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2009 13:54

《愛麗絲夢遊仙境》文本分析

 
愛麗絲夢遊仙境
1.社會

        《大英百科全書‧兒童文學》說:「《愛麗絲夢遊仙境》把荒誕文學的藝術推到了最高水準;它並不企圖改造什麼,它所有的只是歡樂。」只有歡樂?或許還是太過單純了,《愛麗絲夢遊仙境》其實也對現實的社會,運用趣味化、荒誕化的手法,諷刺嘲弄了當時的英國的社會制度。

1政治 

A
  在書中那個荒謬的法庭與審判,呈現了是對外在法庭繁雜、混亂的規矩和無效率的過程的諷刺。而紅皇后的判詞就只有「砍頭」,或許也代表著民眾對犯罪的激情而不問是非,但實際上卻沒有人真正遭受死刑,也是一種對法律效用無用的表現,法律既然構不成真實的威脅,但書中的撲克牌仍然害怕著被「砍頭」,這或許又是一種盲從的束縛。

B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三章出現的多多鳥,建議被淚池淋濕身體的眾人,進行一場熱身賽跑(caucus),以便把身體弄乾(因為大家都被愛麗絲之前變大時哭泣而留下的淚水給弄濕了),大家毫無紀律地跑完後,因為根本沒有誰先誰後跑,多多鳥就宣布大家都是第一名,都該拿獎品。而後向愛麗絲索討獎品,愛麗絲剛好身上有蜜餞,就把蜜餞交給多多鳥發給大家。而後大家又覺得愛麗絲沒拿到獎品不公平,就問愛麗絲身上還有什麼,剛好愛麗絲身上還有一枚頂針,多多鳥就代表大家把頂針送給愛麗絲。其中的荒謬,卻也反映了現實中的政治運作,施政者把人民捐納的稅送回給人民,卻也不忘拿自己的一塊。
  

  另外,
caucas一詞源起於美國,原來指在政黨領袖會議中討論競選活動或政見,在英國則指由委員會所組成的政黨組織的嚴整體系。通常被視為用來攻擊敵對政黨的一種濫用詞彙。一般認為,卡洛爾在此可能是暗諷政治界的缺乏紀律和果斷,總是在同個圈子繞圈跑,一事無成,卻都想分到一些紅利。

C
  而在第七章(瘋狂茶會出現的瘋狂的製帽匠(
Mad Hatter ),有人說,其由來其實是十九世紀時,在惡劣工作環境中水銀中毒的可悲工人。

  在十九世紀的英國,製帽工人用含有汞的溶劑,將毛皮製作成毛氈。在通風極差的環境中,工人被迫吸入大量含汞的氣體,當體內累積一定程度的水銀後,開始呈現出所謂的瘋帽匠症狀( The mad hatter syndrome )。其症狀包括:發抖,失去協調感,說話模糊不清,掉牙,記憶力減退,沮喪與焦慮。直到今天,瘋帽匠症狀仍是對汞中毒患者的普遍稱呼。

    但國內研究兒童文學的幸佳慧小姐,在商周版的導讀只說,這個瘋帽匠只是卡洛爾在暗指一位牛津的家具商,喜歡戴高帽又個性古怪,然而,丹尼爾雖然有戲擬出這位家具商的形貌,卻也偷加了點東西進去,把當時的首相班傑明德斯來利Benjamin Disraeli也畫了進去,其中隱含的政治意味,也因此變得濃厚起來了。
瘋帽匠
布萊德利


 

 
丹尼爾的插圖,和另外一位政治漫畫家卡洛爾佩勒格立尼(Carlo Pellegrini)所畫的德斯來利畫像。




 

2教育
  在教育方面,卡洛爾用趣味的方式在書中呈現當時英國的教學方式。比方說,愛麗絲就曾在身體變大變小時,嘗試背起乘法表,以證明自己還是愛麗絲(請見下文3愛麗絲自我定位和成長的過程)「讓我想想:四乘五是十二,四乘六是十三,四乘七……噢!天哪!我從來就沒辦法算到二十」。或者在《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三章〈一場競賽與長篇故事〉當中,老鼠背誦起落落長的歷史知識,說是這樣就能使大家的身體變乾了,但一點用也沒有。

  愛麗絲在書中把詩句背得七零八落,例如在〈淚池〉中,愛麗絲試著唸「小小鱷魚」這首詩,但唸出來的詞句都不是原來該有的樣子;在〈毛毛蟲的忠告〉複誦「你老了,威廉爸爸」給毛毛蟲聽,結果也是全都不對;在〈龍蝦方塊舞〉唸課文「那是懶人的聲音」,愛麗絲依然唸得很奇怪,就像是嘴巴自己把話說出來。卡洛爾運用文字上的諧擬(parody)技巧,將其改動得具有趣味性,甚至反原來的意義,造成另一種反叛的惡搞。

