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011 18:40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不同的媒介,不同的詮釋

 

(延伸可入:《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真實的人物)


  早在很久之前,《冰與火之歌》的影集已成為我噗浪河道上的熱門話題,一波又一波的好評非常有勸誘人的力量。眼看眾人紛紛沉淪,讓我對於自己到底該不該執著於瓊恩的捲毛和凱特琳過老而堅持不看陷入懷疑。而我父母決定在暑假兩人自行旅遊,又順帶給了我一個觀賞的機會,在第一集的鋪陳後,第二集那簡直是覺醒般的精彩度,告訴這坑果然不掉可惜啊!

 

  《冰與火之歌》開始的時間點,坐落在一個新王朝的建立與崩塌之際。勞勃•拜拉席恩在御前首相艾林病死後,親自北上,來授予其摯友奈德史塔克其職。兩人不只是朋友,更曾是戰友,甚至差點結為親戚。勞勃與奈德的妹妹萊安娜曾有婚約,在萊安娜被雷加王子擄走後,他不惜為她發動戰爭,也掀起一場改朝換代的腥風血雨。過去,坦格利安家族能統御維斯特洛的七大王國,是在龍的威嚇下,而龍已消亡,坐在鐵王座的,是以瘋狂聞名的瘋王伊利斯。在十五年前的戰爭中,奈德失去了他的父親與兄長,繼任臨冬城,成為北境的領主。勞勃也被推上王位,與蘭尼斯特家的瑟曦結親,生下三名兒女,歲月將這位戰場上的英勇武士,變成了沉溺於歡愉,不理政務的酒鬼國王。

  十五年前的戰爭,依舊對今日的情勢影響深遠。冬恩的公主伊莉亞,是雷加的正室妻子,蘭尼斯特家攻入南方時,以令人驚駭的方式殺死母子,燒殺擄掠的行徑,如今仍為南方人憎恨。而蘭尼斯特家等到最後才表態,弒君者詹姆•蘭尼斯特成為先後兩任國王的御林鐵衛,更令奈德對他們深深不信任。但詭譎的情勢,要等到他與妻子接獲妻妹萊莎,同時也是前任首相艾林的寡婦密件後,才初透端倪。密件指出,艾林的死因不單純,極有可能是蘭尼斯特家所害。為了查明真相,並且保衛摯友,奈德只能接任御前首相一職,但就當他要前往君臨之時,其幼兒布蘭,卻因無意窺見皇后瑟曦和她的雙胞胎弟弟詹姆亂倫之舉,而被推下塔樓。

  


  《冰與火之歌》原著為人津津樂道的魅力,在於多視角的敘述方式。每名人物都有其各自的遭遇、立場與觀點,透過其心境與體驗的互相補充,拼湊出一個宏闊,失去正邪之分的世界。也讓人性的算計與命運難測,充分地在視角交替中,得到驗證。

 

  在第一部中,史塔克家族擔任了主要的視角來源,奈德、其妻凱特琳、女兒珊莎和艾莉亞,私生子瓊恩•雪諾,也因而被視為正派的一方。少數的反派,僅有蘭尼斯特家的小惡魔提利昂,不過這角色亦正亦邪,作為平衡的功用倒不明顯。他是個侏儒,母親因他的誕生而死去,加上醜陋的外貌,生來就不受家族歡迎,立場因而不鮮明。他詭計多端,好女色,善嘲諷自己,玩世不恭的種種特質,剛好和重視榮譽感與責任的史塔克家成為對比。而另一條支線,則是在海外流亡的坦格利安公主丹妮莉絲,故事開始的時候,她被賣給馬王卓戈卡奧為妻,來為她的哥哥韋賽里斯換取一支重奪維斯特洛的軍隊。

        影集《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改編於小說的同名首部曲,大致延續小說的支線。奈德•史塔克與兩位女兒一同南下到君臨擔任御前首相,凱特琳留守臨冬城,與昏迷的布蘭相伴。奈德的私生子瓊恩加入守夜人,成為絕境長城的黑衣守衛。丹妮莉絲在婚禮後,努力博得丈夫歡心,在多斯拉克族中,取得與卡麗熙之名相符的地位。

 

