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4日 01:31

【屏東慢遊】踏上療癒的旅程

MIDA

兩週前參加了一個由屏東縣政府主辦的旅遊體驗活動,與以往黑鮪魚季、春天的吶喊、海角七號電影景點潮等訴求較為不同,這次的活動著重於生態、在地環境的認識,以及「慢遊」的概念。跟隨幾位部落客朋友以及記者們去了屏東一趟,雖然是短短的二天一夜,不過卻是個難得的機會,得以重新認識了以往未能細細品味探索的「國境之南」。

代言這個慢遊旅程的,是一位虛擬偶像-MIDA,她以一頭短髮,紅眼眶且神情迷離的漫畫造型出現,背景則被設定為「出生於屏東,後來旅居台北求學工作的女孩,在一次失戀之後,不經意回到出生的地方,短暫的幾天,卻是她找回了自我的心靈療癒之旅......。」

「感覺輕飄飄的,就因此能得到治療。」一般人都有這樣強烈的錯覺。但真正的「療癒」,是要拼了命換來的。

           --摘自《原來如此的對話》,河合隼雄、吉本芭娜娜合著。


日本知名的心理醫師河合隼雄與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對談集裡,有這麼一句話,深得我心。我也不認為喝杯茶,聽點音樂,去哪裡走走......這類雜誌上的建議,輕易地就能「療癒」什麼;話雖如此,它卻可以是一種好的累積,讓你感到人生愉快的經驗的累積,在需要的時刻,發揮出溫暖的作用。MIDA的故事,在這個都市裡或許每天都在發生,當你失去一些東西的時候(比如說戀愛、工作,或者自我),旅行不失為是轉換心情的好方法。雖然不知道MIDA這樣的角色設定能夠引起多大的共鳴(事實上要是情況真的太淒慘,不管去哪裡旅行都很難好吧);但我自己,倒真的曾因一次小旅行,感受到某種幫助療傷的力量,而那個地方,就近在墾丁的海邊。
幾年前,一度我還處於身心失調的狀態下的時候,曾經應妹妹凱特和西西之約,同當時還是妹妹的男友小X,四個人一起去了一趟墾丁。出發之前,我對出去散心這件事毫無興致,畢竟才剛結束了長達一個半月的歐洲行不多久,且悲慘的是,回到台灣的當天,前男友來接機,半路上就迫不及待地宣佈了要跟我分手的消息。Orz...

那時的我看起來實在不太好,在家悶了一陣子之後,也想去走走,「去墾丁」這個安排對我而言應該具有一定的療效。一直以來我就很愛墾丁,總覺得不管怎麼樣,只要人到了墾丁,一切就會變得好起來,那天漫長車程中的陰晴風雨種種我已忘記了,總之,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雖然天色已晚,但墾丁一如往常,以乾燥燠熱的氣息迎接我們。

我們沒特別去哪兒,也沒吃什麼特別的東西,老樣子是夜市裡的滷味啤酒,街上的迪迪小吃,都是到了墾丁之後的固定行程。第二天,去了海生館,又到恆春鎮上蹓達,晚餐時分的迪迪也按照慣例擠不上位子,得等一個半小時,這段時間裡小X就載我們去兜風,往佳洛水的方向駛去。

窗外一片漆黑,海聽來近在咫尺,黑暗中只能沿著公路蜿蜒猜想海岸線的形狀。

車子轉過彎,突然間,我們都被眼前的景色給感動得獃住了。

X將車子停下時沒有人有異議, 車窗外是一輪巨大的月亮,姣好的滿月,有人開玩笑說外國的月亮應該也沒有比這個更大更圓了,就像是科幻電影裡的場景一般,我們彷彿來到楚門的世界,暗黑無邊的夜幕把月的剪影襯托得益發明顯也戲劇化了起來。四人先後下了車,靠在路邊賞月。滿月柔和的光線,在海面上投射出隱約的光圈, 我跟西西開始唱起「在那銀色沙灘上,撒著銀白月光......」這首小學音樂課上學來的民謠,凝視著那片月光下的海, 覺得自己早已被一股流動的安靜包圍住了。這世界似乎想要在這個時刻,傳遞些什麼訊息給我,現在想來,或許是說在這樣的美景裡黯然神傷太過浪費吧。

月圓之夜常伴隨著一些傳說,可能是潮汐漲退和人的磁場之間,存在一種眼睛看不見的神祕關連,總之,那天晚上,大家就像是被月光充滿電一樣,我也感到被安慰了--不管我做什麼,遭遇了什麼,有些東西是一直在那裡不會改變的,不管是月亮還是海,想到這兒就讓人安心。

後來,遇到挫折和低潮時,就會忍不住想回到那片位在屏東,國境最南端的夏夜的海,懷念起那輪海上的滿月。說也奇怪,自從那次之後,就算是心情低落,我也不再感覺到如從前那種無法控制的痛苦了,難道這就是月光的魔力嗎?