  並且,藉由故事內假龜誇耀自己壆校很棒,有教導洗衣,但其實是利用當時寄宿學校列帳單給家長時,會連同教導科目和寄宿生代辦事項(洗衣)都放入同一明細的緣故,巧化成科目。可以看出作者在書中對教育制度的玩弄和戲耍。

 3宗教

  愛麗絲掉入兔子洞後,降落在一個大廳內。發現了可以使自己身體變大變小的食物。瓶子上不同於一般標誌著毒藥或者危險的圖案,反而寫著喝我。而接在「喝我」的瓶子後面,出現的「吃我」的蛋糕,實在很難不讓人聯想到《聖經》。「吃我」和「喝我」,其實就是基督教的「聖餐」概念,也就是基督要教徒吃糕餅如吃祂的肉,飲葡萄酒如飲牠的血這個意象。雖然道吉森本人拒絕這樣的解讀,但尤其他生在新舊教交替的年代,對宗教一板一眼的父親喜歡在文學、藝術、戲劇中尋求宗教的影子。也因此,卡洛爾本人對此也有反抗,《愛麗絲夢遊仙境》絕對不是一個因循著教養孩童而生的兒童文學,這也是它會在1865那個年代受到極大歡迎的原因。

  《愛麗絲夢遊仙境》以維多利亞兒童教育的戲仿作為主軸,旁及作者對於社會體制的影射與反省。茶會、法庭、槌球賽都是成人世界的場合,愛麗絲在這些社會活動中的的格格不入,正好間接批判體制荒謬的一面。

2.文字遊戲
  《愛麗絲夢遊仙境》是一部非常特別的兒童文學作品,卡洛爾在書中玩弄大量的具備邏輯性和思考性的文字遊戲,以及各種無厘頭的概念,這些特徵也是《愛麗絲夢遊仙境》值得被拿出來討論的地方。對於兒童來說,必須對詞語要有基本的概念,才能了解書中所出現的文字遊戲的趣味。因此,年紀太小的兒童,或許就看不懂;反之,若其思考已經能夠進行和詞句有關的抽象思維,那麼《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文字遊戲將會讓兒童體驗更開闊的思考方法。歸納卡洛爾在書中所玩的文字遊戲,可分為三種類型:

1諧音雙關:利用諧音字造成對話雙方在情境理解上的誤會。 

 

 A
  在第三章老鼠說故事的時候:

  「我的故事(tale)又長又悲傷!」老鼠轉向愛麗絲,並嘆了口氣。

  「它的確是條長尾巴(tail),」愛麗絲說,並低頭疑惑地看著老鼠的尾巴,「但你為何說它悲傷呢?」(高寶版,P34)

  在這裡,「尾巴」(tail)和「故事」(tale)同音,所以愛麗絲弄錯了,而其後接的是一個圖像詩,詩的形狀恰好像是老鼠的尾巴,此安排形成一種趣味。

 

    B

  「喔,請當心妳的行為!」愛麗絲叫道,並且在一陣驚恐中跳上跳下。「喔,他寶貴的鼻子要不見了。」當時一個特別大的煮鍋飛掠過嬰兒身邊,差點就把他鼻子打掉。  
  「假如每個人能少管閒事,」女公爵用嘶啞的咆哮聲說:「這世界就會轉動的快多了。」
  
  「那可不見得,」愛麗絲說,很高興有機會炫耀一些自己的知識。「試想白晝和黑夜會發生什麼情形!妳知道地球繞其軸心(axis)自轉一周要二十四小時……」
  
  「說到斧頭(axes),」女公爵說:「把她的頭砍下!」(高寶版,P61~62)

女公爵將軸心(axis)聽成斧頭(axes)因此造成誤會。

    C

而愛麗絲在瘋狂茶會中也有一段和帽商的對話:

  愛麗絲微微地嘆口氣。「我想你應該利用時間做點較有用的事,」她說:「而不是把它浪費在說沒有謎底的謎語上。」 
  「假如你和我一樣認識時間的話,」帽商說:「妳就不會說浪費『它』了。應該說『他』。」
  
  「我不懂你的意思。」愛麗絲說。
  
  「妳當然不懂!」帽商說,同時輕蔑地搖晃他的頭。「我敢說妳甚至從來沒和時間說過話。」
  
  「或許沒有吧,」愛麗絲謹慎地回答:「但我知道學音樂要打拍子(beat time)。」
 
  「啊!原因就在此,」帽商說:「他受不了打擊的。……」(高寶版,P72~73)
    
