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2018

《灶邊煮語》一場廚房庶民之聲的追尋(自序)

這個田野,有如大海,浩瀚無邊。

一年,二年,三年過去了,甚至來到第四年,總以為就要靠岸了,但總是到達不了。常常一個詞、一個動詞、一道料理或者一種食材便把我困住了。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00:06回應(0)引用(0)在廚房讀書 │標籤:飲食,台語,客語,閩南語,,灶邊

September 1,2016

我所不知的台灣燒餅


果然名不虛傳,乍見厚實,狠狠的咬它一口傳來的卻是溫柔的綿勁,從一種適切的酥脆中悠悠湧出,在此,說厚實,還不如說它是一種滿足,讓飢腸轆轆的人可以打從心裡得到幸福的滿足。

那一天,路過台北忠孝東路上的華山市場時,快十一點,近午,沒有來得及吃早餐就出門辦事的肚子正要唱「空城計」時,突然想起市場裡的「阜杭豆漿」,依稀記得二十多年前出入附近的電影圖書館時就存在的一家早點老鋪,相傳現已變身為排隊名店,常得等上數十分鐘甚至一二個鐘頭才吃得到它的燒餅油條,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心想百聞不如一見,何不趁此探個究竟,然後一併解決早餐與午餐。念頭一轉,就朝它的方向走去,果然沿著市場二樓入口的樓梯出現了一條人龍,咕咕叫的肚子禁得起這個考驗嗎?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08:41回應(1)引用(0)地方味 │標籤:台北,燒餅,彰化

August 24,2016

蚵仔菜瓜湯, ô-á-lìn蚵仔輪的美味追求

好不容易將菜瓜翕(hip)軟了,一顆一顆裹了番薯粉的蚵仔,沿著大鼎的邊貼上,一會兒功夫,鍋鏟一鏟又一翻,飽滿透光的蚵仔,一顆顆從翠綠的菜瓜湯躍出。

放在心上,一陣子的蚵仔菜瓜湯,終於上桌了。最後,拌上麵線,更是令人滿足到不行。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19:32回應(0)引用(0)自家菜色 │標籤:台灣,彰化,東石,蚵仔,線西,菜瓜

January 5,2015

出外人的米粉湯


好香甜的一口湯。冬天的早晨,趕著出門來不及安撫咕咕叫的肚子,可以有這樣一碗路邊的米粉湯裹腹,好滿足喔!小吃攤雖也有賣麵,賣粄條,甚至賣飯,但大家看上的幾乎都是那一大鍋冒著熱氣的米粉湯,放眼望去,一碗又一碗或大或小的米粉湯,隨著人來人往,不停的被端上桌來,當然少不了的還有一盤又一盤的油豆腐,再來就是隨意叫著的大腸、小腸、豬心、豬皮、嘴邊肉......

這樣一碗被油豆腐,被各式的豬內臟與不同部位的豬肉環繞著的一碗米粉湯,二十多年前,從中部北上求學時初見,怎麼也不會覺得它是一碗好入口的米粉湯,甚至很訝異有這樣的米粉湯存在。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10:13回應(2)引用(0)地方味 │標籤:小吃,台北,宜蘭,台南,米粉

November 12,2014

芋頭的原鄉滋味

吉納布2

前陣子,接近秋天,眼看烘芋頭乾的季節就到了,便去了趟屏東好茶,誰知伊那(魯凱語母親之意)卻生病了,魯凱弟弟大黑熊家前面的芋頭田竟然雜草叢生。回想去年來此,正逢芋頭採收,將大黑熊的伊那種的芋頭帶回台北,那是我第一次鮮食伊那種的芋頭,難得好吃的芋頭,小小的個頭,煮熟後,一股鬆透的勁道,綿綿無絕期,連長於彰化農村、家裡也種過芋頭的母親都贊不絕口。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12:46回應(0)引用(0)地方味 │標籤:飲食,原住民,好茶,芋頭乾

November 4,2014

燉露版碗粿

RIMG3857

這是燉露版的碗粿嗎? 

上周六(11月1日)返回彰化,為賴和基金會的「彰化文學旅行導覽員工作坊」的學員工進行一場培訓的分享課程,順便開始進行「彰化小食記」的番外篇,在國光客運站附近擺在騎樓下的這個麵攤,碗粿兩個字寫得特別大,路過常想一試,就是沒有空肚的機會。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16:08回應(0)引用(0)地方味

June 30,2014

梅乾菜肉丸子的考驗

梅乾菜肉丸子

沒想到只有小小一片梅乾菜,就讓這道肉丸子的滋味起了轉折。迷迷茫茫中,一種無法形容的味道瀰漫在廚房,努力捉摸似押著一種甘甜的尾韻,從盡頭悠悠幻生,起初我還不敢相信是打它而來?

電鍋的蒸氣滾滾而竄,鍋蓋似頂不住的鏘鏘作響,裡頭放的正是前一夜事先做好的肉丸子,真的是它發出來的嗎?我忐忑著,雖說是等待按鍵跳起來,鍋蓋不再吭聲,好掀鍋,一嚐究竟,但心裡頭擔著的卻是這道梅乾菜肉丸子是否合乎母親的口味?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18:30回應(1)引用(0)地方味 │標籤:客家,梅乾菜

September 2,2013

一碗不起眼的切仔麵

賣麵炎仔切仔麵

當那一碗切仔麵上桌時,我實在無法相信它有如此醇厚的味道。

前陣子,天熱,胃口跟著給縮小了,那時候便想來一碗麵,特別是街頭的麵。記得小時候,生了病,沒了食慾,大人總會輕聲的問,要不要吃麵啊?1970,甚至更早的1960年代,彰化街頭賣的麵,有名的「貓鼠麵」或「黑肉麵」,都是一碗小小的,擺明了是點心的模樣。回到祖父母的家鄉,古都台南的擔仔麵,小巧的更非日常三餐的吃食,是台南在地人掂肚的小食,也是我們這些隨著祖父母返鄉小孩的美味犒賞。

好長一段時間,在又是「犒賞」又是「撫慰」的滋味包裹下,我無法辨別這些麵食的「真正味道」所在,只知1980年代末,從彰化北上以後,台北街頭小攤的麵,大大一碗,陽春麵不說,切仔麵吃來竟也是陽春般的「淡而無味」。
...繼續閱讀

north2007發表於 樂多16:44回應(2)引用(0)地方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