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2014 21:26

【非關影評】《KANO》從紅不讓看identity


引子

: 在KANO片中「跑完四個壘包」的鏡頭至少有四次,分別是:
: 1、小吳波快樂的想像著自己擊出逆轉勝全壘打。
: 2、阿靜婚禮當天,Akira痛苦的在夜晚的練習場奔跑。(「小鷹學飛」蒙太奇場景中)
: 3、1944年,錠者來到嘉農練習場,大喊「歡迎光臨」後跑壘。
: 4、全劇最高點,Akira擊出外野飛球被接殺,奮力跑回本壘。

from paultsai@ptt.cc
我揣摩、延伸這四支「紅不讓」其中可能暗喻的意思

1、童年夢想紅不讓

吳波在球隊友誼賽輸球後,面對空蕩蕩的球場,自行比劃出逆轉再見全壘打的姿態,就像Huston Street的名言前半段:

每個夢想成為棒球選手的小孩子都會拿著球棒站在院子裡,告訴自己「世界大賽第七戰,九局下,滿壘」,然後夢想自己打出致勝全壘打

吳波快樂的沉浸在夢想中,就像每個人天真無邪的童年,總有個純粹的棒球夢,管他甲子園還是全島大賽,「教練,我想打棒球!」吳波道出了嘉農成軍的初衷,棒球的趣味就從這裡展開。

2、青春遺憾紅不讓

吳明捷情竇初開,在每日溫馨鐵馬接送中埋下了對阿靜的愛慕的種子。可惜,造化作弄人,只能眼晭金金看愛人作伊去,還要放鞭炮慶賀別人的全壘打,這是多麼痛的領悟!

「結婚?」拎爸連一壘攏嘸站上去咧!只有在月光陪伴下,跑著一圈又圈的壘包,希望有一天我ㄟ凍從妳的手上,一支屬於咱ㄟ紅不讓!

3、少年英雄紅不讓

投手:「為什麼你還不放棄!」

(腦補)吳明捷:「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一.棒.必.殺!」

收音機裡傳來(模仿當年中廣有個女播報員):投手投出,吳明捷擊出!…球飛得又高又遠、左外野手一直退、一直退、一直退,接不到了…啊!界外球……從廣播台看過去差一點就差5公分…

收音機(模仿球評張昭雄):從這次甲子園的紀錄看起來,吳明捷在二好球以後的攻擊力是很強的,下一個球能打的應該不會放過…投手現在看起來很累,根據紀錄…

女播報員:啊!吳明捷大棒一揮,球飛得又高又遠…中外野手一直退退退退退…退退…(此時收音機傳來觀眾聲200分貝):唉~~~~~~~~~

女播報員:…在全壘打牆邊,非常不幸、非常不幸的被中外野手接殺…但吳明捷仍然沒有放棄,繼續沿著壘包跑…

吳最後仍然沒有go home,在本壘板前跪了下來,彷復氣力用盡也只能走到這一步。得不了分、回不了家,「教練,我們能不能哭?」

4、期待再會(莎喲哪啦)紅不讓

這支全壘打,要從錠者觀點來看。因為,這支全壘打和上面三支不同,沒有打者,只有投手。

錠者來到嘉農球場,但球場依舊、人事已非,只剩自己一人。

「這球場也不怎麼樣嘛」當年,我(錠者)輸了,從你們KANO身上我體悟到一球入魂的大和精神,如今,我準備好了,「歡迎光臨!」 

(腦補)「這是我們初次相逢的那顆lucky ball,今天我要這裡用這顆球和你進行男子漢的直球對決!Come on!」

(時光穿越)多年以後,這顆球被一個叫陳金鋒的傢伙,在天母球場、雅典球場、台中球場轟出去了!錠者,你輸了!XD

--------------------------------------------

全壘打,我們都知道英文稱home run,意思是跑回本壘(home),從「全壘打和家」的巧妙的隱喻中,剛好也可以把這四個場景串起來看,如果再延伸到最後片尾在船上那支「看不見」的全壘打,是不是也可以看作是:我們KANO要回家了!

同時,家與人的關係就是identity(身份認同)的問題,在上面那四支全壘打,按歷史客觀時間排下來,也可以用來觀看個人認同發展的過程,從童年的天真到青春情懷、乃至球場上、最後則是日本/台灣的國族認同等。


  • rockyleeb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電光火石影無踨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生活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95 │標籤:影評 電影與人生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7609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