  這也是文字遊戲所造成的趣味,從時間(time)這個字意外地延伸到打拍子(beat time),又說他(時間)受不了打擊,彷彿將時間擬人化。而後面(P74)有一小段也是和時間有關係,帽商唱了一首歌:「高高飛在天空上,像個茶盤在飄盪。一閃,一閃———」,而被紅心皇后說是在「謀殺時間」,原因就是歌詞中的twinkle除閃亮外,亦有瞬時、短時間的意思,所以皇后才會說出謀殺時間這樣的話。   

 D
  而之後,愛麗絲遇到假龜有一段對話也是:  
  「我們小時候,」假龜終於繼續說,雖然還不時地啜泣,但已平靜多了,「上的是海底的學校。老師是一隻老烏龜……我們通常叫他陸龜先生……」  
  「你們為何叫他陸龜,如果他不是的話?」愛麗絲問。
  
  「我們叫他陸龜(tortoise)是因為他教導我們(taught us),」假龜生氣地說:「妳還真蠢!」(高寶版,P96)
    
  假龜說他們老師是一隻烏龜(也就是甲魚),可是管他叫陸龜(
tortoise),愛麗絲百思不得其解,假龜卻生氣的說是因為他「教導我們」(taught us)。

    E

  假龜在後面(P9899)還有同樣的奇怪邏輯,就是他們上課的時間,第一天十個鐘頭,第二天九個鐘頭,以此類推,課程時間會一天比一天少,假龜說這就是課程之所以叫做lessons的原因,這其實是利用課程lesson和減少lessen同音的關係。

    F

  在後面〈龍蝦方塊舞〉的另一段對話也很有趣:

  「謝謝你,」愛麗絲說:「這實在很有趣,我以前對鱈魚從來沒這麼了解過。」  
  「妳想知道的話,我還可以多告訴妳一些,」獅鷲獸說:「妳知道為何把牠叫做鱈魚嗎?」
  
  「我從沒想過這一點,」愛麗絲說:「為什麼?」
  
  「因牠們處理靴子和鞋子。」獅鷲獸神情嚴肅地回答。
  
  愛麗絲完全迷糊了。「處理靴子和鞋子!」她語氣困惑地重複一遍。
  「哎,妳的鞋子用什麼處理的?」獅鷲獸說:「我的意思是說,是什麼東西使它們閃閃發亮的?」  
  愛麗絲低頭看看鞋子,考慮了一下才回答:「我相信,它們是用黑鞋油處理的。」
  
  「海底的靴子和鞋子,」獅鷲獸繼續以低沉的聲音說:「就是用鱈魚(whiting)處理的。現在妳知道了吧。」(高寶版,P104)
  
  原文中的
whiting同時有鱈魚和擦亮東西用的白堊粉之意,這也是利用文字的意思去做變化,只不過這次是出自同一個字的不同意思。   

 G
 
   假龜和愛麗絲在下一章〈龍蝦方塊舞〉接著也有一段對話:  
  「他們一定要有海豚跟著,」假龜說:「任何聰明的魚到哪兒都會有海豚相隨。」
  
  「不是真的吧?」愛麗絲以相當驚訝的口氣說。
  
  「當然是真的,」假龜說:「哇,假如有隻魚來找我,並告訴我牠要去旅行,  我就會問『和什麼海豚(porpoise)去?』」
 
  「你說的該是『目的』(purpose)吧?」
  
  「我說怎樣就是怎樣。」假龜以防衛性的口吻回答。……(高寶版,P105)
   這裡「海豚」(porpoise)和「目的」(purpose)的發音相似,愛麗絲糾正了假龜這個錯誤,但假龜卻不承認。   

  
以上種種例子,都是卡洛爾利用諧音字或單字的一音多義造成人物在情境上誤會所產生的趣味,這些情節產生出對「語言」的思考,人在表達和思考的過程,如何透過語言來溝通?怎樣溝通?都可以用輕鬆的方式引導兒童從這裡進行思考。   

 2「玩」句子:   
  在不違背文法規則的前提下,顛倒文字排列順序,製造對話雙方雞同鴨講的無厘頭。
  
  語句的意義往往具有方向性,只能順向理解,不能逆向操作,如果硬是把句子倒過來理解,也許不違背文法規則,但是語句的意思就完全不一樣,在對話情境當中可以製造出雞同鴨講的無厘與趣味。例如愛麗絲在〈瘋狂茶會〉中的一段對話:
  

