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018 22:19

蘋中信:抵抗價值虛無主義

這幾年,「後真相」「後事實」的輿論生態拔空而起。「事實」不再重要,.....

蘋中信:抵抗價值虛無主義(杭之)
2018/11/01 蘋果日報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這幾年,「後真相」「後事實」的輿論生態拔空而起。「事實」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由謊言、胡扯、表演、沉默等要素組成的公共交流形式。每個人都指別人說謊,我才是對的,「事實」是什麼,自己前一刻怎麼說,不重要。我這一刻說的才是事實。

這樣,立場決定是非,情緒重於事實,「這一刻」成為最後的判準。於是,黨同伐異與深度造假成為「必要」。最後,比「聲量」。這是「後事實」時代的特徵,也是人們陷入質疑一切的時代。這樣的時代,在「後設」(meta-)的層次,不存在判準,價值是虛無的。甚至不存在後設層次,事實是單維的。

一個例子。正在競選的柯文哲日前與婦聯會主委雷倩對談,說他認為轉型正義應該先解決當前的問題,接著預防再發生,最後才追究責任。接著把這個原則性問題連上婦聯會與救國團,說:「現在運作好好的,以後不會再發生,管它過去在幹什麼?」這番話,被認為聲援婦聯會,討好藍營。他說大家過度反應。後來不知怎麼樣,改口說對婦聯會不熟,在臉書為「錯誤的援引例證」道歉。

拒絕遺忘歷史價值

柯文哲是超級網紅,被視為台灣「後真相」現象的重要標誌。這插曲說明了一些深層的問題,其中很重要的是價值虛無主義。價值虛無主義並不是現在才出現的問題,它甚至是現代性的現象之一,但在科技環境助成的「後事實時代」中,它更像一個鐵籠般的存在。

婦聯會、救國團這類組織是軍事威權體制下的產物。救國團怎麼回事,看看 60 年前《自由中國》系列社論批判的,再看其後的佔山佔海,你能說「管它過去在幹什麼」?婦聯會,一個所謂民間組織,什麼都要人「勞軍捐」,拿到的錢怎麼了,沒人知道,你能說「管它過去在幹什麼」?當然,現在運作好好的。但你怎麼曉得以後不會再發生?1989年「蘇東波」以來,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變化已經有很多逆轉了。

拒絕遺忘,就是希望不再發生。Hannah Arendt面對反猶、帝國、極權未間斷的世代,強調「理解意味著無論面對何種現實,坦然地、專心地面對它、抵抗它」。這背後有價值的堅持。沒了這堅持,事實、歷史的維度就被削平,只剩下「現在好好的」一個維度,當然可以「管它過去在幹什麼」,因為歷史已經被遺忘了,後事實的新特徵更把「事實」消解了。關鍵是價值被遺忘了,現代性中的價值虛無主義強勢擴張。

但價值虛無主義不是現代性的全部。Dostoevsky的小說呈現深沉的糾纏:這個世界需要以上帝的存在為前提嗎?如果上帝不存在,一切存在就都合理了嗎?

Dostoevsky當然不接受這樣的觀點,在他看來,無論是一個人或一個民族,都不可能沒有一個「更高的理念」而活下去,也就是說,不朽、永恆的價值是存在的,不管你叫祂上帝還是什麼,這個世界存在著意義的保障者、立法者。儘管尼采說「上帝死了」,但從啟蒙的康德到無神論的卡繆,到馬克思主義的E. Bloch,永恆的價值、希望的自由王國是存在的。價值不是虛無的。

用反抗捍永恆價值

卡繆與沙特爭論的核心是怎麼看待史達林的大清洗,沙特否定永恆的價值原則,大清洗的存在是歷史的必然,卡繆則警惕價值的虛無主義。所以,他反抗,反抗對永恆價值的踐踏,用反抗來捍衛永恆的價值。

在後事實時代,何嘗不然?


  • 您可能有興趣:

    澄社專欄:對台31條的虛與實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639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