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1,2018 22:33

地方財政殺手「議員配合款」

近年來各縣市政府負債問題嚴重,而且部分縣市將來還可能愈來愈糟,........

地方財政殺手「議員配合款」(施家榮)
2018/11/21 蘋果日報
雲林地檢署檢察官、劍青檢改成員


近年來各縣市政府負債問題嚴重,而且部分縣市將來還可能愈來愈糟,例如創下「連續25年總預算分文未刪」紀錄的苗栗縣,其將來財政狀況恐怕不太樂觀。從法律制度面思考,該問的是:難道地方(縣市)制度上沒有權力分立制衡的設計嗎?否則怎麼會預算無人把關、負債愈來愈嚴重?

事實上地方制度中早就有權力分立制衡的設計,也就是地方行政權(縣市政府)及地方立法權(縣市議會)的關係(至於司法權則係中央專屬之權限);縣市政府有擬訂施政計畫及編列預算之權限,議會則有制定自治條例及審核預算之權限,然而在「議員配合款」實務運作下,這一切設計都不能發揮作用。

縣市政府捨小取大

在「議員配合款」實務運作,議員的建議往往非常「具體」,除了說要做某個特定工程,也可能一併提出施工規模、材料規格或施工速度等細節要求,最後就是只有跟提案議員關係良好的某公司有能力承做,該公司則以事先行賄(甚至選舉前政治獻金)或事後回扣方式回報議員,形成官商結合的貪腐政治生態。

舉例來說,議員可能跟A學校及B廠商合作,議員要求縣市政府將其議員配合款用在A學校,議員跟A學校的交換條件則是要求A學校想辦法讓B廠商得標,而B廠商的代價就是要拿錢感謝議員;另外也有跟宮廟等宗教團體關係良好的議員,直接指明要施作該宮廟之聯外道路或周邊環境等,這種議員跟宮廟間有何私下「往來」,不難想像。

議會是預算審核者,但「議員配合款」的工程實質上是議員編列的預算,我們還能期待議會發揮把關的作用嗎?實際上,議員跟議員之間基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互相尊重立場,當然是無法彼此監督,而是會一起悶聲發大財。

那麼縣市政府的地方行政權被「議員配合款」掏空一部分,難道縣市政府不覺得被侵犯嗎?答案是縣市政府並不難過,因為「議員配合款」終究需要縣市政府將之編入預算中,這可以讓所有議員都有求於縣市政府,在這樣的情勢下,基於「人要互相」的默契,對於縣市政府自己編列的預算,議會就會放水、不嚴格審核,縣市政府捨小(議員配合款)取大(其他預算不被刁難),自然樂在其中;最終結果就是不論「議員配合款」或其他縣市政府自己編列的預算,議會都不會認真去審核把關,地方財政日趨惡化。

兩者應該分立制衡

在歷次選舉中,我們也發現縣市長候選人跟議員候選人往往是「母雞帶小雞」、「共用服務處」及「同框宣傳」的關係,感情這麼好,將來怎麼能夠監督得下去?

如果我們都不願意看各縣市債台高築,那麼議員(議會)與縣市政府之間應該要如何分立制衡,值得我們共同來關心;最基本的,現今模式的「議員配合款」應該要走入歷史,不然各縣市財政早晚會崩盤!


  •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公共行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33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