  「好耶,我們現在可以來點好玩的了!」愛麗絲心想。「我很高興你們開始猜謎語了。我想我猜得出來。」她大聲的說。
  
  「妳的意思是說,妳認為妳可以找出它的答案?」三月兔說。
  
  「就是這個意思。」愛麗絲說。
  
  「那麼妳就應該把話說清楚。」三月兔繼續說。
  
  「我說了,」愛麗絲急忙回答:「至少…至少我把要說的意思表達出來了…那是一樣的。」
  
  「一點都不一樣。」帽商說:「妳乾脆說『我看到我要吃的』和『我吃我所看到的』是一樣的意思!」
  
  「妳乾脆說,」三月兔補充說:「『我喜歡我得到的』和『我得到我喜歡的』是同一回事!」
  
  「妳乾脆說,」睡鼠也加了進來,牠似乎是邊睡邊說:「『我在睡覺時呼吸』和『我在呼吸時睡覺』也是一樣的!」(高寶版,P70
  

  這裡似乎很混亂,原因是愛麗絲和三月兔的理解不同,三月兔要求愛麗絲「怎麼想就怎麼說」(
you should say what you mean),可是愛麗絲認為她的確是「說出我想的」(—at least I mean what I say-that’s the same thing, you know.)。但三月兔他們仍是自顧自地接著舉出例子駁斥愛麗絲,從帽商、三月兔和睡鼠舉的例子來看,將句子的前項與後項顛倒過來,句子意義就完全不同,一旦把前後句顛倒,意思就完全不同了,如帽商說的「我看到我要吃的」和「我吃我所看到的」,兩句的意思就相差十萬八千里。 

 3企圖突顯語言、結構和觀點之間的關係、言談失焦的趣味性
 
  這種文字遊戲是卡洛爾為了呈現對話情境中對話者之間言談錯失焦點的混亂場面:每個人都各講各的,絲毫沒有顧及應該在聽者可以共同理解的內容基礎上進行對話。例如愛麗絲在淚池遇見一群溼透的動物,在討論如何將身體弄乾的一大段對話中,大鸚鵡、老鼠和愛麗絲等各自陳述的內容對其他人一點建設性也沒有,因此使討論呈現混亂失焦;愛麗絲在參加瘋狂茶會時,與帽商、三月兔和睡鼠的對話,也是常常偏移話題。
  

  卡洛爾在《愛麗絲夢遊仙境》中所玩的文字遊戲,顯示出一種無稽的趣味,而各種矛盾的對話、無厘頭的情節也為故事增添許多喜劇效果,以上三種文字遊戲,在本書中時常可見。

3.夢

或許用異類來稱這兩本可謂是經典的兒童文學名著,仍不失為過。

  愛麗絲這兩本,最特別的地方就在於夢這點,如大家所知,夢境常常呈現詭奇的狀態,前一秒你還在教室內,下一秒你不曉得為何就已經在家裡吃飯,隱約感覺到中間好像少掉什麼歷程,卻有種理所當然的跳動。在《愛麗絲夢遊仙境》內,愛麗絲從井內跟隨兔子來到了大廳,因為想進去小門內的花園,喝了藥水和吃了蛋糕而變大變小,中間又經歷過了被自己的淚水湮沒,和鳥類們比較跑步來把身體弄乾,來到兔子的家然後因為身軀變大把房子給填滿,之後在身體變小後偷偷溜離開,和毛毛蟲對話完後吃了蘑菇脖子又變長的被鴿子誤以為蛇,等到終於恢復成原來大小後,來到公爵夫人的家,參加完三月兔和瘋帽匠的茶會,又不知不覺回到原來的大廳,穿過小門,來到花園。愛麗絲兜了一圈又回來,但故事中出現的地方感覺上只有模糊的連結,愛麗絲與其說是經歷完整的故事,不如說是,一個又一個夢境不斷地接連碰撞地引領她跑來跑去,而在故事末頭,部分的夢境人物又聚集在一塊,愛麗絲就在混亂中醒了過來。

        而場景間的穿梭,覆而回返、人物的混亂和變幻無常,同樣都是夢的特質。笑臉貓的忽而消失、忽而出現,可以看出夢境人物的不斷復返和出沒的詭異特質。不規則的故事行進和人物之間莫名其妙的聯繫,可以看出夢的難以測定的性質。

 4.愛麗絲自我定位和成長的過程

  1身體變換vs自我認知 :  
  
