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9,2015

你的英文其實比你想像的還好

文/彭仕宜

英文學習裡最奇特的一個現象是:超過九成的人都覺得自己的英文不夠好,而且對自已的英文不好這件事,幾乎都懷著強烈罪惡感。這事讓我想起一個多芬(Dove)曾經做過的一個廣告,很有趣的實驗叫做「Real Beauty」:You're more beautiful than you think. 你其實比你認為的還美。

你眼中的自己比不過陌生人眼中的自己?
只有4%的女人認為自己美。多芬實驗找了一位專門為警方畫嫌疑犯肖像的素描師,幫一位女士畫肖像,畫畫過程中素描師看不見這位女士,憑著女士對自己長像的描述畫出她的樣子,這是第一幅畫像;接著再請一位剛剛遇見這位女士的陌生女子描述這位女士的樣子,根據陌生女子的口述,素描師又畫出了第二幅畫像。這樣的實驗進行了好幾組,屢試不爽的結果是,所有的女人在自己眼底下都比陌生人眼裡看出來的她更不快樂,更老、更胖,更僵硬,更憂鬱,有圖有證。



圖片來源:dougburtononline.com

台灣人最需要的一堂英文課是:喜歡講英文時候的自己
「你的英文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好」,有一回我對一個學生說,她的眼眶突然間就泛紅了。她回想人生中因為英文不夠好帶來的多少挫折,怎麼搞砸了一場面試,怎麼激怒了老闆,怎麼因為不敢接一通電話而失去了機會,以前國中英文老師說她的舌頭太短永遠發不出 [θ]或 [ð].....。我聽著聽著,其實她的英文沒有那麼差,但是她看不見自己的好,於是也無法讓人看見她的好。因著她這番傾訴,我和團隊決定,所有學生的第一堂課,就叫做First impression:創造第一印象。
在創造「第一印象裡」的過程中,你其實不斷地定義,這是誰對誰的第一印象。我自已對自已?別人對自已?自已對別人?你甚至把它放在不同的時空裡定義:
我在辦公室裡給人的印象是?
我給陌生人的印象是?
我焦慮時,快樂時,不知所措時,用英文交談時.....給人什麼印象。

「第一印象」的任務是改變自已對自已的印象,從而改變別人對我們的印象。
我們說英文的時候,聽不到自已的聲音,看不見自已的表情。有個學生叫Mia去年在國外取得到碩士學位回到台灣找工作,她英文流利,談吐得體,但百思不解的是每一回面試都敗在英文口試這關。這謎底終於在First impression時候解開。Mia的老師告訴她,她講英文時候眉頭緊鎖,整張臉都糾結,所有與她面談的人都覺得:「She doesn't like me」。
改變說話表情就改變別人對你的印象。最好的英語課,不是老師很好,課程很好,教材很好,而是你覺得自己很好。學英文是自我意識的覺醒,從這個覺醒點開始,你說英文的時候,請帶著微笑!■

June 25,2015

你的英文「禮貌」嗎?

很多大陸朋友都說,台灣人真的很有禮貌。但在外商工作的Dan得到的"feedback"卻是另一種。辦公室裡的老外常常覺得他不夠禮貌。仔細聽他談一些例子,才發現這不是「禮貌」問題,是英文措辭出了問題。

Dan到會計室請款出差費用,他想請款,是把錢拿回來。

不假思索:I want get my money back.

I want get my money back 聽起來像不像討債?請款在英文裡有特定的字,叫Reimburse。這個字有「補償」的意思,burse原意是金庫,im相當於in,re是return=>「再回到金庫裡」,意思是,一筆錢用掉了,又回到你身上。想像在公司,你自己先墊出一筆錢,再向公司報帳,這個動作就叫reimburse。

你可以說:I'd like to be reimbursed for the expenses.

E.g. Tell me what you have spent and I will reimburse you.
(告訴我你花了哪些費用,以便我還給你。)

這個字也常常以名詞型態出現:

E.g. I would like to get travel reimbursement.
(我想報出差旅費。)



Dan上班路上車子意外爆胎,打電話回辦公室,同事問:Why didn't you show up at the meeting? 他腦中只浮現car accident這個單字,但到底要怎麼說才能表達爆胎,而不是出車禍?之前因為連環車禍而上班遲到,他也是說car accident…爆胎是事實,卻擔心同事心裡想,怎麼可能那麼多car accident?

不假思索:I met a car accident.

你可以說:My tire popped on my way to the office.

爆胎也可以說have/get a flat tire = (tire) blow out

E.g. I got a flat tire on the freeway.
My tire blew out on the freeway.
(我的車子在高速公路上爆胎了。)

要是輪胎被戳破可以說 (tire) be punctured

E.g. Is my tire punctured? It's almost flat.
(我的輪胎被戳破了嗎?它沒什麼氣。)



客戶要去公司附近晚餐,特地上來邀經理一塊用餐,可是經理已經下班了,Dan不假思索說:
Our manager is out of work.


out of work是「失業」之意。下班的正式說法是get off work/duty,你可以說:Our manager is not in.
口語一點則直說He is not in。另外,off當形容詞可表示「休假;不營業」。

E.g. We are off today.
(今天我們不開張。)

唉,那美好的中文!

【文/彭仕宜】
「我中文太好,所以我的英文總是學不好。」

我們經常聽同學們談他們為何至今還沒有把英文學好,理由有千千百百種,而「中文太好以致於英文不好」是其中最有趣的一種。更經典的是:這不是藉口,是真的。Christina幾乎把整本紅樓夢都背起來了,你唸上一句,她接得住下一句。她說每次開始講英文,那母語裡的繽紛與眷戀就會湧現,她想著中文一層又一層視覺和意義的層次,話中有話又清楚又曖昧,想說的英文字就卡在喉頭,變成了一種佛洛依德式的糾結。

英文是外國語,把外國語弄熟,熟到可以成為大文豪的納博科夫Nabokov,他是小說《Lolita》(蘿麗塔)的作者,母語是俄文,他描述開始用英文寫作,從俄文轉化到英文,那苦不堪言之痛,像「在爆炸中失去七、八個手指,重新學會拿東西。」從一個語言進到另一個語言系統,原來是一個摧毁再重建的過程。 Nabokov的俄語、英語、法語都好,他原來寫了一本英文版的回憶錄,後來有家出版社邀約一本俄文回憶錄時,他一口答應,以為可以簡單的從英文版翻譯成俄文。當Nabokov 開始翻譯這本英文回憶錄時,母語勾起了很多以英文寫作時沒想到的事情,所以寫著寫著,不小心竟寫成了另一本書。

不同的語言看到不同的世界。很多學生說,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用英文說出來的自己,講中文時候真的不一樣。我發現這不全然是會不會講英文的問題,而是在不同語言中我們的「取材」和「視角」也不同。大部份台灣人用英文自我介紹時喜歡講自己的「歷史」,在哪一年出生,哪裡長大,家裡有哪些人,讀什麼學校.....儘管已經畢業很久,資訊也不更新。有些人是因為英文認知有限所以不得講來講去千篇一律。奇特的現象是,英文很好的人也都這樣談自己。原來是我們的國小、國中英語啟蒙老師都給相同的架構,一個安全保守的框架,讓敘述的人忘記了自己的人生有多坎坷或多精采。為了幫同學們丟掉那個自我介紹的陳腔濫調,我們發明了一個方法卡就叫「我的精采」。

請學生自我介紹,無論如何不能再說家裡有幾個人,在哪裡出生這類的事,假如真想不出自己的精采之處,就這樣開始吧:

My life began when I met.....

