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0日 11:52

糯米糰-《青春鳥王》


在《青春鳥王》裡,糯米團展現了恰到好處的成熟:放克節奏的律動、饒富興味的旋律,但真正為樂團立下只此一家的招牌,還是仰賴一路走來的「態度」。

糯米糰臉書官方粉絲頁面
青春不再,當獲取音樂的方式從存錢買CD,變成網路下載mp3,以前社群網站友朋間彼此丟來丟去的YouTube連結時,能靜下心來好好聽完一張專輯的時間也愈來愈少。偶爾想享受這難得的餘裕時,腦中總是會浮現兩張專輯。一張是陳珊妮的《完美的呻吟》,另一張則是糯米糰的《青春鳥王》。巧合的是,後者的唱片製作人正是前者。

歷經"蒼蠅女郎"與"明星夢"等臭酸味強烈的時期,在《青春鳥王》裡,糯米團展現了恰到好處的成熟:放克節奏的律動、饒富興味的旋律,但真正為樂團立下只此一家的招牌,還是仰賴一路走來的「態度」:大口吸納青春的迷香,依然保持頭腦清醒。細膩的觀察與咀嚼消化,再經由風格化的鳴放,未落入自說自話的窘境。《青春鳥王》最難得的,正是那種有點"賤"的幽默,用諧擬軟化諷刺的尖酸,力道卻仍可貫通直腸。




看似大開大闔的歌曲,其實包藏了極細膩的製作手法。魔鬼就在細節中,畫龍可別忘了點睛。"阿魯巴痢疾"以年輕男性間無釐頭的社交活動為題,快速的唸歌體現了跨下在柱間物摩擦的強烈刺激感,但曲末接上如泣如訴的靈魂女聲,卻也關照一哄而散時被棄如敝屣的主角,那種眾目睽睽的興奮感後所夾雜的羞恥心餘韻("奇怪的表情看似微笑卻又好像哭泣"),唯有親身經歷方能體會。最絕妙的當屬"沖脫泡蓋爽",40秒的短歌,反映了精蟲衝腦時的迫不及待,最後向上拉的假音高潮,隨即接上按打火機、吸氣、再緩緩吐出的音效,看似什麼都沒說,但內行人心照不宣,實屬高招。




當然這張專輯也並非沒有它的侷限之處,基本上觀看的視角仍置於台灣北部都會區。"拜拜拜"初聽甚為新鮮,但荒謬眾生相不過是拼貼而成的文字趣味,犀利度略顯不足;專輯愈到後面,風格愈見零碎,撤除了"Funky People"與"Disco Night"建構而出的璀燦夜生活場景,騷靈嗓音退位,單靠歌詞撐場,這轉變似乎也預告了後期《迷你專輯貳》落入詞重於曲、世故說教的尷尬。雖然多方風格的嘗試,在下一張《Super EP》裡有短暫的甜美收獲,但過於發散的走向,就像舞台上團員們之間逐漸消退的默契,終讓我們等不到超越《青春鳥王》的另一張作品。




青春總有恆常不變的主題,多年後每個人都無可避免地會談起自己口中的「那段荒唐歲月」。《青春鳥王》將這些濃縮集成,歷經時間考驗鮮活色彩依然不減。若再仔細觀察周遭,類似的事情似乎仍在比一代代的年輕人身上不斷重演:形式可能不同,底蘊卻互有相通。站在前中年期重聽這張專輯,心中不知怎地一直迴響著"青春小鳥"裡不斷重覆的歌詞:「我的青春小鳥一樣不回來,我的小鳥回來一樣不青春。」


  • 您可能有興趣:

    gonzoyeves 發表於樂多回應(0)Darthvader編輯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