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

映像,一番虛無

上方的燈光,映在下方燈具黑色搪瓷波浪形的面上,很清晰的映象。隨著我移動位置,映象也跟著變動。想起小時候的大發現,我走,月亮也似跟著我走。突然有個想法:那真正的映象在哪裡?好像問得很蠢,很沒學問!想了半天,困惑了半天,那光的反射,應是無處不在?同時間,我看到的,別人看到的,因位置不同,就不一樣。我看到的,就算是定相?不對,沒有定相,因為我動了,它就動了,說定相,沒有多大意義。它是虛無,既存在,又不存在。
越想越紛雜,所謂鏡花水月,鏡中花,水中月,看似真實,卻又觸碰不到。再說人的意識,我們看到的一切,是否也是鏡花水月?即使我們可觸碰,可抓住的,是否也經過我們心的反射,而不真實了呢!
例如說,情愛。有些好像真的延續到天荒地老,有些消失得很快。長久的,也像水中月,只要有水有月,它就是真實。短暫的,愛恨情仇輪轉,也是真實。都是心的映象,我若無心,一切看淡,也是虛無。
千江有水千江月,不同的人,不同的人生!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09:18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耕耘,石頭


聽廣播,是基督教的傳道節目。說是:整地為田,要來回翻土好幾遍。不停的挖檢出石頭,從大的到小的,終於撿乾淨,可以播種了。就聽到這兒,車子已經到目的地。
以修持來說,這段是個好引子!翻土就如同心的反省,大的石頭容易看的見,如同本身明顯的缺點,然後找著找著,明顯的缺失已經發現也改過了,是否就可以播種然後等收成呢?
我想接下可遭遇,天氣的旱澇,蟲害等各種打擊。在壓力下,又有潛在的弱點出現,是無力?是放棄?還是挺下去?
不知那位人士會如何講下去,至於我的想法,耕這畝心田,收成之日,是自己命終之時吧!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09:11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8年4月13日

撩人

在最近火紅的「練習生」節目中,看到大女孩教十幾二十的男孩,如何舞出性感。拿現在流行的話語就是「撩妹」,真是有趣。
想起一句老話,「越不理人越撩人」,又套句現代話,就是「高冷」!仔細想想,以不理人來撩人,首要條件是長相不錯吧!或者醜也要醜的有「個性」!否則定落得醜人多作怪的下場。
現代男孩是否比較命苦呢?古代講究「女為悅己者容」,現在男孩也要向孔雀看齊,必須能展現出奪人的魅力,風水輪流轉不是!
其實,聊齋誌異就很公平。俗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就有一篇,一位狐仙教導一位失寵的正妻,如何媚。說是:以子之姿,一媚可奪西施之寵。照著狐所教導,一步步走去,果然讓那位丈夫注意到妻子竟如此艷麗,再也不捨得離開一步。另有一篇,細節已經記不甚清,說一男子遇一狐仙,兩人感情甚篤。男子木訥,無法進身出仕,狐女要他以己身為範本,學習媚術,結果學得很到家,與人周旋,有男女皆肯為他捨命。媚到如此程度,也太過了。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08:18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8年3月4日

無葉,一樹繁花

年節時,出去踏青,在一處山脊公路邊,不少櫻花盛放,竟沒有新葉點綴其中,很是漂亮。在這亞熱帶氣候中,實屬罕見。一想,應該是年前幾波寒流所賜,葉子先行掉光了。原來這邊的樹不是不會掉葉,而是氣候不夠冷。
去年的冬天,冷的慢,原以為又是個暖冬,不料一冷起來,還真是多年不見的冷。只記得小時候只有一次客廳裡升起個小炭爐,大家圍坐,媽媽還拿了一床棉被鋪在大家的腿上,是這輩子唯一一次圍爐的記憶。那時到底有多冷,可完全不記得。去冬的冷,就是最厚的衣服往身上加,又搬出最厚的被子,還好有厚被子可用!萬幸呀!
那時,行經郊外,路旁好幾棵不知名的樹,平時也不曾注目的樹,突然一樹艷紅,它們突然變色了,原來它們是像楓樹一樣會變色的,會落光樹葉的!住家對面小公園上十株綠意蔥蔥的小葉欖仁,似乎也在一夜之間,樹葉嘩啦啦的掉落,枝枒中現出幾個枯鳥巢。有趣呀!
應該也說一句,有趣,更應是未成寒災才說出的話。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6:53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8年3月3日

精神治療?心理作用?

