一種複雜的時間體驗。

而經過了上一張莫札特錄音的(ECM 1565/66)洗滌後,經過3年,傑瑞特又將這幾年與指揮家Dennis Russell Davies合作演出的莫札特鋼琴協奏曲錄音,集結成一套專輯推出。當然,傑瑞特的「私密」敘事一再地顯現,像是對著自我的心理治療一般,傑瑞特顯露出溢於樂音的感情深度。同時在內在時間意識上,傑瑞特也經營出,一種舒緩澹然的聆聽感受,相比於其他演奏者的主觀激情,在此,時間的流動是潺潺地,如小溪一般。

傑瑞特對記者Larry Alan Kay說道:「我覺得這是我所錄下最好的演奏錄音之一……,我使用與多數演奏者不同的詮釋方式,無論是我或著是樂團都不同於一般傳統詮釋者,需要對這些作品準備好既定的演奏「版本(version)」。我一直要到樂團真正地開始演奏之後才能知道其演奏方式,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因為我作為一位即興演奏家已經相當長的時間,在如此長久的訓練之下,對於音符的反應是極為直接而且快速地……而演奏期間中的某些事物就如同魔法一般地發生了。」而這個音樂魔法,是視為傑瑞特與樂團所表達的一種對談方式。

唱片內頁撰稿者Hans-Klaus Jungheinrich繼續表示:「他與樂團、指揮並不預期呈獻出一種被接受或者是吸收的完整概念。」在鋼琴協奏曲中,獨奏者與樂團之間角色對抗與和解的相互交織,這期間就像是一場競技表現,歷來的鋼琴家無不在此之下選擇一種屈服、或對抗的姿態。但傑瑞特與指揮Dennis卻在此之外,更選擇了一個完整地審視整首樂曲的方向,在心意互通的情況下,經由對話的模式來演繹出來,並不是如其他演奏者一般地東拼西湊地雜亂堆砌。

雖然歷來詮釋演繹莫札特音樂作品的鋼琴家,客觀詮釋怕冰冷,主觀詮釋怕濫情。曾經傳奇的女鋼琴家哈絲姬兒(Clara Haskil)的演奏,恰恰完美地表現了莫札特的樂音美學,這是一種天真浪漫、清晰控制的敘事風格,但也不失去了作品所富含的複雜本體結構。而傑瑞特的演奏,亦相當接近於哈絲姬兒的詮釋內容(Jungheinrich所言)本質,也是如此一般精準控制的詮釋點。但作為一個由爵士跨越古典演出的鋼琴家,傑瑞特更避開了許多的譁眾取寵的表象,他向內追尋著音樂的內在、深度與時間意識,抽象地表現了對於莫札特樂曲中的宏大經驗。(林士民)

  • 您可能有興趣:

    《古典長短調》唱片收藏與傑瑞特:自我意識與琴音書寫
    musicgarcia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古典.長短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5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85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