  然而,那種視角輪替,人物形象遭到顛覆,善惡界線模糊的震撼感,沒辦法在全視觀點的影集中繼續留存。於是,一些在後續部曲才得到深化的角色,在影集中,必須被提前鋪陳。影視化的呈現較為客觀,而在大肆刪減後,在原著中比較潛伏的局勢,也因而檯面化起來。人物的出場與份量多少有更動,小指頭培提爾在小說第一部雖然影響關鍵,但看了影集,才格外能感覺到這人立場難明的曖昧。藍禮在小說中,只是個宛若勞勃年輕盛壯之時的王弟,影集為了將他在日後帶來的波瀾埋下伏筆,對於他的自卑,和兄長間沒有手足情誼多有刻畫。甚至將在原著只是暗示隱諱的斷袖之戀,直接演了出來。

  

  皇后瑟曦,似乎是閱讀小說的人最難判定的人物。在起初,她似乎只是個反派兼情慾皇后,到了第四部,又因一山有一山高,出現了更陰險狡詐的南方貴族,聰智被壓了過去,又因陷入焦慌,無法識清時務,屢屢犯下錯誤決定,而成了另一個傻瓜。這前後的變化,帶給我一種厲害角色到後來也變得不怎麼樣的失落感。於是影集中,倒也不是那麼壞的瑟曦,格外博得我的歡心。在影集中,添增了一段往事,她和勞勃曾有個孩子,然而孩子夭折後,兩人之間變得不再可能了,勞勃對於萊安娜的無法忘情,失去兒子的痛苦,將她推回舊情人──弟弟的懷抱。

  

  於是,比起小說,瑟曦在影集中多了點柔軟,無論是見到躺臥病床的布蘭,觸景感傷說出往事,或者在第五集與勞勃對兩人的關係攤盤。都可以見到她在冷酷外仍擁有的情感。我特別喜歡她和勞勃的那段對話,那說明了她曾試圖在丈夫身上尋求的愛,以及失落,到今日已經毫不在乎,沒有意義的心灰意冷。我以為,那對話是她最後的試探,最後的確認,也決定了她該不該被棄丈夫,以一種女人的方式,感情的方式,來篤定她的心志與抉擇。

  

  對於勞勃,過去閱讀小說的印象,也就是戰場英豪不見得能治理王國的不適任者。影集雖然是順著小說的內容,卻也將他的痛苦予以浮顯,以憎恨打下江山,坐上王位,卻只能面對愛人離世,自己對政治興致缺缺的現況。和平的時代,一切都不是那樣清楚,勾心鬥角,糾葛難分,使他不得不沉溺於那對奔馳沙場的榮光與單純,以醉酒麻痺自我。聽到他說,其實我已經不記得她的面容,令我差點掉下眼淚(我以為看冰與火之歌不會哭的呢)。十七年的憎恨,維持了十七年的王國,那下一個王國,又需要多少仇恨?

  

  其餘角色,例如詹姆,他對姊姊的執著(那句我會殺死所有人,只到全世界只剩你和我真是全劇數一數二的真摯愛語),年輕時面對瘋王的燒人行徑只能袖手旁觀,為姊姊成為御林鐵衛,卻只能承受勞勃的羞辱和父親的失望,也適時地平衡了這位弒君者的形象。

 

  同時也是戲份有所添加人物,韋賽里斯亦將亡國王子的形象詮釋得宜,他的自傲與瘋狂盲目,被賦予更有人性化的深度,流離失所的他,只能靠著謊言來餵養自尊,來活下去。我特別值得欣賞的一段,就在於他認知到妹妹深受多斯拉克人的愛戴,而自己卻沒有追隨群眾那一霎那。那沒有人需要我的缺口,將他的瘋狂行徑埋下了因果。

 
  
  然而,在增加必然有簡化與調整。狼家(史塔克家)的手足間,並沒有原作中那樣的羈絆與複雜。不可否認的,瓊恩身為私生子,在家庭中的尷尬,凱特琳對他的敵意有演出來,但絕沒有小說般的深沉。他對羅伯──奈德正統繼承人的愛與妒意,亦被省去。沒有看過小說,是很難明白他收到長爪時,那種感覺被賄賂的心思。
 

  加上影集對於多名角色的年齡上修,瓊恩從原著中的十四歲調整到十七歲,十四歲的衝動,放到十七歲身上,就顯得沉不住氣。飾演的演員又只有那幾號表情,固然稱不上失敗,但詮釋仍偏僵硬,沒有將他的內斂憤怒早熟與敏感拿捏得宜。虧我好不容易發覺他長得挺不錯,只需要好好打理那頭捲毛的耶(和羅伯同個髮型不就好嗎?反正不同髮色也不必怕撞到)。另外,叫我不滿的還有山姆,我可以把他換成魔戒》電影那位嗎?這名一出場就殺氣騰騰活像那來的惡霸,後來又好色猥瑣的山姆,簡直有幻滅的破碎感!

