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10日 06:01

蠍子的故事

玲是我多年的工作夥伴,我的創意配上她對巿場的敏銳度,曾在這競爭激烈的廣告界,一起打過許多漂亮的勝仗。不知有多少人對我們恨得牙癢癢的,又有多少人前來挖角,企圖瓦解這對金童玉女的黃金組合。壹週刊更繪聲繪影地影射我倆的關係不只是辦公室裡的戰友。每次看到這樣的報導,我們就會哈哈大笑,互相取笑,因為我們真的只是哥兒們,很多的秘密,只有彼此才知道,所以從來不去澄清什麼。這些年多虧她成了我的保護色,讓我少了很多麻煩,也真是難為她了。

對外面世界的人來說,這個在燈光下成功耀眼的女子,私底下的生活像個謎,大概只有像我這種可以對她完全不構成威脅的男人,才有可能讓她卸下心防,敢和我這孤男在半夜三更共處一室,為著隔天的比稿做最後的衝刺,辦公室裡大概只有我看過她脫掉高跟鞋,刁根煙的樣子有多麼的老練世故.

後來當她發出喜帖時,真是跌破了眾人的眼鏡,新郎居然不是我。
其實當初並不看好她和阿國這一對,因為我知道那光鮮亮麗的背面,有著一段複雜的三角戀情,不過後來能有情人終成眷屬,我倒也樂得祝福她。

婚禮還是不改她創意十足而又大膽的作風,不但用Project做了一個婚禮Plan,裡頭幾點幾分做什麼事情,由誰負責,需要什麼資源,一覽無疑,還大膽地啟用黑色混進白色婚紗的設計,大有師法“窈窕淑女”裡的公主裝,但是所用的質料和剪裁,絕對是獨一無二的,既時麾又很“跳”的,婚禮一結束,小倆口就跳上下一班飛機前往到東澳黃金海岸,她蜜月浪漫了半個月,東西剩我一人扛,可把我累得半死。

倆個人愛情的結晶是個早產兒,乳名叫巧巧。婚前玲就老嚷嚷著將來要讓她小孩認我做乾爹,她說反正我錢賺太多,又不會有自己的小孩,這樣每年的紅包不分一點出來,是造成社貧富不均,很對不起社會大眾的,另方面她打算回家做少奶奶,將來阿國要是養不起她們母子,或是將來巧巧長大要出國留學時,就不愁沒有教育經費了。她每次半開笑半認真的說,我總哈哈大笑:

「不虧是玲,算盤打得真精。」

其實我還蠻喜歡那女娃兒,完全不怕生,抱在懷裡時,全身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兒,讓我想起了初戀情人。巧巧有著一對水汪汪的大眼,我什麼也沒做,她就會對著我開心地笑了起來.當下就給我的“乾女兒”包了個大紅包,真是大失血。

不論是有了家庭或是小孩,玲依然不改她一貫從容俐落的工作表現,只是把工作作得更有效率了,儘可能地在晩上七點之前離開辦公室,去褓姆家接小孩,我像是舞臺下的觀眾,忍不住要為這樣一個身兼多角:工作女強人,妻子,母親,媳婦,的現代新女性喝采。

但是,近來情況好像有變,但又說不上來是那裡有問題,自從上回那個瘦身公司的廣告輸給對手Scott他們之後,玲好像就不太對勁,笑聲少了,連大聲喧嘩也少了,整個人好像瘦了一圈。

我打趣她:「怎麼著?常勝女將軍這回吃鼈啦!」

她笑笑咒我一句:「去!這點小事,老娘還沒放在眼裡呢!」

我才發現她的濃妝下,隱隱有蓋不住的黑眼圈。但是既然她不想讓人知道,我也識趣,不去踩那狗屎。

週末和我那群酒肉朋友,又相約殺到富基漁港吃海鮮,順便遛遛老莫新買的RV,路上聊到這件事:不知我這老搭擋最近在搞什麼,人變得怪怪的…,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胡亂猜測、出意見時,開車的老莫說話了:

「阿超,你要不要幫她看一下?」車內突然靜了下來。

外表上看起來,阿超是一位規規矩矩的國中老師,聽說他是一個從小就“看得到”的那種人,沒幾個人知道他有這通天本領。曾聽幾位朋友提起阿超的神奇,自己倒還不曾親眼識過。只有這群夠熟的老朋友,才有機會請他開金口。既然他老伴都開口了,我想也許這回有機會親眼見識一番。

老莫把音樂關掉,車內安靜到幾乎可以聽見彼此呼吸的聲音。

「她叫什麼什麼名字?幾年次的?」

我一一報上之後,只見他掐掐指,不知在算什麼,然後眼睛凝視著前方,好像車子前面有什麼東西一般,大概過了快一分鐘.才回過神來.

