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7,2010 10:28

刻著歲月的那些痕跡

些事,有些人,在偶然間會留下歲月中深深淺淺的印記。哪怕是一個轉身,一次回眸,也許,僅僅是原地的駐足。

桌子上的柚子,澄澄的黃色,隱約著誘人的魅惑。我擦拭著水果刀,宛若臨行的將軍,摩挲自己的佩劍。錚錚的刀鋒,用力的切下去。沒有剝開柚子的結實的外衣,而是深深的滑入了拇指的虎口。殷紅的液體,像是沖開堤壩的洪水,傾瀉而下。

血腥味在空氣中漸漸蔓延,刺激著我鼻端的脆弱。傷口那麼深,時間再久,也會有疤痕殘留盤桓,不肯離開吧?

在生命的最初,我們如同一個個乾淨的瓶子,透明而純白。經過歲月的滌蕩,這些瓶子上就會沾抹上斑點,散亂零星,不可抹去。那些斑點就是我們所擁有的痕跡,不僅是身體表面上肉眼看見的,還有心裡隱埋的傷。

曾經,一個男孩子在我面前炫耀車技,他在加速行駛後,突然間捏住自行車的車閘。然後,車的前半身全部豎起來,他的身子也懸在半空中,整個過程迅速而危險。從此,我騎自行車不敢用車閘。因為,那一幕,盤桓在我的腦海,不論是陽光燦爛的明媚,還是午夜夢迴的幽暗。它穿過我的身體,成了一個烙在我心上的永久疤痕。

這應該是一種杯弓蛇影的驚懼,亦或是一種心理暗示。鳥飛過天空,也會留下痕跡。何況,有些東西,總是有魅力,讓你銘記,可能是一瞬間,也可能是一輩子。

痕跡,就那樣刻上歲月的印記。沉寂了那麼久,也會不期然的紛紛擾擾的湧起來。一切只能用時間來包紮,癒合和淡化。傷口可以結疤,然後消逝。傷痕,凝結了,也許歲月的流逝可以沖淡,卻抹不去那堅韌的存在。

冰涼的刀,劃入皮膚,浸透了血液,擾亂了肌理。身體上不可避免的為這次的事件存了檔案,像遠古時代,那蒼老而神秘的結繩。或許,某個閒散淡漫的午後,陽光暖暖的照著,你輕輕地端起一杯濃香的咖啡,也可能是緩緩翻開一本墨香的書頁,眼波流轉間,你發現了這個傷痕。我猜,你會皺著眉或是微笑著,望著遠方,陷入過去的一段回憶裡。

暈黃落葉的一次飄飛,黃昏夕陽的一個隕落,瑟瑟秋風的一迴響動,甚至是白雲從藍天懷抱裡的一次掙脫,一個路過的陌生人。這些,我們的記憶裡都有過。所以,滑過眼前的那片葉,雲邊的那抹夕陽,颯颯的灑脫的西風,似曾相識的面孔,你會覺得熟悉,然後,冥想,回憶。

我擁抱著這些痕跡,像是一個信仰膜拜著。它們為我記住了歲月所賦予我的獨一無二。可以輕易的勾起我的思緒,一段感動,一個誤會,一種幸福,一抹傷悲。

那些刻著歲月的痕跡,我感謝它們。它們是我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最有力的見證。我的成長足跡,是踏著一個個的痕跡走過來的。歲月給予我的,也是我奉獻與它的。

有一天,我已經老去,我會翻看著我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痕跡,將一個個真實的故事,帶著我的心情,講給我的孩子們聽。微笑著,看著軟綿綿的雲朵慵懶的伸著腰肢,撫摸著孩子們柔順的髮絲。

那些痕跡刻著歲月,宛若一朵朵美人花,搖曳在紅塵裡。舉一杯苦酒,啜飲,飲下一世迷離。人人都說,歲月無痕,無痕的是流逝。眼角,皺紋漸漸爬滿,堆積成褶皺。三千青絲,無端披上了白霜,蒼白了顏色。

我的一個轉身,一次回眸,或是原地的駐足,在時光中,刻下了歲月的痕跡。

刻著歲月的那些痕跡,在歲月中也留下了痕跡……


  • showfashio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4467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