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7日 23:27

南投縣埔里:巴宰族Ayan之歌



位居台灣中心的埔里,原是埔社番及眉社番的居住地。清朝道光年間,來自中部的平埔族(和安雅族、巴宰族、巴布薩族、柏瀑拉族、道卡斯族)開始大量移入埔里盆地,各族群有著不同的風俗傳統,使得埔里現今成為平埔文化相當重要的保存之地。
被歸類為平埔族的巴宰族(Pazeh)或稱巴則海族,發祥地在現今台中豐原地區,因清朝道光初期的「郭百年事件」,大批巴宰族人才遷入埔里盆地。而與漢人「涵化」(acculturation)的結果,使得族人如今大多使用閩南語來溝通。現在埔里巴宰族群分成烏牛欄台地聚落(烏牛欄、大馬璘、阿里史)的pazeh及眉溪四庄(牛眠山、守成份、大湳、蜈蚣崙)的kaxabu兩大系統。(註1)

如同山區原住民豐富的歌舞傳統,平埔族也亦盛行。

這張由風潮唱片所發行的《南投縣埔里:巴宰族Ayan之歌》是製作人吳榮順在眉溪四庄所採集。慶典時演唱的「Ayan」(或稱「阿煙」或「阿湮」)為巴宰族群的傳統曲調,歌詞內容多半與族人的歷史及文化有關。開頭曲〈Ayan(過年時所唱紀念組先Abuk之歌)〉即是一例,這首Ayan是近代族人潘郡乃的創作,專輯亦收錄他另一首為了紀念基督教福音傳台所做的〈Ayan(慶祝福音來台一百三十週年)〉。〈搖籃曲〉這首童謠保留了巴宰歌謠的傳統。此外,也有受到漢人音樂影響的〈長工歌(十二月令歌)〉、〈苦命歌〉、〈思親曲〉及〈相褒歌〉,以閩南語演唱的歌詞以福佬系民歌「七字仔」的形式道出底層階級受雇於人之心酸,內容反映社會現實,體現「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之寫實風格,也讓人想起19世紀美國當時黑人奴工在棉花田裡所吟唱的工作歌(work songs)。而〈聖詩-真主上帝造天地〉及〈聖詩-在我救主榮光面前〉這兩首聖歌使用巴宰原有的歌謠旋律搭配閩南語演唱的基督教聖詩,其顯示出西方宗教對於巴宰族群傳統信仰之影響,聖經取代了傳統的巫術咒詞。末曲〈四季春〉則是閩南語演唱被「巴宰化」後的漢調。

原住民傳統音樂與時下的流行音樂不同,創作是經由族人世代累積下的成果,橫跨時代並象徵一個族群的思想結晶,但在漢人及西方強勢文化入侵後,雖使得原有文化產生變異,也使得原住民原有語言逐漸凋零。語言學家哈里森(K. David Harrison)說:「當我們喪失一種語言時,我們喪失的是數個世代以來的思考方式,關於時間、季節、海洋生物、馴鹿、可食用花朵、數學、地理景觀、神話、音樂、未知事物,以及日常生活等等。」(註2)過去平埔族曾被籠統地視為同一個族群,在缺乏書寫歷史的情況之下,埔里巴宰族群透過語言及歌謠的復振,代替文字保留了部落歷史,因此傳統音樂在部落文化傳承中扮演相當重要之角色,我們應該更積極的去維護。

註1:在此強調:屬於kaxabu系統的眉溪四庄的族人,堅持自己不論在歷史及語言上都有別於巴宰族,近年積極爭取正名為噶哈巫族。

註2:柯塔克(Conrad Phillip Kottak),徐雨村譯,《文化人類學》(臺北市:麥格羅希爾,2009年),167頁。


  • 您可能有興趣:

    gonzoyeves 發表於樂多回應(0)瓦瓦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747 │標籤:福音,平埔族,風潮音樂,原住民傳統歌謠,閩南歌謠,巴宰族,Ayan,吳榮順,潘郡乃,七字仔,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