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7,2018 17:18

「寶可夢」帶來忙與盲的觀光客

在手遊族引領期盼下,台南奇美博物館寶可夢攻略5天「低頭之旅」終告結束。.......

「寶可夢」帶來忙與盲的觀光客(趙哲聖)
2018/11/07 蘋果日報
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在手遊族引領期盼下,台南奇美博物館寶可夢攻略5天「低頭之旅」終告結束。主玩場奇美博物館估算有56萬人次,台南全區超過100萬人次,飯店搶住,車站滿人,大家眼中看到的都是城市結合科技遊樂的上億商機。

《精靈寶可夢》推出後,從全民運動集結各城市熱點,當時「喪屍」的稱號由來,就是形容這些寶迷時而在意環境標的物,但大部分雙眼卻只緊盯著手機螢幕中變化,擴增實境因為寶可夢,創造一種「位置媒體」的消費氣象。

看看媒體著墨那位背著9公斤裝備,帶著15支手機架的重度阿伯玩家,不正就是當前這些無法自拔、可以一心多用,執行多重任務現代人的寫照嗎?從經濟獲利來說,台南古都這次推展城市經濟大成功,擴增實境真的能讓博物館或古蹟活化,又讓手遊族賺虛擬稀寶,這樣的旅遊消費策略,我們怎樣看?

首先,遊戲觀光結合虛擬實境產品,從活動規劃創意感,能結合文化古都或奇美博物館既有建築座標,設計新穎的遊戲活動,帶動外來手遊觀光客效益;而當地硬體資源配合,如通信網路流量、交通、場地容納人數,這些規劃完備,讓在地人短期獲利。

媒體科技從原本地球村可以「去地域化」,讓大家因為網路無國界的聚集在一起,但寶可夢因為要結合實景,幾十萬寶迷「再地域化」的快閃了5天在文化古都。「數位媒體」讓奇美博物館這樣的「物理空間」創造新的意義。

然而,逛過奇美博物館的旅行者,先不談館內對樂器或藝文的收藏,館外的建物,如氣勢磅礡的阿波羅噴泉,或是充滿希臘神話奧林帕斯橋,以西方建築精華為典範而融合變化的景點,應該是我們到此一遊,必會觀望、拍照留念,打卡分享的「參觀公式」。

但突兀且不協調的景致出現在眼前,一群眼睛必須隨時注意手機螢幕變化,又像是觀光客,又像是低頭族的「忙者兼盲者」,整個博物館廣場最重要的建物標誌,因為任天堂公司替這些物理空間「加值」新的意義,從古空棘魚、色違版凱羅斯、青綿鳥、寶貝龍,到太古羽蟲等,才是低頭族到此一遊的重點,所以你說是成功的都市旅遊,我倒是覺得可悲無奈,沒有《榮耀天使》,奇美博物館根本不成為奇美博物館,因為手持桂冠與號角的榮耀天使,聳立於奇美館建物最頂端,觀賞旅遊者,就算是走馬看花,也會關心駐足,但手遊玩家的心,不在景點,在系統端「人為」放置的稀有寶物上。

顛覆傳統觀光意義

從城市旅遊的角度,抓寶遊戲設計可說別出心裁,至少讓店家旅館賺進短期銀子。約翰•厄里(John Urry)對城市旅遊著有《觀光客的凝視》的論述,這裡是指觀光客會帶著慾望消費觀光景點所出現的各種「符碼」,如名牌商店、出名建築、花草山水等。但我認為這種古典浪漫、集體,多元而流動「凝視環境」的本質,在這次台南寶可夢旋風是缺少的,美麗景點都是幌子,惟有抓到特異怪寶才有快感。

此次寶可夢媒體為城市空間賦予新的「觀光意義」,似乎讓人更離不開手機和網路,旅遊產生質變。




  • 您可能有興趣:

    是時候撤銷植物人的無期徒刑了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648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