前者相信精氣神的作用,可以戰勝一切。後者通常帶有貶抑輕蔑的意味,好像是說:人家給你個心裡暗示,就輕信了,是個無知的傻瓜。但,事實上這兩者是對等的,不必有所分的?
精氣神是甚麼東西,信心是甚麼東西?看不到,摸不著,只有感覺!感覺是很難說服別人的,沒有證據,講起來就心虛,不過,也是因為自己把握不大的關係吧!也就是信心不足,底氣不夠。可不是,又轉回來了。它們就是摸不著,若自己憑感覺,就能有十足的信心,可要讚一句,心夠強大。
道家講心,儒家講心,佛家講心,連岳飛講兵法都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看來我們污辱了心理作用這個名詞,本來一切都是心的作用呀!
「若其人聖則能神而明之,若其人愚則不能神而明之」。這兩句很有趣,原來他(孔穎達)下了定論:聖、愚之別,就在於是否能擁有神而明之的福分。我們是否能真正掌握心的能力,是靠自己是否能脫愚至聖,還是有希望的。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07:42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8年2月5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果然是難以回顧的一年。
不怎麼欣賞龍應台的文字,認為她感性大於理性,所以不想去看那本大江大海。不過前幾日,沒有新鮮東西可看,大江大海出現眼前,就翻開來,果然真慘,一是戰事慘,慘過跟日本人拼命,跟日本人廝殺是不可避免的,認了。可是內戰?「無湘不成軍」,從民國建立起,外公就沒歇過,更為了抗戰的敵後工作賣光了田產,沒見到勝利,心力交瘁死了。大舅二舅也是軍職,沒有死在對日戰場,但死在…!那年開放探親,母親回去探視前,外公舅舅得了個「抗戰有功人員」的平反。
二是逃難慘,不逃行嗎?那種非我族類的威逼就在眼前,非我族類?為什麼操弄意識形態會是最大的政治資本?以前大陸是這樣,現在台灣是這樣,美國是這樣,地球上任何一個動盪不安的地方都這樣!
女兒出生,全身雪白粉嫩,稀疏的胎髮不奇怪,奇特的是左太陽穴更近髮際,有個平平圓形的痕跡,沒有毛髮,像是個「彈痕」,她又食量奇大,吃過一小時又大哭要吃。我們開玩笑,這是哪個死於非命的餓鬼投胎的!那時是玩笑,此時,願那些死難者再世為人,能好好的,明明白白的活過每一段人生。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08:57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8年2月2日

「知榮辱」或是「思淫慾」

老話兩句:一是「衣食足而後知榮辱」,一是「飽暖思淫慾」。
這兩句話看來是兩個走向,但都很真實,是古人觀察的結果,也是我們在生活中可以知覺到的社會現象。不錯啊,連主張馬斯洛的人生基本需求,都是從飽暖到精神上的滿足,可不是就等於「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哈!還是我們的古人簡潔,一句話就說完了人家的一個心理立論。
至於「飽暖思淫慾」,唉!所謂社會新聞,或說社會亂象,不就是人有錢了,不論男女都去花天酒地,縱情聲色,所惹出來的亂子!
說到底,也是人性的兩面,不過是選擇問題!是要往提升自己的精神層面走,還是要往縱慾任性的路子走?選擇難嗎?人不是有四端嗎?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可是人不是也吶喊著:為什麼我不可以任性!不是要實現自我嗎?不是要去除自我壓抑嗎?不是要避免得憂鬱症嗎?
希望世人選擇前者,是奢望?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5:16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8年1月7日

三個和尚沒水吃

前日,做著做著事,突然想到:某人是否空著,可以來幫幫忙?其實自己完全可以做完這事,可是就有了這個念頭,不是可笑嘛!若反思那對自己的誅心之論:不就是我忙著,別人也不該閒著,能幫一把是一把。
於是想到那老話: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一個人沒得推託,只有自己悶頭做。兩個人可以合作,求其公平。三個人沒有辦法一起擔水,那只有各自配工作,但是每份工作所需勞力不均,每人的能力也不均,如何才能公平,或說表面上看來公平,協調不成,豈不進入罷工狀態?
以前看林白的自述小書,聖路易精神號,詳述他身為世界第一人飛越大西洋的前後過程,很精采的著作,其中也提到他父親告訴他美國西部拓時期流傳的一句話:一個孩子是一個孩子,兩個孩子是半個孩子,三個孩子等於沒有孩子!原來人性就是人性,即使各文化有其相異點,西方又好像以其能團隊合作自詡,但是三個和尚沒水吃仍是難以避免。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6:35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12月29日

最難是對自己守信?

