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2005 00:20

散塔露琪雅~給妹妹

two.jpg

黃昏遠海天邊,薄霧茫茫如煙,
微星疏疏幾點,忽隱又忽現。
海浪蕩漾迴旋,入夜靜靜欲眠,
何處歌喉悠遠,聲聲逐風轉。
夜已昏,欲何待,快回到船上來。
散塔露琪亞,散塔露琪亞。



從火車上遠遠看威尼斯的時候,就一直想著要寫明信片給妳。威尼斯的火車站叫做「散塔露琪亞車站,是後來才建造的,以前到威尼斯一定得坐船經過水路,而這段鐵路像是一座海上的大橋,旅客還是一樣可以從海上接近威尼斯。

散塔露琪亞?是那個民謠的散塔露琪亞嗎?我開始在腦子裡搜尋這首歌的歌詞,隱隱約約記得「夜已深,欲何待,快回到船上來」這幾句歌詞,原來這首歌是從威尼斯來的嗎?我一直惦記著要把這個無聊卻重要的發現告訴妳。

妳記得嗎?小時候我最愛彈這首歌。因為剛開始學鋼琴又沒什麼音樂天分,老師彈來悅耳不已的曲子總在我不靈活的手指下面目全非,而這首歌因為簡單,加上踏板氣 勢磅礡得很,很容易就彈出個樣子來,因此我老愛在吃飯前(原來還頗符合歌曲意境的嘛)練習這首歌,與媽媽的炒菜聲遠遠相和。

那個時候我們家的房子還沒有整修,整個房子的格局在今天看來是很不可思議的。鐵門一進來是爸爸的工作室,四台裁縫機並排在左邊,裡面和右手邊各有一張很大的 工作台,各種顏色的線捲放成一堆,抬頭看,一件件手工完成的衣服在鐵杆上掛成一排。經過工作室之後是一個低低小小的飯廳,由於上面還有個堆放雜物的小 閣樓,於是飯廳的天花板顯得很低矮。飯廳的左邊是阿公阿媽的房間,記憶中總是暗暗的,點著一盞黃色的小燈泡。

過了飯廳,就是堪稱這個格局最神奇的區域--長形廚房,兩翼各是浴室兼廁所,隔著廚房的走廊遙遙相對。我們依序會經過放調味料的檯子、瓦斯爐、水槽、洗衣機、另一個水槽、熱水器、低矮的櫃子,然後到房子的另一側。

入口仍是一個窄窄的走廊,在走廊口脫下鞋子之後,右邊會先經過哥哥的房間、然後是我們的房間,左邊是爸媽的房間,走廊的盡頭是客廳,會先看見籐製的沙發椅,客廳右邊角落放電視機,左邊就是我的鋼琴,那時候我還常常彈鋼琴。

之所以會有這樣奇妙的空間配置,是因為我們家其實是兩間房子拼湊起來的,連接的地方設計成長長的走廊跟廚房。根據爸爸媽媽的說法,白手起家再買下隔壁的房子已經很了不起了,並沒有太多額外的錢再整修得更好。

這麼說來,到我國二房子整修之前,有整整十五年的歲月,我跟你是窩在那個兩、三坪大的房間裡的,到目前為止,還佔領我人生的二分之一強,難怪即使已經住在現在的房間有十一、二年了,還是覺得哪裡不足,原來是對以前老格局的鄉愁。

稍微懂事一點之後,我們總是抱怨:學校同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我們也要有。那張小小的深紫色書桌根本就沒辦法容下日漸長大的我們,於是我們在作功課的時 候,像游牧民族似的,從媽媽的梳妝台遷移到客廳的茶几、爸爸的工作檯,到處都有我們逐空間而居的足跡。面對媽媽意味深長地說:唉,以後你們一定會想念住在 一起的時光的,我們總是撇撇嘴,一點也不信。

現在想來,原來我們已經有這麼久的時間沒睡在一起過了。別說睡一起了,後來我們的生活節奏如此不同,研究所的時候我住木柵宿舍、妳住淡水。畢業之後,我出門 上班時妳還蒙頭大睡,我入睡前妳還在外面跑新聞,一個禮拜只看到妳的臉一、兩天,然後又各自別過頭各有各的生活。雖然我們還是努力保持著某種溝通的狀態, 只是好像有些更為根本性的東西在悄悄轉變之中。

小時候我失眠,看到身旁的妳呼呼大睡,總會故意推妳幾把,想藉機把妳弄醒陪我聊天,推晃妳幾下,妳只會擠擠臉、搖搖手繼續熟睡,我只好孤獨地繼續編織我的胡 思亂想。吵架的時候,越想越氣不過,會在房間的動物壁紙上某個隱密的角落留下咒罵妳的話。有時我們講學校發生的事情講個不停,吵鬧個沒完。有時是爸媽吵架 的晚上,我們雖然沒有對看,但都知道對方在黑夜裡睜著晶亮的眼睛。

這些記憶是不是隨著房子整修,跟著牆一起倒塌,變成殘磚砂土運往哪個廢棄的記憶角落呢?

後來,妳在妳房間裡作些什麼、想些什麼、抱著電話跟誰聊天呢?總覺得我們各有各的房間這個事件,是我們的生命走向不同風景的開始。或許就是長大吧,每個人都 得面對自己的人生。但我親愛的妹妹阿,我是你軟弱又莫名善感的姊姊,在威尼斯、在荷蘭小鎮,念念不忘著我們的童年,想告訴妳大概只有妳會懂的事。

說來奇怪,我總是在義大利的時候會特別想到妳,上回在比薩斜塔、這回在威尼斯,大概是因為義大利太妙不可言了,很希望你能跟我一起看見,一起做出誇張的反應。

我想我可能老了,被過去的回憶充滿著。也可能是因為有更大生命變動的預感,所以想努力抓住一些什麼,即便是零落的片段也好。

與舊房子、與妳的小時記憶像是防空洞,面對現實轟炸的時候我就想躲進去,在片刻脫序、脫節的時間裡,吃些餅乾零食、喝喝綠茶、看看漫畫,恢復力氣了,再走到外面的光亮裡。

即使星星在變動、即使我們即將會有越來越分歧的人生體驗,我們大腦皮層中應該殘留著很重要的一區,讓我們颱風天在外頭撐著傘仍能玩得呵呵大笑,就像一直以來的我們一樣。

From姊姊

two.jpg


散塔露琪亞(Santa Lucia) 是世界聞名的義大利拿波里民謠。 Lucia是女神的名字。歌詞內容描述拿波里漁港的美麗景色。因旋律柔美,是威尼斯貢多拉的船夫喜歡吟唱的歌曲之一,歌詞亦被譯成許多不同語言流傳世界各地。

  • yam_michpan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鐵餅乾盒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8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917123

    回應文章

    只是為小孩搜尋"散塔露琪亞"的歌詞而閒逛到這裡.

    或許是年紀大了,太容易感動,平日的我,只是靜靜的來,靜靜的離去,不在任何地方留下足跡.

    人生就是如此,思念...用情越深,思念越多...
    | 檢舉 | Posted by Alpha Chang at February 1,2009 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