《愛麗絲夢遊仙境》內,愛麗絲的身體忽大忽小,甚至等到她好不容易調整回來原來的大小後,都覺得怪怪的。而這過程,其實是愛麗絲對自我存在的定位。

  事實上,在愛麗絲的身體尚未變化,仍在井裡不斷掉落的同時,她就已經思索著自己該不會變成別人,天哪,天哪!今天發生的事情都多麼奇怪呀!昨天一切都很正常。不知道我是不是昨天就變了個樣?讓我想想,今天早上起床時我是不是平常的樣子?我似乎還記得,那時就覺得好像跟平常不一樣。如果我已經不是自己的話,那麼我該問問:我到底變成誰啦?啊,這真是一個難題呀!」之後她開始猜測自己到底是變成了頭髮又長又捲的艾達,還是什麼都不懂的瑪貝爾,但在她連續背九九乘法表和詩都背錯後,開始挫敗地承認自己變成了瑪貝爾,然後說除非自己變成了別人,而且是自己喜歡的人,不然她不想離開,太丟臉了。這裡可以看出愛麗絲對所謂的「我」,仍有相當的認知不明。
  
  而經歷了一連串的體態變化,愛麗絲對自我已經產生相當大的質疑了,因此在第五章她碰上毛毛蟲時,才會出現這樣的對話。
  

  「你是誰?」毛毛蟲問。   
  這實在是個不太吸引人的開場白。   
  愛麗絲很不好意思地回答,「我……我不太清楚,先生,就目前來說……至少我今早起床的時候還知道自己是誰,但我想從那以後我一定已變了好幾次了。」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毛毛蟲嚴肅地問。「自己好好解釋一下!」
(高寶版,P49)

    身體上的改變並不等同於自我的改變,但這對幼小的愛麗絲似乎仍是太艱深了。整個夢遊仙境,其實也是愛麗絲在古怪的遭遇中,展現對自己改變的驚惶到適應,因而確立自我的歷程。從一開始身體變大的哭啼,到最後無懼於體型的變化,甚至利用優勢大鬧法庭的無所畏懼,不也是一種愛麗絲因為確立自我定位的轉變嗎?

 2異世界--成長小說慣例:  
  而在奇幻文學中,將少男少女闖入異世界,從中生活,展現生存的韌性,和自我角色的確認,其實也是常見的課題。卡洛爾在書中,就藉由愛麗絲在夢中世界遭到隱性的死亡威脅,還有對平常安全處所:廚房,的屬性轉換,讓愛麗絲遭逢到與平日不同的生存環境。
  

  不同於哪種安全的兒童文學,道吉森在一開始愛麗絲掉進深的像是永無止境的兔子洞時,其中就透過愛麗絲之口,傳達其中暗藏的危險性。 

     「『喔!』愛麗絲心想,『跌這麼一跤以後……即使從屋頂跌下來,我也不會大驚小怪!』(這很有可能是事實)。」(高寶版,P16) 

  愛麗絲掉了那麼長段的距離,其中的危險性,絕對比從屋頂上摔下來更高。也因此,其實打從愛麗絲闖入異世界開始,就已經身處在一種死亡威脅的無處不存在的空間狀態。身體的忽大忽小,不僅造成身分認知的困惑,也讓她被自己的淚水淹沒、差點被哈巴狗吃掉等極度危險的遭遇。

  愛麗絲在變小的時候,曾緊張地自言自語說:
說不定會不停得變小,最後就像蠟燭的火苗熄滅那樣,消失得無影無蹤。那時我會變成什麼模樣呢?」火苗熄滅後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這恐怕是愛麗絲第一次思索到自己的存在恐怕會不見,書中雖然淡淡描寫過去,沒有讓愛麗絲受到實質上的傷害,卻也逼使愛麗絲從原有的、安全的現實生存環境,跳動到一個古怪和危機無處不在的非安全地區。而愛麗絲的東奔西闖,其實不也是和一般要求小孩子乖乖不動,待在同一個地方玩的「安全」,起了極大的區隔嗎?  

  而愛麗絲身體的變化關涉到食物,而食物之於廚房,往往是重要的文學和心理的意象。在一般文學中,廚房是提供家庭穩固的中心,食物亦可讓兒童產生飽足感,滿足心理和生理需求。但在《愛麗絲夢遊仙境》內,道吉森顛覆了食物與廚房的慣常的安定性質:愛麗絲每次喝進或吃下食物,身體就會產生難以預測的變化,並且改變後的身體不見得與周遭環境協調,是以愛麗絲身體變大時,會不自覺地(因為情緒的焦躁)而傾向暴力,身體變小時,卻又會脆弱得而難以自保。但自從吃下兩邊各自擁有讓身體變大和變小的蘑菇後,她逐漸開始能按照自己的希望和當時情境需要來控制身體大小,對於身體的變化,也更見怪不怪,或者利用了。

