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5年11月6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杜忠誥 在書道中「游于藝」

文/黃長春

到故宮參觀,在士林站轉搭公車時,常遇有日本人以簡單的英文問我:「請問,到故宮,要在哪站下車呢?」或是「票價多少錢呢?」他們有的是一人行,有的是兩人同行,但更多的,都是超過三人行的一家人。我也曾在故宮的書畫展覽室中,看到年輕的日本媽媽,牽著七、八歲的孩子,輕聲細語地在解說展品。每遇這種情況,我都會想起杜忠誥在《書道技法123》中說的:

「日本人學習書法的風氣很盛,他們所印行的中國古代碑帖相關出版品,不論質量,均遠勝於台灣。在學術上,他們對於書法史論的研究,更是我們所跟不上的。」


一九八六年,杜忠誥。 圖/雄獅美術提供

1986年,當時四十歲還不到的杜忠誥,因有感於國人對於源自中國的書法藝術,不如日韓來得重視與推廣,再加上當時坊間的書道技法書籍屈指可數,而其中又多譯自日文,這不禁令他羞憤與痛苦。因此,深具使命感的他,願貢獻所學、傾其全力,來撰寫一本為國人量身訂做的《書道技法123》。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1:47引用(0)

2015年10月23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李梅樹透視自然的神祕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許多人常誤會藝術家(尤其是畫家)是一種狂人。因為他們常面無表情,目不轉睛地凝視對方,甚至長達數分鐘之久。誰曉得這正是藝術活動的緊要關頭!藝術家集中了他所有的精神,透過智慧之窗,正在追尋著宇宙萬物的神祕哩!」李梅樹曾這麼說(注❶)。


1979年,李梅樹為雄獅美術發行人李賢文(左)導覽三峽祖師廟工場。圖/雄獅美術提供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1:09引用(0)

2015年10月9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享受孤獨的王攀元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每年台北國際書展,我都會暫時放下編書的工作,到會場親近讀者,除了為他們導讀書籍內容,也可以獲得他們的閱讀回饋與心得分享。

曾有一位媽媽陪著剛考上藝術學院的女兒來購書,她說:「我和女兒讀了《百年.孤寂.王攀元》一書後,不禁潸然淚下。王攀元早年命途多舛,飽經戰亂憂患,卻仍堅持繪畫之志,即使來台生活艱困、遭人妒嫉,亦不忘進德修業。雖說他的畫作,具濃厚個人的懷憂心情,但卻也道出世人都有的孤寂感。」

的確,在忙碌、競爭的現實生活中,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疲憊,及被他人排斥的孤獨感。王攀元畫中的主角,多是孤身隻影地行走、奔跑,或處於暮色蒼茫天地中的逆光剪影人物或動物。他曾以「天涯倦客」自喻。上圖〈歸向何方〉畫作中日暮途窮的景色,在視覺上不僅營造出空間的遼闊感,亦讓人有「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的無盡惆悵感。也正因這種沒有五官輪廓,完全看不出身分、種族、年齡的人物造形,容易引起觀畫者在情感上的同理心。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0:07引用(0)

2015年9月25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黃土水的水牛群像

文/黃長春

中山堂光復廳前壁,黃土水的〈水牛群像〉,蘊含著一股穩定人心的精神力量。


〈水牛群像〉.石膏浮雕.台北中山堂藏. 一九三○年 圖片提供/雄獅美術

這幅呈現一九二○至三○年代,夏季台灣農村的淺浮雕作品,沒有烈日的炙熱與浮躁,卻滿溢著清靜與涼爽感。作品構圖,靜中寓動。

芭蕉葉下,牧童與水牛之間,如家人般的親密互動,彼此信任、依賴著。右方騎牛的牧童,與下方輕撫水牛者,流露出靜觀沉思與慈憫關愛的神情。左方咧嘴而笑,持竿挑斗笠者,充滿了喜樂,是三位牧童中,神情、姿態最具活潑動態的一位。

早期台灣的務農子弟,放學後,多會幫忙父母,牽著家中的水牛到農田附近吃草、休憩、浸泥巴澡。圖中,牧童駕馭水牛輕鬆自在,可感受到水牛的溫馴與靈性。仔細一看,中間被遮住半張臉的水牛,有著人的眼神,正面直視觀畫者的你我,似乎能看穿人心,令人自我觀照。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1:48引用(0)

2015年9月11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杉浦康平 傾談漢字的力與美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一九九八年,雄獅美術出版杉浦康平著、莊伯和譯《亞洲的圖像世界》,這是杉浦先生首次在台灣出版的著作。

為了讓讀者大眾認識這本好書,雄獅美術發行人李賢文先生特地邀請杉浦先生來台演講。那年,我才剛進公司第二年,不過二十六歲,資歷尚淺,並未參與這本書的編務。杉浦先生在台這段期間,李先生也邀請他到雄獅美術,希望他與編輯部的同仁談談他個人的設計理念及實務經驗,藉此提升我們的企畫思維及視野。


1980年代,杉浦康平(前)與李賢文(後中)、王秋香(左一)伉儷及李乾朗(右),合影於日本東京「杉浦康平設計事務所」。
圖/雄獅美術提供


杉浦康平(1932-),這位國際著名的日本平面、書籍設計家、神戶藝術工科大學教授,更是研究亞洲圖像的第一人,當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說:「台灣人應自傲才是,你們個個都是保存中國文化遺產的活體博物館,因為你們所使用的,是未被簡化,能夠通古博今的傳統漢字。」他的詞語溫良懇切,但卻具強烈的震撼力,猶如當頭棒喝,帶給我的是自省,而非自傲!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6:51引用(0)

