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1,2010 21:53

Lois Lowry《記憶傳授人》

記憶傳授人
7
記憶傳授人 ( The Giver ,1993)by Lois Lowry
  忽然想到,科幻小說對兒童來說,應該具備極大的震撼感吧?

  之所以這樣說,或許是由於科幻小說假想未來的特質,常常利用空白來製造對於人們擁有控制的反思。

  小時候第一次接觸的科幻小說,或許是三腳三部曲(白色山脈》、《金鉛之城》、《火池)這系列,那時看的是漢聲版,現在遠流已經重出,還加上一本前傳三腳入侵。當我看到地球上的人每到了一個年紀,都要被加冠,心思會被過濾,保持安分的性格,難免起了震撼。但真正有所感觸的,或許是當反抗成功,地球人卻開始為了領袖問題,產生了如同過去般似乎無法避免的分裂,最末的警世訊息,是那樣強烈又深刻,彷彿衝擊。
  記憶傳授人,敘述在一個與外界沒什麼聯繫的社區,每個人的行為都受到控制,以保證和樂的生活。快要十二歲的喬納思,近來開始為十二歲儀式感到焦慮。在社區內,每年會有一天為孩子們進行歲數增長的儀式,一歲的孩子會被授予名字,八歲的孩子要開始參與義工工作,九歲的孩子會收到一輛腳踏車,至於十二歲的孩子,則是在經過社區長老們一年來的性情與興趣觀察後,會被分配到適合的工作。

  喬納思想不透自己會被分配到什麼工作,他的表現優秀,但興趣平均,不像其他人很容易就猜出長老對他們的計畫。他的父親是養育師,負責照顧那些孕母產下的小孩,近來還將一個體能虛弱,可能會遭受解放的嬰兒加波帶回家照顧。(並不是申請撫養,因為家裡已經有喬納思和莉莉,一男一女的小孩名額已經滿了)。但他雖然不討厭小孩,在老人院的義工工作也不排斥,卻不像朋友那樣喜愛。

  而等到儀式到了,喬納思看到同儕一一接受指派的工作,然而,號碼到了十八號後,就直接跳過他,到了二十號。當喬納思惶惶不定思索起自己到底做了什麼的時候,長老們卻宣布他將成為下任的記憶傳承人(Receiver of Memory)

  記憶傳承人在喬納思眼中一直是個神秘人物,他受到敬重,卻幾乎不存在,等到正式見面,他不禁為他的年老與疲憊而震懾。而十年前發生的悲劇,還有他在接受訓練過程中感受到的痛苦,慢慢讓喬納思發現,社區表面安定下,卻喪失的東西。

The Giver
(
以下有雷)
  記憶傳授人(The Givers1993)是個反烏托邦的人文科幻小說,小說中的社區,對於每個人的行為控制地相當嚴厲,比方當喬納思看到妹妹的蝴蝶結歪了,心裡就會知道不久後廣播就會響起,要社區內的小朋友注意起自己的蝴蝶結。而這個社會中,每個人從出生到配偶,都受到重重把關,需要反覆地考量、申請。當喬納思初次在夢中體驗激情,母親卻要他服下藥物來消除。小說中一直提及的解放(Release)也隱約有著不安的暗示。當喬納思開始接受起記憶傳授人(The Giver)的記憶,體驗起前所未有的顏色飢餓受傷氣候太陽等等存在,他開始感到困惑、不滿。

  然而對喬納思而言,最大的衝擊卻莫過於無以名述無法傳達,當他發覺長久以來,屬於過去的那些傷痛都是由一代代的記憶傳承人所承受,當他發現,原來家人彼此在餐桌上分享的感覺與夢是那麼地平凡與空洞,當他發現,這個詞彙被禁止使用,因為那不符合精確的語言需求,當他發現,朋友亞瑟所設計的娛樂活動,就是戰爭的雛形,而他完全無法和他解釋自己的忿怒的時候,他慢慢覺得,事情不能這樣下去。

  《記憶傳授人》是個備受爭議的小說,儘管Anita Silvey 寫的Houghton Mifflin(2004)評價《記憶傳授人》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為青少年寫作的最出色的科幻小說。過去常常被列入教學用書,讓十幾歲的孩子去思索自己的處境。但仍有一些父母還是對裡面描述的自殺、安樂死、社會主義政體與殺嬰感到不安。不過我個人倒是覺得,這些過度保護小孩遭受衝擊的想法,反而損傷了小孩閱讀的權利,而且也和小說本身的避免痛苦與罪惡有著奇妙的連結。話說回來,美國父母對禁書的態度真的是讓人覺得保護欲過重了,根本容不得有違反或和基督教信仰或傳統的道德價值有所衝突,以及對人類存在思索的書本存在。至於那些暴力與性的描寫,遲早也不是會接觸到的嗎?透過書本認識,總比從新聞或A片知道比較好不是嗎?

