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2012 15:43

陳克華《老靈魂筆記》

  在昨晚,我對《老靈魂筆記》是抱著一種極差的印象睡著的。白天醒來,再翻了翻前頭,感覺倒也還好,有些文章是偏平庸沒錯,也有些文章頗可觀,那樣的頻率是正常的,整本散文集中,很難偏偏都是頂尖,水準齊一,總有些或高或低。不過,可能是《老靈魂筆記》對作家近期文章太過一網打盡了,有一兩篇文章,對書寫者自己的意義可能高過讀者從中的感悟,也有些難以說不好,但更適合填報紙空格的觀察台灣社會的小短文,水平一旦稍低過我內心「可以出版」的底線,難免就拉壞了整體印象。
  仔細想想,印象最深刻的,可能還是作者在醫者與文人間的拉扯,特別是,醫生與出櫃同志文人的拉扯,有時我會覺得那樣聲嘶力竭地述說自己受到的傷害,對旁人無知誤解予以苦澀嘲弄,未免太不含蓄了點,不喜。但從代序仍在這些身分矛盾上停留,可以看得出來這的確是糾纏作者許久的心結。一時要放開,是艱難的,但較難脫逃吐苦水、述怨氣的性質,也讓這類文章難以跳拔出高度。

  再者,便是書腰上的「衣櫃裡的秘密」,那些同志情往。不可否認的,對於作家標籤式的印象,確實每每會在那主題符合的文章上格外注目。〈我於青春無悔〉,是陳克華(對我而言)會過於激動哽噎的行文,和文章最符合的。同志、愛滋的陰影,親眼目睹衰弱的恐懼,以及羞恥。那樣的情感力度,和那樣的情緒,不單只是贏在題材的特別,還有感受的深刻。不過,我也得承認,我比較容易受到死亡的吸引,特別是人如何處理死亡這件事。也因此,輯一「死亡」,是最有感覺的,〈傷逝〉、〈與死亡密談〉都很喜歡,繼續讀下去,輯二「生活」平凡了些,我對美麗的設計心有嚮往,但那樣的熱淚盈眶、喜極而泣、欲仙欲死,對比著對粗製濫造衣服的不可原諒、悲如泣血,〈雲朵們想念的衣裳〉激動地叫我有些尷尬。那樣的感想不是沒有過,但情感的程度有差異,難免就隔閡了。到了輯三「旅行」,〈兩個古巴〉很有意思,〈在博物館遇見詩〉則是我喜歡的散文類型,用文青的方式去梳解著某些觀察,拓開了日常事物的深意。輯四「同志」大概是感觸上的第二次高峰,接下來的輯五「切片」、輯六「花蓮」就走下坡了。

  相對於小說,散文我更需要頻率對了。我比較偏好清冷淡雅的文字,不能說是無感,但陳克華散文的聲腔,對我並無太大魅力。而我後來才發覺,自己對於幾篇以「他」代「我」,表面上抽離,卻反而更陷溺的文章有種彆扭的反感。(不過,去探討作者為什麼喜歡這種筆法倒頗有意思)整體來說,稍嫌敏感激動的情感程度,即便有些感觸可觀,又有種疏離擋在那,總覺得,太不節制了?倒是有幾篇較淡然的小滋小感,再翻了翻,倒是不錯。


  • lucialucy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華文文學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23 │標籤:散文,性別,醫療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881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