「她現在好慘啊!」

這一句話讓我嚇了一跳。

「老公劈腿,她想挽回卻又無能為力。」

「不會吧!她老公不太像那種人耶!」我見過阿國幾次,人憨憨地,待人很和善,怎麼樣都和劈腿這件事連不起來。我心裡開始懷疑阿超所說的,但是當面又不便說破。

「其實這是糾纏了六世的孽緣,她老公人其實還不錯,所以連續這幾世都生為男人,只是有點博愛,你同事的前五世也都是和她老公有關係,其中兩世是他的妻子,另外三世是當外面的第三者,當她是正室時也都有第三者出現的威脅,那些第三者其實都是在前一世受了他老公的小惠而來報恩的.」

「哇喔!真勁爆!」大夥的耳朵都豎起來了。

「前一世裡她是第三者,偷偷害死她老公的元配,然後她才藉機扶正,現在她老公外遇的對象,其實就是前世的妻子,今生這個前世的妻子要來報仇,非要搞到她活不下去為止。」

「你是說她會自殺?」

「是的。」

不是我太鐵齒,實在是這些故事太聳人聽聞,令人難以相信。

隔天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約玲去那家我們常去的老地方吃飯。

那是每次慶功時我們倆一定會去報到的地方,店雖然不大,但是我們就是喜歡那裡的悠閒氣氛和那綠意盎然的窗邊,夏天時院裡池子裡還會抽了幾支荷花。那裡的海鮮烤飯很讚,冰糖肘子更是一絕,在酒足飯飽之後,我們還去外帶了兩杯星巴克,回程的路上,我邊開車邊開始不經意地聊到前一天聽到的趣聞,剛開始時,玲還堆著滿臉的笑容,耐心聽我說下去。

「...呵呵,我那朋友屁得跟像真的似的,我差點就相信,你說好不好笑?呵呵」

結果,玲沒有回應,我側過臉去,才發現她的眼眶整個紅了,眼淚大顆大顆地滑落。

「怎麼了?怎麼了?」口裡問得納悶,可是閃過的念頭卻清清楚楚:『糟了!』

玲再也抑止不住,抱頭痛哭了起來。

這還得了,我趕緊一邊哄著她,一邊小心把車子停到有大樹遮蔭的路旁,再把面紙遞給她。

「救我!救救我!」她嗚咽著,共事了八年,第一次看到這位讓競爭廠商視為可敬對手的女強人,此刻竟如此軟弱無助。

「你知道嗎?就在昨天晚上,我抱著巧巧,在我家的頂樓猶豫了好久」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她,不是我所認識的玲,「差一點就跳下去了」

『不會吧!』我心想。眼前的搭擋,今天本來是不會出現在我車上,而是應該出現在今天的蘋果日報的頭版的,以她在業界和男人共爭一片天的名聲,絕對是一個大頭條。

雞皮疙瘩一下子由背脊竄上來,撒滿全身,打了一個哆嗦。氣象報告說,這道冷鋒會讓今天的溫度下降七度。

其實玲一直都知道他老公同時喜歡兩個人,現在劈腿的對象也是原來的情敵,玲的每一件事情都被阿超說中了,但是只有一個例外,巧巧。

「我有一個問題,你可不可坦白告訴我,」

「我朋友說你是先有了巧巧,才結婚的,是真的嗎?」

她點點頭。

轟地一聲,我好像也通靈了一般,幾乎看到了那個畫面。

「所以,你老公是因為你有了孩子才娶你的?」

她猛點頭,哭得更厲害了,頭髮亂成一團。

原來那時三角戀情,玲苦苦相戀卻得不到結果,憤恨之下,故意不小心懷下了阿國的孩子,要讓阿國負責。所有的事情到此都明朗了。

在前世,玲就用了不正當的手段,橫刀奪愛,還害人性命;這一世,還是又耍了小陰謀,贏得不光彩。

如今,她痛苦得尋死尋活,要我救她,我卻很難去同情她。

但是畢竟共事一場,就算她千百萬個不是,我也不能就此撒手不管她。

那一天下午,我先幫她請了幾天病假,她哀求我一定要帶她去見我朋友,請我朋友務必要幫幫她。我拒絕了,只答應幫她問問看該怎麼辦。對於一個己經合作了八年的搭擋,卻發現她在感情上是這樣的人,我心裡五味雜陳。