 


  至於珊莎,她也非小說中那位善良、單純的淑女,反而變得壞脾氣,沒教養起來,加上影集的快步調使然,她愛上喬佛里的行為也像花痴。相形之下,本來就備受讀者認同的艾莉亞,又在可愛討喜的優勢下,於影集取得牢不可破的高人氣地位。幸好九、十集的省悟,即時挽救了她的形象,一句Maybe he'll give me yours. 瞬間使觀眾好感度上升。且在巧妙的更動下,狼家的情勢更像奈德與凱特琳自掘墳墓,關鍵的告密反倒無關緊要而被刪去,更令她不那般罪不可赦。(只不過這就看不出喬佛里特地來灌迷湯有什麼意義了)還有她在求情時,似乎已對局勢有所領悟,不若小說同時期的天真無知,日後的蛻變,也值得期待。

 

  被簡化地剛剛好的,我覺得是艾莉亞,她不是名聽話的小淑女這點,在影集中似乎也比較得到大家的容忍和體諒。較細膩的競爭心結,影像不好處理,也容易流於瑣碎,要見到凱特琳對兒女間的厚此薄彼,她對完美淑女姊姊的不快與自卑,還是自己看小說補完吧。

 
  在原作中,本來是凱特琳為了家族利益勸說奈德擔任御前首相一職,但在影集中,兩人立場調換過來,反而變成她對丈夫的離去依依不捨。這項更動我倒認為妥當,凱特琳比小說來得小家子氣些,氣勢不如我看小說的想像,卻為她在日後犯下的諸多錯誤有所解釋。無論是對布蘭的關心以致失去領主夫人與母親的本分,或者認定小指頭不會背叛她,乃至憑藉一時衝動綁架小惡魔,她的獨斷任行比小說更能顯現錯誤與愚蠢。小說中她時而睿智、冷靜,又容易被情感沖昏頭,卻反讓她的愚行變得有種違和,我倒覺得影集那氣度比較狹小的凱特琳,形象上更為統一。
 



  影集與小說的不同,在於刪減濃縮後,每項舉動的後續影響變得更立即、更明確。人物的愚行,也少去了小說那站在個人觀點,其作為顯得理所當然,甚至看來非這樣做不可的弔詭。我一直不確定,究竟是我先讀了小說,知道了後續走向,還是影像化的客觀,讓人物的愚行格外醒目。畢竟我接觸小說是在國中,在喬治馬汀細膩的描述下,只覺得所有人的行為都合情合理,如今回想起來,特別是影集的快節奏,更讓我不解這些人的思維,無論是奈德一時的仁慈,或者丹妮莉絲要俘虜為丈夫醫治,都顯得如此愚昧,乃至令人不耐。不過,冰與火之歌本來就是個殘酷的世界,沒有不聰明,只有不夠聰明。即便在前頭是多麼厲害多風光,到頭來永遠還會有心機更重,手段更多的角色來收拾他們,讓讀者見識到人心的幽深是沒有谷底的。

  

  然在看似永無止盡的權力遊戲中,拯救讀者/觀眾的,也許在於那些情感。即便行為太過光明正大以致死腦筋,奈德和勞勃的情誼,對妻子和家族的愛,依舊令人動容。龍女丹妮莉絲和丈夫間慢慢滋生的情感,與她的成長並行,原來畏縮忍耐的女孩,多了王者的自信與氣度。我不得不佩服HBO在尺度的開放,如果沒有那些床戲,丹妮對卓戈的感情轉變是很難述說的。席恩即便在妓女面前,依舊難掩身為質子的自卑情結。小指頭在妓院,也能冷靜地處理事務。性愛不單只是引人注目,還擁有挖掘角色深層一面的特性。 

