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8,2011 21:09

彰化「義華餅行」的惆悵

RIMG4335義華文學帽

當那兩袋吐司被提上火車時,我有點後悔。這樣好嗎?它真的就是兒時吃的吐司嗎?萬一不是,多少年來對已經吃不到的兒時吐司的美味想像豈不是破滅?

那天早上九點多,走進彰化「義華餅行」只是要買他們為了紀念賴和,以「文學帽」之名推出的糕點。櫃檯的前方,小姐熱心的招呼客人,後方清楚可見一個小廳堂,供著神桌,一婦人虔誠的上香。好面熟的婦人,是記憶裡兒時的老闆娘,正要走出門口的我,看著門邊貼著民國73年整修前的「義華」老照片,忍不住又折返。環顧店裡各式和風甜點,我試著探詢,以前,你們有賣麵包喔!我好想念你們的吐司!那是我做的呀!倚在櫃台邊的婦人出聲了,我們就這樣聊了起來,最後,她還轉身進到櫃台後方的房間拿出「已經不再生產」的吐司,啊!沒想到「義華」的吐司還存在。
小時候,其實,並不常吃麵包,但只要吃麵包,大概就是「義華」的麵包。義華餅行在彰化孔廟斜對面,離家不遠,每回經過,玻璃窗內各種西點麵包妝點的世界,彷彿是個天堂,可望而不易接近,只盼學校遠足的日子快來,讓媽媽打點自「義華」的餐盒,帶我通往那個天堂。菠蘿、三明治,甚至壽司,好奢侈的天堂滋味。然而回味著「義華」的天堂滋味,最真實者卻屬吐司,一條吐司買回來,一次滿足了家裡好幾張口,在那個省吃儉用的時代,多麼經濟實惠。

1980年代初,搬離彰化後,吃著異地的吐司,心裡常想著「義華」的吐司,原來去除經濟實惠的外衣,它的彈勁,它的力道,是如此的堅不可摧。沒想到,1990年代初,回彰化,「義華餅行」已改頭換面,不再生產麵包,店中我熟悉的商品,只剩小月餅,是的,它的小月餅,這種原本只有中秋時節才會吃的糕餅,也是我們舉家北遷後,再返回彰化時,不分節日都會想買它一盒的商品。1980年,《野外雜誌》記者施再滿介紹彰化小吃時,也沒有遺落這一味。並稱總統蔣經國到彰化巡視孔廟復建時亦青睞之。

我的小孩從日本學成回來後,便提議不再做麵包了,改賣可以當伴手禮或等路的糕餅甜點。婦人說起孩子的決定,更加讓人想起「義華」的麵包時代。那個會「牽絲」的吐司,好多人懷念。用「牽絲」形容那吃來彈性十足的吐司真貼切!好訝異有許多人跟我一樣對「義華」的吐司念念不忘,但更令人驚訝的是婦人仍不時會做吐司,為了那些老顧客,也為了自己始終吃不來外頭的吐司。太神奇了,這麼多年來,我認為已是絕跡的吐司竟然還存在,更幸運的是,冷凍庫裡剛好還有幾條吐司,就這樣,我拎著兩條回家了。

從彰化回板橋,一會兒夏日的艷陽,一會兒火車極凍的冷氣,忽冷忽熱,幾經摧殘的吐司,它的力道仍在嗎?那是支撐著我對「義華」所有美好想像的力量在啊!我好擔心,還好完全解凍的吐司,一壓,柔軟無比,一拉,兒時的勁道仍在啊!我咀嚼,想起小時候,有白吐司吃,就不得了,偶而沾奶粉泡的牛奶,更是奢華無比的美味,忍不住泡製起來。

「義華餅行」不再賣麵包以後,回彰化,經過它的店門時,心裡總是一陣惆悵。前年,第一次買了他們的「卦山燒」。這是1983年赴日學習食品製作,六年學成返國後於1992年接手的第二代, 2000年時,將父親做的似日本鯛魚燒的甜點,重新包裝推出的形象招牌。餅上烙著「卦山燒餅」的字樣,有其藉彰化八卦山的意象,讓自家的產品回歸地方重新出發的企圖。此番帶回家的「文學帽」,日式西點的蛋糕,以出身彰化市的日治時期作家賴和頂上帽子之形,包著濃濃的卡士達醬,除了對台灣新文學之父致上敬意,更深刻彰顯其對家鄉的感情。

就在「義華」的第二代赴日之際,我們搬離了彰化,卦山燒不曾出現在我的彰化歲月。雖說卦山燒誕生也有一、二十年的歷史,但對我來說,它就是新的,陌生的,雖知其所用心,但想到兒時麵包從此不見了,嘴邊總不免帶著一種失落的滋味。這回遇到了昔日的老闆娘,我總算釋懷了。

也是幾年前才知道的,彰化「義華餅行」的第一代老闆楊勝隆來自豐原,與當地的「義華餅行」創始者楊勝達同為兄弟。豐原的「義華餅行」,創於日治時期的1935年,原名為「秋月堂菓子舖」,台灣光復後,民國35年始改名。豐原本就是台灣傳統糕餅的重鎮之一,日治時期,又設有麵粉廠,同時做為台灣三大林場之一八仙山木材的集散地,因設有營林所,日人出入頻繁,投其所好的和菓子或洋菓子舖亦林立,楊勝達兄弟少時便跟著日本糕餅師傅學習。1958年,他們從日本引進製餅機器,是豐原地區的第一台。兩年後,弟弟楊勝隆便帶著一身製餅技術,落腳彰化市,開啟彰化「義華餅行」的歷史。不管是曾受蔣經國青睞的小月餅或兒時的吐司從楊勝隆,從他的妻子的手中做出來,好吃到令我、令許多人難忘,自是有淵源。

彰化「義華餅行」雖淵源自豐原,但在我兒時的記憶裡,它就是彰化味。1990年代,原本做為醫檢師的第二代赴日學得日本精緻茶點的精神,結合地方特色,以「卦山燒」重新打造「義華餅行」名聲,其捨棄麵包製作的作法,看似對父親味道的某種挑戰,但回首來時路,卻是父親味道的落實。來自豐原的「義華餅行」終於落實成彰化的「卦山燒」。卦山燒裡「吃不到吐司的惆悵味」是應該的,那是卦山燒,以及店內陸續開發的「新」產品得以存在的堅強力量。

吃不到的吐司吃到了,記憶裡的美味也依舊在。兒時的老闆娘,第一代老闆的妻子努力做吐司,做出店面不擺的吐司,不是緬懷,更不是傷逝,那是一個母親的期許吧!以前「義華餅行」的麵包與我的日常生活、我的成長緊緊結合在一起,這回,落腳北部近三十年,再返彰化,儘管內心以彰化人自居,但難免會流露一些旅人的心情,此刻,其實更適合帶一盒「卦山燒」回家,畢竟它已取代「義華餅行」,成為店招,成為到彰化市一遊必買的伴手禮。

RIMG4358吐司

RIMG4363義華吐司

卦山燒

20090916 101卦山燒

  • north2007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地方味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美食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3367 │標籤:彰化,特產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264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