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2018 20:55

反火力發電公投有幫到國民黨嗎

在這次的幾個公投案中,第一個反火力發電公投對台中人是很有感的。.......

反火力發電公投有幫到國民黨嗎(王宏恩)
3732出版時間:2018/11/26 蘋果日報
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
分校助理教授


在這次的幾個公投案中,第一個反火力發電公投對台中人是很有感的。全國平均40%的贊成票對總投票人口下,台中人以高於平均的44%表達對反火力的支持。這樣反應的鄰避效應是人性皆然:支持核能發電的公投案中,在新北市大多數選民的贊成下,貢寮選民反對票還是略多的。

就在同時,國民黨籍的盧秀燕也在台中市大勝,而盧秀燕正是反火力發電公投的發起人,難免讓人把這兩者做了聯想。到底,反火力發電公投有沒有幫助到國民黨?在還沒有學術單位的全國個人層級的民調下,或許可從我們現在手上已有的數據一窺端倪。然而,光從民眾投票的數字來看,這個問題的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有過半不認同政黨

首先,在選前連署狀況來說,在鄉鎮的層級,台中市民眾的平均連署率僅1.8%,低於全國平均的2.6%,所以在選前台中市民似乎沒有特別因為盧秀燕帶頭而有更多連署。

接著從公投案來看,雖然台中市民眾絕大多數支持反火力發電公投,但在鄉鎮的層級,反火力發電公投的支持比率跟盧秀燕的得票率之間相關係數是零(Pearson’s r=0.05,p=0.78,n=29)。從統計學上來講,一個鄉鎮有越多人反空污時,該鄉鎮支持盧秀燕的比率卻沒有更高。

假如從全國層級來看就更有趣了:從全國358個鄉鎮來看,反火力發電公投的支持比率跟各鄉鎮國民黨候選人的得票率之間相關係數是負的(Pearson’s r=0.17,p<0.001,n=358)!一個鄉鎮假如反火力發電的人越多,平均而言國民黨候選人在該區的得票率反而越低。假如進一步使用回歸模型來控制縣市作為虛擬變數,那這個負相關就消失了,只是無論如何都不是正相關的關係。

最後,我們假如進一步分析這幾筆數據,配合上氣象局統計的空污指數的話,可以發現兩個更有趣的結果。第一,各地反火力發電公投支持度跟選前各鄉鎮連署比率之間有高度正相關(但選前連署比率跟國民黨得票也沒有相關),這很可能反映了這些國民黨動員的選前連署的人們,成功地為這次的這個公投案打下良好的基礎,而在宣傳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只是這個效應也沒有完全連帶到國民黨的得票上。

第二,各地反火力發電的支持度,跟氣象局統計去年的月平均pm2.5的濃度之間的相關係數同樣為零(r<0.0001),而跟pm 10濃度之間則是不顯著的負相關(Pearson’s r=-0.08,p=0.12,n=358)。另一方面,反火力發電公投的連署案則跟各地的空污指數呈現負相關(Pearson’s r=-0.14,p=0.005,n=358)。光從這些數字來看,台灣民眾並沒有因為在空氣污染比較高的選區就更會支持反火力發電,而更是空氣越好的選區裡有越多人支持關掉火力發電廠。要如何解釋這樣的現象?難道是受空污的民眾更願意妥協嗎?

民主自我學習機制

光從以上這些數字來看,我們似乎很難連結反火力發電公投跟國民黨候選人最後在選戰裡的表現。換個角度來說,這反而可能反映了台灣正逐漸開創出的第二政治維度:在泛藍與泛綠都完全執政之後,台灣民眾對藍綠都有個底了,在去年開始有過半的民眾不再認同任何政黨,而逐漸開始更重視第二維度的左右派議題,包括環保議題與人權議題,這些議題開始跨越傳統的藍綠板塊而形成新的討論。

而對於藍綠兩大黨來說,這些公投議題的高支持度,以及容易通過連署的低門檻,意謂著社運團體更有能力將單一議題推向全國層次並證明有票,兩大黨未來在與社運團體合作與妥協時也將會面臨更多的困難。無論如何,假如這些公投案與民主選舉的運作都還在國家安全能保障的範圍內,那就要相信民主的自我學習機制,透過一次次選舉跟公投讓台灣與民主都更好。


  • 您可能有興趣:

    擴張中的「中國式審查」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3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