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007 19:05

●渺小

山裡的部落

2003年夏天,中央山脈。坐在教堂門前的台階上,午后五時許。孩子們都散去了,方才嘻鬧著玩著躲避球的汗涔涔,彷彿都消散在涼爽快意的風裡。

我望著遠遠的山群。

九二一留下的傷口仍在,蒼綠的皮膚中露出了土黃的斑駁;四年過去,眼淚約莫要乾涸,傷痛的記憶被生活的壓力逼迫著,悄悄安放在心裡的角落。

山的傷口上,隱然透著一點青綠。新枝啊!新葉啊!大地用無聲的言語在安慰著所有的生命。你們看,我什麼也不做,我哪兒也不能去,我只能沈默地等待天地的治癒,相信春天會來臨。

輕輕地,我唱起了雨生的《渺小》。

《渺小》

我仰望群山的蒼老 他們不說一句話
陽光渺出我的渺 小草在我的腳下
我一人停步在路隅 傾聽空谷的松籟
青天裡有白雲盤踞 轉眼間忽又不在

-1988年11月.張雨生【天天想你】專輯
 詩:徐志摩/曲:黃麗星、李泰祥

男孩坐在我左邊,要我把徐志摩的這首詩抄在他那寫著「值星官」的名牌卡上。我一邊寫一邊又輕輕地唱,一句接著一句,我彷彿站在眼前山群之中,聽著雨生在身邊閉著眼睛也同我一起唱。

12歲的我,15歲的我,20歲的我,那時26歲的我。

我看著山,問著山裡長大的男孩,你知道雨生唱著什麼嗎?男孩說他懂。但在中央山脈的那個夏天午后,把歌詞遞到他欲握卻不穩的手中,微微顫動中傳來的青澀;那一刻我知道,他永遠也不會懂。

學會這首歌的那天起,歲月曾是見山不是山,悠悠忽忽地似乎又見山是山;這樣隨著雨生這樣唱了19年。一瞬間,31歲的我見到21歲的雨生拿著吉它打我面前微笑走過。








  • 您可能有興趣:

    ●雨生音樂盒
    ●沒有煙抽的日子
    ●雨生二十紀念展
    ●妹妹晚安
    ●雨聲一輩子
    lovenini 發表於樂多回應(1)【鳥.的愛】 >> ∥愛雨生∥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28

    回應文章
    在這樣深的夜裡
    謝謝你
    讓我又重新有了感動

    *.*.*.〔鳥的回覆〕.*.*.*

    啊,也有人和我一樣喜歡這首歌啊?
    真好真好,這首歌在深夜裡聽真的很動人,低迴不己。
    真高興遇到知音朋友啊!

    〔Bird at January 4, 2008 09:17〕

    | 檢舉 | Posted by 純 at January 3,2008 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