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0,2019

三角圓形 (第十一集)

甫一展開這段關係,我如迎接D-day般制訂一連串方案,準備跟凱風互相調節彼此間性格和生活上的分歧,既然決定投放時間和精神於這段關係之上,總不能漫無目的、任由天命地經營它。


「你想去哪裡? 你想吃甚麼?」所有約會節目的主導權都交予凱風,盼藉此了解他生活細節的習慣和口味,畢竟我去哪兒我吃甚麼都沒所謂,能夠陪他做喜歡做的事已很有滿足感。

「倒不如今回由你決定吧,你應該也有想去的地方呢!」我也不是傻的,每次約會妙融都遷就我去這裡去那裡,久而久之心裡好像虧欠了她似的,而且有一些地方怕會令她納悶,相反跟憲仁去的話會更合適。

「沒關係,我真的沒有甚麼地方想要去啊!」我想去的地方一定會使你發悶到不得了,還是跟嘉恩一起去會更好,女生團逛女生地會更快活呢!  

**             **              **  

當不斷向汽球灌氣,汽球終歸會爆開,弄得殘骸滿地都是。沒有一個汽球不喜歡被灌滿空氣,因為它的出現正正是要被灌滿氣後作逗樂孩童之用,但如何讓汽球能克盡己任地履行它的使命,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儘管小心翼翼地為它灌氣,但也不能確保耍樂的孩童們會愛惜它; 儘管孩童們懂得愛惜它,它也會隨著日子而慢慢洩氣,最後打回原形。

 **             **              **  

每當妙融面帶笑容地溫柔與我交談,或伴我到兒時流連的地方懷緬一番,或陪我吃獨愛的酸辣米線時,我覺得我們彼此間越來越陌生,越來越不肯定她的反應是真或是假,甚至質疑我當初對妙融個性的印象是否與現實背道而馳。為何我會將妙融愛的表現領會成這樣子呢? 是不是我不愛她? 還是伴侶相處的正確模式是這樣子呢?

「你平時說話的聲線也是這樣的嗎?」胡亂猜想,不如直接問妙融就是了。

「噢! 甚麼事? 你不喜歡我的語氣麼?」是不是我說錯了甚麼。

「不是,你說話的語氣好到不能抗拒,但奇怪我從來沒見過你有別的語氣,所以好奇一問吧了!」  

「我也沒太留意我的語氣是怎樣,總之對著你時,我便會不自覺地這樣說話。」溫柔的語氣一定不會惹起罵戰,我可不想與你約會時出現口角或抱怨,從而影響了僅有相聚時的甜蜜氣氛和回憶。

我不相信她的答案。妙融就像一只白鴿,願意為了追求和諧關係而埋沒了自身的個性,其背後動機莫過於她很愛我。可是,為何我沒有因為這種付出而感動呢? 我亦沒有相應地保持溫柔的態度來與她溝通,因為,我實在扮不出來。  

**             **              **  

兩個鐵造的齒輪,每當添加潤滑油和水後,總會轉動得異常快速。當時間久了,這兩個齒輪變得生銹,就算加多潤滑油劑量,也不會如昔日般快速轉動。

你可能會問,為甚麼要加水呢? 對啊! 為甚麼要加水呢?


第十一集 完

作者: Leung Arto (梁雅圖)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13:58回應(0)引用(0)

October 6,2018

三角圓形 (第十集)

花邊淡黃色的背心連身裙,烘托出妙融白晢的皮膚,她在遠處望見我,臉上露出親切帶甜意 (我主觀地想) 的笑容,不是誇詞,周遭的旁人頓時變得模糊失焦,這一刻,這一地方,這一場面,我眼中只有妙融,只有如天使般潔白純真、和藹可親的妙融。

「你真的穿...... 你今天很漂亮啊!」我只是隨口說說要她穿得漂亮點,想不到她真的穿得像一位天使般,天啊!