生命裡的戲劇性,就從你遇的那個人而開展。

一生相許的摯愛,茫茫人海裡有個知音,在最困頓時刻的不離不棄,一不小心錯過的緣份....那樣的自我介紹,教每個人都成了一則故事,每個人都忘記自己在講英文,糾結一下解開,儘管我們對母語的眷戀一點也沒有少。

「唉!那"美好的俄文"」56歲的Nabokov在《Lolita》裡這樣嘆息著:

Alas, that ‘wonderful Russian language’ which, I imagined, still awaits me somewhere, which blooms like a faithful spring behind the locked gate to which I, after so many years, still possess the key, turned out to be non-existent, and there is nothing beyond that gate, except for some burned out stumps and hopeless autumnal emptiness, and the key in my hand looks rather like a lock pick.

唉,那美好的俄文哪!我想像著,還在某處等我。它綻放像忠實的春天,深鎖於門後,而我多年之後,還握著那把鑰匙,打開發現門後什麼也沒有,除了燒毀的樹樁和絕望秋日的虛空,而我拿在手中的鑰匙看上去像一把鎖挑。

每每我聽到同學訴說著中文這母語怎樣干擾我們那原本已經不流利的英文,這一段母語的呼喚就會出現。我請同學唸出聲音,一遍又一遍。啊,那一聲嘆息真是美,就像想像著他喊著Lolita、Lolita,無法分辨出哪一句更教人怦然心動!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20:53回應(0)引用(0)世界精神 │標籤:英文,語言,文化,國際觀

February 15,2015

用一堂中文課,換一堂英文課

「沒有說英文的環境,學生英文怎麼可能會好?」和一個高中英文老師聊天,她說著說著,我腦海突然浮出另外一種時空。

環境是「背」出來的?

我讀的光復國中是花蓮鄉下一個很小的學校,一整個鄉只有一個國中,一個年級只有兩個升學班。一班女生,一班男生。我的國文老師叫做王齡慶,那時她剛從師大畢業。國二那年,老師出了一個跌破大家眼鏡的作業,她規定接下來一學期,班上每一個同學都要背滿100首唐詩。

「什麼? 100首?」鄉下孩子多半不愛唸書,同學們都叫苦連天。

雖不樂意,大家也就照做,我們班人人手上一本唐詩三百首,整個學期下來書頁腳都翻得捲捲毛毛,哪個把詩背熟了的就主動去找老師,在她面前大聲唸出來。

那是一個奇異的集體經驗,像活在另一個時空裡。齡慶老師不知道有沒有後悔那一個難以喘息的學期,每一節下課,她不管走到哪裡,坐在那兒,總有一大堆學生排排在她眼前,等著背詩。老師辦公室大廳、教室前面窄窄走廊、校門口、穿堂,擠成一團一團的學生,有時還追到洗手間,假日也不放過,硬是要來背詩給老師聽。吟詩變成那個小小鄉村既suffering又趣味的風景。我記得特別清楚,一個太陽中午,看著老師走過快要被烤焦的操場,我鼓起勇氣攔她下來,說:「我要背長恨歌!」

後來我背這60句840字的長恨歌。每天從家裡到學校只十分鐘的路程,我都是一面唸唸有詞,一面走著,就那幾個月,我覺得自己像活在一個背詩的fantasy的世界裡。我的同學是不是也都這樣神遊著背詩,記不得了,但我記得等在她們後面,看著每個人背完一首詩之後,臉上的glowing。大家背得其實都還是東一句、西一句的錯漏,但背完都有種混雜著征服和解脫的光芒。

我背長恨歌,也是零零落落背完的,老師說:「彭仕宜不用再背了。」不知怎樣我心裡居然如告別一樣的失落。很多年過去,生活裡常常有失意、快意的片斷,總在那個片刻,不小心就有一句詩蹦出來,然後那個背詩的國中女生就會出現。

我常想,假如英文課也教學生這樣背著呢?她會不會走路時候的喃喃自語,會不會做夢時候說的夢話,也開始出現英文,從而愛上英文?那一定不只是語言,而是再活一次,活在那個語言存在的時空裡。

「鏡子」是人生英文的起點?

一直以為西方教育自由,到美國,我才知道原來美國人也信背書,學生在Middle school(相當於台灣的六年級、七年級)也要抄生字,一遍又一遍;要背「Romeo and Juliet」的Balcony Scene,唸了大學還要背馬克白、哈姆雷特。我跟著同學一起背,問老師:「到底要背得多熟才算熟啊?」我的老師Stephen說,拿把鏡子放在眼前,當你可以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還背得出來,那你就可以在舞台上表演了。



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明天、明天、再一個明天,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一天接著一天地躡腳前進,

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直到最後一秒鐘的時間;

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我們所有的昨天只不過是替傻子照亮

The way to dusty death. Out, out, 到死亡的土壤中去的路。熄滅吧,熄滅吧,

brief candle! 短促的燭光!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a poor player 人生只不過是一個行走的影子,一個

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在舞臺上比手畫腳的拙劣的演員,

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而後默默無聞;它是一則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白痴所講的故事,充滿喧嘩和焦慮,

Signifying nothing. 毫無意義。

-- Macbeth

注視著鏡子,我一遍一遍唸這些爛熟句子,像輪迴一般,從知性進入感性,又進入一種生物性的直覺,才發現,「背誦」原來是一遍一遍讓記憶進入真心,最終教人相信,我就是就是那虛無的獨白者馬克白。在往後的英語教學中,鏡子變成我們重要英語環境的創造者。我們請學生看著鏡子,用英文做一次自我介紹,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多像人的「真心」對上「英文」:「我看著鏡子,突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終於吐出一句英文,還結結巴巴....」一個學生說他第一次對鏡說自己。

那是他人生英文的起點。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23:45回應(1)引用(0)世界精神 │標籤:學英文,背英文

February 14,2015

「忘了我吧,Google!」

你有沒有上網搜尋過自己?

有一個西班牙人,叫Mario Costeja Gonzalez,他時不時就會上網Google自己的名字,每次搜尋的結果都很悶。因為每一次出現的都是有關他在西班牙《先鋒報》(La Vanguardia)1998年的一則小消息:Gonzalez欠債房屋被法拍。

這債務是陳年往事,但在Google輸入他的名字後就出現在首頁頭條,歷史的記憶讓他吃了不少苦頭,他要求Google撤掉,Google拒絕,Gonzalez一狀告西班牙法庭。案子輾轉到了歐洲法庭,法庭支持Gonzalez。歐洲法庭的這項判決被稱作「被忘記的權利」,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你有權要求搜索引擎將關掉那些讓你尷尬的過去。

誰最想被忘記

Google收到的申請裡40%來自德國,14%來自西班牙,13%來自英國,還有3%來自義大利。誰想被Google忘記,英國媒體報導,最想消失在Google的是:

在網路 PO 過刻薄文章的人

17 歲的 Paris Brown 幾年前在Twitter上po了討厭同性戀和有關種族歧視的觀點。一Google她的名字,第一條結果是Daily Mail批評她滿嘴髒話的文章。斗大的標題"Teenage youth crime commissioner who quit over offensive tweets is questioned by Special Branch",怵目驚心。

求職青年

HR 主管在決定是否錄用你之前,經常會上你的 FB 看看你交往的人,偶爾也會Google一下你的名字,瀏覽你這個人的歷史。
逃難者

家暴的受害、逃亡者,最想擺脫實體跟蹤他們的人。刪除相關資訊代表開始一種獨立新生活。

Google今年上半年接獲3846項政府請求,要求刪除2萬4737則內容,其中36%已刪除。

看著一天比一天強大的Google,我們偶爾都有錯覺,以為只要Google找不到的,就不存在於世界。每天增加了多少新聞、post、照片、網站,不管是垃圾還是養份,都餵養著電腦科技和網路主宰一切的可能性。

我們不怕死亡,我們害怕被遺忘?

