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8,2016

【博客來編輯選書--哲學‧思考‧遊戲】


              
【博客來編輯選書
--哲學‧思考‧遊戲
這幾本可愛的小書,絕對會讓你不停的想--而且,還想得很開心!

 

博客來編輯選書   「獨厚推薦」作者: 咪寶

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4681

 

第一眼看見這本書,在心裡默念了一遍書名《人生,是什麼呢?》。我心想,用這麼一個充滿哲學意味的大問題當作書名,還真不簡單。看了書中幾個問題,這些連大人都不禁停下來想想的事,在法國竟然是針對7歲以上孩子所設計的思考對話。


人生,是什麼呢?》是米奇巴克出版【哲學‧思考‧遊戲】系列圖文書的其中一本,系列書籍中還包括有《我,是麼呢?》、《情感,是什麼呢?》、《知道,是什麼呢》、《好與,是什麼呢?》《,是什麼呢》《藝術,是什麼呢》《生活,是什麼》《自由,是什麼》《幸福,是什麼呢?》共9本書。

這些連大人都不禁停下來想想的問題,卻是用童書的概念來包裝的。

書中羅列了大大小小的問題,都是孩子們常會問的問題,例如:


「人生為什麼會有痛苦?」、

「為什麼要上學呢?」

「長大有什麼好處?」

「做錯事一定要處罰嗎?」

「爸爸、媽媽你們愛我嗎?」

 

問問題是孩子表現好奇心最直接的方式,可惜的是,在台灣的教育環境和觀念中,這些問題常常會在不經意中被忽略,我們很自然地會將這些各式各樣的問題視為是孩子們無知的童顏童語。

幸好,在法國,他們面對這些問題的態度態度恰恰相反,他們認真看待孩子的每一個問題,把這些問題集結成一本本可愛的小書,用開放式的對話分享不同的想法。每個主題都和生活息息相關。每個問題伴隨著五、六個不同的答案呈現了多元的思考方向。每個答案又搭配有趣的情境插畫發展出三至四個問題。

‧思考‧遊戲】絕不是僵硬枯燥的思考訓練的手冊,更沒歸納出一套邏輯清晰的思考方法。但不論你是大人小孩,這幾本可愛的小書,絕對會讓你不停的想--而且,還想得很開心;這套書邀你進入一個又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思考遊戲,每一個問題都不是非AB的單選題。

最後的最後,它會有短短的一小段文字告訴你問這個問題,是為了什麼?那些短短的文字搭配生動插圖,讓你終於發現:想想想,的確是一件能讓你開心的事。


magicbox2007發表於 樂多10:39回應(0)引用(0)哲學思考遊戲 │標籤:哲學思考,法國繪本

《誰是蘿蕾特?》不一樣的孩子

導讀/黃筱茵

要人們接納與自己不同的個體並不容易。常態標準猶如一副巨大僵硬的框架,牢牢限制每個人的心靈。這桎梏使人們不敢接納、吝於關懷,更不願付出;殊不知跨出一步,眼前汩汩流動的是另一個心靈低吟的旋律。旋律的音色或有不同,卻都通往一處嶄新的天地。

故事主角蘿蕾特同樣是一個小女孩,外貌與心智卻與眾不同。她雖然不會閱讀,卻會做可口的水果蛋糕;她的臉大大圓圓的,綻放的微笑卻時常藏在心裡──羅蕾特是個患有唐氏症的孩子。和一般孩子一樣,蘿蕾特也愛玩、愛歡笑,只是她上的學校是「微笑中心」──一間專為特殊兒童開設的輔導學校。

蘿蕾特的生命變奏,始於「微笑中心」的校長建議蘿蕾特的媽媽把她送進普通小學參加融合教學,與一般孩子一同學習。在所謂「常態」的模組下,「不一樣」自然成了「異質」,羅蕾特的不同引人注目,她的路途自然也就埋伏了小小的石塊。來自法國的插畫家用寫意隨興的筆觸,抒情的敘述既帶有淡淡哀愁,又隱含著希望的可能。空間的留白與隨意渲染,替嚴肅主題留取呼吸與思考的空間。

