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23日 11:10

*漁人之歌*

by munch


【澎湖。漁人雕像】

雕像,通常意味著紀念,代表某種事務的消失。

在澎湖漁人碼頭,看見這尊漁翁雕像,我想到台灣、大陸漁船先後的炸魚、毒魚、以及拖網破壞珊瑚棲地,流刺網大小通吃,總有一天魚沒了,漁翁將會成為澎湖的紀念物。

於是,建立雕像以助記憶!
by munch【台東。魚跳】

當網中的魚,放到甲板,離了水的情境,讓魚奮力的彈跳,有如演出一場死亡之舞。這種群魚狂躍的畫面,漁人總是開懷,高興又是一網豐收。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漁民愛用彎刀刺勾起魚放入箱中,為何那些不要的、不值錢的,就不能和氣的丟回海,還得挨上一刀拋出船外。漁獲可以是死亡的,但是保育也的留些活的。




by munch【布袋。漁船掛網】
漁網整齊的披在船側,一家的希望就在下網時刻,其實漁船開往下網海域的船行時刻,有點與海對決的意味。我想到老人與海,老船長一手掌舵,一手把著煙斗,眼神堅毅中帶些迷惘,一輩子用網和海對賭,倒底贏多還是輸多。




by munch【布袋。黃昏入港】
漁業是一種商業行為,每條漁船在黃昏前趕回漁港,不是因為害怕天黑,而是為了岸上漁獲交易時刻,誰也不希望自己的魚不新鮮,或者需求在漁獲到位後,自己的魚成了便宜貨,就這樣海上的賽跑開始,海上各個船長左手拿無線電聯絡說笑話,但右手卻是急速加著油門,希望自己是第一艘進港的船。海上黃昏的天很美,但是誰有心情流連,漁人的生活沒有想像的悠閒。




by munch【東港。泊船】
其實,漁人總是在還債。從開始發誓不當船員,買下第一艘自己的漁船,從舊到新的數百萬到上千萬,漁人就開始還債,抓起一網的魚,六成是算買船的成本,二成是船員的工資和分紅,二成才算船長收入,等到船老了、壞了,再借貸買船還債,漁人的宿命就是如此。




by munch【南方澳。遠洋船隊】
在南方澳幾乎都是大噸位跑遠洋的漁船,因為近海無魚可抓,於是只能追著洋流捕魚,那麼越過日本人強硬劃下的界線,成為一種悲哀。政府無力護漁,漁民心痛,但是仰賴阿共仔出面也是十分諷刺,如果阿共仔有心照顧台灣漁民,就別讓中國漁船越界,甚至毒電炸漁法全來,弄得台灣近海無魚可捕,讓統戰目標的台灣漁民同胞,越抓越遠,讓日本仔抓人罰款。漁船的遠洋艦隊,在南方澳成為一種感傷,一出航就像趕赴戰場。




by munch【東港。台灣漁都】
大家都說,東港漁民最富裕!近海抓櫻花蝦,遠洋抓鮪魚,東港算是得天獨厚的漁業寶地。大家都說,能將漁村蓋成小小城市,放眼台灣也只有東港一地。




by munch【東港。老漁船】
台灣的漁船很有趣,外表破破的,甲板上是雜亂無比,但是內裝可都是先進儀器,衛星定位、魚群掃描,電子導航,木造老舊的駕駛室,塞著各式各樣嶄新儀器,老船長總是赤著腳,在蹦蹦蹦的引擎聲中,看著滿是英文的數據,他說這年頭,老船長也得學新把戲。




by munch【成功。炸彈魚】
一籮筐的炸彈魚,顯示漁船上的階級論。漁船出海,網中所獲都是船東的,船員領薪分紅,不能私拿漁獲,唯一自己額外的小小財富,就是行船、下網時,拿條釣線釣魚,釣到的全算自己的。於是,一籮筐的炸彈魚,成了船員的私有財,但是炸彈魚皮厚肉粗不值錢,一籮筐賣不到幾塊錢,船員心裡想,如果有笨鮪魚上鉤,那就真發了。




