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9,2018

不該忘記的故事 她們的故事 Herstory

「我從地獄回來…你們怕了嗎」?…韓國電影《她們的故事》 


 曾為慰安婦的奶奶,在日本法庭直指鏡頭,用她們的身體、生命指責戰爭的禍害、要求日本道歉!那從地獄回來的比喻更突顯奶奶們的堅毅、勇敢,以及那批評、嘲弄受害者的日本人、韓國人…台灣人也是,他們的懦弱。


 《她們的故事》改編自韓國慰安婦「關釜裁判」歷史事件, 1992年至1998年這六年、二十三場審判,一群南韓慰安婦受害者奶奶帶著眾人的支持對抗日本政府。不久前,我才在又哭又笑中看了兩次《花漾奶奶秀英文》,還大力推薦親朋好友一定要看,在一個特別愛投訴公所的奶奶,拼了命也要學英文,就是讓在美國長大、失散的弟弟,也因此代替慰安婦好友到美國國會舉證,讓更多人知道慰安婦的故事,要求加害者道歉。我想到台灣紀錄片《蘆葦之歌》,那1996年起透過婦女救援基金會奔走,帶著慰安婦奶奶到日本討公道,「不要金錢賠償、只要一句對不起」,讓她們放下,讓戰爭的殘酷被記住。



...繼續閱讀

October 8,2018

核廢丟到「遠方」 澳洲原住民力抗輻射種族主義

【作者按】用生命週期的視野理解核工業,更無法忽視核工業鏈下的種種壓迫及危害。於是,綠盟有了「從搖籃到墳墓」實訪調查計畫,期以更深刻地探尋核工業鏈下的影響與更多元的觀點。
澳洲,台灣核電的鈾礦來源。

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國度,捨棄更多人熟知的觀光地圖,我們首要依據是那滿目瘡痍的澳洲大陸,那標誌著無數鈾礦場、核子試爆、鈾礦運輸港口、美軍基地、核反應爐、核廢預定地的地圖(連結)。無遠弗屆的網路讓我們與澳洲環保團體接上了線。是幸或不幸?因為面對相同壓迫而得展開各樣抗爭的經驗,讓我們突破語言文化的界線,有機會一個接著一個地拜訪澳洲當地重要的反核組織,從多數環保團體、反戰反核團體群聚的南澳(墨爾本),到北領地的(達爾文),「如願以償」地親見如今三大鈾礦場之一的Ranger,最後拜訪讓當局最頭痛的積極反核西澳(柏斯)。澳洲環境保護基金會、墨爾本地球之友、西澳反核聯盟、北領地環境中心、國際廢核武組織、綠黨...等組織及友人給予我們最大的協助。

澳洲如此之大,反核運動走得更加艱苦,幸運的我們剛好遇上莫卡蒂的八年抗爭勝利,日本廣島、長崎原曝紀念的系列活動,也初步了解為期數個月的輻射行走及當地原住民草根組織,經由分享及電台節目讓對方更進一步了解台灣反核運動。雖受限於短短十八天的行程及資源,無法更深入澳洲原住民部落,堅決廢核的澳洲友人及組織與我們,都可更具體想像未來如何進一步地相互合作、分享原住民及抗爭行動等經驗。

「都是一樣的…非常類似…」,當台灣與澳洲的環保團體談起核工業及政治、原住民及人民的處境時,我們兩方頻頻點頭、感嘆、相互理解,原來台灣與澳洲有這麼多相似之處。

如果從地理、水文、氣候或文化等各方面來看,澳洲哪兒與台灣相似?幅員廣大的澳洲土地總面積是台灣的217倍,人口卻相去不遠,從最近統計看來甚至比台灣略少。身為世界三大鈾礦出口國,澳洲鈾礦幾乎是台灣核電廠的唯一來源,雖然澳洲至今沒有核電廠,卻同樣面臨核工業下的生存壓迫,包括鈾礦開採下一連串的環境污染、健康危害,陷入礦業發展的經濟迷思,而硬生生地排擠了再生能源的進展,真正深受其害的是眾多相對弱勢者,特別是與土地緊密依存的原住民。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79854