  至於廚房,在書中,則轉變成包含了暴力、吵雜和亂象層出的地方:第六章內,公爵夫人的廚房,鍋碗瓢盆齊飛、各種吵雜的聲響充斥,而這位下巴突出、醜陋、個性古怪,認為自私是推動世界的力量的女主人,則儼然和傳統兒童文學中,那些和藹可親、溫柔,充滿善意的廚娘和母親,顯示極大的對比。在
愛麗絲夢遊仙境內,廚房,早已不再是提供穩固安全感的溫馨象徵,反而變成了逼迫愛麗絲適應成長的處所。  

  著名的德國當代小說家麥克安迪,在其作品《說不完的故事》,安排了一位怯弱肥胖的男孩進入書中世界,他在裡面變得無所不能,聰敏睿智、英勇威武,成為書中世界的救世主。但卻逐漸沉浸在自己扮演的角色內,蒙蔽自己,差點失去對現實的記憶,回不去。終究正視真實的自我,獲得真正的勇氣,成長褪變。這種利用脫離原有的安全世界,來到異世界而從中得到成長和自我定位的故事,其實也是奇幻文學常見的慣例。
  

  《愛麗絲夢遊仙境》則是一則追尋故事,包含許多嘗試性的歷險,而故事結尾,愛麗絲恍然發現,仙境的一切原來不過一場夢,一場試驗,她脫離了恐懼,最終還是回到姊姊的保護與家庭的懷抱,而在其中,也獲得對自我的肯定。

5.人物和指涉  
  由愛麗絲夢遊仙境是道吉森和利德爾Liddell家三姐妹,還有其好友道格華斯Duckworth一同出遊時,為了滿足這三姐妹(尤其是愛麗絲)而完成的,故很多人物都和現實中的人物重疊,運用同音或者形象的借用來找造成趣味的效果。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插畫家,是畢業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丹尼爾John Tenniel,他受過嚴謹的藝術訓練。一八六三年,丹尼爾在英國著名的雜誌笨趣》(Punch擔任漫畫師,被引薦擔任《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插畫家。

    
 然因道吉森自己是於愛麗絲10歲時重新整理故事,並找資料親自為故事畫插圖,並在1865年耶誕節前將這本名為《愛麗絲地下探險》 Alice's Adventures Under Ground)的作者手工書交到愛麗絲手上,此書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前身,後來才經友人勸服,修改出版成《愛麗絲夢遊仙境》。由於《愛麗絲地下探險》本身就有道吉森本人的插畫了,對於插畫構成自然心有底圖,加上他的藝術涵養又高,對於插畫的主導和控制相當嚴厲。一場合作下來,丹尼爾畫得挺是委屈;有了前車之鑑,丹尼爾狠狠拒絕道吉森希望他再次為《鏡中奇緣》做畫的邀請。沒想到道吉森的固執個性後來還是硬逼著丹尼爾繼續合作。

  丹尼爾的插畫本身又戲擬了很多藝術和政治上的趣味,也因此成為愛麗絲迷另一個研究的重點。

A
Alice Liddell
     《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作者卡洛爾,原名道吉森Charles Dodsson,這是他幫愛麗絲拍照的照片,其實可以看到說後來丹尼爾John Tenniel插畫的愛麗絲和真正的愛麗絲長得不一樣。當時道吉森送給丹尼爾的照片是另外一位孩童朋友Mary Hilton Badcock,但根據道吉森在兩本愛麗絲出版後的信,可以看出丹尼爾並沒有採納那張照片。





B

多多鳥   愛麗絲夢遊仙境第三章出現的多多鳥,據說可能是道吉森(卡洛爾的原名)而來,據稱道吉森對於一般成人社交界很不自在,在自我介紹時常口吃,說成:我是道道吉森。(I am Do-Do-Dodgson),剛好和多多鳥(DoDo)的發音一樣。此外,在丹尼爾John Tenniel插畫的多多鳥,故意保留人類的手,右手還特地留了一截學者袖,是暗喻。另外,此章出現的鸚鵡The Lory是愛麗絲的姐姐Lorina Liddell,小鷹The Eaglet是愛麗絲的妹妹Edith Liddell,而鴨子The Duck是指當時和道吉森他們一起共遊的朋友(也是他同事) Reverend Robinson Duckworth

DoDo
  而多多鳥的圖畫,據說道吉森曾嚴格要求丹尼爾親自到博物館考察像是怎麼描繪多多鳥的樣子,於是這幅插畫其實取材於這幅由
Jan Savery所繪,收藏在牛津博物館的DoDo(1651) 愛麗絲也常到這個博物館玩。


