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7,2017 14:24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關於家庭的另一種思考


到現在我其實也還不太明白,當時這部電影上映時,台北捷運局對於電影廣告的質疑,我不認為這樣教小孩有何不可,本來性教育就應該是如此平凡自然。回到電影上來說除了鏡頭畫面乾淨、唯美外,柔和色調洋溢著對於未來的希冀,令人感覺充滿一片柔和,如同凜子(生田斗真飾)純潔善良的心一樣。




以變性、跨性別為題材,探討「家庭」的組成與親情意義,我覺得就題材本身而言其實蠻討好。畢竟這個社會有太多對比的反差家庭結構(如偽單親、家庭功能不健全、單親..等),因此在這樣的情感議題上,很容易讓觀賞者選邊站,進而以一種編織的方式,將多元成家的理想美夢進而擴大、美化,甚至醜陋對立的那一面,事實上在本片很能夠如此。像是以一種受害者角色打造,讓更多人以「同情」的字眼,看待多元的性別議題及關係,老實說導演能夠這樣做。



不過這樣的路線並非是導演荻上直子所想傳達的,因為選邊站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我們可以有立場、可以表達,但更應該透過讓他人理解或者是同理心的發散,反而並非以「同情」的感性訴求綁架理性。即便這社會對待多元的性別議題,總是那麼陰鬱且帶點不友善,像是旁人的異樣眼光及不諒解,本片卻毫無任何灑狗血的橋段,甚至也不願樹立界線的對立。讓我最感到揪心地是,凜子對小友說:「我們除了忍耐外也只能忍耐,若忍受不住時就編織吧」。此時「編織」成為訴苦的對象,也將非黑即白的冷冽殘酷面,幻化為五顏六色代表著溫暖的針織品。


我真的蠻喜歡片名,「當他們認真編織時」的情境意涵,除了代表著無可言諭的委屈與煩惱外,我想也代表著那些期盼美好的希冀。這片名讓我看完電影後仍有深深感動,因為「認真」兩個字吧,那是多麼柔軟又執著的態度。

我記得我曾說過,我並不喜歡同性、跨性別議題的電影,總是閃爍著被害者的樣貌。對我來說這一時代的LBGT電影,除了自我的認同很重要外,如何編織建構希望更是重要。因為人有了信念,再多的挑戰與艱困,也不會輕易喪失熱情。


這部電影我蠻喜歡的,我蠻喜歡電影最後結局,因為那樣才是真實。如同現實的家庭關係,任誰也無法輕易割捨的就是親情,生與養本來就很矛盾,人生中從來無法選擇的事物就很多,不過只要相信活著這件事,就肯定能夠繼續為美好認真編織。



ps.生田斗真的演出真的讓我非常入戲,看完後心情很棒的電影。

  • 您可能有興趣:

    muhu129 發表於樂多回應(0)著演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7 │標籤:生田斗真,荻上直子,多元成家,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