文字作者巧妙鋪陳的情節,對照出面對身心障礙同儕的不同態度。蘿蕾特的哥哥和妹妹代表兩種幾近兩極化的態度:哥哥在家裡雖然很疼羅蕾特,出外卻時常佯裝陌生人,羞於承認自己和蘿蕾特的關係;妹妹愛莎則十分照顧姊姊,在姊姊被小朋友嘲笑時,會挺身而出,時時設想姊姊的優點。其實兩種態度都是兒童自然的反應。

兒童見到外貌或舉止特異的人物,有時會以近乎誇大的表情或聲調,來傳達或掩飾自己心中的不解與好奇。這時成人扮演的角色益發重要,成人自身的心態也常常是兒童直接的模仿來源。每個成人在閱讀《誰是蘿蕾特?》這樣的作品時,都該靜心思考:自己對身心障礙者究竟持何種態度,又給身邊的孩子帶來什麼樣的影響。這並非一個單線的問題,而是像迴路圈一樣,環環牽引。

詮釋身心障礙孩子的故事,常常會將主軸架設在他/她如何因著一件關鍵的好表現,改變了周遭同儕的態度,為自己贏得掌聲和友誼。這種設想或許容易預期,卻並非陳腐,而應視為一種深切的提醒:不一樣的孩子從來很難因為自身的不同受到尊重,總要完成某種「任務」,才能突破他們生命受限的難關。

梭羅《湖濱散記》裡有這麼一句話:
「倘若一個人的步伐與友伴不同,那麼可能是他聽見了不同的鼓聲。讓他隨著他聽見的音樂行進吧!無論那段音樂如何被揣量,或者多麼遙遠。」

哪一天,我們才能尊重這「不同的鼓聲」呢?《誰是蘿蕾特?》這樣的繪本並不「簡單」,因為背後蘊含的深意層層疊疊,可以做一個單純的故事來讀,故事寬廣的手臂一伸,也可以環抱好遠的天空。最妥當的方式,便是當作一個起點,繼續閱讀不同的生命,嘗試關懷的種種可能。
 


magicbox2007發表於 樂多10:13回應(0)引用(0)

June 15,2016

五味太郎經典繪本_海的另一頭 游珮芸/導讀




收藏海風的鹹味與波浪的聲音--《海的另一頭


游珮芸(國立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


繪本的封面上,有一位穿著紅色吊帶褲的小女孩,她站在沙灘背對讀者,黑髮被風吹拂著飄向左邊。墨綠色平靜的大海,近沙灘處有幾道白色的波紋,墨綠色的天空下,是留白的雲朵。

簡潔的構圖與配色,給人平衡與寧靜的視覺感觸。翻開書名頁,飛進了三隻白色海鷗。接著翻開第一個跨頁,前景不變,但是海鷗飛得更近,雲朵的形狀也變了,海平面的右方出現一條船。

簡短的文字:「海的另一頭,還是海嗎?是一直不斷延伸的海嗎?」作者五味太郎在此讓讀者聽見了小女孩的心聲。讀者看不見小女孩的長相,但是從封面、書名頁到第一個跨頁,一路看來,三張同一個視角與構圖的畫面,已經讓讀者在不知不覺中跟小女孩「同化」了,和她一起走進沙灘、凝望大海,也一起想像「海的另一頭,還是海嗎?」

...繼續閱讀

magicbox2007發表於 樂多17:25回應(0)引用(0)導讀/ 書評 │標籤:導讀,閱讀. 圖畫書

March 7,2016

腦袋敲敲! 哲學思考的散步( 新竹陽光國小_柏尼菲活動紀錄)

對象:小學五年級生22+大人28(家長+老師)

地點:圖書室閱覽空間

本文紀錄 / 呂孟舫

法國哲學奧斯卡.伯尼菲應國際書展之邀到台灣與讀者座談,知道陽光國小邀請他來校對談 上半場對大人、下半場對一個五年級班級的孩子們「大師」都來到家門了,幾番掙扎請了假去參與,果真是不虛此行……

(因為重點在孩子們,所以側記孩子們那半場,儘管上半場有完全不同的精彩...)  


