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0,2018 18:00

警詢筆錄之怪現象

刑事司法偵審過程中,警詢筆錄真實性的爭議,並不少見。警詢筆錄製作規範的遵守,如全程錄音錄影,.....

警詢筆錄之怪現象(王凡妮)
2018/10/30 蘋果日報
公務員、水瓶時代部落客


刑事司法偵審過程中,警詢筆錄真實性的爭議,並不少見。警詢筆錄製作規範的遵守,如全程錄音錄影,應本於被告或證人的真意如實記載,不能叫當事人照念筆錄,其實就如交通規則,就像用路人看到紅燈要停下,行人要走在斑馬線上一樣,其實無涉高深的法律專業,跟遵守交通規則一樣。基本上你是用路人就知道要遵守,而一個國家考試及格且合格實授的司法警察,理論上也會被期待有能力遵守這些規則。但這些細節、技術性規則的遵守,在警詢筆錄的製作實務上卻常有明顯的落差。

筆錄製作爭議不斷

確保警詢筆錄真實性對於刑事司法案件能否及時發現真實,至為重要,但不論是對於員警製作筆錄之事前合法性控制或事後查核,在實務上均面臨困境。除了司法警察報請指揮之案件較有機會透過事前勤教,敦促注意以外,地檢署收到的大多數案件,均係司法警察已製作好書面警詢筆錄,通常要等到檢察官傳喚被告或證人,被告、證人有所抗辯時,才會發現警詢光碟內容跟筆錄不同。有時更不乏案件已進入法院審理程序,被告才出此抗辯。更不乏有必要勘驗警詢光碟時,則常有警詢光碟檔案滅失或空白之情形。

偵查階段地毯式檢查警詢筆錄是否實在,原則上最能防免被告的冤抑,以一級地檢署一個檢察官每個月新收案動輒80到100件,假設一件只有1個被告,一片警詢光碟勘驗30分鐘,則每月要多花2400分鐘去積極查核,就算只是單純打開光碟看裡面是否空白,重複的動作也要做80次。縱然有檢察官如此做,仍不免有前述警詢光碟滅失、空白,或員警自承忘記錄音等無法補救情形。提出查核成本的問題,並非指基於成本考量,就不試圖找出這些程序瑕疵。相反地,正因事後查核成本太高,當我們無法在前階段積極引導第一線員警遵守程序,事後司法要付出的代價,包括事後調查的成本,以及一不小心導致的司法案件誤判。

關於警詢筆錄真實性的爭議,在刑事司法實務未曾消失。從1999年第一次司改國是會議迄今更非少見。癥結點仍在第一線承辦員警警詢筆錄製作的訓練和落實,警政主管機關如何加強監督,還有警政機關是否真的在乎程序正義。第一線司法警察長期缺少內建法遵人員指導諮詢,加上若干警政高層表面泛稱依法行政,實質未真正意識到依法行政係指行使國家公權力之人應在法的控制下,正確踐行法規。尤有甚者,一旦面對司法審查對於程序違犯提出糾正,不肯積極面對,應該是這些年來警詢筆錄製作爭議不曾消失的緣故。

程序瑕疵案件難決

司法議題近幾年成為熱門議題,司改團體偏向院、檢磨刀霍霍,但很多案件懸而未決,往往跟第一線司法警察程序瑕疵,息息相關。如何控制司法警察在刑事偵查案件的程序操作,一直是困難重重的問題,不僅包含警政單位的內控是否確實,也因實務上未曾建立一套SOP檢討改進的處理機制所致。警詢筆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能夠第一線控制程序合法之警政主管機關都覺得無關緊要,那麼警詢筆錄各種數十年來不斷之怪現象,當然也不會自己消失。也許有的人覺得不就是所謂「便宜行事」而已嗎?但這樣的便宜是誰的便宜?這樣的便宜,還能通過大眾的檢驗嗎?


  • 您可能有興趣:

    性騷擾通譯員戳破的司法公信力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司法法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574751