「忘」和「記」是21世紀最棘手的生理問題、心理問題、哲學問題、 技術問題。

前不久美國的科學家研發出一種藥丸,吞下去可以阻擋痛苦記憶,藉著摘除大腦「恐懼」中樞某種蛋白質的技術,刪除創傷記憶。多好啊,災難、受傷、失戀、糾結、憂鬱、痛不欲生,都可以被忘記,「忘記」是希望的出口。弔詭的是,21世紀最恐怖的疾病卻是阿茲海默症,記憶的終結者。

今年八月中國在雲南戰場遺址舉辦了一場「追憶中國遠征軍」活動,一個九十歲的老兵說:

「我們不害怕死亡,我們害怕被遺忘。」

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

「那可不可以被Goolge忘記,卻讓世界記得?」朋友說。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23:32回應(0)引用(0)世界精神 │標籤:搜尋,Google,刪除文章

February 13,2015

33歲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年

在世界公民的學生族群裡,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的事實,我們學生最多的年齡是33歲,32歲到33歲的學生,總共有433人,這比例太高,數據一出爐,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是33歲?數字背面一定隱含了某種訊息。有人說是市場定位決定學生族群,有人說是因為人過了三十開始有承擔,主管意識創造了新需求,有人說三十歲開始財務獨立、方向抵定.....諸多原因,讓33歲成了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Can-do spirit" 樂觀的現實感

英國社交網站《朋友重聚》Friends Reunited調查研究發現,33歲是人生最幸福的時刻。

調查的對象是一萬多名的四十歲的社群成員,也含了知名人士如歌手、演員、運動明星。受訪人群當中,70%覺得33歲是他們最快樂的年齡。只有6%的人覺得大學時期最幸福,而16%的人選擇了童年時期。這結果和多數人預期不同,因為以往人們覺得最美好人生要不是童年,不然就是"when I was one-and-twenty"。

研究發現,33 is the new 21!為什麼是33呢?行為及人格心理學家 Donna Dawson解釋:

人到了33歲,不會再有青春期的天真,逐漸收斂起生猛野性;保有年輕人的活力與熱情,卻不致於被瑣碎的日常消磨掉生活的興緻。隨著幼稚的流逝,33歲人生態度裡會發展出一種現實感,混合著"can-do spirit"的信心,相信一切都有可能,也因而對自己的能力和才華有了自信。

英國的每日郵報<Daily Mail>也做了一個調查,發現人生最忙的一年是33歲,33歲的人平均一天只睡五小時。

Jesus Year聽到使命召喚的一年

孔子說三十而立。而33歲,西方社會有個說法,叫做Jesus Year,耶穌釘上十字架的年紀剛好就是33歲,所以西方人也相信, 33歲這一年你正在做的事,決定你這一生的樣貌。

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刻家米開朗基羅,接到教廷的命令到羅馬梵諦岡的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做畫。藝術家起初百般推托,因為比起繪畫,他更醉心於雕刻。最後教廷同意他可以隨心所欲地選擇題材,他才開始為期四年的創作歷程,從33歲到37歲,據說米開朗基羅是在密室裡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在竣工之前,連教廷也不知道他究竟會畫成怎樣。

當米開朗基羅完成畫作,打開教堂大門的那一瞬間,我猜想,目睹那一幕的人感受的一定是眼睛被天光打開、天啟般的感動:創世紀的故事「分開光明與黑暗」、「神造日月星辰」、「分開陸地與海洋」、「創造亞當」、「大洪水」……一幕一幕錯視技巧把建築、雕刻、繪畫熔成一體。青春肉體的美感,把神國帶進人間,「創造亞當」成了33歲的米開朗基羅巔峰之作。

1959年古巴的卡斯楚,領著一群青年叛徒進攻首都哈瓦那,古巴革命成功故事距今已經超過50年,卡斯楚與切格瓦拉的故事仍不斷被傳誦。那年卡斯楚33歲,切格瓦拉32歲。

音樂家貝多芬33歲創作了〈英雄交響曲〉,這首交響曲成為古典和浪漫樂派的分水嶺。

剛剛或即將進入33歲的這群人,台灣叫七年級,中國和香港的八○後,不管社會給他們什麼代號,網路世代、草莓世代、垮掉的一代、糖罐裡的一代,這一代人已經成為社會的承擔。無論曾經多麼脆弱,這一代人,請在重要時刻覺醒。

每一個世代的勇氣都會重新定義我們的文明。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01:11回應(0)引用(0)世界精神 │標籤:青年,英語島,33歲,年輕人,世界公民

May 3,2014

Facebook的人性實驗室

Story 1: Cyber grief:臉書朋友的葬禮

素未謀面的「朋友」死了,你會不會去參加他的葬禮?

英國一名55歲的軟體工程師Edward Collier,在Facebook上遇見George,兩人言談投機,成為網路知己,有一天在Facebook上得知George病逝的消息,他很傷心,投書《衛報》 (The Guardian)寫了一篇文章,他說開始思考這段「虛擬友誼」:virtual friend真的是朋友嗎?他不知道該不該去葬禮。

Collier在《衛報》的文章引起廣泛討論:網路憂傷(cyber grief)有沒有一種正確形式?它和其他的憂傷一樣可以表達嗎? 假如虛擬友誼不算友誼,那虛擬性愛算不算性愛?Collier淡淡的哀傷,掀起了一場網路的道德、倫理、情感真實性論戰。

"去吧!"很多人建議他參加葬禮,他們說,"網路你來我往產生的情愫,一樣有血有肉。"

"建議他的家人也在臉書上辦一個葬禮?"

"假如社群網站的朋友,每每互邀彼此婚喪喜慶,世界不知道會怎麼亂?"有網友說。

"人們常說網路會帶來疏離,我覺網路反而是最強大、最具革命性,一種連結人類的工具。"有人補充。

如果是你,你會去嗎?有了MP3,不知道音樂是什麼。有了YouTube,不知道電影是什麼。有了Facebook,開始不知道朋友是什麼。Facebook是一個情感泛濫的災區,臉書世代的戀愛、分手、謠言、怨恨、恐懼,都在一種看似與其他人協調一致的步調上,安全地在社群不斷地在社群媒體上滋生、擴散,你分不分得清楚,「虛擬」的情感是不是「虛假」的情感?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需要誰來告訴我們,該如何歡喜如何悲憂?