  文字與影像的媒介不同,演員一個曖昧表情,在小說中或許要花一個段落去述說她的心思。萊莎當眾哺乳的荒唐,也只需要一個鏡頭,還有旁觀者努力平撫震驚的神態,就足以超越文字的解釋。凝結的氣氛,也常在蠢蠢欲動,最終忍俊不禁的哄堂大笑間,將緊張的事態化解,不需多言,雙方已成為同陣營了。有些事,影像比小說更有力更直接,但也有些東西,唯有文字才能述說完整。

   在小說中,影響與象徵意義深厚的冰原狼,影像化後畢竟只是無法言語的動物,存在感頓減。冰與火之歌本來就不是奇幻色彩濃烈,故事開始的時候,龍已不在,森林之子消失,異鬼只存於老奶媽的床前故事。四季漫長,有時連續多年都是夏日凜冬的設定,也非得在人物不斷重複說道Winter is Coming,以老奶奶講古,索恩教官對這群未見過冬季的夏天兔崽子的鄙視,來給予呈現。冰原狼的罕見,異鬼出現的暗示,也容易在國家動盪下,被邊緣化。然即便如此,長城的私生子與海外的龍族公主這兩條線,依舊悄悄述說世界的變動,沉睡的已甦醒,滅絕的又開啟新生,然貴族仍樂此不疲地玩著他們的權力遊戲。 

  也許是影集的緣故,有些場面沒辦法真正地開闊起來。比武大會沒想像中壯觀,斬首的廣場不夠大,戰爭戲往往以戰前與結束後帶過。(我還滿好奇沒看過原著的人知不知道狼家是怎樣混淆視聽而打勝仗的?)也許是預算不夠,無法做出大場面。以致於要說明過往,也不能將時間軸轉回過去直接演,得靠人物的談話來做設定補充,這也導致影集有種對話比例偏高,大家都喜歡聊天談心的毛病。幸好台詞都寫得很好──這部份有很大是原著的功勞,喬治馬汀本來就擅寫談話──往往意味深長,豐滿人物的內裡。(儘管詹姆的確多話些,太監和小指頭也太愛對嗆了吧XD) 


  奇妙的是,大場面的確做不出來,小場面卻都發揮了很好的氣勢。無論是凱特琳在旅店中逮捕提利昂,丹妮莉絲說出兒子名字,眾人向北境之王宣誓,往往都是在一個半大不小的空間,以眾人的集體一心,將小場面硬是撐起壯大而氣勢非凡。

 

  總而言之,HBO權力遊戲確實是稱職的改編,刪減幅度雖高,但該交代的還有交代到,節奏明快,更有高潮迭起。適時的增戲深化人物,有些甚至可用神來一筆來形容,簡化同時但也不會流於單薄。選角雖然不盡如意,但仍切合人物形象,不足的地方亦用演技撐起。書中的君臨長城臨冬城鷹巢谷,也在特效的處理中,散發出即便放到電影也毫不遜色的魄力。加上每集漂亮的結尾,令人無限期待的止步位置,只能說一句,小說值得追,影集的詮釋也令人激賞。

 

 PS:布蘭好萌!他絕對是全劇最美型的角色!是說整篇文章幾乎都沒提到他,想到他第六集看到馬鞍做好時那燦爛的笑容,我就自覺有必要提一下,他好可愛好治癒喔!(可是想到他的未來又覺得好辛酸,狼家的孩子前途一個比一個堪憂啊)

PSS:劇組你們是有多愛這個體位啊?還有露點OK,可是商人阿多和派席爾(還若隱若現~崩潰)的鳥我就不用了。

PSSS:長城的同袍兄弟都很可愛,除了山姆以外(我到底有多嫌棄他啊)XD

PSSSS:想不到還有嘀咕什麼,就先這樣吧。



影集原聲帶台灣已引入了!
 