看到孟子那句「有諸己之謂信」,不管傳統的注釋如何說,當下感覺好像可以解釋為:自己都做到了或是說內心無所失,就是信。或更直截了當的說:不欺己,就是信。
怎麼說呢?對別人不輕於許諾,應允了就絕對做到,這是信。這不算難,難在於自己對自己的許諾卻不見得實踐,因循苟且的為多。自己要做的、該做的都屬日常活的瑣事,不做也誤不了命,就拖吧!拖到最後不了了之。舉例來說,在學時期,每個暑假想把學期中的功課複習得札實些,結果總是渾渾度過一日又一日,然後又是一個新的被大小考試追著趕著不知學了些甚麼的又一段學校日子。好吧!這是一個不是特別聰明的讀書人的真實懺悔。
當一個人喪失了對工作的興趣,也喪失了生活的動力,這時,會問他一個問題,「你的初衷是甚麼?」。初衷,是個出發點,是對自己的許諾,但是漸漸地自己給淡忘了。忘了,就是對自己失信,可是我們往往不認為自己應該要對自己守信,不能督促自己,是否有些悲哀呢?
通常我們會說,決心,毅力,但是忘了講到,我對自己失信了。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08:51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12月20日

暗夜的路旁身影

冬至將至,最長的暗夜還未到。當然離暗夜漸短的時候也近了。為什麼特別注意長夜?其實是入冬以來,時常要清晨出門,這是以前未有之事。並不是早起很困難,而是開著車,車燈照著的範圍有限,總覺得眾人眾物應該還在睡夢中,應該很安全,不必繃緊神經,眼觀270度。可是當路往左彎,車燈一掠路邊,赫然照出三位清晨晨運人士,雖然不可能碰撞到他們,可是也夠讓自己倒吸一口冷氣。
怪不得,三不五時,會有晨運老人遭意外撞死的消息,還有呼籲晨運人士穿反光衣物,以前會覺得有些誇張,現在知道,昏暗中,開車的人會有措手不及,反應不過來的可能性。大清早出門運動的人,也該為自己的安全負些責任。
說起來,冬天的清晨,並不適合出門晨運。一方面暗夜是植物吐出二氧化碳的時候,此時出門,呼吸的並不是純淨的空氣,並不健康。再者,車少人少,並不表示不出意外事故,尤其意外總發生在疏忽的時刻。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21:16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11月28日

不留遺憾

人與人之間有個緣分,碰面之後有好感,是否要延續下去?延續不留遺憾,不延續心總欠著點甚麼!
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留下來的話,勘勘禁得起反覆琢磨。「不到黃河心不死」,這話當然有點事後孔明,但也有人圓得心願,皆大歡喜呀!好!恭喜那些好成就的人。對失望的人,好在接下來還有一句,「到了黃河死又生」。
心死的當下,雖是慘,而且也許很慘很慘,不過就因為不留遺憾,更容易恢復正軌。也許,一開始抱著不留遺憾的心,去試探,就屬比較理性的作為,而不是一時腦熱,就飛蛾撲火的投身進去。所以,理性是首要條件?
是否,還有一個出發點叫不甘心,不留遺憾與不甘心,應該有不少的差異。差異點就在於是否睜開眼睛,不自欺。不甘心,帶有很多賭氣的意味,跟自己賭氣,絕對沒有好下場呀。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20:37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11月24日

招式不老

武俠小說中常說:招式不能用老。果然是智慧。
以精神層面來說,人免不了被惹怒了,那麼是發脾氣還是隱忍下來呢?太隱忍了會得胃病,那發脾氣呢?發脾氣可是要有規劃的。因為不能失控,脾氣失控,就成了瘋子,別人只會側目、橫加藐視,太可悲了。這情況又顯得男女不平等,失控的男子,別人嚇得躲開,失控的女子就是潑婦,太可悲了!所以為什麼如今女性走修行路線,因為被逼著要學著掌控自己的怒氣,最好是化掉自己的怒氣,再適度的表達不滿,讓人覺察到自己的憤怒,訴求自己的權益,這才是稱之為能幹。這就是招式不用老的結果。男女皆適用,只是女性覺得急迫性特強罷了。
日常活中,端個甚麼,切個甚麼,砍個甚麼,力氣用出,就不可用盡,要收著點,防個意外,譬如撞到門,撞到牆,撞到甚麼突出物等等,這叫收放自如,可真跟生命安全有關。也叫小心,但小心要得法。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3:27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11月6日