Story 2: 在Facebook時代尋找親密關係

你搭捷運或公車,旁邊坐著一個年輕人,低頭在發簡訊,不要被他騙了,很多人常常假裝在Line簡訊、po文,因為這樣看上去不會「像一個沒有朋友的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美國TOWSEN大學教授Andrew Reiner開了一門課,叫做《在Facebook時代尋找親密關係》(Looking for Intimacy in the Age of Facebook)。這堂課裡他做了一個實驗:請所有同學Facebook發一則訊息,告訴一位曾經傷害你的朋友,必須清楚說明他傷害你的感覺,不要多想、不要修辭,寫好就直接按「send」。

一整班學生目瞪口呆,每一個都是,不敢發。

真希望台灣的大學裡也有像《在Facebook時代尋找親密關係》這樣一堂課。Reiner為什麼會開這堂課,他說,第一次到Towson教課,剛進教室,他發現太安靜了,一種強烈矛盾和困惑席捲而來。比他早到的學生,都坐在那裡都不動,彼此避開其他人眼光。課堂討論,很少人發言,好不容易有人開口,都先來一句:

“First of all, I agree with what you just said,”(首先,我同意你剛才說的話”)。

不管後來的發言有多麼反對,還是這句。學生們思緒和表達之紛亂,就像蜻蜓點水,沒有深度,沒有重點更不用說思考脈絡。試著激發他們的創造力,開發他們的複雜度,結果學生的回應是報告用更誇張的字體,用grammar check再檢查一次全文。

學生缺乏的不是創意或想像,而是生活裡充斥讓他們分心的元素。每個年輕人都習慣把悲傷與鬱悶,平庸又脆弱的感情傾瀉在留言牆上。要幫他們的是撥開社群迷霧,才能看清楚世道風景。

終於按「send」了!那個實驗課程,一個學生說,發這則訊息讓她焦慮不堪,害怕不同的意見,「朋友會不喜歡我」。另一個說他挑選發信對象時心中一直揣摩:「試著想出一個人,在發出這個po文後我們不致失去友誼。」

社群迷霧褪去只那麼一天,Reiner的這段描述很有趣:

“沒有電光火石般的頓悟,但學生們站得離他們的朋友圈遠了一些,儘管是一份作業,很多人喜歡那種感覺。就那麼一天,我覺得自己浸在希望的餘暉中。”

Facebook的用戶全球十二億,佔世界人口總數的六分之一。中國人口十三億,印度人口十二億,Facebook和印度一樣大,堪稱世界第二大「國」。假如它成一國,試想,我們花了多大的產能在製造無聊的訊息。這些訊息整天洗版(spamming),結果每一則訊息生命周期都只有短短幾分鐘,值得沈澱的內容只好淹沒在瑣碎裡。

「那你希望Facebook是什麼?」一個Facebook上的朋友問。

嗯,可能是人性實驗室吧!

每一個我們按下去的「like」和「share」,都是對人性的一種再相信。這樣,Social media 有沒有可能會變成social enterprise?■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17:03回應(61)引用(1)世界精神 │標籤:臉書 Facebook 社群

January 16,2014

Paul Theroux和初音未來

Paul Theroux - 教室裡有沒有感動?

我在書上讀過這樣一段描述:
「Paul Theroux是美國作家,大學畢業後立即繞著全球跑,到不同的國家打雜工和教英文,往往每到一處,一住就是兩三年,努力學習當地語言,全新投入當地生活...有一天,在異鄉,他覺得孤單,提起筆,讓墨水在紙上滴染出一段文字,從此開展了往後數十年的新生命....」
我想找Paul Theroux來當英文老師。我們在這樣一個老師的臉上讀到的是:世界浮上來,一個一個。

Paul Theroux說:
“Hawaii is not a state of mind, but a state of grace.”
夏威夷不是心境,它是天境。
這句quote幾乎成了夏威夷的Slogan。一語雙關。State既指「狀態、境界」又是美國的「州」。State of mind和State of Grace像對子一樣,都是歌名。紐約的題曲叫Empire state of mind。State of grace是天籟美聲的詩歌。夏威夷不是美國,它是上帝的恩寵。

“The Australian Book of Etiquette is a very slim volume.“
澳洲人的禮儀之書真是薄啊。
澳洲人談話直白,沒有階級意識,如果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喊你「哥兒們」,也不必大驚小怪。

“The Japanese have perfected good manners and made them indistinguishable from rudeness.”
日本人把禮貌修飾到......你簡直無法分辨什麼是文雅,什麼是粗魯。

“The Kunlun Range is a guarantee that the railway will never get to Lhasa.”
有崑崙山在,鐵路就永遠到不了拉薩。
Paul不瞭解中國人的鬼斧神工,2006年青藏鐵路全線通車,這句「詛咒」失靈了。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criticized for only being interested in business, but it's the only thing they've been allowed to do. ”
人們老嫌香港人只想做生意。沒想過這是他們唯一可以做的事。

每一個在異地生活、教英文的外國人,都是Paul Theroux ,都是「旅行上癮者」。近來心中時時浮起一畫面:

漂浮在某處深夜,霓虹燈做的招牌,夜霧和水氣遠遠映著「English Island」,英語島閃爍像暗夜裡的星群。三不五時有老外拖著行李走進來,喝咖啡聊天的陌生又親切中,我們問他願不願意捐一場演講給台灣鄉下的小學生......遠得像花蓮萬榮鄉的馬遠國小,和孩子們說說他的人生唱遊。

與其說那是孩子們的英語課,它也許更像老外中文啟蒙,而英文老師......英文老師必須要開口說英文,把台灣、把學校、把每一個孩子介紹給這意外的旅客。有感動的教室,才有「未來」。


初音未來 - Tell your world.

日本的卡拉OK系統 Joysound,前不久在網站上做投票,要選最難唱歌曲,結果《初音未來的消失》拿下冠軍。這首歌難度之高,曲子裡有段1秒包含了12個音階,真人唱不出來。

"我誕生在這世界 並已發覺到終究 只是模仿著人類的行為
明知如此 仍繼續歌唱 永恆的命運 「Vocaloid」
縱使那是將既存的歌曲 重新仿照著翻唱的玩具 就算如此也無妨的決意
咬著青蔥 仰望著天空揮灑出淚水 宣告終結 沉睡在瀏覽器之中
這裡一定是「資源回收筒」吧 再不久就連記憶也會消逝而去 但只有你我不能忘記......"

這首歌的主唱是「初音未來」,她不是人類,是Yamaha採集真實人類聲音標本,再製作歌聲資料庫,開發出來的虛擬歌手。這虛擬歌手在東京、洛杉機、新加坡、台灣全球各地開演唱會,她唱的是「最初的聲音」、「Tell Your World」、「初音未來的消失」。除了熱情感染全場,請你仔細聽,在激唱暴走的歌聲中,有沒有聽到她的呼吸、換氣?

感動全場的其實只是一種新式的樂器,初音在二十一世紀,其實就像小提琴在十六世紀,鋼琴在十七世紀,吉他在十八世紀,它們能奏出和絃。無遠弗屆的數位技術讓聲音可以轉成音調,這就是初音未來的音源基礎Vocaloid軟體。它既然是個樂器, 就意味著人人皆可"play"。不只參與「彈奏」這樂器,也同持參與創作,參與讓她變得活生生,有血有肉。

如果你仔細看每一首初音的MV會發現,在每一首歌裡的她樣子都不太一樣:有時候頭髮是清嫩的綠色,有時候像湖水般藍綠,甚至變成天空藍,有時候兩把馬尾像瀑布般及膝,有時候只是過肩。

有一則 Google Chrome 瀏覽器的廣告:一開始在Chrome的搜尋上按了「初音未來」。出現了初音未來畫面以後有人開始鋼琴、開始彈吉他、開始用電腦繪圖,虛擬歌手的生命是這樣展開的...網路形成連鎖反應,世界各地的人以初音創作投搞,一個又一個氣球在Google Earth上迅速長,網路有超過3萬首初音的原創音樂。

網路湧進四面八方的人發表感想,有日文、英文、中文...開始出現二次創作,包括翻唱歌曲、舞步、Cosplay。

全世界各地都有初音未來的蹤跡。出現Virtual Signer初音未來,片尾飛速帶過作品出現在廣告中的創作者名稱。最後打出一句Slogan
Everyone, creator.