 


伯尼菲:「我覺得人類最有趣的, 就是有一大堆的問題。很多是美麗的問題。」「所以我們聊天,我想先問問你們有沒有甚麼問題?! 有沒有想過甚麼問題?! 有問題的舉手。」

 

(氣氛有一種莫名的緊張幾番周折…… 然後,有人笑了)

 

伯尼菲:「你為什麼笑呢?!

孩子一「不知道。就很自然、想笑。」

伯尼菲:「不。笑,不是自然的事情;吃和睡才是自然的事情。人們因為不同的原因和事情而笑。」「所以,你為什麼笑呢? 是緊張的笑嗎?

 

孩子一:「不算是。」

 

媽媽舉手了,媽媽說:「在我們的教育裡面,很少有這樣的對談,而且對著外國人、又有很多大人在旁邊,孩子們不太習慣

 

伯尼菲:「嗯,媽媽妳不要急。」「既然媽媽妳舉手了,那我想請問媽媽:我問孩子們問題,妳為什麼要幫孩子們說明?!

 

伯尼菲:「噢~妳想幫忙。為什麼?!」「妳覺得他們遇到困難了。」

 

「所以妳不相信他們,不相信他們可以自己處理問題?!

 

「那你的幫忙其實是很自私的,因為妳不相信他們;而且妳很沒有耐性,妳覺得他們不能、妳不想等他們,妳沒有給他們機會

 

腦袋敲敲:急於出手幫忙,其實是對對方不信任,是剝奪對方的機會。

 為何不彼此為另一個人留下機會?!

 

伯尼菲:「所以我還是要回來問孩子們,你們有沒有甚麼問題呢?! 請舉手。」

(幾個孩子舉手,還是侷促而緊張的…)

...繼續閱讀

March 2,2016

活動報導-2016台北書展--法國哲學作家柏尼菲:人的存在 就是個問題

20160220 04:09 中國時報 林欣誼/台北報導

「如果你有問題的話,我不會回答,因為你應該享受問題,而非急著找答案,否則就像匆忙吃完一頓飯,只為填飽肚子,剩下生物性的、而沒有美學的自我了。」總是以「問問題」開場的法國哲學作家奧斯卡‧柏尼菲(

Oscar Brenifier),昨在台北書展掀起腦力激盪,每個發問的讀者都被他更多問題惹得團團轉,全場反應熱烈。

高高胖胖、外型像耶誕老公公的柏尼菲,是頭腦永遠動個不停的哲學博士,他直言人的笑容背後都有個悲慘故事,「但當人家問候『你好嗎?』大家總說:『我很好。』可是沒有問題就不是人,人的存在,就是一個問題。」


他自
1994年起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在世界各地成立哲學工作坊推動哲學思考訓練,之後,他又根據與法國南特爾市小學學童的教學記錄,推出《好與壞,是什麼呢?》《我,是什麼呢?》等系列童書,討論善惡、愛、友善等概念。

比如書中從「你可以偷東西吃嗎?」延伸出「如果你快餓死了呢?」「如果沒有警察的話呢?」「法律會不會不公正呢?」等思考,也從小孩最關心的「爸媽愛我嗎?」反思「沒有能力撫養孩子的父母,就不愛孩子嗎?」等問題,教孩子理解愛的各種表達方式與之間可能的矛盾。

柏尼菲視蘇格拉底為「一生的愛人」,傾服他對真理的追求,他同時也涉獵東方哲學與禪,他認為東西方哲學共通的是對僵化思考的批判,不過前者透過挑釁式的反覆質問,後者則是迂迴的提問,引人深思。

身為啟發無數家長與小孩的哲學導師,有3個小孩的他卻坦言:「自己的小孩永遠不會照你的期望走,我得不斷告訴自己,對孩子失望是正常的。」比如他從小期許孩子不要盲從追隨流行,但她18歲的女兒就是追逐時尚的人,對此他兩手一攤:「孩子存在的方式,就是跟父母說不。」

因此他也以父親角色提醒其他家長:「千萬不要拿小孩來填補或平衡你的存在,他們是獨立的個體,別打擾也別控制他們。(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