在這個城市裡,每天每天,和大家一起擠上公車、吃著自助餐便當、默默忍耐一切不愉快而仍舊努力與生活拼搏著的MIDA們,偶爾偷空喘一口氣也無可厚非吧。回到最初出發的原點,找回一些些在不知不覺中流失的能量,給自己買張車票往南邊走,相信是個不錯的開始。



  • leona0909 發表於樂多回應(14)引用(1)旅途中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27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8363103
    引用列表:
    其實這一切的開始, 就是因為這一本書 “遇見幸福的地方, 放掉憂愁的旅程” 大家都說高速公路是忙碌的象徵 但是, 只有南二高屏東段你才會看見如此悠閒的風景 是不是一看到窗外...
    [屏東慢遊之一]這一切的開始…【章魚的攝影小站】 at 2009年4月11日 00:48

    回應文章

    有時會覺得,南方就在那兒,
    自己卻好像始終沒有空閒前往,
    內心好悲哀。
    | 檢舉 | Posted by 凱爾 at 2009年2月24日 03:07

    我也愛墾丁,愛南國,愛海...喜歡那種慢慢的悠閒的享受度假人生的感覺~~但是...臉上的雀斑還是抵不過南國的艷陽阿!!!最後還是選擇躲起來@@....
    | 檢舉 | Posted by Mari at 2009年2月24日 09:08

    那顆月亮真的是大到很誇張。
    很像假的。
    而且海是銀色的。

    在衰的時候看到這種東西會忍不住覺得真的是到谷底要反彈了。
    | 檢舉 | Posted by 廖凱特 at 2009年2月24日 11:07
    雖然我較喜好山的僻靜,但卻不能否認南國海邊的月夜的確是讓人身心可以得到紓解的好場景,墾丁的海,邁阿密的海,沖繩的海,夏威夷的海,義大利南邊卡布里島的海...全部都是曾經讓我短暫舒壓的回憶,看到這些海邊的夜裡的那彎/輪明月,痛苦的感覺好像也得到了緩慢的調節,那那的文字總是這樣恰如其分地讓我由心裡發出"啊~ 對啊! 就是這樣!"
    | 檢舉 | Posted by tuann at 2009年2月24日 11:59

    想起去年跟雅當去花蓮十四號橋玩的時候,
    也在臨海的民宿邊,看到和你形容一樣的大圓銀白月亮
    真的像假的,海也是閃著銀白光芒發亮的一樣

    那是個毫無光害的海邊,整條沙灘都沒有別人
    只有我們坐著的沙灘椅和買來的啤酒。

    好像世界就停止在這一刻也無所謂的。
    就是享受曬月光的幸福感,

    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幸運
    可以看到這樣的月亮
    | 檢舉 | Posted by Yoshigi at 2009年2月24日 12:39
    嗨嗨那那:一直記著要來妳這邊打招呼結果太忙就不小心忘了,不好意思啊!遇到妳之前讀文章熊熊還以為妳是住在沖繩呢!感覺妳的文字和人都很溫暖哩,很開心認識妳喔!*^_^*
    | 檢舉 | Posted by 窮學生超省錢旅行秘笈943 at 2009年2月24日 16:55

    說到國境之南 可以說是我的管區

    當兵在那附近地方待了1年3個月

    從恆春機場到楓港 說真的還滿難忘的

    風景好是好 但是對一個當兵來說真是真是有點無奈

    我一印象最深的是 那海岸線風景尤其下午4~6點

    夕陽西下 真是美阿

    我還記得我們常常每到週末 站台放空城

    學長開車到墾丁玩樂(不是放假喔) 由此可見偉大國軍怎麼能戰鬥了~~
    太棒了 比基尼辣妹 就是要這種來做身心調劑

    但是也別忘了 我是個很熱心的人 記得我在恆春機場服役時 本持著那一股國軍的熱情
    替下飛機要去墾丁玩辣妹 做去墾丁引導
    軍中的事絕對不會比幫助人重要 所以我樂此不疲 不然在國境之南當兵 整天不是吹冷氣 看電視 不然就是坐在機場前椅子看前面的風景 無聊死了
    | 檢舉 | Posted by 仁甫哥 at 2009年2月25日 23:32

    啊,那那,
    樓上的仁甫哥,就是那個仁甫哥嗎?
    | 檢舉 | Posted by Claire at 2009年2月26日 20:57

    還記得十多年前第一次來到沙崙海邊,我的心情真的很糟,同樣是海為什麼差這麼多....