  在第六章小豬與胡椒,出現的公爵夫人,丹尼爾其實戲擬了16世紀法蘭西斯畫家昆丁馬賽斯Quintin Massys 的畫像古怪的老婦人(A Grotesque Old Woman1513),而畫中的這名老婦人Ugly Duchess被認為是Margaretha Maultasch,一位14世紀Tyrol的公爵夫人和Carinthia的公主。是歷史上有名的醜女。Maultasch就意指像口袋的嘴巴pocket-mouth。因為這幅畫是在她死後兩百年才畫出來的,所以和她本人有多像就不清楚了。
古怪的老婦人
伯爵夫人 












譯本

 A

  根據紀錄,清末宣統皇帝的英文老師莊斯敦即曾以口譯的方式,把愛麗絲的故事說給宣統皇帝聽。然而因為卡洛爾運用大量英文文字遊戲,造成種種荒謬離奇的笑料,是很難翻譯成適當的中文的,不知當時幼小的末代皇帝對愛麗絲的印象如何?

 B

  《愛麗絲夢遊仙境》在台灣最早可見的中文譯本,大概要屬文字學家趙元任先生於民國十年左右譯介之《阿麗絲漫遊奇境記》,當時是1922由商務印書館出版,據說書名還是胡適改訂的。今日則是水牛出版。而《鏡中奇緣》的第一個中譯本也是趙先生翻的,但非常不幸地,在1932年日本轟炸上海時毀了稿子,直到1968年才在美國出版。他的譯筆活潑、俏皮,遇到難譯之處,往往大膽的另創一段文詞取代。但這譯本,尤其相隔六十年,其中運用當時的白話和俚語,現代人讀起來不免感到有隔膜。其後此間陸續出現過各種版本,節譯或改寫兼而有之。

 C

  而一九九二年,文學家和畫家奚淞翻譯的《愛麗絲漫遊奇境》由漢聲出版,收錄於青少年姆指文庫內,編號13,他在譯序自承參考趙元任的版本,重新譯述一遍。而此版本的插畫使用的是卡洛爾的親筆插畫,也就是《愛麗絲的地下探險》的圖,而非一般通行的約翰•丹尼爾的插畫。

 D

  二零零一年,小知堂將《愛麗絲夢遊仙境》和《鏡中奇緣》分開出版,收錄在世界文集系列內,翻譯分別為王惠仙和林望陽,插畫是國人所繪的,但可看出仿丹尼爾插畫的風格,是國內出版社常採取的策略,請國內插畫師模仿名家作品減少版權支出(經典作品《小王子》也常看到這種做法)

 E

  二零零五年,商周曾出版一套商周經典名著,愛麗絲是第19本被收錄的作品,由賈文浩、賈文淵兩人合譯,此版本除了將愛麗絲夢遊仙境和續集收錄多位教授的導讀和推薦,從背景、心理學、對現代影視的貢獻,插畫家丹尼爾的戲仿都有寫到,譯注也相當清楚,除了一般針對英文文字遊戲的解釋外,另外一些引申的涵義、書寫的背景都有交代得很詳細。插圖採用的是約翰•丹尼爾的原版插畫。

 F

  二零零六年,高寶出版了《愛麗絲夢遊仙境 & 鏡中奇緣》,陳麗芳譯,譯者資料為民國四十八年生。淡江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高雄市立志工商英文專任教師、高市YMCA英文專任教師、中正預校英文專任教師。目前為專職譯者。此版本收錄兩部作品外,另外請國立中興大學外文系副教授劉鳳芯分就撰寫兩書兩篇導讀,插畫使用丹尼爾原版畫作。

  國內出版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多半將兩書合併,或者只取愛麗絲一書,《鏡中奇緣》鮮少獨立出書或者在書名上註明。且常列於經典系列內出版,通常都會有一篇以上的導讀或者介紹,也會有簡單的譯注來補充。(又:這是全文收錄而非刪減後的版本)

 

影響

  在英國,愛麗絲風行的程度相當驚人,人們到處可以見到由愛麗絲故事的角色做成的各種紀念品。富士比於1928年拍賣過愛麗絲故事的原稿和插圖(也就是所謂的《愛麗絲地下探險》),在當時曾創下一萬五千四百英鎊的紀錄,金額差不多等於今天的五十萬英鎊。

  一百多年以來,《愛麗絲夢遊仙境》已經成為世界文學中的經典作品,其改編成戲劇、電影、芭蕾舞、輕歌劇、默劇、木偶劇、動畫片等多種藝術形式無數次。其中最著名的莫非迪士尼於改編而成的同名動畫電影,故事的主線仍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但也揉合了不少鏡中奇緣的場景。最新的電影版本是由提姆波頓執導,強尼戴普飾演瘋帽匠、澳大利亞新人Mia Wasikowska扮演愛麗絲,尚未上映。