桃花冤

桃花林非常美,可能是從陶淵明寫桃花源記以來,就成為國人的仙境代表。可是桃花到底是小小的一朵,花瓣薄薄的五片,當然也有重瓣的桃花,開來更熱鬧,好吧!無論如何,桃花很脆弱,禁不起仙俠劇在林中的折騰。可以接受他們佈置假花,只不過……。
桃花是不會一朵朵掉落的,要不桃怎麼結果?所謂落英繽紛,是一片片花瓣飄落下來,隨著風,可不就是花雨滿天!至於會不會積著厚厚一層,就不知道了,反正,化作春泥更護花。
所以,不會像梅長蘇深情款款地從霓凰髮際拿下一整朵桃花;也不會像素素坐在落花成毯中,拋起滿捧的桃花畫面。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0:42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9月30日

天生萬物以養人


五月見稻穀成熟,搶在梅雨間隙收割,然後,水田枯乾了一會兒,只餘一片殘莖。不久,田中注滿水,又開始插秧,很快的,秧苗成長,如今又是滿滿的綠。看來馬上就是「禾稻吐穗上下齊也」,這是以前學說文解字,最喜歡的一個字「齊」,不過跟原文好像有些差異,不過這麼記住了,就著麼記住吧!
稻穀一熟,兩熟,看著真覺得天地予人真是厚呀!果然「天生萬物以養人」。但是這是張獻忠「七殺碑」的首句,「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善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套句武俠中話「快意恩仇」。恩仇真能快意?誰真該死?如何是死有餘辜?冤冤相報何時了!梁山泊好漢打著「替天行道」的旗號,張獻忠也是,但是殺戮一開始,如何停下來?滿眼殘酷血腥,原先的正義沒受扭曲?
想著歷史,時常覺得毛骨悚然,甚麼是堅持?甚麼是對的堅持?甚麼是眾人皆醉我獨醒?甚麼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甚麼是該收手時當收手?何是智慧?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5:37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9月3日

陽春白雪,下里巴人

屋外傳來民俗陣頭的鼓點樂聲,其聲震耳。心想:天那!又要鬧多久? 其實我並不討厭鑼鼓聲,也不敢鄙視跳神。只是受不了增添了麥克風擴音器!雖說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但不必如此強逼於眾呀!!!
音樂之所謂音樂,就是為悅耳。陽春白雪之音,可以悅耳;下里巴人之音,也可以悅耳。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傷到我的耳膜。顷見,張岱的小文,蔚門荷宕,中有一句酸「聞歌則雷混(其實是車旁昆)濤趨」,古今一致,無言矣!
再想想,甚麼音樂歸屬是陽春白雪?甚麼音樂歸屬於下里巴人?還真不曾在腦有過分類,就是憑直覺上的雅或俗?基於視覺多還是聽覺多?這麼一思忖,好像主觀偏見更為多了。拜前兩世紀的文化弱勢之賜,西洋古典樂被小眾擺在神一樣的位置,因此,我不免不耐煩它。我們傳統的絲竹之音,為了跟西洋爭勝,也跟進快速繁複,而我更喜歡輕柔如流水、如松風。
當開著車,耳際傳來圓舞曲,突然感覺的是「青春」,回到青春的日常,特別的美!自己一個人不禁失笑。音樂之於我,就是點綴,不是大議題。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07:55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7月29日

原來是心理學


「見可欲則思知足以自戒,將有作則思知止以安人,念高危則思謙沖而自牧,懼滿盈則思江海下百川,樂盤遊則思三驅以為度,憂懈怠則思慎始而敬終,慮壅蔽則思虛心以納下,想讒邪則思正身以黜惡,恩所加則思無因喜以謬賞,罰所及則思無以怒而濫刑。」這是魏徵對唐太宗勸諫的奏章內容。非常明白易懂,好像中學時念過,近日再翻閱貞觀政要,一看之下,恍然大悟,這不是心理學嗎!
剛在一訪談廣播節目裡聽到:到高中時讀一些沒有實用價值的科目。其中就提到文言文為例!嘆的是,也是事業有成人士,對古文完全不了,以為對人生完全無用,夫復何言。
原來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心理學。只是以前用的詞語是道德。希望人人遵守道德,於是分析人的心理,從心理上攻堅,說服人遵守道德是對自己最有利的生存方式。從近代西洋的心理分析,回過頭去看古人的文字,古人講得更透徹,文字更優美,只可惜,前兩世紀國家積弱,人民喪失自尊自重,自身文化鄙夷了百年,何時才能去其塵封,好好琢磨,好好欣賞,好好遵行?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3:15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7月14日