    看到大家那麼喜歡我的故鄉,它居然有那麼大的包容與治癒能力,我心中可是浮起的讓人飄飄然的虛榮與驕傲呢,
    hiro不知道是否也像我一樣有過這種感受呢?

    再忍耐一下,夏天就快到了,個人推薦可帶著Roxette的音樂當旅伴^^
    | 檢舉 | Posted by 小ㄕㄨˇ at 2009年2月26日 22:07
    "....但真正的「療癒」,是要拼了命換來的。"
    看到這句話真的好驚訝!
    我也曾對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說過很類似的話
    我告訴疑似患有憂鬱症的朋友說:
    「快樂和愛自己不是說說而已,真正的快樂必須要拼了命去努力才行,過去的一切想要放下,也得拼了命去療癒自己才行………」
    當時,朋友聽不進去,竟開始跟我辯論:『快樂還需要努力嗎?我覺得快樂本來就在,任何要努力尋找的都不算真正的快樂!』


    啊…那真是一段充滿反覆辯證的日子


    總之,我還是好愛看娜娜這類很療癒係的文字啊~
    下次在有這樣的活動,可以也通知我嗎?
    已經一年多沒去墾丁的小樹留
    | 檢舉 | Posted by 小樹 at 2009年2月27日 00:21

    看到這個網站
    第一個念頭是要丟給你看
    http://www.shomei.tv/project-670.html
    | 檢舉 | Posted by iyun at 2009年2月27日 02:04

    好久不見:)
    每當我在療癒的時候,總會想起那那跟我說的很多話。
    | 檢舉 | Posted by momo at 2009年2月27日 10:01

    看了妳的文字就有一種療癒的功能~呵呵~
    國境之南ㄚ...呼!!終於,今年五月要踏上去了,總覺得墾丁比日本還遠,好遠好遠~大概是我太討厭坐車了吧~
    | 檢舉 | Posted by Doris媽媽 at 2009年3月3日 16:45

    凱爾:
    沒關係的,即使悲哀
    它還是在那兒的

    Mari:
    妳就知道我每年都得花多少錢捐給安耐曬了......
    尤其現在不經曬
    一曬就有斑耶(變歐巴桑了)

    廖凱特:
    也真的就谷底反彈了啊
    我想就算下次要擇日擇良辰吉時再去看
    也都未必會遇見這樣的景色了

    tuann :
    好想變成船
    在海裡慢慢漂浮
    從墾丁漂到印尼,經過南中國海,一路一直漂到非洲去

    Yoshigi:
    其實我內心一直相信 受到祝福的人才會看見這些景象
    東海岸是我心中最美麗的海岸

    943:
    我也很開心認識妳,真的
    妳的部落格常常讓我想起學生時代
    對於應該節省度日的家庭主婦也幫上大忙
    還有謝謝妳跟我分享買便宜機票到處轉機去玩的經驗
    我內心裡的旅遊魂又蠢蠢欲動了

    仁甫哥:
    爽兵 就是在說你吧

    Claire:
    嗯,不是
    真正的仁甫哥現在應該正和季芹姐happy together吧

    小ㄕㄨˇ:
    (你和Hiro都是渡假勝地的小孩吼)
    前陣子時不時都在哼羅克塞的She\'s so vulnerable
    其實真正的夏天來臨時
    都不做什麼
    光是躺在公園裡看漫畫就已經是人間至福了

    小樹:
    我也覺得,讓自己真正完全地好轉
    不靠努力是不行的
    應該說,要想辦法愈來愈強,一直一直往前跑,跑到終於累癱倒下時
    才發現那個下著雨的灰泥沼澤已經遠得看不見了
    不往前跑是不行的啊

    iyun:
    在回留言的時候
    想到妳已不再離我很近地 在同一個城市裡
    突然落寞了起來
    網站我去聯署過了

    momo:
    妳好嗎?自己一個人在國外總是比較辛苦的
    光是好好過每一天就可以給自己拍拍手了
    試著不用想那麼多

    Doris媽媽:
    對啊,交通是我覺得最麻煩的一件事
    國內旅遊的交通費用、花費時間其實還蠻驚人的
    加一加,許多人就寧可出國去了
    最近很多地方有推一些優惠,不知道會不會改善一些?
    | 檢舉 | Posted by 那那 at 2009年3月13日 15:40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