沒有回答,只是以笑容回應吧了! 凱風這傢伙竟然穿成這樣: 籃球鞋、牛仔褲,最惱人的是上身竟穿了一件T恤而已,那為甚麼叫我穿得漂亮點呢!? 難道男生就是這麼喜歡隨口開河嗎? 就是這麼馬虎了事嗎?

  **             **              **  

戀愛,是二人 (或以上) 的遊戲,而且每位參加者的目的均不同。

甲方沒有權力單方面開始遊戲,相反亦然。

甲方沒有權力單方面終止遊戲,相反亦然。

遊戲進行中,參加者沒有權利要求對方做任何指定動作、說任何指定說話。如果獨裁主義是現代民主社會的大敵的話,那麼戀愛這遊戲比獨裁主義更恐怖,更專橫。

可是地球上絕大部份人,都喜歡玩這個遊戲。

  **             **              **  

開門的鐘聲響起,廣播揚聲器發出聲音:「請先讓乘客下車。」

絕大部份乘客都會守規矩讓路予下車的乘客,待要下車的乘客下車後才進入車廂。正當要上車的乘客魚貫地步進車廂之際,有沒有發覺總有一些人,選擇在這個時候才下車呢? 他們是被鬼魂附了身,待鬼魂離體後才猛然醒覺要下車? 還是他們是低頭族,按手機按到忘形,不知道已經到站要下車呢?

不只是在地下鐵,只要在公共汽車上,都會看到這狀況發生。

在公共地方裡,在眾目睽睽之下,人,應該下意識地提高了道德警號,應該加倍謹慎注意個人的儀態、舉止,這是人與禽之別概念的基石之一。這些人,沒理會在上車的乘客已注滿車廂的客觀環境,忘我地往出口處奔出去,除非有合理的理由,否則,他們還能算是人嗎?

**             **              **

在她最需要人安慰的時候,我挺身而出,雖然不會主動提出,但至少隨傳隨到,作為一位朋友,撫心目問,問心無愧。但當我需要妳的安慰時,妳去了哪裡? 妙融,我是你的甚麼? 「我想我失戀了。」

「你還未戀,何來失? 噢! 想不到我的失戀惡運傳染給你啊!」嘉恩,我現在的心情實在沒辦法安慰你,請原諒我。

「還未戀,正是還未戀,才使我傷心難過。」何必當頭棒喝,說中我的要害呢! 「你說得沒錯,不打擾你了。」

「我......」話還未開始說,嘉恩便掛線了,我這樣做是否不夠體貼,不夠耐性呢? 但以現在的心理狀態,恐怕會說錯話,還是留待日後心情好轉些才跟她詳談吧。

**             **              **  

母親去世只是過了兩個星期,你怎能可裝作若無其事般,致電問我回不回家吃晚飯,難道你認為你煮的晚飯能比得上母親嗎? 「不用了。」覺得能說出這三個字,已經用盡我所有的忍耐力,說畢立刻掛線。

「憲仁,怎麼通一個電話好像剛剛殺了人似的,雙眼充滿殺氣啊?」自從憲仁母親去世後,憲仁的眼神便充滿了怨恨,或者可以說是充滿悔恨。

「沒有甚麼,只是被一些有違人性的事情煩擾而已。」不要惱,不要讓凱風察覺到我的惱氣。  


**             **              **  

「我為你不只改變了原來的我,而是改變成你眼中的我。」雖然不想哭著說出這番話,畢竟凱風從來沒有拿著槍指著我的頭迫我做這種事,沒有委屈可言,但淚線就是這麼不聽話,任由眼淚奪眶而出。

「何苦,何必為了一個人而改變,甚至改變成鏡中看不到的一個自己呢!?」我完全蒙在鼓裡,完全察覺不到她為了我而改變自己。

凱風這席話,就像用手指伸進細小的傷口處裡不停亂刮,極痛但死不去。「那麼我這樣是不是很傻?」  

**             **              **  

如果地下鐵的揚聲器沒有播出那段廣播,如果朋友間付出後沒有盼望得到回報,如果沒有至親離世的主觀傷痛,如果愛侶沒有拘泥於「情侶關係」這死胡同中,那麼,人還會不會傷心呢?