一彎殘月


這兩天醒得早,一睜眼,窗外一彎倒置的殘月,是啊!這個月又快過完了。可是在凌晨,殘月仍是很明亮的,再往上方看,更有一顆閃亮的晨星,是金星吧!兩個光亮的小星體,很引人。天空已有一些透白,坐起身來,見天邊有雲層,只顯出一抹淡淡的紅。
月色由鮮黃變蒼白,又往上升高了些,等會兒就會看不見了。才不過沒多久日子前,看見另一彎眉月出現在黃昏時分,只是在西方。果然,有人說月亮是西邊升起東邊落下,有其根據,只是少看了幾分鐘,沒弄清月亮是往上還是往下移動。初聽此說,大吃一驚,而且出自一位頗有學歷的年輕人之口,更難堪的,說是老師教的!是啊,乖學生都不會質疑老師,再說,日常沒事,怎麼會談論月亮是從哪邊升起呢!可不會誤解一輩子嗎?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5:53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6月26日

伴隨拒絕的……


心理學有一個議題,叫做「你可以說不」!最近接連在不同場合看到兩個人,說不行的時候,臉色都不和善,讓人不舒服。突然想到:與其說他不通情理、不合作,不如說他可能是緊張,擺不好恰當的臉色。
只因回過頭來,好好審視自己,那個臉色好像似曾相識,好像就是我。自己不也是很怕拒絕人,拒絕人時,好像也是臉色發僵,腦袋短路。曾幾何時,提要求或是表示拒絕,不再是大事了。
原來這都是信心的問題。提出要求的人是否信心十足?腹稿已經打好,細節已經掌握好?只需要一個幫助執行的人?被要求的人是否能接收到對方的信心,也自在的接受徵詢?或者,接收到邀請的人,完全沒有信心達到對方的期望,只有拒絕,可是,拒絕必要有勇氣,因為預期對方不願接受一個不字,尤其要砍斷對方可能死纏爛打的再度攻勢,於是擺出一張緊張防衛的臭臉,結果防衛成功,人緣可就扣了許多分。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1:03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一眼盡是平疇


近來搬遷至較小的城鎮,居住的日用生活機能是完備的,只是覺得這地方還真小。不帶鄙視的意味,僅僅有些…驚嘆吧!一兩個街區就到另一個要接洽的單位,還真方便。
真正從心底發出驚嘆的,是出了市區,看見那路兩旁視野無礙的稻田,一片柔和的新綠,乾淨,只一個字,美。那天際線怎麼那麼低,高出來的只是山巔,原來低是應該的。沿山邊一條水路,叫它河,稱不上,叫溪流又委屈它,因為它滿滿的流水,碧綠的,一點溪床都不露,這裡可是很久都沒下雨了呀!
不是農村,卻跟農村這麼近,確實非始料所及。一種幸運的感覺油然而起。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1:00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

2017年6月19日

一人一世界

現在流行一句責備人的話,「世界不是繞著你轉的!」。就是責備那些看來任性,容易覺得委屈,顯得嬌氣的人。
嬌氣的人,是有些難搞,不好相處。但仔細想想,他們也只是對自己掌控力差一點,我們一般人,自以為四平八穩的處世,實際上,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還是自以為是罷了。
話說的豪氣,為自己而活,不為別人而活!可是,再怎麼瀟灑,還是會在意別人的態度,是冷?是熱?為什麼有差異?根源在於哪兒?要修改自己的態度?還是不須理會?遇事,是堅持自己的想法?還是接受別人的意見?誰的辦法是比較好的?建議人對我的重要性?不聽會有甚麼後果?雖然說是跟別人和睦相處重要,其實考量的基準點是自己!如何才能讓自己愉快滿意才是隱藏的底線。
所以,人有一個世界,是以我為中心的世界。有這個我,就是佛家念念要丟棄的執念。有我,我就在這個世界稱王,我就有丟不掉的驕傲,丟不掉的爭競,丟不掉的煩惱,丟不掉的自卑自我懷疑。以我的觀點批判別人,要求別人,即使隱藏起來,仍是跋扈,仍是嬌氣。

lipeicloudy發表於 樂多13:34回應(0)引用(0)我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