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2018 09:36

王子榮專欄:巨嬰農民和他們的高麗菜

高麗菜(甘藍菜)又崩盤了,在上周選舉的尾聲,連續有幾則新聞報導高麗菜產地的「慘劇」,.....

王子榮專欄:巨嬰農民和他們的高麗菜(王子榮)
2018/11/27 蘋果日報
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高麗菜(甘藍菜)又崩盤了,在上周選舉的尾聲,連續有幾則新聞報導高麗菜產地的「慘劇」,菜農們因為菜價過低,可能連採收的成本都拿不回來,寧可直接拌土做肥料或開放民眾免費來採,高麗菜的價格甚至還成為選舉過程中訴求的議題之一,菜(穀)賤傷農,這樣的畫面讓人不忍直視,尤其雲林坐擁全國前幾名的高麗菜種植面積區域,災情慘重不在話下,不過納悶的是,為何同樣的事反覆上演,似乎只是農產品種類更迭,換不同主角上場。

台灣不是以農立國,但農業作為一個產業類別,如果常常登上版面是因為前途渺渺、黯淡無光,要如何永續及吸引年輕人繼續投入?然而,對於這次所謂高麗菜的崩盤,問題恐怕不像表面看來這樣,菜農們恐怕一隻手指著別人、四隻手指著自己。

農糧署早發出預警

竟然向天借膽檢討農民,有沒有搞錯!農民不是印象中經濟比較弱勢的族群嗎?這樣的刻板印象其實是都市思維,實際上從事農業當然有利潤,稍微查詢一下各農會信用放貸的金額就知道,農會手上滿滿的現金總不會是路上撿到的,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有人做,放諸四海皆準。高麗菜的特性跟其他農作物不同在於,高麗菜採收後經過簡單分級包裝,就能直接進入銷售系統(往消費者市場端),不用像花生、蒜頭、蔥這類從農地採收後必須要再整理、加工、裁切、曝曬、烘乾、清理等多道工法,生產高麗菜的成本也不太會浮動,諸如整地、購苗、採收、分級包裝、批發商、零批商、零購商、消費者每一環節的成本都是公開資訊(請搜尋諸如高麗菜產地到消費者價格分析等關鍵字),唯一的變數大概就是有無颱風、豪雨(天災)、蟲害,或是人為刻意操作下造成菜價大幅度上下變動(人禍),高麗菜賣好價錢跟一般價只是賺多賺少差別,那如果產量過剩,請放心我國還有耕鋤補助機制,讓農民直接耕鋤作物用以調節市場供需,這時領到的補助讓農民不至於血本無歸,好高麗菜,不種嗎?

政府在這次的菜價崩盤中有沒有發生漏接、守備失誤?其實已經很努力,在行政院農委會農糧署(下稱農糧署)早已建置了大宗蔬菜供苗預警資訊系統,從源頭去計算種苗供應量,就能換算成大概的種植面積,這樣的預測當然是在維持農作物的合理生產面積,以及保障農民收益,農糧署早在9月中接連發出預警(大宗蔬菜供苗警訊),還揪甘心,全國加碼手機簡訊發送,耳提面命各地產銷班,以高麗菜的生長周期約70天估算,如果老師的話有在聽,9月即時收手,就不會迎來11月的日月無光。

農民對於價格的風險有避免的可能(投資有賺有賠,種植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就算一時手滑栽種下去了,至少不會一頭熱追加面積,搞到連台灣今年的颱風太少也能抱怨,怪天怪地就是不照鏡子,最後訴諸全民搶救的悲情牌,例如卯起來推銷高麗菜水餃、高麗菜卷等料理,甚至連高麗菜葉敷膝蓋治關節炎都端上檯面,看了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說穿了海水退了沒穿褲子,願賭不服輸而已,更別提是要加諸壓力,啟動動用特別預算給予特別的農業補助(耕鋤制度),真正的局在這裡,這不是巨嬰什麼才是巨嬰!

利用耳語混淆價格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坊間流傳著高麗菜價已經很低,政府還進口外國高麗菜的耳語,這顯然違背農產品常識的ABC(產地已經夠便宜還需要難吃的外來種?),可我們已經進入充斥假新聞的時代,有時假的講久了竟然比真的還取信於民,對於利用消息混淆價格,這時政府能做的是設計一套對應農業假新聞的防範與打擊機制,更快速的澄清與帶往正確的風向,如果是傻傻期待謠言能止於智者,那可就跟緣木求魚、阿婆生子一樣都可列入鄉野傳奇了。


  • 您可能有興趣:

    王子榮專欄:老師為你好?談非典型霸凌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39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