是的,Everyone, creator。不管你愛與不愛,網路已經宣示,歌手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音樂不是你想的樣子。社群是一個命運共同體,

親愛的user,你才是真正的創造者。


英語島 - Everyone, Creator!

英語島是一本雜誌,也是一個華人學英文、建立世界觀的平台學校。
這所學校由51張方法卡組成,51張卡片,從「I Promise」開始,途經「看到就說」、「兩遍閱讀去」、「數字會說話」、「殺手級開場」、「英語魔鏡」、「浮光掠影」、「意識流」、「音浪」、「轉折點」、「講反話」、「句中句」、「動感英文」、「尋找定義」、「贅字垃圾筒」、「下標題」、「人格分析」、「重點還原」、「創意拼貼」、「情境造句」、「簡單說」、「大刀闊斧」、「昨日重現」、「假如呢?」、「明日預言」、「塔羅也瘋狂」、「冷讀」......每一小段驚喜旅行,最後和世界相遇的「世界旅行家」。

每一張如癡如醉的卡片名字背後,是一套方法,一個社群,或是【方法+社群】:不斷用社群碰撞激盪出來的動態學習法。在英語島這個學校裡:

• 學英文其實是一種創造的經驗。

連模仿都可能是創造。所有死記背誦的英文,都不是自己的。字母和字母之間、單字和單字之間、句子和句子之間;音和音之間;你和外國人之間,請找到簡單的邏輯串起來。只有回到創造,我們才能夠擺脫考試英文的慣性,重新愛英文。

• 「我要教」和「我要學」是一個動態可變換的按鍵。

英語學習歷程中有二種人,一種學,一種教。教者選對教材,用對方法,因此可以為學生找對感覺,維持學習動力。學者以真實運用目的,學習英語就是他世界化過程的一部分,並不感覺努力學英語,英語自然就成為他生活的內容。每個人學好了就可以教,教了就發現自己不足就想學,「教」和「學」,於是變成了相互依存又各自獨立的多元機能。

• 像我這樣的學習者!

51張方法卡及其延伸的教材網站與社群,英語島鋪起的其實是一張天羅地網。任何人都可以在網路上自由擷取文字、影音,利用51張方法卡練習英語。每一個人選擇過的卡片、每一個人聽過的音軌、誰在哪裡挫折了、想放棄了、又重新找到動力在英語島,每一個人學習歷程都在召喚其他的學習心靈,你聽到社群有人向你招手:「像我這樣的學習者!」你在那手勢裡重回英文的軌道,找到世界。Everyone, creator! ■

本文刊載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4年1月號 http://www.eisland.com.tw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18:10回應(19)引用(1)誰在創在世界

January 4,2014

別會錯意!Buy跟Sell不一定是「買賣」

有一天在外商公司上班的Maggie和外籍同事Ben聊天,聊到自己的想法。

「What are you going to sell? 」Ben突然問了這樣一句。

Maggie一聽很不高興:「只是想聊聊想法,他卻以為我想賣他東西。」

其實「What are you going to sell? 」不是「你想賣什麽東西?」而是「你的目的是什麼?」商業上最簡單的用字sell和buy不一定就是貨品的買賣。我們來看看幾個容易會錯意的例子:

1. I don't buy that.

(X) 我不要買。
(O) 我才不信。(別扯了)

這句話完整的說法是I don't buy your story,buy在這裡的意思是「相信、接受」,非常好用的口語。例句:

If you say it ' s true , I ' ll buy it .(如果你說是真的,我就接受。)

2. They are trying to buy time.

(X) 他們想買時間。
(O) 他們想拖延時間。

Buy time 是「拖延時間、爭取時間」的意思。Buy和time之間也可以加上受詞,例如:

Can't you just buy us some time? (你就不能幫我們再拖點時間嗎?)

3. Don't sell that man short. He's one of the smartest lawyers in town.

(X) 別少賣給那人。他可是城裡最能幹的律師。
(O) 別小看那人。他可是城裡最能幹的律師。

Sell short字面意思是別以低於應有的價格售出,引申為「小看」,不是短賣。別小看自己,英文可以說成:Don't sell yourself short.

4. Don't give me a hard sell.

(X) 不要給我很難賣的東西。
(O) 不要(對我)強迫推銷。

Hard是很硬、很難,人不想買東西的時候,硬把東西賣給他,強迫人買,就叫做hard sell。

原文刊載於商業周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5811&path=h

January 1,2014

Whatever,最讓人反感的英語口頭禪

你知道最讓人討厭的一句英語口頭禪是什麼嗎?

美國最新一項調查,最令人反感的口頭禪是"Whatever"。

這個調查嚇壞不少人,因為不只是"Whatever",還有像anyway以及you know這類的字眼,不管英文溜不留,我們幾乎天天掛在嘴上。

講話時,我們經常不自覺用一些轉折語或口頭禪,使用太頻繁就刺耳了。這項調查中,近五成的受訪者最不喜歡whatever,四分之一的人最討厭you know。當然還有區域性喜好,到美國中西部,最好別用whatever,免得惹人嫌!

Whatever!為什麼那麼讓人反感呢?在口語上,它有點像"隨便啦,無所謂",例如,別人問你 "Do you like coffee or tea?" (你喜歡咖啡還是茶?)你回答 "Whatever!",就有點兒不在乎的意思,沒有明白講,但就是"I don't care."。設想如果你的屬下成天把"隨便啦,無所謂"掛在嘴邊,你會喜歡嗎?。

有時候 Whatever 也出現在句尾,是Who cares? 的意思。老美會說 "I totally have no idea how to file my tax return, whatever."(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稅,唉,隨便啦。)最後那個 whatever 是老美在講話時很喜歡加的,就是"隨便,反正我也不擔心的意思。"

讓人反感的口頭禪排行榜如下,以後這些字要脫口而出時,吞一口氣,嚥下去,人緣因此就變好,是很有可能的!
1.Whatever (隨便、無所謂)

2.Anyway (anyway 在口語中常用來表示無論如何,不管怎樣,至少,反正。和whatever意思接近。

3.You know You know是美國口頭禪排行榜的第一名了,老美,甚至老中也會常常不自覺的在句子中插入"you know"來轉折語句氣,沒有特別意思,有點像是中文口語"對吧"。偶爾用在句子中還無傷大雅,可是要是用得太多了,反而會讓聽話的人分心,抓不到你講話的重點。

4.It is what it is 意思是說「事實就是這樣啊,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不可能有所改變的」,語氣含有無奈感。

5.At the end of the day 意思是終歸是這樣、事情到頭來都是這樣。有一點莫可奈何,沒戲可唱了的意味。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12:51回應(12)引用(0)字的力量 │標籤:商業英文,whatever

學好英文,動詞是你的罩門?


我請一位學員做自我介紹,他這樣說:

My name is Kevin. I am 37 years old. My job is in an international company as a senior engineer. I am in charge of programming. My work is very busy.....