  而回頭看看勞瑞在1994年紐柏瑞得獎的感言,更像是對這些提倡禁書的人的回應:I tried to make Jonas's world seem familiar, comfortable, and safe, and I tried to seduce the reader. I seduced myself along the way. It did feel good, that world. I got rid of all the things I fear and dislike; all the violence, poverty, prejudice and injustice, and I even threw in good manners as a way of life because I liked the idea of it. One child has pointed out, in a letter, that the people in Jonas's world didn't even have to do dishes. It was very, very tempting to leave it at that.”

  書評家Natalie Babbitt 在華盛頓時報更將此書視為「來自文學的警訊」(warning in narrative form),並說:「這種故事以前就用各種方式講過了——我第一個就想到雷布萊伯利的《華氏451度》——但是據我所知,還沒有給孩子講過。這樣的故事很有價值,尤其是以勞瑞出色的文筆娓娓道來。一些情況使對於眾所皆知的觀念的質疑,只是脆弱的一擊,甚至不允許存在。而現在,勞瑞做到了。《記憶傳授人》所持的觀點並不能時常被提起,而我希望會有更多,更多的年輕人傾聽一下這種聲音。」(The story has been told before in a variety of forms—Ray Bradbury's Fahrenheit 451 comes to mind—but not, to my knowledge, for children. It's well worth telling, especially by a writer of Lowry's great skill. If it is exceedingly fragile—if, in other words, some situations don't survive that well-known suspension of disbelief—well, so be it. The Giver has things to say that can't be said too often, and I hope there will be many, many young people who will be willing to listen)

Gathering Blue
Messenger
  警訊,或許可作為統一全書的主題,對於生活的麻痺與習慣,逐步喪失的質疑的能力,安倦於無痛的世界,是個容易被忽視甚至無法被察覺的警訊。在新的體驗中發覺原有世界的空洞或問題,常常是科幻小說的主題。為什麼漢聲拇指文庫編到青年這個階段的時候,會選用艾西莫夫的機器人小說作為選書呢?其實是值得認真思考的。而小說那含糊的結尾,似乎如同一個隱喻,等待讀者的解讀。

(儘管作者在後續出版的兩本小說Gathering Blue (2000) Messenger(2004)在人物關係和主題上有所繼承,特別是Messenger有出現一位疑似喬納思的領導者,也有許多人將這三本書視為鬆散的三部曲,但還是改變不了記憶傳授人的結尾是開放式的事實。)

  或許是年紀比較大了再回去讀,一些構想比較容易被猜出,所以,對我來說這本書比較大的成分是在提醒擁有,擁有顏色音樂感情、情緒自由。而記憶傳承人授者(坦白說我不太喜歡小說把The Giver翻成記憶傳授人,一方面是自己添加詞彙,還造成容易混淆的毛病,也局限了意義上的表達)間的關係,也讓我想到歷史,我們繼承的不單是記憶,還有觀點看法,錯誤與正確的認知,還有自己錯過喪失了什麼,尤其是最後一項,更是常輕易被忽視。

  話說這本可能是因為爭議性的關係,中文維基有異常完整的資料,可參考:記憶傳授人

百大兒童小說書單(1~20)

  • 您可能有興趣:

    lucialucy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百大兒童小說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0588 │標籤:科幻,未來,青少年,反烏托邦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4565667

    回應文章
    The Giver 真的是一本很棒的書。我第一次接觸這本書﹐是十一年級時﹐老師自費買給學生的讀物。當時我們就討論到﹐雖然這個世界很亂﹐但是我們有自主權。書裡面的世界﹐人民是沒有我們有的自由﹐連基本的愛和慾都被壓制﹐甚至連死亡是什麼都不懂﹐那樣的生活﹐我認為很悲哀啊。

    多年來IMDB一直顯示說這本書會搬上大螢幕﹐可是發片時間一直挪﹐而且看起來到現在連主角由誰演都還沒決定.... 實在是好期待啊~ (個人認為 Morgan Freeman 適合老Giver的角色)
    ---------------------------------------------
    版主回覆:
    我覺得這本如果在對的時間點讀,啟發真的很大呢。泯滅情愛的和平世界,和騷亂的現實,到底要抉擇那一個。無知的幸福,知道的痛苦,壓抑的必要,感情留存的選擇,怎樣想都是很大的題目啊。

    雖然說主題很大,塞得有點滿,削減了故事性(有時不免覺得說教味重了些),可是細想起來還是很棒。

    嗯,其實我不覺得這部小說改拍成電影會成功欸。感覺有些思考很難化為影像呈現。
    | 檢舉 | Posted by Pearl at December 22,2010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