如果沒有以上的心態,人還算不算是人? 深層次的情感,是人與禽之別概念的基石之一。

究竟,人怎樣做,才能安心去做人?

第十集 完

作者: Leung Arto (梁雅圖)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23:30回應(0)引用(0)

July 12,2015

三角圓形 (第九集)

我是怕寂寞,我是怕沒有人理會我,可當時我卻下定決心致電給他,主動提出分手。雖然最後不果,但那絕情的掛線不就是最好的結局嗎? 沒有對駡,沒有不依,只是徐徐地按下電話上的紅色鍵,便能和平地將這段感情劃上句號。

 

人是由兩個元素組成: 理性和感性。理性天使告訴我不能跟凱風再拖下去,兩人性格既然是如此不合,應早早放手,放生彼此; 感性魔鬼卻揭穿我仍對凱風念念不忘,每當走過昔日跟他走過的商場或街道,每當與友人一起到昔日與他到過的餐廳,與他一起歡笑的畫面便會不由自主地閃過我的腦海中,縱然只是一剎那間,縱然只是數秒時間,都令我很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未能擺脫感性魔鬼的干擾。

 

我是歧視感性嗎? 又不是,理性與感性這黑白雙煞能相互制衡,回想當年我很惱凱風的不體貼時,感性魔鬼便告訴我要花多一點時間,試試跟他直接說出我的不滿; 或者當我跟他早上繾綣於床上時,心想今天不上班去,就讓我們繼續裸著身子緊緊擁抱一整天便算,這時理性天使便會從天上降臨說道:「不要把完全的自己放在另一個人的心上,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啊!」直到現在,我孤身一人,這黑白雙煞仍替我做了不少關鍵的決定。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17:58回應(0)

May 6,2015

三角圓形 (第八集)

你喜歡被人說穿內心的想頭嗎? 沒有多餘的客套話,也沒有反駁的餘地,一矢中的。


** ** **


「沒有想像那麼難堪,那麼沉悶吧!


Cabo的初次約會的確很有意思,從忍受不住喊著要回家的局面,驟變成彼此坦誠大談不快樂的家庭事,這意想不到的結局令我有點依戀那張餐桌。「還可以,起碼不是吵架收場。」


「你喜歡怎樣說也好,剛才從你跟Cabo對話時的眼神我已略知一二了。」常言道當異性彼此互相吸引時,眼神是騙不過人的。


沒有話要說,不是默認憲仁的說話,更不是因為害羞而不語,只是怕說了太多話後,那種莫名奇妙的喜悅感便會煙消雲散。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23:30回應(0)

February 11,2015

三角圓形 (第七集)

如果沒有這麼挖苦過你,我和你可能不會再見面。可現在回想當時我竟不顧感受地挖苦你,我的心便會一陣絞痛。

你現在過得好嗎?

** ** **

她那一句,令我頓時語塞。是啊! 我連她叫甚麼名字也不記得,這頓晚餐只不過過了一個多小時而已,一小時前她還滿臉笑容地自我介紹一番,Cabo,這麼簡單易記的名字我竟也不在意。

** ** **

Cabo,四個英文字母組成,只有兩個發音,這簡單的名字,烙印在我的心裡。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22:42回應(0)

December 8,2014

三角圓形 (第六集)

「星期六晚上七時荃新天地七十一便利店等,記得穿得大方得體一點啊!