除了最後一句有問題(你的work不會很忙),這段話也不是錯得很離譜,但聽起來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我進一步問他,是不是介紹自己或介紹公司都還可以,一旦進入工作協調、con-call電話會議討論進度,就會覺得有話說不出來? 「好像是吔!」他說。

到底少了什麼?少了動詞。我們說少了動詞,並不是指文法錯誤,沒有動詞,而是溝通習慣上,be動詞佔據所有句子的動詞位置。於是就千篇一律是A = B這樣的結構。

Be動詞不是一種動作,而是狀態,因此,動詞都選用be動詞溝通,你只能講事實或狀態,基本上是用名詞作溝通。

習慣名詞溝通的人,言語裡會有很多「my」或「our」,my job, my work, my name, my meaning, our products.......,一旦溝通內容是動態,像專案進程,曲線的走向,股市變化,就會顯的左右為難。

試試看自己習慣用動詞還是名詞溝通,請你試者造以下幾個句子:
1. 那個字的意思是什麼?
2. 他的體重是75公斤。
3. 她的TOEIC考了780分。
4. 這一共多少錢?
5. 我們平均每天工作八小時。
6. 那個專案的進度如何?
7. 你最喜歡台灣的什麼?

你的句子是長得像左邊,那動詞很可能就是你英文的罩門:

1. 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What does the word mean?
2. His weight is 75kgs. →He weighs 75Kgs.
3. Her TOEIC scores are 780. →She scored 780 on the TOEIC test.
4. How much is the total? →How much does it come to?
5. Our average working hours is 8. →We average 8 hours' work a day.
6. What is the progress of the project? →How is project coming along?
7. What is your favorite thing in Taiwan? →What do you like most in Taiwan?

名詞溝通不是不好,而是一旦習慣只以名詞溝通,你的英文會少了一大塊「動態成份」;試著從「名詞溝通」進入「動詞溝通」,只要看到動詞,就圈起來,造一個句子。動詞進化版很快就會出現,
Our products are... → We produce....
Our goal is.... →We aim at...
The market is still...→ The market remains....
The total is.... →it totals...

學會用動詞溝通,英文會好到你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境界。

http://www.core-corner.com/Web2/

December 30,2013

英文多一個S,小心變成罵人

常常有學生問,英文口語中多一個the或a,少一個s,一定要斤斤計較嗎? 如果從「溝通瞭解」的需要來說,大部份情況不必斤斤計較,講英文的時候,「自在感」比「正確性」重要。但還是有一些特例,差了一個字就完全不一樣,這些特例要特別記住了。所幸這樣的例子不多,我們來看四個例子:

1. Do you have the time?
很多人會直接解釋成「你有時間嗎?」,問人家有沒有時間,要用「Do you have time?」。

「Do you have the time? 」多了一個the,意思完全不一樣。這句等於「What time is it?」或「What time do you have?」是在問對方知不知道現在時間幾點幾分。the time因為有一個the,指的是特定時間,也就是此時此刻,this moment,所以當對方問Do you have the time? 指的是「你知道現在的時間嗎?」。

2. I need to change the room.

出差到飯店以後想換房,有人會直接說「I need to change the room.」聽到這句話的服務生一定會一頭霧水,因為這句話的意思是你想要改變房間—改變陳設或把房間弄得不一樣。類似的錯誤也發生在換工作,有人會說「I want to change the company.」這樣一來就變成你想改造/改變公司,別人一定以為你是老闆了,而不知道你原來想換公司。

換房間你可以說change rooms,從這一間到那一間,所以是複數。換工作呢?最簡單當然是change jobs, 也可以用career move或career change。

3. He called me names.

不要以為這是他叫我的名字,「Call someone names」是指「罵人」或「侮辱」,有一點像指名道姓一樣;注意,names用複數。「call someone's name」是指「呼喊某人的名字」,call 後面是用his/your/our或Peter's,而且name不加s。

比較這兩句:

He called him(bad)names. (他罵他。)bad也可省略,寫成 name-calling 時,name 用單數。

I called his name in the supermarket./I called him by his name.(我在超市叫他的名字)

4. We are open around the clock.

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24小時營業,around the clock,日夜不停地,像時鐘走一樣,有人會誤以為這是指準時營業。準時營業可以說「We open on time.」

5.Have no idea/ ideas

有人問,明年景氣會變好嗎?如果你回答「I have no idea.」 意思是「沒有答案」,等於用強烈語氣說「I don't know」,「誰知道呢?」有此意味。

但idea加上了s變成「I have no ideas.」 就變成了「沒主意,還沒想好,無法做決定」。

例如:

A: When are you going to tell your boss you're leaving?( 你何時告訴老闆要離職的事?)
B: I have no ideas!(我還沒有想好。)

December 28,2013

Slow Day不是慢慢的一天

有學生說,近來到美國出差,聽到老美抱怨:It's a slow day.他一開始還以為是什麼慢了,難道是交通很差嗎?回來一查才知道他的意思是「業績清淡」。

slow是一個簡單的字,但如果只會把它理解成「慢」,會錯失很多傳神的表達方式。來看幾個例子:
slow有「需要花很長時間」,因此有「困難」的意思,如:
He is slow of understanding. (他理解力較差。)
He is so slow that I have to explain everything several times. (他太遲鈍,我得解釋好幾遍。)
He is slow at speech with the boss yet.(他跟老闆說話時還是有點笨嘴拙舌。)
Slow and steady wins the race.是「慢而穩者勝」。

其實這裡slow並非指「慢」,而是強調「不慌張」、「沈著」,譯為「沈著穩健者勝」更好。
有slow day就有slow season,淡季,淡季的相反是high season旺季,還有peak season是業績高峰。
另外,相對於把鐘點撥快的夏令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而言的標準時間是slow time,拳擊中一開始採取守勢而後猛攻的選手叫a slow starter,這本書很乏味用The book is rather slow。 go slow中的slow是副詞,除了表示「慢慢地走」,還可表示「不慌」、「小心」、「怠工」、「偷懶」等意思,例如:
You'd better go slow in reaching a conclusion.(你別急於下結論。)
Be slow to promise but quick to practice.(承諾可慢,實踐要快。)

反過來,雖然多數情況下「慢」可譯為slow(ly),但也有例外,如「慢性病」是chronic disease。

還有一個很有視覺畫面的片語叫slow burn,意思是漸漸發火:
We could see the boss doing a slow burn as he heard one lame excuse after another.(我們看見老闆臉上越來越難看,因為他聽到我們一個比一個更扯的藉口。)

本文刊登於商業周刊及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23:32回應(7)引用(0)字的力量 │標籤:學英文,商業英文,中式英文

November 4,2013

吃飽了請不要說I have enough

講英語時候措辭更優雅 曾經有個學生說他和外籍室友鬧得不愉快,原來是他常常喜歡用supposed這個字,例如,
you’re supposed to tell me...., 室友覺得他老是頤指氣使,不客氣,其實他只是沒有辦法分辨英語裡的輕重。

以下有些句子,改換一下英文的語氣,人氣自然就來了。

1. (X) I have enough. (我吃飽了)。 席間別人請你吃東西,你吃夠了,很多人直接講:No, I have enough.。這句話在英文的意思是「我受夠了」,不是有禮貌的說法。好的說法是:
(O) No more, I have had lots.(不要了,我已經吃了很多。)或
(O) No more, thank you, I have eaten too much already.(不要了,謝謝,我已經吃了很多。)
不要說I have enough. 吃得很不開心才會這麼說。

2. (X) Don't send me out. 請不要送我。(請留步) 聚會時,有事要離開一會,或提早走,你可以說
May I excuse myself…(要打電話)。
很多人會多加一句: (O) Please don't see me out.(不用送我了)你也可以說
(O)I will let myself out.(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很多人直接把「送」說成send,並不妥。send out是指送出、寄出,像send out an invitation或send out a message,送人到門口可用walk you to the door. 送人到機場用drive you to the airport.