  由於愛麗絲故事的廣泛傳播,還在世界各地產生了眾多的卡洛爾迷,英國、北美、日本、澳洲和加拿大都成立有卡洛爾協會,定期集會,出版研究會刊。

  而在1982年,在西敏寺大教堂的「詩人之角」,在拜倫、艾略特像的旁邊,英國政府特地塑了一尊卡洛爾的紀念像。

  而當年,語言學家趙元任所翻的《阿麗思漫遊奇境記》在中國出版時起了很大的迴響,周作人還特別寫了篇推薦文章,而沈從文甚至還在1928年花了三十天的時間,創造了長篇童話故事《阿麗思中國遊記》,這部作品也成為中國現代兒童文學史上最早的長篇童話。

各種版本



各式版本

各式版本

  一百多年來,為《愛麗絲夢遊仙境》做新插畫的後輩也多不勝數。愛麗絲去世前,收到世界各地贈與的不同版本,就超過兩百五十種。當今,不少著名插畫家前仆後繼要為愛麗絲塑造新風格,例如1907年亞瑟‧拉克漢(Arthur Rackham)古典風、1986年拉‧史德曼(Ralph Steadman)的漫畫風、1988年安東尼布朗的超現實風格、1999年莉絲白‧茨威格(Lisbeth Zwerger)的淡雅都會風、海倫‧奧森貝里(Helen Oxenbury)的現代鄉村派,2003年伊森‧吉斯里(Iassen Ghiuselev)的寫實派,跟羅伯‧沙布達(Robert Sabuda)的精緻立體書等等。在英國,沒有一個故事受到這麼多人的青睞,讓大家一讀再讀,也一畫再畫,愛麗絲在每個人心目中的樣子都不一樣!

愛麗絲地下探險

  愛麗絲在她七十三歲喪偶後,開始變賣一些家產,包括在1928年她也出售道吉森親自製作的手工書《愛麗絲地下探險》。這本書在倫敦的蘇富比以154百英磅賣給一位美國的骨董書商羅森巴哈(Rosenbach)。愛麗絲八十歲時,受邀前往美國去慶祝道吉森的百歲誕辰活動,當年購得《愛麗絲地下探險》的羅森巴哈邀請愛麗絲到家中作客,那時羅森巴哈早已用十倍的價錢把書轉售給一位富商。該名富商當晚也一同受邀餐會,《愛麗絲地下探險》被他裝在一個極為堅固、防水防火的金屬盒裡。這本手工書幾番轉手都以驚人的高價售出,最後在1948年由美國一個社團購得,轉給美國圖書館協會,協會的代表路特‧依凡(Luther Evans)搭乘伊利沙白女王號,將此書帶回它的故鄉送給英國的人民,以感謝英國在二次世界大戰對美國的鼎力相助。所以,我們現在才能在大英圖書館裡看到這本原稿書。

  現今流傳的版本則是1864年,道吉森跟插畫家丹尼爾合作的作品。雖然世人多以丹尼爾版本為《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宗師,但得知這段歷史的書迷,為了看道吉森的原創心血,會老遠走訪倫敦大英圖書館的展覽室看道吉森自寫自畫的。這本書後來在大英圖書館與蝶蛹出版社的合作之下於1985年正式出版。

資料來源:
1
英文維基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ice%27s_Adventures_in_Wonderland
2
Lenny's Alice In Wonderland site
http://www.alice-in-wonderland.net/
3
文化消費標示
http://www.storynest.com/Culture_Consumption_Label/index.htm
4
奇摩知識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306050900091

  • lucialucy 發表於樂多回應(4)引用(0)英語文學 >> Lewis Caroll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4 │累計人次:38782 │標籤: 奇幻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8837301

    回應文章

    從分組報告衍生到個人報告,內容恐怕會不斷增生啊@@
    | 檢舉 | Posted by 玥璘 at May 1,2009 14:31

    非常有條理的分析哪,受教了 感謝!
    | 檢舉 | Posted by A-Ko at May 13,2009 02:42

    看得很過癮~謝謝你的分享~
    | 檢舉 | Posted by FJ;J;OR at September 1,2010 08:34
    你的理論十分精闢
    因為我最近也在重新閱讀這本書所以我有個小小問題
    愛麗絲掉進兔子洞時 她好像沒有背九九乘法表
    她好像是在身體變大變小時才背的 第二章眼淚池的時候 不知道您是在哪個版本看到他在掉進兔子洞時有背九九乘法表??

    絕無冒犯之意
    僅屬交流
    ---------------------------------------------
    版主回覆:
    那個,稱不上理論,只能說是整理吧。

    剛剛找了書對照一下,確實弄錯時間了,感謝提醒。晚點更改。
    | 檢舉 | Posted by 路人 at March 17,2012 22:50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