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8,2018 15:48

不只有恐懼《厄夢娃娃屋》後座力滿點 還要挑戰你的觀影極限




唯有活在瘋狂的煉獄當中,才能再次看清真正重要的事物,電影的結局竟讓眼淚浸溼了眼角。萬萬沒想到《厄夢娃娃屋》的後座力才正要開始,走出電影院後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憂傷,不斷往胸口傾倒填滿。原來,哭泣從來就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害怕失去。





過於壓迫的運鏡構圖、極具震撼的暴力詮釋,甚至是空間感十足的駭人音效,所有你能夠想像的驚悚片元素《厄夢娃娃屋》一樣也沒少。此外從電影運鏡到場景佈置、人物妝髮等細節,我們更可充分感受到電影劇組,試圖營造一座充滿瘋狂且病態感十足的人間煉獄。

 電影巧妙運用大眾對於人形玩偶的恐懼心理,最驚悚地莫過於讓真人喬裝洋娃娃,甚至被當作玩偶那般把玩或是傷害肢解。這對比現實世界中娃娃屋與洋娃娃,總是象徵著孩童的純真與歡樂,同時它們更是一種美好與希冀的意象,但這一切在《厄夢娃娃屋》中卻悄悄變了調,洋娃娃與這座駭人的娃娃屋卻成為姐妹倆心中難以掩蓋的恐怖夢魘。
 


從開始就醞釀詭譎壓迫的氛圍,甚至在電影上演沒多久,便對觀眾們上演第一場震撼教育,節奏飛快的逃殺畫面令人連呼吸都難以平靜,自此後永無止盡的煉獄便正式降臨,不僅手心頻冒汗外更是坐立難安。

 
此外《厄夢娃娃屋》最令人驚豔、讚許的部分,那就是其故事的轉折。確切地說這不是一個老掉牙的驚悚片格局,這座駭人的娃娃屋不是心理創傷或精神病患者的失控囈語,也不是透過編織或幻想出來的假場景,而是一場不如不要碰觸的惡夢,以及不知何時悄悄堆滿的憂傷。此外電影更著重於妹妹貝絲的心境轉變,透過妹妹貝絲的眼眸、鏡子裡外的不同自我,勾勒出現實與幻想間的界線與差距。當妹妹貝絲掙扎於現實與幻想間的無助與憤怒時,看著也不禁讓人悲從中來,因為一切的美好與希冀都是假想,而現實中想要掙脫的惡夢卻從未真正甦醒過。

 

人之所以恐懼乃是因為未知,更多的是不知道還能失去什麼。因此內心深處便展開了自我保衛機制,想像一切都過去,用無數的美好幻覺來填滿內心的創傷。如同片中那通往自由的大門仍然緊閉著,但卻困於一種難以求生亦難求死的膠著狀態中,因而選擇逃避甚至掩蓋耳目不願看見真相。但這些都徒勞無功,只是不斷迷失自我與向下沈淪,即便用盡所有美好與希冀妝點著自己的脆弱,卻像是陷入不透明的湍流中,自始自終無法從美好幻覺中清醒。即便那雙如同洋娃娃般閃爍的雙眸,終究缺乏著意志與靈魂。

 
幻想的美夢畢竟是不牢固也不堪一擊的,勢必得親手打破這些不切實際的美好幻覺,再讓自己在還沒過去的悲慘惡夢裡,再次甦醒讓惡夢真正終結、過去。當然這一切的轉折關鍵則在於—「愛」,我們可以因為「愛」而感到一蹶不振,但也可以因為「愛」而強壯起來,反而重新正視到真正重要的事物。即便《厄夢娃娃屋》在劇情上的層次及鋪陳上稍弱一些,觀影時也覺得暴力畫面過於頻繁令人有些不耐,但好在轉折之處提升了整部片的層次。值得一提的是整體觀影感受,更有別於以往驚悚電影僅只有恐懼之感,反倒讓人在一片絕望中看見了可貴的真情及光芒,這倒是讓人完全沒意料到的驚喜,這也可謂是本片難得可貴之處。




過期電影:《厄夢娃娃屋》/Incident in a Ghost Land
導演:巴斯卡勞吉哈(Pascal Laugier)
主演:克莉絲朵里德(Crystal Reed)、安娜塔西亞菲烈絲(Anastasia Phillips)、艾米麗雅瓊斯(Emilia Jones)、泰勒希克森(Taylor Hickson)
撰文/Huli胡力
圖片/yamMovie電影特區提供
推薦指數:7(滿分10)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 您可能有興趣:

    muhu129 發表於樂多回應(0)著演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8 │標籤:驚悚,瘋狂,安娜貝爾,厄夢娃娃屋,Incident in a Ghost Land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