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2018 23:03

火網評論:新北市長候選人要面對的事-徐自強案 侯友宜遺忘了正義?

談到轉型正義,不得不推薦《謊言迷宮》這部德國電影──關於奧斯威辛納粹集中營迫害猶太人的真相。........

火網評論:新北市長候選人要面對的事-徐自強案 侯友宜遺忘了正義?(林永頌、嚴心吟)
2018/11/10 蘋果日報
徐自強案件義務律師團之律師


談到轉型正義,不得不推薦《謊言迷宮》這部德國電影──關於奧斯威辛納粹集中營迫害猶太人的真相。片中的年輕檢察官因大審判僅針對主事者或積極執行命令的人,讓同為共犯的聽命行事者逃過制裁、融入社會,因此鍥而不捨追求真相;當人們質疑他為何執著於揭開歷史傷疤時,他表示:「我要讓一切謊言和所有沉默到此為止」。

所謂「轉型正義」,是民主化後補償過去威權體制下不法或違反人權的行為,這裡的補償,不僅單純的金錢賠償,更包括反省錯誤,並以最大的努力彌補錯誤。然而,近日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被問及徐自強冤案,回應當時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且未曾見過徐自強,何來刑求?身為徐案辯護律師,只能感嘆──侯先生是否喪失了反省能力?

專案小組違法缺失

確實,侯先生並未見過徐自強;當時被刑求的是另外兩名被告──黃春棋、陳憶隆。在反覆刑求逼供下,兩人供出徐自強,也開啟徐遭羈押16年、纏訟20年、7次死刑、1次無期徒刑的冤案人生。侯先生以「沒看過徐自強」一語帶過自己身為總指揮的命案偵辦,實過於避重就輕;徐案更六審時,辦案員警在庭上就曾清楚證述:「當時由總指揮侯友宜、分局長林德華指派」。

當時由侯先生擔任總指揮的專案小組,有4大違法缺失:

1、對被告刑求逼供:2010年侯友宜受訪時表示,一開始被捕的黃春棋說被害人屍體埋在大園,「我直覺他說謊,跟他說你不說實話就走著瞧,後來吐實」。黃春棋對於為何在警訊稱跟徐自強共同犯案時曾言:「我受不了他們刑求我。」「希望以後借提時有律師或家人在場,警方借提時把我眼睛矇住,吊起來灌水,還捏我奶頭,用不知何物夾我手指。」監所檢查紀錄也記載:「背面臀部右側上方微腫、正面右側髖骨呈泛紅色、右手腕刮傷、左上臂2處泛紅色,黃春棋並自述雙耳疼痛、胸部疼痛、雙手腕疼痛、雙腳踝疼痛、左上唇腫痛、腹部疼痛」;更八審黃春棋仍表示「因為警察刑求我很慘,我有驗傷單」;更九審無罪判決,也認定黃春棋有遭刑求。

陳憶隆表示「在警訊時,我是被矇住雙眼,我沒有看到他們怎麼寫,後來才知道他們把我們整個都寫有作案,其實與我講的不符」、「警訊中我根本未說什麼話,警方是依黃春棋口供所作,警察還要我背內容過程」、「警察要我們配合否則會借提出去」。

2、消失的通聯:警方逮捕黃春棋、陳憶隆時,2人表示犯案時多以手機、呼叫器與徐自強聯繫,依常理,警方調取通聯就可確認,但卷內竟無任何與徐有關之通聯,且徐案有一本單獨的通聯卷,可證明當時調閱的大量通聯中,獨獨沒有與徐有關的紀錄。更九審無罪判決也認為檢警有調取通聯,且徐與其他被告若有通聯,檢警怎可能不拿出來?本件檢警不可能沒有調通聯!我們合理懷疑,因通聯紀錄有利徐,所以警方故意讓這些通聯消失。

3、消失的錄音帶:承辦員警表示警詢時應有全程錄音錄影,但卷內並無錄音錄影資料可證明黃春棋、陳憶隆被刑求或不當詢問;若有這些資料,或許徐自強就不會平白含冤、遭判死多年。

時任總指揮無歉意

4、消失的專案小組資料:本案當時被列為重大刑案,由市刑大、內湖分局組成專案小組,照理應密集開會且有蒐證資料,但卷內卻無任何相關資料,雖請法院調取,上述2單位不是回覆找不到、就是回覆資料已因納莉風災泡水滅失;更荒唐的是,這些單位從未遭逢淹水。這些紀錄是否如同通聯,因為對徐自強有利,所以「被消失」?

徐自強因共同被告被警方刑求的自白及不當辦案含冤20年,一度死刑定讞,當時總指揮侯友宜全無反省、亦未曾表達歉意,僅以「我沒看過徐自強」搪塞,如此態度即漢娜.鄂蘭所言──「平庸的邪惡」,將政治利益擺第一,忽視人性與人權的價值與意義。


  • 您可能有興趣:

    擴張中的「中國式審查」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666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