一下了班就直接去老莫家找阿超,看能怎麼幫幫她。還好,阿超當天正好沒有家教,早早回了家。

「你不要管,你也不能管」連老莫也一起來勸我。「那是她自己種下的因,註定要還的債,旁人管不得的。」

「她真的會去自殺嗎?還有小孩呢?」

「一案兩命,此劫難逃。」阿超很篤定,我卻一顆心直往下沈,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先幫她看看未來世好了。」阿超看到我的難為,補上一句。

「也好也好!」第一次碰上這種事,真的都亂了。

他手托著下巴看著地板許久,許久。

蠍子
「想不開啊!」一開口就搖頭。

「自殺是一種罪,她下一世、下下世、下下下世...都還會再面臨相同的情關,而再次自殺,而帶著無辜的小孩自殺,罪更重,下輩子債主更多,我看到她一次又一次的輪迴,變得愈來愈想不開,心胸愈來愈狹隘,到第二十世的時候,她終於變成一隻蠍子,不會再變為人了。」

「好慘!」雖然我不太信這種子不語的事情,但是今天可是見識到了。

「畢竟是同事一場,巧巧又是我的乾女兒,我真的沒辦法看睜地見死不救。真的沒有辦法可以救救她們嗎?」我想到巧巧那可愛的笑容,就沒辦法不管。

「唉,好吧,讓我來和她談談吧.」阿超擋不住我的懇求,終於鬆口。

於是我用自己的手機撥電給玲,先幫她們雙方介紹完,就讓阿超帶著手機到房間裡和玲對談,而我和老莫則繼續留在客廳裡聊天。阿超足足和玲聊了快四十分鐘,講到手機快沒電才出來,

「應該沒事了。」只見阿超一臉疲憊的樣子。

我不知道在那四十分鐘裡,他們究竟在電話上談了些什麼。不過沒有多久,玲就告病請辭,從此就失去了音訊,沒有人聯絡得到她。

在那之後,我曾請阿超幫忙再用他的能力去看看玲的情況,他說看到玲後來離了婚,把巧巧留給阿國之後,就開始浪跡天涯,走過了一個又一個國家,場景好像都是出現在一些像是重症病房或是難民營的地方,不然就是古老的廟宇,她在那裡忙東忙西地幫助那些人。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呢?在我逼問之下,阿超才解釋給我聽,這六世的孼緣,緣於玲對情的執念太深,困住了自己,以致一心一念只有自己,老天爺已經很有耐心地給她一次又一次的機會,想看看她會不會在那一世有機會學會放下,只是她一誤再誤,愈陷愈深。

「自己走不出來,有什麼理由要帶著孩子一起走?那是一種更自私的惡毒手段,犠牲一個無辜的孩子,只是因為得不到對方的愛,就要毀了對方的一切。」阿超說。

原來在那四十分鐘的對談裡,阿超和玲所談的,不過是教她如何放下罷了。有些事情,冥冥命中皆有定數,不屬於自己的,強求而來,終究會離去。生命來來去去,能強留多久?生命中的挫折不是失敗而只是必然,那是老天爺安排的考驗,考不過的,來生還要要重新考過,什麼時候放下執念轉身離開,什麼時候便過關。

「就好像電影Martix裡的的里歐一樣。」

「是的,差不多。我教她放下我執,抬起頭看看世界上比她更不幸的人有多少,沒有人要逼她走上絕路,只有自己才會逼自己走上絕路。」

「那麼她的未來呢?還是會一樣嗎?」

「不會的,她的未來已經完全不同了。你同事雖然能力很好,很會賺錢,但是她欠的債,讓這些錢只是過路財神,永遠存不下來,但也餓不死她,不多不少,剛好夠她過生活,

巧巧長大以後有母乃風,既美麗又能幹,她會費盡千辛萬苦,才終於找到她母親,那時也差不多是你同事還債還夠的時候,所以,你同事到晚年的時候會得女兒的奉養。屆時你們會再相見的,因為你和巧巧的因緣可深呢?」阿超語帶玄機地說。

我想多問,他卻不方便再多談了。

「至於來世呢,我不能告訴你她的下一世會變成什麼樣,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她將再也不必變成一隻蠍子了。」

聽完阿超的說明,我鬆了一口氣,至少是有了一個不算太差的結局。

但是為了救她和巧巧,我和阿超都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就在第二次我們一票人再去富基漁港時,發生一場離奇的車禍,老莫的新車,車頭全毀,整車人都沒事,只有阿超受傷慘重,送到最近的基隆長庚去急救,X光片顯示他斷了七根肋骨,在病床上哀號了一天,等隔天要進手術房前,他竟然不藥而癒,一點都不痛了,在新拍出X光片上,所有肋骨竟然都恢復原狀,連一點裂紋都沒有,所有的醫生都無法解釋,醫院的哪個作業流程出了問題,不然怎麼可能前後兩天的X光片會連貫不起來。