3. (X) May I pay? (我可以買單了嗎?) 到餐廳用完餐後要結帳買單,問人"May I pay?"不合情理,點了東西付錢是天經地義,怎麼還問人我可不可以付錢? 結帳時要說
(O) May I have the bill, please?(請結帳) 或
(O) Bring me the bill please. 人在國外,如果不知是否要給小費,可以直接問他:Is there a service charge?(收不收服務費?)他就會告訴你加了多少服務費,例如百分之十。一般如果已經把服務費計算在帳單內,就不用再給額外小費。
如果問服務員可以用信用卡結帳,就可以用"May I pay by credit card?" 。 文章收錄於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23:29回應(7)引用(0)字的力量 │標籤:英文,商業英文

October 9,2013

從You're fired到I have to let you go!

偶爾也聽到世界公民的學員感嘆,英文講再久,好像也沒有native speaker那樣漂亮、周到。缺了什麼?很可能是缺了euphemism,委婉。

什麼叫委婉?看看幾何實例,景氣差,企業要縮編,得裁員的時候,你直覺想到的說法是什麼:
有人說:
We're going to cut down on staff number.
我們即將刪減人事。很直白的說法。或者,直接用downsize:
Our company is going to downsize and some staff will be fired.
公司縮小規模,會裁員。也說得通。

我們先來看看裁員,裁員一般的說法是,lay off。
 The bank is going to lay off 500 staff in Asia to weather the financial crisis.
為因應金融危機,這家銀行將裁減亞洲區500名員工。

也可以當名詞
 The financial crisis has led to massive layoffs in banks this year.
今年金融危機引發銀行界大規模裁員行動。

Lay off 這類裁員多半是商業考量。 可能是經營不善,或者景氣低盪,企業要減輕成本,不是針對個人性的懲罰,而是一個減少負擔的行動。 Fire相較之下就個人多了,是辭退、解僱。例如員工犯錯或者操守有問題,公司決定終止其職務。

近來更流行的一個講裁員的字,叫let go。
 "I am sorry I have to let you go." 抱歉,我必須讓你走。
這句話其實就是叫人走路,大概是老美最怕老闆說出來的一句話。

有人說,「You’re fired」是一句狂傲的祈使句,「You’ve been let go」雖然換湯不換藥,但起碼能降低員工在聽到晴天霹靂訊息時的創傷,算是有善意的退場機制。是委婉的一種。

同樣的,downsizing也有美化版本,有人會用
 Right-sizing 合理精簡。直接說這是合理的,或者
 Streamlining 流暢化、精簡化。

讓人舒服的委婉語,真的是語言的進化嗎?不那麼善用委婉語也不必感嘆。《The Economist》的批評一針見血。這雜誌說,委婉語讓惱人的結果得到了偽裝,比如 let go(讓他走人)表示解僱, right-sizing(合理精簡)表示大規模裁員。運氣夠好,委婉語會取代原來的詞彙。可憐的行外人哪,只能對這些難解的言語望而生畏,而壞事和缺點會被掩藏得毫無破綻。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20:37回應(24)引用(4)字的力量 │標籤:英文,語言,文化,國際觀,商業英文

October 6,2013

台灣人最用太多的英文”虛”字

你英文想要多好?多好才叫做好?
這是我們最常問學生的問題。最常聽到的答案,是「精準」。什麼是精準呢?其實就是選對字。不要談到"大",就用big,表達強烈,只想到very,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good,找不到字就是thing。

1. Thing
找不到字的時候,很多人就會硬塞一個thing進來。例如:
(冗贅) The thing I’d like to tell you is important. (我要告訴你的事很重要)
(簡單) What I’d like to tell you is important.
英文表達著重明確,如果是很多工作,就說:
(清楚) I have a lot of work to do. 如果是很多電話要打,不說:
(模糊) I have to do many things.

2. There
沒有主詞的時候,there這個字經常會被想起。There 用多了會讓語氣很弱,(弱)"There was no one in the office."
(強) "No one was in the office."

3. You
很多時候我們用「你」並不是指說話的對方,而是泛稱,這時用「我」會更有力,與對方拉近距離。
(不好)"Our boss is nice. She always gave you advice."
(好)"Our boss is nice. She always gave us advice."

4. When
兩件事同時發生的時候,自然就想到要用when。但這個字經常是多餘或錯誤的。
(不好)"When she went to the U.S., she visited an old friend." 她到美國時,去拜訪一位老朋友。
“went to”是一個短暫動作,這是一種很不自然的表達,可以改成She went to the U.S. and visited an old friend.

5. Really
這個字基本上沒有多大作用。例如:
(不好)"He was really nervous about speaking in public."
直接把really去掉,改成
(正常)"He was nervous about speaking in public." 也可以。如果要表現出程度差異,
(強)"He was panicky about speaking in public" 或
 "Public speaking scared him."

6. Because
用多了because讓人覺得你講話很多藉口。去掉它,改用 "and" 和一更有行動力的字眼。
(弱)Example: "I want to leave because I am tired."
(強)"I'm tired and want to leave."

同步刊登於 商業周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4044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18:45回應(10)引用(1)字的力量 │標籤:英文口語,商業英文

October 5,2013

英文 e-mail 錯誤率最高的字竟是...

英文 e-mail 錯誤率最高的一個字,其中有一個你一定沒想到。

竟然是appreciate(謝謝)!

很多人不想要一再用thank you/thanks......,很自然地appreciate這個字就派上用場了。我們來看幾句經典錯誤示範:

(X)I appreciate you for giving us this opportunity to introduce our new product.(謝謝你給我們機會向您介紹我們的新產品。)
(X)We would appreciate if you would arrange for immediate payment.(如果能立即付款,我們會很感激。)
(X)I will appreciate an interview with you。(希望能有面試的機會。)

你知道錯在哪裡?

仔細來看看appreciate,這個字一般字典都解釋為「欣賞、感謝」,再延伸有「升值」意思。這意思看起來沒甚麼關聯,其實它們都是源自同一個本意:「清楚某件事的價值、重要性,而對其表達推崇之意」。理解、欣賞、激賞、讚賞、感激,甚至連升值都在同一條意義軸線上。

(O)I appreciate his generosity.(我讚賞他的慷慨大方。)
(O)I appreciate the difficulty.(我理解這種困難。)
(O)The RMB may appreciate by around 7-8% in 2014.(人民幣2014年可能會升值7%至8%。)

再來看用法,appreciate這個字和thank恰恰相反,thank後面接人,appreciate後面不接人,而接一件事。

謝謝你的好意。
(O)I appreciate your kindness.
(X)I appreciate you for your kindness.

他感謝她的好意。
(O)He thanked her for her kindness.
(X)He thanked her kindness.

Appreciate後面可以加 if 或 when 引導的子句,但這時需要加一個"it":
We really appreciate it when she offered to help.(她來幫忙了,我們十分感激。)

Appreciate也常出現在履歷表上,但這個字不要亂用。很多人會在email最後寫道:
I am appreciating an interview with you.
I'm appreciating you.
I appreciate your help.