憲仁這傢伙老是喜歡做一些土氣的事,前天嘲笑我很久沒碰過女人,今天便安排這次「相體大會」,好讓我早點脫離「失戀後創傷孤僻不停抽煙俱樂部」(這是我和他的WhatsApp群組名稱)。可知談戀愛不是職場招聘面試,早早知道時間地點人物目的,半點驚喜也沒有,至少也別說今趟是相體大會,到時現身才見到對方,起碼還有丁點兒驚喜呢!「行了行了! 既然我也不想繼續單身,盡力而為吧!(心想: 這群組只得我和憲仁兩個人,有需要設立群組嗎?)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09:00回應(0)

September 7,2014

三角圓形 (第五集)

幸好認識了妙融 – 我不是落井下石,如果沒有領教過妙融跟凱風轟烈愛情史的話,我想我的下場可能比妙融更轟烈也說不定。「女性是感性的動物」,無可否認,即使外表是多麼硬朗,即使有過幾多次被傷害被欺騙的經歷,女生心裡深深處依然對愛情抱有希望,只不過現在時代不同,女性在經濟能力上能獨立自主,才表面看來可以獨個兒生活下去,不需男性來呵護、來交流,甚至老年無伴也不成問題。我不是看扁自己,但也不得不承認身為女生的我在心坎深處仍冀盼一生一世的愛情,只不過我不會刻意強求,也不會懷著寧濫莫缺的心態,雖然現時香港男性與女性比例不平衡,但只要堅守自己的內在美德,保持一定程度的社交圈子,「真正另一半」的出現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21:48回應(0)

August 9,2014

三角圓形 (第四集)

 

關上房門,視線的第一接觸點是一個黑色垃圾膠袋。


閒置了半年多,卻沒有認真考慮應否把它丟掉。


在分手一星期後,決心把凱風送給我的所有東西全部用黑色垃圾膠袋包起,我不是怕自己觸物傷情,也不是忽然討厭他送給我的東西,我只是以收起關於他的東西這行動來催眠自己 – 我對他的愛、我的不快情緒和我的孤單感都隨著收起這些東西而煙消雲散。就像我不會刪除他的手機號碼一樣,我決定不會再按這號碼,等於決定不會再依戀他。丟掉、刪除或迴避,對我的創傷都是於事無補; 如果它們仍然健在,但我仍能處之泰然,這樣才算是真的痊癒。


可是這過程實在有點自虐,而且非常漫長和痛苦,但我從小就不怕喝苦茶,我相信再苦我也能挺過來。或者這樣做真的自虐,但這傷痕卻提醒我將來該走甚麼路,該挑甚麼男生。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21:20回應(0)

July 12,2014

三角圓形 (第三集)

「振作起來! 不要打瞌睡,明天還要把計劃書交給老闆。」說振作,即是之前你並沒有振作; 說不要打瞌睡,即是你現在很想睡。「不要...」、「...起來」、「我要重新...」、「不可以再...」等等自我鼓勵的說話,都是間接承認脆弱的表現。不過,只有自己知道,這也不壞; 可是自從臉書、微博等社交平台普及化後,每天均能在網絡上看到這些字句 –「是啊! 我公開承認我是脆弱,不會刻意掩飾它、隱藏它! 這是勇敢的態度!」勇敢就是這樣嗎?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20:19回應(0)

June 28,2014

三角圓形 (第二集)

如果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盒子,那麼它一定藏著一頭小魔鬼。

這頭小魔鬼雖不會令你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但它總能影響你做出一些自私的事來。然後,你會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哈! 這頭小魔鬼有發揮作用了!

...繼續閱讀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15:42回應(0)

April 7,2014

三角圓形 (第一集)




 

口中笑著說好,心想今回糟糕了; 今早能容下老朋友一次爽約,晚上卻暗罵一位低頭族差點撞上自己。從第一身看,倒希望心中所想、腦中暗罵的話語能破口而出; 從第二身看,誰願知道、聽到心中所想、腦中暗罵的話語; 從第三身看,人類這動物可真奇妙又趣怪,想說的很說出來,不想聽的希望對方不要說出來,到最後甚麼也沒有說,甚麼也聽不到。你,想人性是本善? 或是本惡?

 

**             **              **

 

「喲! 別這麼快便走啊!

 

「我想我們今晚就到此為止吧!

 

「你還未說你為何要離開達利! 至少給我說說原因吧!