by munch【七星潭。大陸漁工】
台灣的漁業主力算是大陸漁工,這樣的說法一點不假。台灣年輕人不願上船,漁船人力越來越少,變成遠洋大船的船長、大副等幹部是台灣人,其他幾乎都是大陸漁工,小漁船有時二、三個人,船上就是台灣船長和大陸漁工相對看。其實大陸漁工很賣力,就想賺點錢寄回大陸老家,也沒那麼多海上喋血大暴力。船回岸,大陸漁工只能在岸邊逛逛買買東西,晚上就回船上睡覺,他們窩在小小的船艙內,以困頓的姿態,為台灣漁業拼經濟。




by munch【鹿港。漁船】
鹿港,名聲響亮,但是名叫鹿港,卻好像都沒看見港口。在當地人帶領下,終於看見這塊小小港口,幾艘船泊在小港,不見以往的商船林立、大船入港。當地人說,其實以前的港在鹿港鎮邊,鎮內就可以看見大船船桅,但是西部沿海砂土淤積的造陸運動,讓鹿港離港越遠,人們也忘記鹿港港灣的歷史記憶。




by munch【東石。船型】
我喜歡台灣的漁船,木造傳統的厚重歷史感,不像國外用纖維製作,弄得漁船像遊艇。船長說,海上討生活,漁船不是講造型的,船身弧線不是美學,而是適應浪湧搖晃的老祖宗智慧。是嗎?不愛美!老船長你嘛幫幫忙,出港前你還在比較,那艘船身上漆配色、字寫最美,就連曬不到的船艙,也倒戴棒球帽,掛起墨鏡,不愛美,真是唬人。




by munch【七星潭。箱網】
養殖漁業,成為台灣漁業的未來希望,從岸上的養殖,發展到海上的養殖,漁民都希望養更多種類的魚,養出更富野味的魚,更重要不必出海遠航,和大海、和海盜、軍艦賭上風險。箱網養殖最大挑戰,就是如何養活迴遊性的鮪魚和旗魚,在台灣、澎湖幾處海灣,漁民動起奇想,學日本造電網,就把海灣圍住,幫大魚造一個運動場。




by munch【安平。竹筏長樹】
近海生態破壞嚴重,跑不遠的小竹筏慢慢荒廢,一棵小樹在竹筏上成長,它心想,也許有天能夠出海,成為第一棵出海的大樹。海風鹹鹹,午後昏熱,適宜幻想,旅人走進海港是種浪漫,但是漁人卻在船板上暗暗悲歌。





  • munch999 發表於樂多回應(4)引用(0)*島嶼素顏*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6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83525

    回應文章
    你的網誌內容很豐富。是記者嗎?不然怎麼有那麼多時間去關心不同層面的議題,從流浪教師、淹水到離島漁民。
    | 檢舉 | Posted by Cat at 2005年6月24日 23:21
    cat

    天啊!妳去過南極,妳是探險家嗎?呵呵!

    文字裡看的見什麼?
    | 檢舉 | Posted by munch at 2005年6月25日 10:56
    你參觀的是我朋友的同學拍的照片,他好像是研究生態環境的。了不起的工作。我只去過阿拉斯加,也希望有朝一日存夠錢去南極。(我在那個網站的部分只有古巴與墨西哥而已。)

    你那篇阿什麼伯淹水記的文章很適合刊登在報上呢。拍那些漁港、漁船的照片,花很多時間嗎?
    | 檢舉 | Posted by Cat at 2005年6月25日 22:05
    cat

    到南極工作,挺浪漫的。

    我覺得這裡比報上好玩,照片是順便拍的,按快門時間不會太長啦。
    | 檢舉 | Posted by munch at 2005年6月30日 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