  • lucialucy 發表於樂多回應(4)引用(0)觀影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9385 │標籤: 奇幻, 中世紀, 宮廷陰謀, high fantasy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196001

    回應文章

    我覺得珊莎的"告密"根本不關鍵阿
    刪掉也沒差
    她也不知道奈德計畫,只知道明天要被送走
    事敗的關鍵還是奈德那一連串的抉擇

    瑟曦以為關鍵大概是讓小指頭唬了
    以為奈德同一天要搞什麼大動作呢
    結果人家的"計畫"居然是要傻傻地等史坦尼斯來...
    ---------------------------------------------
    版主回覆:
    我印象中在小說裡多少還是有影響啦,至於關不關鍵倒是其次。就算她不知道老爸的計畫,瑟曦聽到奈德對安排船隻,多少也明白對方打算什麼,於是很多行動也搶先一步先發制人。

    對於奈德的一連串作為,坦白說我現在有點被影集搞糊塗了,小說還沒完整地重看一遍,不太確定那些是影集自創的,還是原著就有。影集中是奈德誤信小指頭,以為君臨守衛軍(金袍子)站在己方,倒也不是奈德傻傻等著史坦尼斯啦。他只是發信告知史坦尼斯他才是正牌的王位繼承人,不然鹿二哥也不會跳下去淌這混水(他最講究自己應得的東西了)。

    是說針對影集,我又寫了約六千字的心得= = 周六再發吧
    | 檢舉 | Posted by judy at August 11,2011 00:46

    小說和劇集一樣,奈德的計畫很天真(遠目)

    計畫是

    收買金袍子->在御前會議爭取其他人支持->等史坦尼斯來再處理皇后母子

    但這些事都早該在跑去和瑟曦攤牌前就做了
    攤牌後才想到要做太晚了

    其實我很懷疑就算珊莎沒說明天要送走
    難道瑟曦在首相塔沒有安插眼線嗎?
    大家忙著打包行李進進出出,實在很不隱密= =
    要送家眷應該早連夜送走(也該在攤牌前做),行李也不用帶了,回家還怕沒東西用嗎

    所以我覺得瑟曦會認為是大禮,應該不在於這點小事
    而是居中的小指頭是不是講了什麼?
    或許是讓她誤以為奈德送走家眷後要對付他們了,會進行逼宮之類....才認為抓到了所謂行動日


    而史坦尼斯後來也沒有收到奈德的信
    瑟曦攔截了
    史坦尼斯在君臨時早知道秘密,是他最早懷疑,也是他跟艾林講的
    後來查私生子的事應該也有參與
    只是沒確實證據,艾林又暴斃,在君臨怕有身家危險,才逃回龍石島
    ---------------------------------------------
    版主回覆:
    奈德啊奈德(嘆氣),話說回來,我覺得他的人氣也是這種過於耿直而到不懂變通的性格而來的欸。但某方面來說,重視榮譽,有時也會顯得過分清高,特別是他進入君臨後,對其他重臣難免會有不屑與輕蔑之意,尤其是小指頭和太監這種滑溜,出身卑微的人,作為固然不合他的價值觀,但有時我會覺得這不僅僅是他沒辦法敬重這個人,也和他某些偏見有關係。

    老實說,我不覺得奈德會笨到不知道君臨處處有耳朵,可是有時候他的性格會使他不僅不願安排自己的眼線來對抗,甚至對這種小事懶得搭理防範,正大光明到最後反而是什麼都沒防範,後台也沒鞏固好,就貿然行動。(默)

    這也是馬汀刻畫深刻的某項證明吧,有些從優點身上,也能看到因應的缺點。

    是說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奈德如果在雙方攤盤,乃至被砍頭之前,即時說出真相,那會有多少的衝擊性啊?(雖然依他的性格,他不會做出這種事。更別提瑟曦不會讓他有機會說完真相)喬佛里繼位後,民間其實兄妹亂倫的謠言也出現了(史坦尼斯放出去的),但也無關痛癢了。
    | 檢舉 | Posted by judy at August 13,2011 17:20

    是姐弟亂倫啦......
    ---------------------------------------------
    版主回覆:
    看了老半天,都看不出文章那裡寫錯了,原來是樓上回覆的內容一時打錯Orz
    | 檢舉 | Posted by Pantheress at September 29,2011 20:09

    喜歡版主的感想,讓人想重看小說第一部。
    《長城的私生子與海外的龍族公主這兩條線,依舊悄悄述說世界的變動,沉睡的已甦醒,滅絕的又開啟新生,然貴族仍樂此不疲地玩著他們的權力遊戲。》
    →這段真是道盡第一部的內容。
    ---------------------------------------------
    版主回覆:
    達到推廣的效果了(笑)

    有空的話也請看看另一篇冰火文啊,文章開頭有連結。(雖然部分談論的東西有重複到)

    那段是我的得意佳作,被劃線了好開心。
    | 檢舉 | Posted by Kandy at October 5,2011 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