其實都是不妥的。I'm appreciating 就是我在感激,等於說,我都謝過你了。別人還沒有請我們去interview,不必先表達感激。說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即可。

而I appreciate your help 其實是 I'd appreciate your help,只是"d"讀來很小聲,但還是有。

現在回頭看看一開始那3句讓怎麼改才對。

I thank you for giving us this opportunity to introduce our new product.
We would appreciate it if you would arrange for immediate payment.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soon.

本文同步刊登於 商業周刊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4818&path=c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22:25回應(9)引用(0)字的力量 │標籤:商業英文,ESL,business English

September 26,2013

是賣得很好,還是"被賣得"很好?

這本書賣得很好。這句話聽起來很簡單吧!很多人覺得理所當然,書是「被賣」的,就說成:
The book is sold well. (X)
乍看之下沒錯的句子,其實並不合英文語法及習慣用法。怎麼說才對?
The book sells well. (O)
中文的「被」並不一定等於英文裡的{be動詞+過去分詞},表達中文裡的被動感,我們一起看看除了你熟悉的被動語態之外,還有哪些看起來不像被動卻有被動意味的表達方式:
(一) 英文有的動詞是以主動來表示被動,這些字多半可以解釋成「….起來」或「…得」,像 read是讀起來,cut是切得,wash是洗起來,cook是煮著,translate是翻譯起來…。看看下面的例句:
• The mail reads as follows…. 郵件內容如下…
• Many Chinese expressions do not translate well into English. 許多中文用語不容易譯成英語。
• This knife cuts easily. 這刀子很好切。
• This T-shirt doesn’t wash well. 這T恤不耐洗。
• The food won’t digest. 這食物不消化。
• His theory proved correct. 他的理論證明是對的。
• The chicken is cooking. 雞正煮著呢!

(二) 某些形容詞後面的不定詞(to+原形動詞),可以用主動表示被動。這類形容詞大部份和「感覺」有關,很重heavy、很輕light、很有趣interesting,很難difficult、很容易easy等。例如:
• This problem is hard to solve. 問題很難(被)解決。
• It’s easy to understand. 它很容易(被)懂。

(三) 另外有兩個簡單的動詞rent和blame有使役動詞成份的字,也用主動,表達被動:
• That house rents for $500 a month . 那房子以每月五百元出租。
• You are mainly to blame. 都怪你。
"人 + be to blame"為習慣用法, 相當於"人 + should be blamed"之意。
例: Nobody was to blame for that mistake.
= Nobody should be blamed for that mistake.. 沒有人該為那個錯負責。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12:30回應(8)引用(0)字的力量 │標籤:英文文法,主動,被動

September 25,2013

講英文「神形合一」

有一個在科技產工作的學生說,她英文最大的願望是,不要講英文有中文味道,希望自己的英文生動、傳神。
有這樣期許的人,好一些英文都有一定水準了,「形」都對了,但「神」還沒有準。
我們來看幾個「神形合一」的描述,要讓自己英文傳神,關鍵在一些簡單、有想像、有動作的字。這些字都不難,也因為太短、太簡單,一不留意,就忽略掉了。

1. 直譯式:The waitress judged us from heads to feet in two seconds
改成傳神:That waitress sized us up in two seconds.
那個女服務生打量我們兩秒鐘(就知道了)。
size up這個片語意思有點像把東西放在手上,試一下斤兩,看它多大、多重。
也就是“判斷或估計”、“品評”、“迅速對某事做出判斷”。
They sized each other up at their first meeting.他們初次見面時特地打量彼此一番。
商場上「盱衡情勢,審時度勢」,也可用size up。
Some US manufacturers have been sizing up the UK as a possible market for their clothes.
一些美國製造商一直在觀察英國是否會成為他們的成衣潛在市場。

2. 直譯式: I am clumsy (笨手笨腳)
改成傳神 I am all thumbs.
thumb是大拇指,試想如果我們所有的手指都是大拇指的話,怎麼寫字、做事?all thumbs是形容一個人做事笨手笨腳的。像走路常不小心撞到人,老是把東西掉在地板上,常不小心打破了杯子,我們就可以說「You are all thumbs.(你這個人笨手笨腳的。)」
有「笨手」,也有「笨腳」。有一個接近的,也具意像的形容是"have two left feet" ,表面意思是有兩隻左腳,用來形容人不會跳舞,也延伸成為笨手笨腳。
3. 直譯式: I need to do many things simultaneously in the office. (我在辦公室裡經常得同時處理很多事)
改成傳神: I’ve been busy multitasking a lot in the office!
multi task是外商企業流行的一個英文字。意思是「同時、一口氣做好幾件事情」
Multitasking 指可以同時處理很多事,正面地說,是表示一個人可以一心多用,很能幹。企業徵才有候也會把它當成條件之一。
但它有時也成為一種藉口( a polite way of telling someone you haven't heard a word they said. )。例如,在冗長的會議中,會議無聊,發言人大篇幅發言後突然問你有何感想,你可以說 : "I'm sorry. I was multitasking, Can you repeat that?" 能重複一次嗎?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17:41回應(12)引用(0)字的力量 │標籤:英文,中式英文

April 30,2013

請不要再說Double confirm


有一次我聽到學生和老師的對話,學生想要確認下一回上課時間,他說:

I would like to double confirm the schedule for next week. (X)

老師指正他說,美國人大概知道double confirm是什麼意思,但是他們不這麼講的。你也許會愣一下,因為很多人都這麼說的。

Double confirm不是英文,這說法據說是新加坡傳來的,講慣了就以訛傳訛,夾雜在我們的中文英文裡。這麼說有何不對嗎?我們先來看double這個字好了。

多數人以為double就是"re",再一次的意思。其實double和"re"的意思不一樣。

re是「再一次」或「重新」的意思,例如reopen「重新開張」或「重新經營」,refresh 是「重新提起精神」、remodel是(房子「改裝」) 。「再檢查一次」用recheck,還可以。

Double是「雙重」、「兩倍」的意思,和「再一次」不一樣 。 例如:
 The room has double doors. 這房間有雙層門。(double當形容詞)
 I am willing to pay double. 我願付雙倍的錢。(double當副詞)

比較一下這兩段的不同:
 double-lock a door 指用兩道鎖把門鎖好(像鑰匙轉兩次把門鎖好那樣)。
 relock a door,指重新鎖上(可能原來沒鎖好)。

假如要再次確認,reconfirm這的字是通的;Double confirm,會變成雙重確認,感覺起來是要一道、兩道確認程序,不符合「再次確認」的意思。

還有一個字是double check,很普遍說法,意思是「再確認」。Double check也可以用來指用兩種方法核對,但多半情況是指「小心謹慎」,英英字典上的解釋是:

 A careful re-inspection or reexamination to assure accuracy or proper condition; verification.

它也可當動詞,看一看例句:

 I double-checked that the file was attached. 我小心檢查過檔案已經附上。
 Don't forget to double-check the reservation. 別忘了要再確認定位。

寺不一定指檢查兩次,只是傳達慎重的意思。如果你用rechecked,意思是「再檢查一次」 。在某些情況下double-check 和 recheck也可以互通,例如:
I checked and double-checked / rechecked, and found nothing wrong (我反覆核對後發現沒什麼錯 ) 。

與人「再」確認日期,不用 double-confirm,那要怎麼說呢?

最簡單的,你可以直接用
 I called to reconfirm the date.

或者你可以說:

 I called for second confirmation.
 I called to confirm again.

記住了,不要再說double confirm,用double check或reconfirm/confirm again/ for second confirmation都可以。

bennq_bennq發表於 樂多18:55回應(3)引用(0)字的力量 │標籤:英文,學英文,口語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