...繼續閱讀

minqq61發表於 樂多16:27回應(0)引用(0)能 核 電 │標籤:核廢料,核工業

環境前線:給我替代方案,其餘免談




「不蓋核四(電),那你們的替代方案是什麼?」這句話不陌生,自反核意識、反核運動數十年前在台灣萌芽、發酵,這句對環保團體、反核人士的質問如影隨形。這一句質問的背後,隱約透露一種理性的優越,起源於最基本的認知,即核能是解決能源匱乏、缺電,甚至是經濟發展的不二選擇。

這句質問似將反核人,單一歸類為感性、不切實際的群體。畢竟指著反核人的鼻子問,你們知道再生能源要花多少錢?有多可行?真是再簡單也不過了。



事實上,無論是基於安全、環保、核廢料處置、政治或經濟因素、生存權及價值選擇而反核,當反對核能發電成為選項,或是決定及目標,反核人不得不、也願意思考替代方案。除了台灣目前不缺電的現實,在國際百花齊放的能源研究及實務告訴我們,取代核能發電的替代方案,絕不是另一種單一的能源選項,具體來說,廢核的目標及過程,須徹底檢視國家能源政策的過去及未來,除了增加再生能源、節能等能源策略,同時還必須檢視產業結構及發展,改變利用環境、培育軟硬體人才設施的現狀。

「你們知道這有多困難?」擁核者眼眉上揚,不可置信的問。因為廢核的替代方案,某種程度挑戰了現有的發展思維,「經濟發展等同於電力成長」的思維,也挑戰了對核能的認知,「沒有核能等同於缺電」。

相反地,支持核能發電的一方,難道就不用思考替代方案是什麼?我們是否能藉此反省,一個公共政策的決策,只有一種選項時的貧乏,可能會帶來什麼後果?如果不信任反核的替代方案,那何不來問問決策者,維持核電廠方案後,台灣社會電價、能源及環境所面臨的局面,有什麼替代方案?

...繼續閱讀

minqq61發表於 樂多11:10回應(0)引用(0)

台灣憑什麼要蘭嶼承擔核電的代價

近日核電爭議再起,不少擁核者宣稱核廢料放在蘭嶼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甚至指稱蘭嶼人因為補償金少了所以才抗爭。也有人認為蘭嶼人是被誤導,才害怕核廢料。種種拼湊、不實的謠言卻被以為是論點,實際上,這些網路傳播不僅是昧於歷史真相,也完全無視蘭嶼人三十幾年來所面對的不正義、不合理。筆者近年陸續整理反核運動口述歷史訪談及紀錄,從各蘭嶼受訪者及歷史資料,可以肯定的說,蘭嶼反核三十多年的歷史,是許多前人後輩流血、流淚的生命印記,不容被輕易的抹滅。



蘭嶼核廢料場始於「罐頭工廠」謊言


蘭嶼在達悟族中稱「人之島Ponso no Tao」,原是適於人居、如花之美麗的小島。在碧海藍天下騎駛蘭嶼島公路,每當我讚賞小島的美麗,總遇到不同的老人悲嘆:以前才是美。



蘭嶼,曾經是政府管訓罪犯的離島,重刑犯送到椰油農場勞改,政治犯送到東清村的蘭嶼勵德班。在政府的介入管理政策及漢民族商業文化入侵下,改變了達悟族(雅美族)的社會、文化。即便近年大批觀光客慕美名而來,多是短暫的消費行為,並沒有讓所有的蘭嶼人得以享有安居樂業、醫療便利及生活自在,乘船或搭機來往台灣、蘭嶼仍非常不便。四十年來,除了觀光之外,廣被人所知的蘭嶼印象,還有低階核廢料場 註更多,使美麗的蘭嶼籠罩著核廢之島的陰影。



...繼續閱讀

minqq61發表於 樂多11:02回應(0)引用(0)能 核 電 │標籤:蘭嶼,核廢料

核廢料處置的專業與經驗

(舊文)


期盼我們不必再生活於放射性廢料的威脅。 ...繼續閱讀

minqq61發表於 樂多10:42回應(0)引用(0)能 核 電 │標籤:核廢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