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6日 19:47

象徵主義戲劇

...
象徵主義(Symbolism)是二十世紀初繼寫實主義興起的藝術流派。象徵主義於十九世紀末在法國出現,人們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各種病態現象深感厭惡、絕望,因此反對寫實主義裡真理存於五官經驗或理性的思考過程,而主張真理只能在神話、儀式、幻夢或狂喜瞬間窺見,要藉某些能統合主體和客體的「象徵」來暗示和傳達真理。因此在象徵主義的劇本裡,表面的對白和行動並不佔首要的地位,當一個劇本描繪人類行動時,其終極目的則在於傳達關乎一個更高真理的直覺,此最高的真理無法文字明言,只能用象徵暗示。象徵主義的劇本多取材自過去,避免觸及社會問題,也不重視人物角色的外在生活環境。

其中梅特林(Maurice Maeterlinck)的《柏來亞斯與梅里善德》(Pelleas and Melisande, 1892)可算是最好的象徵主義劇作。另外,象徵主義許多特點都可在不少象徵主義劇作家的作品中找到,如克羅代(Paul Claudel)的《午歇》(Breaks of Noon, 1903)、《報知瑪麗》(The Tidings Brought to Mary, 1921)、《絲緞拖鞋》(The Satin Slipper, 1930)、安得葉夫(Leonid Andreyev)的《人生》(The Life of Man, 1906)、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的《郝里汗的凱瑟琳》(Cathlean in Houlihan, 1902)、《貝河岸》(On Baile's Strand, 1904)、《煉獄》(Purgatory, 1938)、羅卡(Federico Garcia Lorca)的《血婚》(Blood Wedding, 1933)、《耶瑪》(Yerma, 1934)等。

象徵主義對寫實主義的反抗也導致了劇作家對劇場的新看法,他們均受華格納(Richard Wagner)所影響。華格納反對寫實主義,主張音樂是上乘戲劇的必要條件,因為戲劇必須和真實生活保持一段距離,他亦相信,藝術大師要能完全控制場景、服裝、燈光,以及其他的劇場因素,因此,他也是最早倡言統一的演出以及強力導演的人之一。他斷言,寫實主義與真理無緣,而劇場應透過「沉浸在音樂魔泉之中」的理想化戲劇,昇觀眾於生活層面之上。華格納利用劇場描繪理想化的世界,對象徵主義劇作家啟迪頗深。

1890年福特(Paul Fort)建造「藝術劇場」(Theatre d'Art),兩年後建造「作品劇場」(Theatre de l'Oeuvre),均是為迎合象徵主義劇作而建的。象徵主義相信,場景必須限於布幔或不定的形式,製造出無盡的時空感,亦要避免史實細節,以避把劇本束縛在特定的時空裡。舞台裝飾和服裝應以簡單為主,只要表達籠統印象即可;演出時外在因素的重要性被抑低,使得注意力可以集中在劇作家的文本上。不過,象徵主義劇作大都流於過份非寫實,以致難成氣候。

參考資料

1. 布羅凱特(O. Brockett)著,胡耀恆譯。《世界戲劇藝術欣賞》。台北:志文出版社,1996。
2. 白庚勝編。《世界文學三百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 yam_mktheatre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戲劇專題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藝術/設計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150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31195

    回應文章
    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
    博彩公司 http://www.drantek.com
    | 檢舉 | Posted by 博彩公司 at 2014年5月16日 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