 

「嗨! 有時不用說得那麼坦白,跟你談了這麼久,難道還想不出原因嗎?」顯得有點不耐煩,但這男人畢竟跟自己攀談了兩個多小時,不忍心就此敷衍他。

 

「那麼... 倒不如....

 

隨著身子越走越遠,那男人的說話也越是模糊,心想還不趁機離開,可能又要談上幾個小時了。「呼~~」內心舒了口氣。「雖然有點不禮貌,甚至有點把他當成安全套般,但以後也沒有機會再見到他,相信不打緊吧!」自我安慰永遠是良藥,把一閃而過的小錯誤立刻拋諸腦後。

 

現在是晚上八時半,憲仁這傢伙下班了吧! 「喂,下班了沒有?

 

「哈! 我有預感你會來電,果然真的!

 

「今晚一塊兒吃晚飯吧! 這兩天我都放假。」

 

「沒問題,但要通知我老爸才行,到葵興老地方等吧!

 

應了一聲,掛線,老朋友就是能免卻繁文縟節。剛在新公司就職,周遭新同事們雖然有說有笑,但卻不能那麼快便談心底話,待會要向憲仁談談新同事的有趣事呢!

 

**             **              **

 

其實不是不喜歡跟凱風吃飯,只是跟他聊天時總是「九一黃金比例」 -- 有他說沒我說 不過聊天這種事就像鬥獸棋般「格吃格」,狗吃貓時豹吃狗,象吃豹時鼠吃象。跟凱風聊天只有他說,我跟別的聊天時也只得我說。算吧! 凱風始終剛剛失戀、轉了新工作,有悶氣要宣洩也是很正常。

 

**             **              **

 

「新環境習慣嗎? 有沒有女生看上眼啊?

 

「還是老樣子! 剛剛在荃灣海濱公園跟一名男子... ! 我想是一名流浪漢吧! ... 聊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時間好像跟我鬥氣般只運行了一小段而已。」跟陌生人說往事是最好不過,他們不會嫌我囉唆,我亦不像老調重彈般只看到對方一個反應而已。對不同的陌生人説同一件事均能給我不同的反應,不論是好或是壞,感覺都好像有很多人關注我,對我的往事好奇,試問誰人不喜歡萬千寵愛在一身的被愛感覺呢!

 

「又找陌生人搭訕!? 小心別人以為你是騙子報警呢!」真的那麼多心事要找人聊!?

 「沒辦法,太多時間,太小事幹,新上級還未派遺具體的工作給我,現在又是隻影之身,還有甚麼事可幹?」我就是喜歡,跟老朋友談新事物,跟陌生人談過去,還真! 「轉眼就半年了,感覺開始轉淡了吧? 緩慢而沉實地搖頭。「我也知道時間是解藥,但每人的份量不同,我可是需要大劑量的一群呢。」其實今晚吃飯前提醒自己儘量不談失戀一事,要不是比退役軍人還要難纏。但既然憲仁先開了話題,那又不同說法。 

「唉... 失戀的確令人傷神,尤其像你我這樣年紀的人而言,簡直是費神! 勸你找新女友來衝擊一番,又不是長遠之計; 要你放點耐性,慢慢挑選,又要拜託邱比特開眼才行。還是想想別的事來消磨時間吧!」還是繞過這死胡同才是上策。

 

「我反而沒有像你想得那麼複雜,愛情是要主動追求,幸福是要主動爭取,尤其我是男生,主動一點也沒相干。只是...

 還是跌進這漩渦裡,眼看他興致勃勃的樣子,不忍心就此離開。但是,難道他也看不到我一副默默承受的苦臉嗎? 懂得修飾臉部表情對人際關係有利而無一害,不是! 應該是「有利而有一害」才對,現在正是這一害。 

「我也想主動一點找結婚對象,近來流行一些交友程式...」憲仁真是我的老朋友,跟他聊天時總是看不到半點不耐煩的樣子。
 


第一集 


作者: Leung Arto (梁雅圖)

leungarto發表於 樂多21:54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