2015年8月28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李霖燦從藝術看人生

文/黃長春 圖片/李在中、雄獅美術提供


李霖燦留影1985年3月。圖片/李在中、雄獅美術提供
我在雄獅美術,除了編書,偶遇讀者在門市購書,也會為他們介紹書籍的內容。曾有一位讀者想買中國美術史入門書籍,我推薦了李霖燦的《中國美術史稿》及《藝術欣賞與人生》。他聽了書名對我說:「我只想認識中國美術史,至於和人生哲理有關的書籍,我不需要。」我客氣地提醒他:「若任何學問與您的生命無關,那還有讀的意義與價值嗎?」他愣了一下,說:「有道理!兩本我都要了。」

多年前在書展會場中,一位讀者對我提到,在他人生最感挫敗,生命最覺不值的時刻,李霖燦的《藝術欣賞與人生》〈觀萬物生意〉一文救了他。他說李霖燦於該文中提到,五代、宋初李成〈觀碑圖〉中的寒林,以及宋人的〈小寒林圖〉,描繪的都是黃河以北,冬季落日紅霞時分,河朔平原林葉落盡的蕭瑟蒼茫感。但在畫家回鋒頓挫的筆意下,寒風中的裸露枝幹,卻有著強勁的蟹爪姿態,暗示著冬去春來,枝梢上即將迸出的新綠嫩葉。

「感謝李霖燦老師,他讓我知道,寒林不會永遠是『蕭疏』的,當春天來到時,就會一片綠意盎然,生機無限。畫中『剝盡必復』、『否極泰來』的道理,讓痛苦中的我見到了無限的希望……」讀者的這一番話,讓我想起《聖經》中的一句話:「我們得救,還是在於希望。所希望的若已看見,就不是希望了……但我們若希望那未看見的,必須堅忍等待。」(思高版,《羅馬書》8:24-25)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5:33引用(0)

2015年8月14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洪通 畫屋的奧祕

文/黃長春 攝影/李賢文 雄獅美術提供

二○○三年,雄獅美術發行人李賢文先生對我說:「《美術家傳記叢書》會做到洪通,我非常重視他,妳是執行編輯,要好好用心做喔!」李先生很具慧眼,一見洪通的作品,便知他是個天才,因此非常看重他。但也有人認為,洪通本是一個愛畫畫的普通鄉下人,卻被媒體賦予鄉土色彩,並大肆報導,而瞬間暴紅,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

洪通與畫屋。 攝影/李賢文 雄獅美術提供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5:13引用(0)

2015年7月31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洞見生命奧祕的林玉山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願你們的愛德日漸增長,滿渥真知識和各種識見。」是《新約聖經.斐理伯書》(思高版)中,聖保祿所講的一句話。

所謂的真知與識見,希臘原文是Aisthesis(由感官所得到的感受),即英文Aesthetics(美學)的字源。換言之,人的感官,若能充滿愛德,不僅易於感知世間的造化之美,也能將心中所感動的屬靈之美傳達出去。

欣賞林玉山的畫作、閱讀他的詩文,都讓我意識到他的感官,正如聖保祿所說的,對於大自然的一景一物,充滿了愛與敬意,富「萬物皆吾與也」的精神。重視寫生的他,除了細膩觀察花鳥野獸的形態特徵,亦深入研究其習性、地域等知識。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4:48引用(0)

2015年7月17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228事件後 陳澄波遺作的首度公開展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照片中翻閱著相本的老太太,神情憂愁而哀傷,她是陳澄波的妻子張捷女士,當時的她近八十歲。而左方的畫作〈清流〉,是日本侵華一二八事變之前,陳澄波於上海教書期間,所描繪西湖「斷橋殘雪」的景色。


陳澄波的妻子張捷女士,當時近八十歲。而左方的畫作〈清流〉,是日本侵華一二八事變之前,陳澄波於上海教書期間所繪。
圖/雄獅美術提供


一九七三年秋天,畫家戴壁吟偕雄獅美術發行人李賢文,拜訪了陳澄波的夫人及其長子陳重光。在二人不斷的懇求下,陳老夫人強忍著淚水,才將藏在床下,疊置整齊的陳澄波畫作拿了出來。

雖細心保存,但卻無奈於木造屋的溼氣、灰塵,與蟲蟻的侵噬,許多畫作的顏料有如皺紋般地翹起、脫落,也有蛀洞的情況出現。

「我們屏息觀看那一張張,遭無情的二二八事件所埋沒的陳家之寶,竟不能也不敢展示在眾人面前,時間長達四分之一世紀之久,令我當下感慨萬千。」李先生這麼回憶。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1:32引用(0)

2015年7月3日

【珍貴的台灣文化記像】刻畫溫暖故土的顏水龍

文/黃長春 圖/雄獅美術提供

仁愛路是我每日上下班的必經路線。在這條寬敞的林蔭大道上,靜下心來,似乎可以聽見台北城的呼吸聲。濃密林葉所散發的清新空氣,賜予了這座城市生命的氣息。


每每行經這條路時,我都會想起前故宮副院長李霖燦在《藝術欣賞與人生》中說的:「西洋有一則故事,父親對兒子說:『彼得!你種樹吧!因為在你睡覺的時候,它亦會生長。』這個故事說到真理所在,既溫暖親切,又具時空永恆。我們可以這樣說:『生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生,在這裡指的是生機。」
...繼續閱讀

lionart 發表於 樂多16:11引用(0)
 [1]  [2]  [3]  [4]  [5]  [6]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