而我在接下來的半年,連續幾個案子陸續出問題,不是一件很小消費糾紛卻引起無窮盡的官司纏訟,只好花錢和解;不然就是多年的合作客戶突然決定更改廣告商,而原因不明。半年下來,算算損失將近三千萬。

沒有人知道公司最近為什麼這麼慘,只有我心知肚明,雖然心疼損失,但又不能說什麼。

三千萬,換兩條命。

我認了。


若問前世因, 今生受者是,

若問後世果, 今生為者是



~ 文 by Leon, 報頭設計 by Alex
圖片 引自教育部的生物圖解網頁, content.edu.tw/primary/nature/ks_ck/p-animal2.htm

延伸閱讀
其他的愛情謬論

  • momix_tw 發表於樂多回應(10)引用(0)愛情謬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4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76439

    回應文章
    好有警惕性的一篇文章,提醒自己是不是应该放下执着呢?
    | 檢舉 | Posted by min at 2005年10月28日 14:41
    min:

    看到你的回應,就覺得那時候花時間寫這篇是值得的.歡迎有空常來晃晃囉.
    | 檢舉 | Posted by Leon at 2005年10月29日 10:46
    不知你有没有听过那篇《蠍子与青蛙》的故事呢?
    蠍子蛰了青蛙而后一起同归于尽,最后蠍子说“對不起﹐我沒有辦法﹐這是我的天性。”
    读后,每每执着起来,我总会对自己说“我就是一只拿自己没有办法的蠍子,而这是我改也改不了的天性。"
    就是如此这般的安慰然后纵容自己继续钻牛角尖。
    可是看了你这篇《蠍子的故事》,觉得要是我继续这么想下去,可能下一辈子真的就会变成一只蠍子了。
    所以,以后还是要加油,要时时保持正面思想的好 :p
    祝:生活愉快~~
    | 檢舉 | Posted by min at 2005年10月29日 12:48
    哈囉~~方才在古狗搜尋,湊巧逛到這裡來

    我承認我不信宗教式的因果輪迴,前世今生...等等

    不過我還是認為這篇故事很好哦,因為我也是自認有時會太執著,搞得自己眼中根本容不下其他的人.

    希望下次我牛性發做幾乎到不擇手段時,我會先想到這個故事!
    | 檢舉 | Posted by 戴薇朵芙 at 2005年12月20日 21:17
    戴薇朵芙:

    咦! 你用什麼關鍵字搜到這兒來的?

    歡迎有空時再來這裡晃晃囉.

    耶誕快樂!

    min:

    今天才在網路上找到《蠍子与青蛙》的故事, 也是很耐人尋味的故事喔. 謝謝你的分享.
    | 檢舉 | Posted by Leon at 2005年12月20日 23:07
    私密回應
    Posted at 2011年6月27日 03:42

    可不可以介紹一下你的朋友

    他的故事很有興趣聽

    他是從小到大體質就看得到前世今生嗎?

    在寫幾篇真實故事吧!!!很好看呀!!
    | 檢舉 | Posted by lol at 2011年6月27日 20:27

    我相信喔! 所以很多算命的不是不能而是不敢說太白 因為都要替人承受業報...但是也有很多騙吃騙喝的就是了~~所以不要隨便勸人分手 或是介紹姻緣.....@@
    | 檢舉 | Posted by 小小 at 2011年7月1日 13:55

    lol:

    主要的故事是真實的,只是身分都是重新揑造的。也的確有這樣一位很特異體質的朋友,大大小小的故事也很多,只是這一個是最戲劇性的一個,也是第一次被震撼到的,而開始相信子不語的事情是真真實實存在的。只不過,寫故事對現在的我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白天的工作,和下了工作的EMBA,己經讓我連睡覺時間都不夠了。。。 不過,還是很謝謝你的鼓勵和建議囉。

    小小:

    有些算命的或是乩身的,就算真的有靈幫他/降臨,他也無從判斷起,這個靈是否真是他所認知的靈。更有些人,因為把持不住名/利的誘惑,立刻失去了這個能耐,還得裝做一切沒改變的情況。所以,這些事情,可以做參考,當成對自已做人處世的警剔,但是太迷信,就不合適了。
    | 檢舉 | Posted by Leon at 2011年7月2日 08:17
    私密回應
    Posted at 2012年4月2日 07:07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